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輕小說)魚之謎‧轉學生(下)完(拆封不可退) (Mandarin Chinese Short Stories)

RM 34.00 RM 40.00 15%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0524174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34 Points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輕小說)魚之謎‧轉學生(下)完(拆封不可退)

<內容簡介>

校園輕靈異推手 官辰 × 最受期待百變繪師 矮柯Echo
《魚之謎 轉學生》首集金網竄升榜、預購榜第一,青春校園驚悚佳作認證!
眾讀者按讚之作完結篇!

有人說人生的意義,就像「在一間黑暗的屋子裡找一隻不存在的黑貓」,
在迷茫的生命當中,許多事情沒有標準答案;
看得到開始卻看不見結果,人生是一連串的選擇──

青春.校園.驚悚
青春氣息中瀰漫著淡淡哀傷──
與真實相反的,
不僅僅是親眼所見的畫面;
如果不仔細去察覺,
終將會付出 代 價。
---

有些人的青春會繼續往前走,
有些人的青春就永遠停留在那個未知的時間點……

一間不斷震動的教室,門窗、課桌椅和所有的物品都簌簌震動著──這段不尋常的視頻正在校內傳得繪聲繪影。
「她」回來了。
藉由不同的身體、同樣的記憶,繼續活著回來了。
校園的生活一切如常,她依舊回到戀人身邊,和昔日的死黨一起玩樂,只是這看似不變的校園生活中,卻隱隱翻湧著令人不安的氣氛。
下課後相約KTV,是誰用口紅在包廂牆上寫滿「殺人兇手」?心愛戀人的家中,是誰闖空門,同樣寫下滿牆怵目驚心的紅字?每個接近她的人,都無法倖免──
到底有什麼東西正呼之欲出……
而總是冷眼旁觀的轉學生,正用他那彷彿能透視人心的雙眼看著這一切──

不該回來的人 卻又重新回到校園之中 徘徊在人生驛站的執念 是不該擁有的 人生

《魚之謎 轉學生》(全兩冊)網書竄升榜第一,青春校園驚悚佳作認證!
校園傳說悚然再現,源於友誼、親情、愛情的暗黑邊際,令你遍嘗遺憾、痛楚的同時,也珍惜起仍在身邊的人……


★目錄:

單元一
魚之謎樣記事
轉學生在……幽靈劇院
第一章 胭脂扣
第二章 血色口紅
尾聲

單元二
魚之謎樣記事
轉學生在……騷靈教室
楔子
第一章 騷靈
第二章 死而。附身
尾聲


<作者簡介>

官辰
生於世久多聞廣見,行路遙途偶遇彩蝶,這世上無奇不有,只差別於是否有用心去留意,還有你是否活得夠久,哈。
本小作官辰,三十多許的老狗一隻,喜歡了解不了解的事物,去別人不敢去的地方,有點瘋癲,有點嗔狂,對於生活與活著覺得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概念,隨性而為的生活才是生活。
書中有很多的人、事、物,都是本小作多年來所見所聞,也是趁機會用這種形式將體驗分享給大家,希望大家會喜歡。
在此,特別說一下主角慕子魚,其人物是依照我一位好友而設定,他聰穎機智,才華洋溢,為人灑脫不拘,但令人惋惜的是,奈何天妒英才,終究也抵擋不住病魔,於弱冠之年辭世。希望我筆下的人物,沒有辱沒了他。
或許另一個時空,我們能再一次一起坐在操場圍牆上,喝上一罐冰啤酒,看看妹子做體操也不一定。
永懷,我的好友。


★內文試閱:

