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輕小說)軟飯徒弟哪有那麼帥!?(上)拆封不退 (Mandarin Chinese Book)

RM 31.00 RM 36.00 14%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0527744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31 Points
Cash Voucher
10% off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內容簡介>

☆戀愛系網遊小天后 流螢  X 知名人氣繪者 佩喵 再度聯手萌出新高度
☆人氣破表!《大神好壞,萌徒躺下!》系列之作!
☆慎入!甜蜜暴襲、狗糧吃飽,喚醒沉睡的少女心!

軟飯黏皮糖萌新小乞丐 巴上 戰鬥力破表獎金獵人
強行拜師  求負包責養!
「Seafood,徒兒無錢無級,只能以身相許~」
「辣雞孽徒,毀我貞節,散我錢財!」
「欺師昧主」師徒大戰引爆!
師父負責打打殺殺,徒弟負責賣萌敗家~

自從被前徒弟「炸成煙花」後,
水無月彷彿就像得了「徒弟過敏症」。
但,也許是她最近水星逆行,
也或許是身為獎金獵人,她夜路走多了,
在街上賞個饃饃,
就被個吃貨丐幫小萌新給纏上了!
「師父在上,請收下我這麼可愛、乖巧、貼心、善解人意的好徒弟!(〃∀〃)」
身為江湖如夢Online中的人間凶器,
她水無月獵人頭、被暗殺都能面色不改,
但面對這個吃她軟飯、花錢如流水的孽徒,
她、她──「吃為師一招!」
「那師父……妳可要溫柔一點喔。(❁´ω`❁)*✲゚*」 

收個徒弟不如養條狗!             

人物簡介:
姓名:杜月荷
年齡:26歲
身分:遊戲裡是有名的獎金獵人,現實是日式溫泉旅館的繼承人。
遊戲ID:水無月
遊戲職業:丐幫
技能:棍法
角色簡介:同、異性緣很好,仇家也不少。過去曾收過兩個徒弟,一個因為對她動心、猛烈追求後對他也有了情意,不過得知對方已有未婚妻後無疾而終。另一個是「掛名」徒弟,純做任務。

姓名:高青耘
年齡:27歲
真實身分:?
遊戲ID:刑雲
遊戲職業:丐幫
技能:棍法、暗殺
角色簡介:兒時和杜月荷是青梅竹馬的玩伴,多年前因為家裡是黑道躲避仇家而搬離。多年後得知杜月荷在同一款遊戲後,想盡辦法接近遊戲中的水無月,成為她的徒弟。


★目錄:

第一章 不作死就不會死
第二章 一日之計在於晨
第三章 人渣都挺好看的
第四章 防人之心不可無
第五章 傳說的神龍徒弟
第六章 黑夜迎來一曙光
第七章 一旨天書從天降
第八章 交手便知有沒有
第九章 總有刁民暗戀朕
第十章 棒打鴛鴦宣戰書


<作者簡介>

流螢
想將埋在心底只有自己知道的故事,說出、寫出來讓許多人都知道。
喜歡貓、喜歡海、喜歡星空,更喜歡沉溺在文字之中。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不作死就不會死

