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聖誕頌歌(精裝)

RM 64.00 RM 81.00 21%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2142820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64 Points
Highlights
(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聖誕頌歌(精裝)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聖誕頌歌(精裝)


<內容簡介> 英國大文豪狄更斯最受歡迎的作品! 精裝彩色印刷,精美動人插圖! 傳遞真正聖誕精神的平安夜故事。 台灣翻譯家鄧嘉宛全新譯本。 史古基是個刻薄的守財奴,一心只想囤積更多的財富,除此之外,舉凡親情、友情、愛情,甚至親友團聚的聖誕節,在他眼中都不值一文。 然而,就在一個聖誕夜裡,他碰上了不可思議的詭譎經歷:竟有三個幽靈來造訪他! 每一個幽靈都帶他到一個他早已遺忘或未知的時空,並且看見一些他生活周遭或已分離的人……。 這奇幻莫名的旅程,讓冷酷無情的史古基,重新發現了自己生命的處境,並深受震撼。 ★目錄: 目錄 原序 譯序 STAVE Ⅰ 馬利的鬼魂 STAVE Ⅱ 第一個幽靈 STAVE Ⅲ 第二個幽靈 STAVE Ⅳ 最後一個幽靈 STAVE Ⅴ 馬利的尾聲 <作者簡介> 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 狄更斯是舉世公認的英國大文豪,出生於英國英格蘭樸茨茅斯(Portsmouth),他是小說家、劇作家,並曾任記者,一生創作了多部作品,包括廣為人知的《孤雛淚》、《聖誕頌歌》、《塊肉餘生記》、《雙城記》、《遠大前程》、《荒涼山莊》,及《美國紀行》等,是其年代中最偉大的作家之一。 狄更斯兒少時期,父親因債務問題入獄,僅十二歲的他不得不進入鞋油廠做童工,這段遭遇讓他看到底層人民的生活。 往後他成了記者,開始發表文章,並逐步進入文壇。 他始終同情底層人民,對他們的遭遇感同身受。 因而狄更斯的作品多描繪市井小民的苦難與現實處境。 他筆下的角色個個鮮明,刻畫入微,情節更是扣人心弦,往往能引發讀者深刻的共鳴。 《聖誕頌歌》是狄更斯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至今仍流傳世界各地,成了不朽之作,帶給不同世代的讀者深刻的省思與盼望。 譯者:鄧嘉宛 專職譯者,英國新堡大學社會語言學碩士。 從事文學與基督教神學翻譯工作二十餘年,主要譯作有《魔戒》、《精靈寶鑽》、《納尼亞傳奇》、《飢餓遊戲三部曲》、《人類的故事》、《魯濱遜漂流記》、《一千零一夜故事集》等五十餘部作品。 ★內文試閱: .推薦序 英國十九世紀的偉大小說家查爾斯.狄更斯(1812-1870)在1843年出版了這本《聖誕頌歌》,廣受好評,至今每年聖誕節在英國等地總會有電視臺播放根據這故事改編的節目。 《聖誕頌歌》描述了一個家家戶戶團圓慶祝,歡喜熱鬧的寒冷聖誕夜,孤身一人、愛財如命的主角史古基活見鬼並痛改前非的故事。 史古基的故友,也是他公司的合夥人,雅各‧馬利的鬼魂,在聖誕夜拖著沉重的鐵鍊出現在他面前。馬利給史古基忠告,如果他不想在死後重蹈自己的覆轍,變成拖著鐵鍊到處漂泊的孤魂野鬼,那麼他最好重新做人,別再麻木不仁、貪婪吝嗇度日。馬利對史古基預告了三個幽靈的到訪後消失。 於是,史古基展開了他生平最驚悚的一夜;前來拜訪他的三個幽靈,帶領他在一夜之間把自己的一生從少到老、從生到死全部經歷一遍。他看見自己年少時曾有的歡樂,隨後在人生的選擇裡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變成一個心腸冷酷之人,並在未來人生的終了時刻遭遇何種悲涼的下場。 既善良又憐憫的狄更斯寫了一個皆大歡喜的收場。史古基很幸運,他的人生有後悔藥吃,可以重新來過,從一個一毛不拔的鐵公雞變成當世少有的大善人。然而,真實的人生裡,一個人能有多少機會和智慧,在回顧自己的一生之後,大徹大悟,痛改前非? 