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Miserly wife and children (under)

Miserly wife and children (under)
Product Code
S320000390945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120.00
Rewards
33 Points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守財小妻(下)


<內容簡介> 彼之蜜糖,她之砒霜, 妯娌們都愛在外頭應酬, 她卻更願意對著一群孩子說故事。 劉鐵遠行,王蓉在家的生活一如往常, 直到幾次遠方傳來好消息、捎來銀兩,事態才有轉變。 面對幾次酸言酸語、不給她好臉色的五弟妹,她聳聳肩, 妯娌心底都羨她家男人趕上這機會,孰不知她寧肯不要。 雖然上頭有著婆婆鎮壓,五弟妹言談間的不善對她無甚影響, 卻也勾起她對他的思念,然而日夜等呀、盼的, 她並未等到人歸來,只等到了接全家往城裡搬的隊伍。 沒見著他本人,她有些失落,不過馬上就提起精神整理行囊, 畢竟能派出人馬來接,想必他在那兒已是穩定下來了! 長途跋涉,久未相見,小倆口重逢後很是甜蜜了一段日子, 比起在老家時的木訥,他如今隔三差五就變著花樣給她帶小禮物, 本來她只覺得有些太過奢侈,卻也是疼她的表現, 可當他連床上那事的花招都變多時,她不禁生了疑竇, 這城裡不比老家純樸,他不會在這兒學歪了吧? ★本書特色: 夫家妯娌多,八卦也多, 想要好好過上安寧日子, 秘訣就是──話不多說! ★目錄: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番外一 番外二 <作者簡介> 忘憂草 顏瓊,筆名忘憂草,1989年出生於江蘇宿遷,數學老師。作為一名數學老師卻喜歡寫作,愛好看歷史類書籍,這一直都是身邊朋友調侃我的一點,說我選錯了職業。不過,我個人倒不這麼覺得,我覺得文學和數學老師並不衝突,這個職業不僅不是我寫作的阻礙,還給我提供了很多靈感和素材。 ★內文試閱: 第二十一章 金氏為人一向開明,也確實沒想要一直壓著幾個兒媳婦,若是分了家,幾個兒子各過各的,自己操心自己,她還能少操點心。但這話,劉金幾個聽了卻是嚇得撲通一聲就跪下了。 自古以來,老的在不分家,他們家若是把家分了,那不是叫人戳他們脊梁骨嗎? 幾個媳婦也跟著苦勸。「娘,我們不分家……」 王蓉幾個勸了好半天,劉老頭才咳嗽兩聲,道:「行了,你們娘也就這麼一說,沒真想著分家……」 「爹娘只要莫提分家,兒子什麼都答應的。」老大急急表忠心。 老三、老五包括張氏、李氏等都附和著點頭。 「成了,不分家。都起來吧!」看著兒子、兒媳一個個可憐巴巴的,金氏想著也就不為難他們了,只是該說的還是要提前說好。「不管你們誰去了那邊,其中一間鋪子的收益算入公中,另一個算是老四媳婦的嫁妝,至於各人的活計,女婿能幫著安排當然最好,你們也要念著杏花跟杏花女婿的情義,若是安排不了,你們就自己出去找活,心裡莫生了怨懟,人家不欠咱的。」 「是是是……那娘您看,我們誰去誰留下?」 「這個你們自己決定,我跟老頭子不摻和。」不然回頭後悔了,再怨他們兩個老的。 金氏原以為兄弟幾個都會想去,畢竟那邊的條件確實是這邊沒法比的,沒想到最終商量下來的結果竟然只有老五兩口子決定過去,老大、老三都想著留下。只是老大媳婦想讓金氏把狗蛋帶過去,用老大媳婦的話說,家裡相看來相看去都沒個合意的,那邊說不定能尋個好的。 「你們想好了就成。」金氏點點頭。至於他們老倆口,原本金氏是不打算過去的,千里迢迢的,她這把老骨頭不夠折騰的,可是劉老頭死活不放心,想要過去看看,金氏沒辦法也只能同意,心裡想著要是那邊好了再回來。 這邊商量好,金氏又親自跑了一趟陳家那邊,兩家商量好三日後出發。 不管上輩子還是這輩子,要帶著孩子出門,需要帶的東西都會很多,各方面都要顧及到,衣服、吃食、藥材甚至必要的自保手段缺一不可。此外,之前從鎮上繡莊接的活計也要抓緊完工,然後去跟人結算掉,王蓉這幾天忙得不可開交,直到臨要走了,才抽出空回了王家一趟。 「啥?要去林州?