主城鏢局。
嘩啦啦的脆響迴盪在空間不大的鏢局中,杯碗碎片散落一地,桌面上下飯菜、酒水一片狼藉。
「臭娘們,妳又搶了老子的鏢,妳是存心的吧!」
眾人目光聚集在粗壯的大漢身上,只見他身後背著一把大刀,顯露在外的刀鋒散發凌厲的光芒,令望者一陣膽寒。
手裡拿著裝著茶水的杯子,水無月面前的飯菜已經被來人掃落,她距離桌緣只有兩吋,衣衫卻沒受半滴油汙沾染。
露在空氣中的圓潤肩頭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胸口纏繞繃布遮掩傲人的上圍,鎖骨處的肌膚不如峨嵋姑娘那般白皙賽雪,小麥色的膚色看起來十分健康順眼。
丐幫的玩家衣著大多襤褸,水無月也不喜歡過度華美的衣裳,相較起許多女玩家將大把銀兩花在外表上,她算算身上加包袱裡的裝備只有三件,就以足夠她打遍《江湖如夢Online》了。
至於她努力賺來的獎金,幾乎都兌換到現實生活上了。
「水無月,妳少裝聾作啞,老子在和妳說話!」
壯漢惡狠狠地拍桌怒喊,大有她再不開口就要掀桌的意思。
大聲就贏嗎?
水無月嘴角輕揚,仰頭將手中的茶水啜下,空出一隻手拿出口袋裡剛領到、熱騰騰的獎金。
看對方雙目瞪成牛鈴大,她清清喉嚨笑道:「我記得這遊戲似乎沒規定懸賞玩家必須得由誰殺才能拿獎金,還是說……姐當著你的面搶殺,你技不如人惱羞了?」
「妳!」
大漢面赤如血,罔顧鏢局不可對戰的規定,系統警告音嗡嗡作響,大漢眼中怒氣暴漲赫然拔刀朝水無月攻去。
一直揣在懷裡的白色長棍「逍遙」被握緊的同時散發懾人的殺氣,水無月耳邊同樣傳來系統的警告音,若是在非對戰區域動手,依照舉報人數的多寡,輕則罰款花錢了事,重則會被系統抓去監獄關起來。
但也要舉報的人夠多,水無月看著四周一個個打算看好戲的嘴臉,唇角的笑意不減,揮舞逍遙棍擋下大漢一擊。
當大漢手中的刀刃撞擊在她的棍上時,猛然震動了下,他眼中閃過一道驚愕。
他這把大刀好歹也是上乘武器,眼前的姑娘手裡那把長棍就像路邊隨手撿來的竹竿,居然沒被削斷,上頭半絲痕跡也無,硬生生扛下他這擊。
「那支棍是從白骨精身上抽來的骨頭做的吧?」
一旁看戲的玩家見水無月祭出逍遙棍應戰,紛紛張大眼想一睹她手中的武器。
通體雪白的長棍上一截一截的,不細看以為是竹枝,仔細一看竟然是骨頭!
大漢額間冒汗,眼前的女人看起來嬌滴滴的模樣,但使的武器來源居然如此凶狠……
水無月使棍時,棍端彷彿夾帶著絲絲寒氣,而知道對方手裡拿的是骨頭做成的長棍,大漢莫名感到惡寒。
在舉報人數衝高之前,大漢不願戀戰,對水無月的攻勢一招比一招狠戾,每回舉刀都向她命門攻去。
水無月宛如貓般弓起背,姿勢優雅地閃避大漢的攻擊,不時用棍端戳向大漢的要害,只見兩人頭頂上的血條只有大漢單方面在下降,讓周遭看戲的人笑聲幾乎要掀了鏢局的屋頂。
想想時間也差不多了,再不離開遊戲會趕不上開店營業的時間,水無月舉起手裡的逍遙棍打算給大漢最後一擊。
此時人群中忽然傳來一道灼熱的目光,讓早就對對戰習以為常的水無月不禁行動停頓。
這道視線帶著毫不掩飾的探究,水無月下意識向那眼神的來處望去,只對上一雙幽深的黑眸,宛如平靜的深潭。
莫名的寒意沿著後背爬上腦門,令水無月在頃刻間失去動作能力。
「喝!」
前方大漢的呼聲拉回她的心神,同時握著長棍的右手傳來劇疼,讓水無月立刻瞇起眼。
正喜悅終於打到她的大漢心中的開心不滿一秒,眼前的姑娘忽然消失,連殘影都還沒看清楚,後腦就傳來一道疼痛,隨即接二連三的棍擊如暴雨般向他襲來。
大漢抱著頭在地上打滾,直到頭頂的血條歸零,水無月才停下手。
「……」
鏢局裡一片寂靜,從未看過水無月如此暴戾一面的新手獎金獵人慘白著臉,心道往後絕不能跟這位丐幫姐姐搶人頭。
氣喘吁吁地站穩腳步,水無月眼神凌厲地朝剛剛那陌生人的方向看去,但對方早已不見人影。
是仇家嗎?
水無月心裡沒有底,當獎金獵人一段時間了,好人緣的她還是有不少仇家,各門派都有,時不時會找上門,目前沒什麼人可以戰得贏她。
不同競技場明幌幌的排行榜,打遍江湖、仗棍行俠的水無月也是許多玩家心目中的大神。
又加上被她視為好姐妹的慕容茗不久前成了君諾大神的「欽定夫人」,她也算沾了好妹妹的光,仇家近來怕得罪大神都對她避而遠之。
耳邊傳來系統的警告音,要她立刻繳納違規金,否則就要進監獄。
水無月聞聲臉色一僵,不管周遭的人如何評論她剛剛的舉動,也不知那位大漢是回重生點還是原地復活,她立刻施展輕功衝出鏢局,往錢莊的方向飛奔而去。
在她站定在錢莊門口時,頭頂傳來滴滴聲響──
「混帳系統啊!」
捏著剛收到的獎金袋,裡頭原本裝著鼓鼓的銀兩如今少了大半,水無月無限悲憤的仰頭長嘯。