「這…這是……」
只見阿東電腦螢幕內,屬於項嘉晴的帳號被人強行登走,而阿東的遊戲視窗內,則跳出了一個密頻對話,讓人張口結舌的是,視窗內的發話人……
好心晴……
一個本該是除了阿東,永遠不可能再有人能登入的帳號。
此時不只出現了,還密起了阿東……
更讓人肩膀一沉的是對話內容,就這麼簡單的一句,非常簡單也非常獨一無二的一句,卻讓人沉重到無以復加。
「小冬,想你 miss miss……」
要知道,阿東因為是在冬天出生的,所以從小小名就被人喚做小冬,直到後來叫久了,則被人誤認是東西南北的東,阿東也就懶得去澄清,漸漸的所有人也都這麼認為,阿弘則是從小跟他一起長大的所以才清楚,而除了阿弘之外,朋友間也只有嘉晴知道這件事情。
似乎以為是阿弘的惡作劇,阿東不悅的看了眼阿弘的電腦螢幕,卻沒有發現什麼不對,他才萬分不解的望向了阿弘。
阿弘的回答完全寫在了臉上,當然也是完全摸不著頭緒,他疑惑的抓了抓頭,尷尬說著:「這應該是盜帳號的吧,你別想太多。」
這理由連他自己都覺得牽強,那語氣口吻無一不是嘉晴過往所說的話,最後一句別想太多更像是說給自己聽,他突然有種念頭,或許這是來自另外一個空間的訊息。
想像一下,在幽暗的陰間角落,白袍飄飄的項嘉晴正對著螢幕喀啦喀啦的打著鍵盤,還發出過往的笑聲,怎麼想他都覺得渾身不舒坦。
「不可能!這是小晴,對,一定是她,她還活著,哈,她還活著。」阿東有些癲狂了,早已將嘉晴死去的事實拋到九霄雲外,按耐不住的扭動著身軀,急忙轉向螢幕。
正他打字回應著,一旁桌上屬於他手機的鈴聲同時響起。
但阿東早已管不了那麼多,在此刻就算是房子塌下來,他寧願死也要抱著電腦,只想問個清楚,更深怕一不留神,那好心情就會下線,又怎麼會理手機響了又響。
鈴聲一遍又一遍,阿弘望著桌上胡亂顫抖的手機撇了撇嘴,雖然他也想看個明白,但還是幫阿東拿起了手機。
看了一眼,是一個陌生的室內電話。
「喂,是…對…什麼!?」
接起電話,聽著電話裡男人的聲音,阿弘的眼睛是越睜越大,眼珠幾乎要從眼眶裡掉出來,再看著阿東螢幕裡,好心晴又發了一句……
「我回來了」
他嚇的手機是差點拿不穩!
將手機拿離耳邊,他牙齒不停打顫,久久才開口說的出話:「阿東,這電話你最好自己來聽,是醫院…醫院打來的,他們說…說……有一個叫項…項嘉晴的女生,她正在醫院,還指名說要找你……她真的……
「回來了……」
手機叩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滿是人的教室內人聲喧譁,學生的話題都圍繞在同一件事上,那就是最近發生的一件怪異的事情。
「騷靈現象?別鬧了,怎麼可能。」一名男同學似乎毫無興致的雙手枕頭,聽著一旁幾名同學的激烈討論,不時看著天花板。
一名戴著有色鏡片眼鏡的女生,聽見男生所說的話,頓時不滿起來,茶壺狀的手叉腰從人堆回頭說著:「什麼怎麼可能,就是有可能,不信你看,難道這還會有假嗎?」
女生說著,按弄著手中的手機,將手機拿到了男生的面前,畫面中是一間幽暗教室,被月光照映得有種陰森森的氣息,再仔細一看,正是他們此時待的這間教室。
許多人又追逐圍觀過來,雖然有不少人已經看過,但還是一同湊起熱鬧。
「吵死了,我沒興趣啦。」男生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還是忍不住用眼角餘光看著。
不一會,畫面開始撥放,拍攝人器材肯定不錯,畫質非常清晰,拍攝的角度也非常完美,完全壟罩整間教室的各個角落。
一開始並沒什麼特別,除了寧靜還是寧靜,只是一間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教室,頂多就是昏暗了些,那原本就不相信的男生甚至有些不耐煩,正當他準備站起,屁股才剛離開椅面,畫面開始緩緩晃動起來。