什麼時候?」 「明天就走。」 「明天?」劉氏驚得嘴巴半天沒合上,然後就是一連串的各式叮囑,大多都是叮囑王蓉路上要照顧好孩子之類的,旁邊的二嬸王張氏則若有所思。 第二天,天還未亮,劉家這邊就都起身了,張氏、汪氏忙著做早飯以及王蓉她們出門路上要吃的肉餅什麼的。 王蓉等人則將要帶的東西再檢查一遍,做最後的準備。 為了這趟接人路上能夠順利,陳忠一行人特意從鎮上弄了幾輛牛車,這東西好代步,看著也不打眼。 大家把帶的東西拿到牛車上放好,吃完早飯,就準備出門。 到了村口,已經很多人等著了,站在最前面的就是族長、里正等人。 族長慣常又是一系列叮囑,末了還不忘交代金氏、劉老頭。「小五年紀也夠了,你們都是做長輩的,在那邊看到合適的,就給他娶個媳婦。需要的銀錢讓他們自己出,若是不夠就送信回來。」 「對對對,還有我們家小子也是,他嬸子妳也多幫著上心……」 之前出去的人,好些都還是單身,族長這麼一開口,好些人湧到金氏跟前。 金氏能說啥?只得點頭答應,可以想見,等她到了那邊,很長一段時間,打交道的估計都會是媒婆。 說完娶媳婦的事,時間也差不多了,王蓉等人爬上牛車準備上路。 結果剛走出沒幾步,王家人來了,張氏拽著王婷、王栓幾個幫忙拿著包袱。 金氏以為王家心疼閨女、外孫,還特地準備了東西叫他們帶著,路上吃用,忙叫牛車停下。 只是好險還沒來得及把感激的話說出口,不然就尷尬了。 因為王家這邊的東西根本就不是為王蓉準備的,而是給王婷準備的。 跟張氏對狗蛋的期許一樣,王婷在這小地方不好說親,王家也希望王蓉能把王婷帶出去,然後幫王婷說上一門好親…… 叫王婷跟著王蓉去林州這個想法是張氏提出來的,一開始王家包括王婷本人都是不同意的,她不想離開家、離開爹娘,但耐不住張氏這個病人堅持。最後王家人只能鬆口,這也是王家來遲的原因。 王家一開始還怕劉家人不答應,結果話一說出來,金氏只客氣了一番就滿口答應了,估計也是蝨子多了不怕咬,債多了不愁,反正已經要負責那麼多人的親事了,多一個也沒啥差別。 辭別王家人,牛車終於上路,大人倒還好,沒想到最後是小定幾個孩子哭得唏哩嘩啦的,把幾個老的也惹出淚。 尤其是汪氏懷裡的安安,看平平、小定、大丫都走就他不走,在汪氏懷裡直嚎,一個勁指著牛車要跟,把金氏幾個心疼得跟什麼似的。 牛車走出幾里地,金氏幾個都還在抹眼淚。王蓉想勸都勸不住。後來還是劉老頭看不過去,說了她兩句,金氏才漸漸忍住了。 牛車走到鎮上附近又遇到了等在路邊送行的劉通跟他媳婦。 上次王蓉跟金氏登門拜託劉通幫忙送個東西,劉通媳婦還有些不爽快,這次知道劉家人在外面發達了卻是全程都熱情得不行。還主動給劉家人準備了一大包煮雞蛋、一大包肉餅,直讓劉家人吃了好幾天才吃完…… 山凹里距離林州有千里之遙,一行人趕著幾輛牛車,為穩妥起見,日出即起,日暮方歇,緊趕慢趕,總算在經歷了幾波劫匪都被打退的大半個月後,平平安安的到了跟林州隔一座城的落花城。 這般急急趕路下,老人、孩子精神都有些萎靡,劉錫在跟陳忠商量之後,大家便決定在落花城歇息一日。 落花城,並沒有什麼花,在天下大亂前這裡是個比林州大了不少的大城,經濟發達,人口繁茂,用客棧掌櫃的話說街上不說摩肩接踵也是熙熙攘攘的。可自從落花城東邊和南邊叫不同的勢力占了,這裡成了「前線」,不知道什麼時候兵戈就會降臨,街上的人就少了,除非特殊日子,否則大家能不上街就不上街,能跑的也都跑了。 「我們這客棧也好久都沒一下子接待這麼多客人了。」 陳忠笑著開玩笑。「那掌櫃的可要給我們便宜一些。」 「肯定的肯定的。」掌櫃的樂呵呵的點頭。「除了便宜,我再給這位爺一張我們客棧特有的牌子,有了這個牌子,這位爺以後再來都只收您八成……您要是需要買個什麼東西,也儘管問小老兒,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沒想到掌櫃的竟然還是個讀書人……」陳忠稱讚道:「說起來我們還真要麻煩掌櫃的,掌櫃的也看到了,我們這老的老、小的小,一路走下來身子骨都不太爽利,麻煩您給推薦個醫術醫德好的大夫瞧瞧。」 「這個好說,咱們落花城有名有姓的醫館有三家,但要說大夫,還得是城西張記的小張大夫,那一手醫術真是絕了。」說完,掌櫃的又給陳忠等人說了不少小張大夫的豐功偉績,什麼人都沒氣了,又給救活了;什麼孕婦難產都快不行了,一副藥下去母子平安了等等,說得神乎其神。 