***

當水無月握著雪白的逍遙棍晃晃蕩蕩來到街市時,攤販不少但路上行人寥寥,想來這個時間點大夥都在睡夢中。
《江湖如夢Online》是一款全息遊戲,玩家在睡眠的同時透過感應艙的機制可以進入到虛幻世界進行遊戲。
但為了維持玩家的身體機能健康運作,系統有規定玩家的上線時間,尤其一天深眠期不足一小時的玩家,會被系統強制離開遊戲。
當然時間可以因應個人習慣調整,水無月習慣剛躺進感應艙就進入睡眠,所以在其他玩家玩得正高興的時候,才是她剛登入遊戲的時間。
漫步在街市上,賣吃食的攤位又分為系統攤販和玩家自售,《江湖如夢Online》的生活技能有廚師的選擇,大多數玩家都選擇這項可以自給自足,做得多了還能拿出來賣錢。
水無月當初不是沒想過選廚師當生活技能,不過後來她發現另外一個生活技能,賺的錢簡直是暴利般的收獲……
鐵匠,武器是玩家長期需要的,不過在遊戲中選擇鐵匠作為生活技能的玩家也不少,想要做出出色的武器,最重要的就是材料來源。
在大家的挖礦技能都是專精的公平競爭下,有兩種選擇可以獲得高級材料。
打副本掉好材料的機率太低,水無月覺得這不符合經濟效益。再來比較偏激的方法,就是從其他玩家身上奪取高級材料!
這也是水無月喜歡接高價懸賞的原因,有錢的玩家身上當然有好材料,沒有好材料也有上乘武器,把這些武器拿去拆解或高價轉賣,錢自然賺得快。
不過最近那些被懸賞的有錢玩家一個個學乖了,出門在外就把高級材料都放在倉庫裡,害得水無月把他們打趴在地只撿得到裝備武器,拆解變賣這價格硬生生被打折了呀!
「老闆,給我四顆饃饃。」
走到系統攤位跟NPC說話,隔壁也有幾個玩家賣吃食,但水無月有過被毒殺的經驗後,就不再買不認識的玩家做的吃食了。
之前給朋友聽到,一個個擼起袖子要幫她討公道,但從重生點爬起來的水無月只是笑了笑。
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
她都提棍殺這麼多人,別人下毒殺她也情有可原,就當得到經驗學了乖。
「姐這是大度,不和那群小人計較。」水無月笑呵呵的揮舞棍子,等血條滿了之後又出去收割人頭了。
有這次經歷後,生活技能是藥師的好姐妹慕容茗貼心的做了幾組解毒藥水,讓她帶在身上。
接過老闆遞來的油紙袋,裡頭裝有還蒸著熱氣的饃饃,讓水無月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嗅著這剛出爐的香氣。
咕嚕咕嚕──
她低頭看自己的肚子,心想自己剛剛打得那一架真的用了全力,現在肚子叫得這麼響,正想再跟老闆多買兩個饃饃時……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更響亮的聲音讓街市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她這集中過來,水無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不禁紅著臉低聲斥道:「再買兩顆,就有六顆了,吃撐、吃胖了怎辦?」
「那為了妳的身材著想,那兩個饃饃就給我吧。」
身旁傳來虛弱卻低沉的嗓音,長期處在仇敵滿街的狀態,水無月立刻抱著剛出爐的饃饃向後退,空出來的手握著逍遙棍,循聲朝來人看去。
眼前忽然出現人高馬大的褐衣青年,足足高她近一顆頭,不過看他散亂的黑髮、襤褸的衣衫,還披著不知打哪來的破舊草蓆,水無月抿了抿唇,再見對方身後也背著一根長棍,原來是同門人!
看對方灰頭土臉,但一雙黑眸晶亮無比,直盯著她手裡蒸著熱氣的吃食。
她端著饃饃的手朝右,對方的目光就隨之向右;她再端到左邊,那道目光緊追而上……
這一來一往,只見眼前這位丐幫小哥的臉色越來越哀怨,就在他的肚子又發出慘絕人寰的哀嚎時,水無月開口了:「你想吃?」
丐幫小哥點頭如搗蒜,看水無月的眼神簡直像隻小狗,無辜又惹人憐。
看他口水都快從嘴角淌下來,水無月便把手裡的饃饃遞過去。
「喏。」
像是怕她反悔似的,丐幫小哥伸長手臂一把將油紙袋奪來,隨即拿了一顆饃饃放進嘴裡,被熱氣燙著也不吹,狼吞虎嚥地吃下肚。
看他似乎真的餓狠了,水無月心底有種做了好事的舒坦,便把獎金袋裡所有的銀兩都拿出來,跟老闆再買六顆饃饃,還多買了幾顆筍香肉包。
分裝成兩袋,當她轉身時對上那雙閃耀光芒的黑眸時,差點下意識用逍遙棍把對方揍飛。
「靠這麼近幹什麼……你吃完了?」
見他手裡空空的油紙袋,她跟老闆買吃食不過一眨眼的時間,六顆饃饃就全被他吃光了。
丐幫小哥用力點點頭,目光依舊落在水無月手裡剛買來的吃食。有別於剛剛饃饃的香氣,筍香肉包聞起來更誘人!
看他貪婪的眼神,水無月冷哼了一聲。
「肉包是我的,饃饃給你。」
聞言他難掩失望地伸出手,但卻被水無月避開來。
「不想吃拉倒。」
「吃,都吃!」
見他一改態度,又像小狗般眨著無辜的眼,只差身後沒有尾巴左搖右擺了。
水無月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便把饃饃塞到他手裡,自己也拿起肉包吃起來。
看有了食物就埋頭大吃的同門玩家,水無月忍不住問道:「你還是新手吧,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