仔細一看,那並不是鏡頭晃動,而是畫面內整個教室擺設都在晃動,特別是牆上高掛的獎章尤其明顯,就像掛鐘般的同時左右微擺,非常的一致,就像是有雙大手抓住了整間教室,開始不斷搖晃。
由於震動頻率太過頻繁,到後來幾個獎杯甚至摔落地面,畫面一時有些混亂。
看到這,圍觀的同學內,看過的互相議論紛紛,沒看過的則忍不住發出了微微驚呼。
視頻內,晃動持續很久,一直沒有停止,但男生似乎沒興趣看完,就將女生手給推了開來。
「又沒什麼,地震吧。」擺了擺手,那男生隨口說著。
女生嘟起了嘴,依舊不服氣的反駁說:「地震有這麼頻繁嗎,而且新聞也都沒報,怎麼可能只有這間教室地震,你可以別再自我催眠了嗎。」
漠然不顧人群的批判,男生依然一副打死不信的模樣,嘻笑說著:「喂,現在電腦動畫這麼流行,造假還不容易!」
「造假!?」那女生眼睛都瞪圓了,提高分貝說著:「你知道這段視頻誰拍的嗎?我告訴你,這是吳明拍的!」
似乎怕大家不信,那女生按了按倒退鍵,畫面回到了發布網頁上,那發布人的屬名果然是無名。
一看到無名兩字,大家都靜默了。
甚至連原本打死不信的男生也都再也反駁不出來。
可別看這無名兩字,以為這人就默默無名,相反的,在林陽高工內這人可是大大有名,只因為這人姓吳,單名明,所以他也就乾脆叫自己「無名」。
而只要聽過他的人,只要一提起吳明,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三維眼。
吳明是高二的特優生,是個挺聰明的人,在學年排名也算靠前,為人也很耐斯,個性雖然比較木訥,興趣又只喜歡拍照,而且只拍風景照,但朋友還是不少。
最廣為人知的,就是他有一個天生與眾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他的一雙眼睛。
在常人眼中,一張照片只是平面,可是吳明看可就不同了,對他來說,一張照片就是一個世界,是立體的,有深度的,曾經有人不信,拿了一張建築物的照片給他,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明明照片內沒有拍攝到的房子側邊,可是吳明卻能準確的說出有一扇窗戶,甚至大小都準確無誤,這可是硬生生的嚇到了不少人。
至於拿照片的人為什麼也知道,因為那是他家……
聽說電視台曾經有來採訪過他,也找過專家分析,而得到的一個結論就是,或許是因為吳明的視覺神經跟感知能力特別發達,所以藉由照片內物體光源微小的差別,還有一些肉眼難辨的訊息,所以才能辦到。
總之不管原因究竟如何,也無法真正考究,而件事傳開之後,吳明就給冠上了一個三維眼的稱號,意指吳明的眼睛,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三維立體圖。
但光是這一點,也不會讓他所拍攝的影片照片具有這麼高的公信力,之所以會這樣,那則是因為他三維眼的另一個特色。
也不知道該說幸還不幸,在大家眼中的世界,是一個立體的世界,反過來,在他眼中則成了一張張的照片,普通人從左看到右,是以秒數計算,他則是用張數來代表。
更驚人的是,只要是他看過的畫面,在短時間內都會記得一清二楚,例如都到了教室,你如果問他校門口警衛叔叔穿什麼顏色的內衣,戴什麼款式的手錶,甚至有幾根鬍渣沒有修,他都能跟你說的準準確確,或許這道理就跟影片難記憶,但照片卻比較好記的道理是一樣的吧。
也正因如此,吳明做為攝影社的社長,總是能找到最完美的取景跟拍攝角度,得過了不少大獎,又加上對照片,以及對他那雙眼睛的堅持,久而久之,他的雙眼即真實,這點已經深深的烙印在大家的心中,他所拍攝的東西絕無虛假,也成為大家公認的事情。