這書已經出版超過一百七十年了。科學的日新月異對照著人心不古,是我閱讀和翻譯此書最大的感慨。活在十九世紀的狄更斯相信人死不是燈滅,不是一死百了,因此他寫了這個善惡到頭終有報的故事。但在善惡的邊界(有意或無意)逐漸模糊的二十一世紀,我們相信什麼?何況,人生有些事是彌補不了的。 那麼,在時間的洪流裡,無論信或不信,無論在哪個時代,我們身為受過教育能辨是非的人,在紛擾多元的世界裡,依舊還是能把「行善及時,諸惡莫作」做為立身處世的起點吧。 .摘文 話說,馬利死了。這事千真萬確。教堂的牧師、執事,殯儀館人員和主要的送葬者,都在喪葬登記簿上簽了字。史古基也簽了。史古基 的名字在交易所裡很響亮,他插手的事必成定局。老馬利可算是個死透的門釘了。 注意!我不是說門釘能死得特別透。就我所知,鐵打的東西裡,我個人認為棺材釘死得最透。不過咱們老祖宗的智慧既然這樣說,我這雙不潔淨的手就別改它了,免得給鄉里添麻煩。所以,且容我再強調一遍,老馬利已經徹底死透了。 史古基知道他死了嗎?當然知道。怎麼可能不知道? 史古基和馬利是合夥人,我不曉得他們合夥多少年了。史古基是馬利唯一的遺囑執行人,唯一的遺產管理人,唯一的財產受益人,唯一的遺產繼承人,唯一的朋友,唯一的弔唁人。這件悲傷的事沒讓史古基哀痛欲絕,相反地,即便是喪禮當天,他仍然是個精明透頂的商人,他以不可思議的便宜花費辦好了一場隆重的喪禮。 說到馬利的葬禮,又把我拉回故事一開頭所講的,馬利死了,千真萬確。這點必須理解透徹,否則我接下來要講的故事就不好玩了。我們都深信哈姆雷特的父親在開戲之前就死了,否則,他在吹著東風的大半夜裡跑到城牆上去散步—其實就是去嚇他那心靈軟弱的兒子—就跟隨便哪個中年人在天黑之後不顧後果,跑到比如涼風颼颼的聖保羅大教堂的墓園去一樣,沒什麼特別奇怪之處。 史古基一直沒把老馬利的名字從店名上塗掉。儘管事過多年,批發商店的大門上依舊寫著「史古基和馬利」。 「史古基和馬利」已深入人心。有時候,新來的顧客會喊史古基史古基,有時候喊馬利。兩個名字他都回應。這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噢!不過史古基是個摳門到了極點的吝嗇鬼!他是個壓榨、扭曲、攫取、搜刮、控制、貪婪的老罪人!他像打火石一樣堅硬銳利,從來沒有鋼鐵能從打火石上擦出一絲慷慨的火花;他像個老蚌一樣,神祕、自足、獨居。他內心的無情冰凍了他老邁的身軀,摧殘了他尖尖的鼻子,乾癟了他的臉頰,僵硬了他的步態;使他眼睛發紅,薄唇發紫;使他沙啞的聲音說出精明的話。冰霜凍結在他頭上、眉毛上和瘦長的下巴上。他走到哪兒,就把自己的冰冷帶到哪兒;他能在三伏天裡把辦公室凍住,到了聖誕節時都沒有一絲解凍的跡象。 外界的冷熱對史古基沒什麼影響。沒有熱天能溫暖他,寒冬也冷不著他。沒有比他更刺骨的風,沒有比他更冰冷的雪,沒有比他更無情的暴雨。惡劣的天氣不知道從哪兒擊敗他。傾盆大雨、大雪、冰雹、雨雪,都只能在一個方面吹噓自己比他強。它們經常大方地「布施眾生」,史古基從來不這麼做。 從來不會有人在街上滿臉歡喜地喊住史古基說:「你好嗎?我親愛的史古基,什麼時候來我家坐坐吧?」沒有乞丐會跟他討一丁點兒東西,沒有小孩會問他時間,他這輩子從來沒有人—無論男女—向他問過路。就連盲人的狗都認得他,那些導盲犬一看見史古基走來,會馬上拉著主人轉到路邊的門廊或小巷子裡去,然後搖著尾巴彷彿是說:「沒有眼睛也好過有邪惡的眼睛,壞人!」 但是史古基在乎嗎?這才是他樂見的情況呢。在擁擠的人生道路上隅隅獨行,警告懷抱同情心的世人離他遠點,對史古基而言,不這樣才叫「傻子」。 從前,有個聖誕節前夕—一年所有的好日子裡最好的一天—老史古基坐在自己的帳房裡正忙著。這天天氣陰暗,寒冷刺骨,還濃霧彌漫。他聽見外面巷弄裡來來去去的人呼哧呼哧的喘息聲,那些人兩手把胸捶得碰碰響,兩腳拼命跺著石板人行道,以這種方式來取暖。城裡的時鐘才剛過三點,但是天色已經很昏暗了—這一整天天色都沒明亮過—附近辦公室的窗戶上都搖曳著燭光,像能摸著的灰褐色空氣裡浮動著點點橙紅汙漬。濃霧從每個縫隙和鑰匙孔中湧進來,外面的霧濃到一個地步,雖然這巷子極窄,對面的一排屋子也僅存幢幢魅影。眼看這骯髒雲朵籠罩而下,模糊了一切,讓人不禁要想,大自然是在這附近醞釀大計畫吧。 