陳忠面上笑著點點頭,招呼手下去請人,不過謹慎起見,陳忠人給手下使了個眼色讓請之前要打聽一下。 很快,小張大夫就請來了,穿著一身藏青色的袍子,蓄著鬍子,看不出真實年紀,但整體上給人感覺年歲應該不大,難怪稱之為小張大夫,比起大多白髮蒼蒼的老大夫確實年輕多了。 「是哪位要請脈?」 「小張大夫好,我們這一行人都有些不太爽利,麻煩大夫都給看看。」 小張大夫點點頭,掃了一眼俱在大堂坐著的王蓉等人,也沒分什麼男女,就依著距離遠近一個個依序把起了脈。 王蓉等人一開始聽著掌櫃的讚小張大夫醫術好,只當是吹噓,等人實際上手了方知這人是真的厲害,只簡單搭個脈、看看面色,就能把病症說個七七八八,竟沒一個說錯的。 且這人看著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對孩子卻非常有耐心,小定把脈時一直亂動不願意配合他也細心安撫,絲毫不曾變臉。大丫聽說要吃苦藥湯子,些微露出一點苦態,他竟然就主動提出可以給換個不怎麼苦的。 開好藥方,讓人去藥店拿了藥,親自看著熬了藥,眾人都喝了藥,沒有什麼不適,小張大夫這才離開。收的診費也不高。 「這小張大夫真真是醫者仁心。」 「那可不?」掌櫃的與有榮焉。「小張大夫可是我們張家族人。」 「哦?掌櫃的竟然也姓張?我家大兒媳也姓張呢,論起來說不得多年前是一家。」 「竟這麼巧?那還真說不好。」說完,掌櫃的頗為健談的又說起他們張家。按照掌櫃的說法,落花城張家,那在二十多年前也是很了不得的家族,族裡在京中有人當過三品大官,後來皇權更迭,他家那長輩站錯了隊被貶,還牽連了家族其他官員被一擼到底,他們張家迫於生計這才沒辦法改換門庭開始做生意、學醫。 「小張大夫初時讀書是為了科舉,只是後來家裡被斷了科舉的仕途,這才迫不得已轉學岐黃之術,沒想到小張大夫天資出眾,竟沒用多少時間就出師了,還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架勢……」 「你們就沒想過再走科舉之路?」陳忠笑著問道。 掌櫃的苦笑著搖頭。「如何沒想過,我們家小兒子天資就不錯……可也得行啊……」三代之內不許參加科考,這還沒到時間呢,唉!就怕等到了時間,家裡之前好不容易幾代人延續下來的一點才氣怕是也散得差不多了。 陳忠點點頭若有所思。等回到陳侯身邊,就將落花城張家的情況詳細報予陳侯。陳侯如今上上下下都缺人,有這樣的人才就在伸手搆得著的地方,哪有放過的道理,當下就特意派了人去尋訪、招納,張家因此得以在後來陳侯得天下後重新回到官場,此為後話暫且不提。 只說王蓉等人,在張家客棧找小張大夫看了看,該喝藥的喝藥,泡個熱水澡,第二天起來一行人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想著接下來還要有一段時間在路上,一行人還特意出去大採購了一番,吃的喝的,草藥等等又置辦了一批。 「姊,妳不用給我買,我有衣服穿。」王婷出來得匆忙,張氏只簡單給拾掇了一身換洗的衣服,身邊也沒帶多少銀錢,這一路行來便有些拘謹。 王蓉見了,之前在路上,有錢也不好置辦,現在有了條件,可不就拉著王婷來了個大採購。大到衣服、鞋子,小到頭繩、抹臉的面霜一項不落,把王婷感動得直掉金豆子。 「可莫哭,咱們嫡親姊妹,只不過是些小東西,哪裡值當的?回頭叫小定看到了,說不得他以為我欺負她小姨呢!」 小定還小,正是學嘴的時候,看到她哭,還真可能去跟金氏告狀。王婷這才住了眼淚,只是心裡對王蓉的感激卻是實打實的。 *預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2/18上市的【文創風】826《守財小妻》下。
Miserly wife and children (under)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120.0019.00
Above 120.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7~10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