「那又如何,妳該不會想說這間教室鬧鬼吧,別鬧了,我們班好端端的又沒什麼事,也沒死過人,怎麼可…………」
男生的話說到這戛然而止,張大眼像是說錯話般的張著嘴,自己也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就在這時,所有圍觀的人也不約而同緩緩的轉著頭,若有似無的看向了同一個方向……
看向了教室的另外一端。
教室內的另外一端,一名頭戴橙色髮圈的嬌美女生坐在那,她臉上帶著淺淺微笑,長睫毛的雙眼不停眨呀眨,一副似乎對什麼都很有興趣的模樣,而一旁四男兩女或坐或站的將她圍在了中心,臉上都掛滿了關心。
「嘉晴,妳確定真的沒事了嗎,不再多休息幾天?」一名高個子的女生,拉著那名女生手彎腰說著。
「是啊,嘉晴,畢竟這種事……誰都沒有遇過,妳確定真的可以上學了嗎?」另一名較為嬌小的女生,皺眉的臉上表情有著關心、猶豫、以及一種難以言喻,像是非常掙扎一般的表情。
事實上,就算是任何一個人碰上這樣的事,恐怕也會是同樣的表情。
在她們眼前的這位項嘉晴,跟她們以往所認識的項嘉晴根本不是同一個人,起碼,在外貌根本沒有任何一點相同。
之前的項嘉晴雖然長相不錯,可也算不上什麼大美女,頂多就很耐看,可此時在他們眼前的這個女生,不只身材姣好,臉蛋也漂亮,兩者完全根本不可能是同一個人,可偏偏她卻又是項嘉晴沒錯。
為什麼會這麼說,那是因為幾天前當他們接到阿東電話的時候,是完全不相信天底下會有這種事情,一度以為是阿東思念成疾發了瘋,可是當他們急忙一起趕到阿東家的時候,眼前的這女生,卻能一眼將他們一一認出,還很熱情親熱的模樣。
更可怕的是,在後來聊天之中,她竟然連她們朋友幾個過往一同相處的事情都知道,這就完全的不可思議了。
後來看著她的一舉一動,他們也幾乎是都傻了眼完全說不出話來,因為在個性上動作上,這項嘉晴跟原本的項嘉晴幾乎是毫無二致。
強烈的落差讓他們根本無法適應,也是相處幾天之後,終於他們心裡才漸漸的能接受了一些,但每當他們面對面看著她的時候,總是有一種揮之不去的違和感,很難真的把她們當做同一個人。
「放心啦,我身體壯的很妳們又不是不知道,別在那邊婆婆媽媽的,何況我在醫院躺了那麼久,在家裡也休息了好幾天,再這樣繼續下去,我變成了僵硬骷顱戰士怎麼辦。」
看著項嘉晴嘻皮笑臉的模樣,愛玩遊戲的她常常拿遊戲中角色來說笑這點依舊沒變,眾人都笑了,但在心底卻還是不禁有些發毛,他們實在不明白,一個原本已經死去的人,怎麼可能變成另外一個人回來,這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當然,她們朋友幾個之中,有一個人則完全不會那麼想,那自然就是阿東了。
只見阿東蹲在嘉晴身旁,溫柔的說著:「小晴,我知道妳個性,我也懶得多說,反正有任何不舒服記得要說,知道嗎。」
望著阿東充滿情意且關切的表情,嘉晴笑著用力點了點頭。
「好了,你們也別在那放閃了,既然嘉晴說沒事就肯定沒事,不如我們下課去找個地方好好嘿皮一下好了,慶祝我們嘉晴死而復生。」
一名男生往後一跳坐在了桌子上,一副輕鬆寫意的模樣,一會才發現朋友幾個都盯著他瞧,才又納悶的說著:「幹嘛,我說錯什麼了嗎,幹嘛都這樣看著我?」
「謝承育,你真的很白目耶,沒事還提那幾個字做啥。」
「喂,很痛耶!妳幹嘛啦!」
高個的女生狠狠一巴掌打在了那男生臂膀上,那男生吃痛「嘶」的一聲躲了開來,似乎怕那女生的連還攻擊,他搓動著發疼的手臂,滿臉委屈的又說著:「蔡筱娟妳瘋狗啊,我說哪幾個字了啊我,妳是大姨媽來喔,神經病!」