水無月點開對方的人物資料,連等級都沒有封頂,身上穿的也是任務給的裝備俗品,新手玩家再不濟也不至於把自己弄得如此落魄。
「唔……唔唔!」
「嚥下去再說話。」水無月拿出萬用背包裡的水囊遞給他,好氣又好笑地說道。
刑雲點點頭,不客氣地接過水囊大口啜飲起來。
瞧他長得高大,動作行為就像孩子一般,水無月也不和他計較。她自己就有一個弟弟,雖然經常在國外,但看見眼前這位小哥就好像看到弟弟,加上又是同門玩家,讓她忍不住生出側隱之心。
一連吃了十幾顆饃饃,又喝光水囊裡的水,刑雲摸了摸鼓起的肚皮,笑著把水囊遞回去。
「你收著吧。」
在看到他髒兮兮的手後,水無月搖搖頭不打算回收水囊。
「哦。」刑雲低應了一聲,把水囊收進萬用背包。
看他連推託都沒有,如此不客氣的態度,水無月眉角一抽。
不想和這叫花子周旋,她提起逍遙棍就要離開街市,但走沒兩步眼前忽然竄出一道黑影,嚇得她舉起長棍就往對方招呼過去。
棍端停在蓬鬆的亂髮前,水無月情急下煞住手,不禁瞇起眼問道:「你又有何事?」
都掏錢買吃食了,對這位同門人水無月可說是仁至義盡,沒想到對方又擋在自己面前,讓她心中不禁湧起怒氣。
「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眼前的丐幫小哥吃飽喝足了,嗓音也嘹亮許多,只見他跪拜在自己面前,這聲大喊讓水無月一瞬間懵了神。
──師父?
她收回逍遙棍,冷下臉搖了搖頭,說:「我不收徒弟。」
在《江湖如夢Online》有師徒關係的系統設立,師徒一起做任務所得到的獎勵十分豐厚,水無月以往也收過兩個徒弟。
不過提起收徒一事,她沒有什麼好印象。
當時她剛封頂,終於有資格收徒弟,便興沖沖去新手村撈了一個同門新手。好不容易拐到一個模樣標緻的丐幫少年,水無月開心極了,那陣子他們師徒倆幾乎天天混在一起,還常常帶他去大街上顯擺,深怕別人不知道她收了一個漂亮的徒弟。
在一次打死副本裡的王怪後,水無月拉著徒弟的手走到街市上,打算把剛剛打來的材料賣掉好給乖徒兒買點吃的。
忽然頭頂傳來「咻──砰!」的聲響,她仰首看見一朵朵璀璨的煙花,心道不知是哪位闊少爺在炸煙火撩妹子。
「師父……水無月,江湖遼闊,妳可以與我攜手天涯?」
「……」
原來被撩的人是她!
就當水無月打算頷首應下時,不遠處忽然傳來噠噠馬蹄,那速度之快聽起來像是價值連城的汗血寶馬。
不曉得又是哪家的闊少爺千金,水無月還沒會意過來怎麼回事,臉頰就傳來道火辣的疼痛。
「勾引我未婚夫的賤人!」
水無月被打得頭暈眼花,頭頂上的血條硬生生被扣了三分之一。
水無月看了一下對方的遊戲名字,傾城笑。她對這個女人有些印象,貌似是排行榜上的女神級人物。
如今對方指著她鼻子大罵粗俗的話,水無月眨了眨眼才回過神,再看向一旁臉色好比鍋底、拉著女子不讓她再上前動手的徒弟,心中頓時有一絲了然。
「既然你已有了『家室』,那這攜手天涯就不必了。」
揉了揉發疼的臉頰,水無月閃過那女人再度伸來的利爪。
「師父……」見她凜然的神情,徒弟出聲欲挽留,但身旁的女子不斷叫囂著要懸賞水無月的人頭。「妳鬧夠了沒?」
見女子被斥責後瞬間紅了眼眶,水無月看得心頭一緊,扯扯嘴角掀唇笑道:「徒弟,別苛責你媳婦兒。錯就錯在為師讓你會錯意,你我本就只有師徒關係,無其他情誼。」
「不是的!」
水無月拿出師徒卷軸,在徒弟驚訝的眼神下將之撕成兩半──
【系統提示】玩家 水無月 即刻起與玩家 君莫憶 斷絕師徒關係,各行江湖、分道揚鑣。
不願再看君莫憶那張俊秀的臉龐,在一片喧鬧中水無月施展輕功離去。
之後她不再闖蕩副本,走回她的江湖路。
自從這件事後,她便對收徒弟沒了興致。
只是沒想到事隔許久,會在這大街上被一個叫花子跪地拜師。
看對方沒有起身的意思,水無月邁開步伐就想繞過他離去,但卻被刑雲一把揪住褲管。
「放手。」
水無月皺起眉,低頭看髒兮兮的手緊抓著不放,她用力挪動腿,也不怕把他甩出去。
「丐幫玩家這麼多,隨意嚷嚷就有人收你!」
「可是他們都沒給我饃饃吃。」
刑雲抬起臉,委屈的神情看著她彷彿在看神仙般崇拜。
給幾個饃饃吃就被收服,還沒說饃饃是系統賣的吃食中最便宜的,這人的尊嚴是多廉價……
在心底默默吐槽,水無月舉起長棍想把纏在腿上的人架開。
戳了戳,沒動。
推了推,沒動。
……
「信不信我把你揍飛?」
水無月發狠了,舉起逍遙棍作勢要開打。
「但丐幫的幫主說,受人恩惠點滴,必湧泉報之。」
聞言她愣了愣,新手初入丐幫時會去拜見幫主,這麼遙遠的記憶水無月有些模糊了,但幫主貌似真的有說過這句話。
見她走神,刑雲賣力地加把勁續道:「師父,您若不收我,這恩不報可是有違幫規的。」
違規也是他違,干她何事?
水無月冷哼一聲,「要報恩是吧?」
聽言刑雲立刻張大眼、用力點頭,宛如黑珍珠般的雙眼水汪汪的,好不無辜。
摸摸腰上空空如也的獎金袋,水無月開口道:「我缺錢,你給我吧。」
「師父真可愛,若徒弟有錢的話,會在這乞討嗎?」
看眼前的大男人拿出一個破碗,臉上羞紅著的模樣,水無月無聲的翻了一個白眼,也不等刑雲反應,迅速扯回自己的褲管施展輕功離開。
直到城門口,回頭確認對方沒有追上來,水無月才撇撇嘴,自語道:「真是夜路走多也會碰到鬼,還是個叫花子鬼。」