史古基把帳房的門開著,這樣他才能盯著那個辦事員,對方在另一個窄小如水槽的房間裡謄抄信件。史古基有個小火盆,但是辦事員的火盆更小,看起來像只有一塊煤炭。不過他不能去添加煤炭,史古基把整盒煤炭擺在自己的帳房裡,意思擺明著,只要辦事員拿著煤鏟進來,雇主就會暗示他們回家不用再來了。因此,這個辦事員身上仍圍著他的白羊毛圍巾,試圖靠著蠟燭來取暖;只不過他的想像力不強,雖然努力想像了半天,還是失敗了。 「舅舅,聖誕快樂!上帝保佑您!」一個歡樂的聲音喊著。那是史古基的外甥,他來得飛快,史古基聽到聲音時他人也到了。 「呸!」史古基說:「騙人玩意兒!」 因為從嚴寒的濃霧中疾行而來,史古基的外甥走得渾身熱氣,整個人像要發出光來;他英俊的臉紅撲撲的,雙眼閃閃發亮,呼吸冒著白煙。 「舅舅!聖誕節是騙人玩意兒?」史古基的外甥說: 「我敢說,你不是這個意思吧?」 「我就是這個意思。」史古基說:「聖誕快樂!你有什麼權利快樂?你有什麼理由快樂?你窮得可以。」 「唉呀,拜託,」外甥快樂地說:「那您有什麼權利不高興?有什麼理由不開心?您富得流油啊。」 史古基一時之間想不出更好的話來回嘴,就又說了一聲:「呸!」接著還是:「騙人玩意兒!」 「別生氣嘛,舅舅!」外甥說。 「活在一個如此愚蠢的世界裡,我能不生氣嗎?」史古基舅舅反問:「聖誕快樂!去他的聖誕快樂!聖誕節對你不就是個沒錢卻還有帳單要付,發現自己又老了一歲卻還是一貧如洗,核對帳簿並發現一年下來每個月都是呆帳的日子嗎?假如能按我的意思來辦,」史古基憤慨地說:「每個把『聖誕快樂』掛在嘴邊的白癡,都該丟進鍋裡跟他的布丁一起熬煮,然後心口插根冬青木埋了。就該如此!」 「舅舅!」外甥無奈求饒。 「外甥!」舅舅斷然回答:「你照你的方式去過聖誕節,也讓我照我的方式過。」「您照您的方式過!」史古基的外甥重複了一遍: 「但是您從來不過聖誕節啊。」 「那就讓我不過,行吧。」史古基說:「願聖誕節給你帶來許多好處!像以前一樣給你帶來許多好處!」 「我從許多的事情上獲得好處,但我敢說,我沒有從中獲利。」外甥回答:「聖誕節就是其中之一。我很肯定,每當聖誕節來臨—撇開因為它的起源和神聖名號使人懷有的崇敬,其實和聖誕節有關的一切都撇不開這份崇敬—我都把它當作一個好日子,一個友善、寬恕、仁慈、愉快的日子,一個就我所知,在漫長的一年當中,男男女女唯一同意自由地打開心扉,認為那些比他們地位低賤的人,是自己人生客途中真正的同伴,而不是命定走另一種世途的另一種生物。因此,舅舅,雖然聖誕節從來沒給我的口袋裡添一點金銀,我卻相信它給了我好處,還會繼續給我好處。我要說,上帝祝福這個日子!」 那個在窄如水槽的小房間裡工作的辦事員,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但他立刻意識到自己的不妥,於是傾身撥了撥盆裡的火,沒想到這一撥,竟讓火整個熄了。 「你要是再讓我聽到任何聲音,」史古基對辦事員說:「你就捲舖蓋走路,回去過你的聖誕節。而你,」史古基轉過來對他外甥說:「先生,你真是個言詞有力的演說家,我很好奇你怎麼不進國會去當議員呢?」 「別生氣嘛,舅舅。來吧!明天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飯。」 史古基說自己寧可—對,他確實這麼說,他費了半天勁來措辭,說要他去吃飯,他寧可看他先陷入絕境。 「這是為什麼?」史古基的外甥喊道:「為什麼?」 「你為什麼結婚?」史古基說。 「因為我戀愛了啊。」 史古基咆哮道:「因為你戀愛了!」彷彿這是世界上唯一比「聖誕快樂」更荒謬的事。「再見!」 「別這樣啊,舅舅,就算在我結婚之前,您也從來沒來看過我。為什麼現在要用我結婚了來作為您不來吃飯的理由?」 「再見!」史古基說。 「我不圖您東西;我不求您幫忙;為什麼我們不能做朋友呢?」 「再見!」史古基說。 「您這麼堅決,我真是打從心裡感到難過。我們從來沒為任何事情吵過架,這次我也不想吵架。我是為了對聖誕節表達崇敬而這麼做,我會把聖誕節的愉快心情保持到底的。所以,舅舅,聖誕快樂!」 「再見。」史古基說。
(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聖誕頌歌(精裝)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