「就…就……」筱娟扭捏猶豫著,但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再說一次。
就在這時,項嘉晴突然站起拉住了筱娟的手,笑著阻止說:「筱娟沒關係啦,承育這樣又不是一兩天了,而且我又不介意,我對之前意外根本不記得了,其實對好多事也都迷迷糊糊的,就像我原本在家裡睡著,醒來就在醫院一樣。」
頓了頓,她笑容堅強的又說著:「反正,我現在好好的在這不就好了,我們幾個好朋友又可以在一起了,妳們說不是嗎?」
一名男生立刻接口說著:「對啊,嘉晴說的沒錯,尤其是承育嘴賤這點,真是太對了。」
「你哭喔,總比你手賤,老愛偷摸湘繡的手。」承育反駁說著。
「關我屁事啊,你們的戰火別波及無辜市民好嗎。」嬌小的湘繡兩眼一翻,一副無奈表情。
「好了,好了,那些都不重要,想想要到哪慶祝才對。」一旁從始至終都沒開口的矮壯男生這時終於開口了,還順便打了個哈欠,那輕鬆寫意的表情,看來除了阿東之外,他肯定是最心無芥蒂的一個。
聽了男生的話,嘉晴噗哧的笑了出來,俏皮的回答說:「我說國正啊,對你來說有啥是重要的,整天在那不重要不重要,那如果你網婆跟人跑了,這樣重不重要?」
「不重要,不重要,不過我還是會很…啊哈…不爽。」矮壯的國正說著又打了個哈欠。
「呿,那就是重要嘛!」眾人不約而同的發出了噓聲。
「好啦,那不然就去我們常去的那裡好了,妳還記得吧,上次妳還在那邊打翻人家冰筒,跟服務生道歉了好久說,笑死人了。」剛剛和謝承育對罵的男生,對著嘉晴笑說著。
嘉晴瞇眼想了一會,眼神中盡是迷惘。
正當阿東準備說話時候,她才開口說:「有這回事嗎?」
聽見嘉晴的回答,承育湘繡、富康筱娟四人不約而同互相望了一眼,才又聽項嘉晴開口說:「可是我記得我打翻的是沾水餃的醬油碟吧,還弄在人家沙發上,好耶,好耶,我剛好好久沒唱歌了說,小東,你趕快打電話訂位,不然下課就來不及了。」
「啊,對啦,是醬油碟我記錯了,所以那服務生才會很不爽,那阿東你快點訂位吧,下課我們一定要唱到爆!」提議的富康滿臉興奮的說著,但眼中卻閃過一絲絲的訝異。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回教室去了,放學老地方見嚕。」蔡筱娟說著就轉身離開,而上課的鐘聲此時也恰巧響起,他們死黨幾人分別不同科系,也只剩阿東與嘉晴一起,其他人則四散各班級。
「那我們也先走了。」富康揮手打了聲招呼也跟著離開,還不忘又回頭說著:「阿東你好好看著嘉晴耶,有什麼事就趕快跟我們說。」
「安啦,有我在。」阿東陽光一笑,堅定的點了點頭。
很快的,除了阿東嘉晴,五人都離開了班級。
望著他們離開,阿東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一空,皺眉露出了一絲絲的擔憂與焦慮表情,不為別的,而是他看了看班上的同學們,有好多人正不顧他的眼光,對著嘉晴指指點點。
他知道,最近班內發生怪異的騷靈現象,有許多人都歸咎於死而復生的項嘉晴,畢竟這兩件事,對普通人來說都是駭人聽聞的事情。
可他也怪不得他們,誰叫嘉晴所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離奇,而其他的同學又不像他們死黨間有著深厚情誼,換做是他自己,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恐怕也會有同樣反應。
這真的不由得讓他感覺無比煩悶,有氣難出,他完全找不出任何解決方法,這才是讓他覺得沮喪的地方,他好不容易才盼回了嘉晴,卻沒辦法好好的保護她。
不知不覺間,他捏緊了拳頭。
可就在這時,一雙溫暖的手卻突然抓住了他捏緊的拳頭。