***

隔天晚上,水無月從深沉睡眠中登入遊戲,當她睜開眼的時候,被一張放大的髒臉嚇得差點摔倒。
想也不想抓起逍遙棍朝來人揮去,雷霆萬鈞的一擊眨眼就把對方打飛,砰的一聲撞在牆上。
她做了幾次深呼吸才把驚嚇感壓下,心想大概是哪位仇家找上門,不顧系統發出玩家進入戰鬥狀態的警告音,施展輕功就想離去。
「師父一上線就這麼熱情……」
城牆下傳來不陌生的嗓音,水無月腳步一頓,轉過頭看向從地上爬起的刑雲。
熱情個屁!
看清楚來人後,她也來了火氣,厲聲道:「幹什麼在上線的地方蹲我!」
刑雲頭上的血條岌岌可危,可見水無月剛剛那一擊確實用盡力氣。
「徒弟想師父了……哎呀!」
方才一棍把刑雲打到城牆上,年久失修的高牆此時脫落幾塊磚,正巧砸在丐幫小哥頭上,讓原本已經殘血的刑雲立刻趴臥倒地。
這貨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流螢新書《軟飯徒弟哪有那麼帥!?上》中!


(輕小說)軟飯徒弟哪有那麼帥!?(上)拆封不退 (Mandarin Chinese Book)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