感覺那雙手的溫暖,他回頭就看見嘉晴堅強的笑容。
「我不介意的。」嘉晴淡淡的說了一句。
「可是……」
阿東緊咬著內唇,望著嘉晴那彷彿為了自己強忍的模樣,他就有種想衝上去爆打同學的衝動,但嘉晴的手卻更有力的緊緊握住了他,就聽見嘉晴又柔聲說著:「不管別人怎麼看我,但既然上天又給了我一次機會,我會好好珍惜,我什麼都不想,只想跟你好好的在一起就滿足了。」
「我知道了……」阿東低頭無奈的放鬆了拳頭,但眼角卻替嘉晴流下了一滴不甘的淚水,他暗中發誓,這次他一定會好好的保護嘉晴,絕不會再她受到任何傷害,絕不。
而就在此時,教室不遠的走廊偏僻處,殷富康等五人卻又再次聚在了一起。
「她真的是嘉晴,她真的回來了,怎麼辦!」蘇湘繡焦急說著,一臉慌張的模樣。
「是啊,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真是太扯蛋了!」謝承育也同樣滿臉焦急,不斷的來回走動。
「慌什麼,妳沒看她的樣子,不是什麼都不記得嗎,更何況她什麼都沒提起。」殷富康背靠著牆,似乎被謝承育走的很煩,揉著眼睛不耐煩的又說:「別走來走去的,很煩耶。」
謝承育被這麼一說,沮喪的停下了腳步,又好奇的望著富康說:「你的眼睛還沒好啊,沒看醫生嗎?」
殷富康依舊揉著眼睛說著:「看了,但是檢查後醫生說一切正常,馬的,也不知道那些醫生執照怎麼來的,我明明有時候看東西都模模糊糊的,就像遮了一層東西,怎麼可能沒問題。」
「要不再換間醫院看看吧。」承育又建議說著。
「再說吧,我都已經換了好幾間了。」富康無所謂的揮了揮手說著:「反正瞎不了,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我的眼睛,而是嘉晴的事才對。」
「你們說,她會不會是裝的?」身型嬌小的蘇湘繡這時突然開口說著。
「妳的意思是?」原本一直監視著遠處有沒有人來的筱娟聽了,回頭接口說:「妳是說她根本不是嘉晴?可是如果不是她,又怎麼可能把我們的事情記的那麼清楚,更何況,她假裝嘉晴又有什麼好處?」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蘇湘繡著急的回答說著:「我的意思是,她只是假裝忘記發生了什麼事,其實她根本都清清楚楚,她根本只是想報復。」
「呿,還以為妳要說什麼。」陳國正不以為然的說著:「有什麼好報復的,又不是我們害死她,那是一場意外,妳不是也都知道,是那個司機酒駕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可是…可是……」聽完陳國正的話,蘇湘繡還是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樣。
眼見怎麼談也沒個結果,殷富康插嘴說了:「好了,想那麼多也沒用,反正回來就回來了,我們原本該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只是這段時間大家要多留意一下,希望她是真的不記得就好。」
「也只能先這樣了。」蔡筱娟個性比較直,說完,乾淨俐落的轉身就走,其他人則深深的嘆了口氣,隨後也都陸續離開。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官辰新書《魚之謎 轉學生》(下)(完)中!


(輕小說)魚之謎‧轉學生(下)完(拆封不可退) (Mandarin Chinese Short Stories)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