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輕小說)王爺,心有魚力不足(01)拆封不可退 (Mandarin Chinese Book)

RM 31.00 RM 36.00 14%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0527720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31 Points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內容簡介>

知名網站大手 兔子殿下 ×  學生繪師 正太控小米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人氣作家兔子殿下全新作品上市!!
☆ 賀!兔子殿下系列作《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影視化!
☆ 萬眾期待!最萌組合 兔子殿下×正太控小米 升級2.0再度聯手!
☆ 知名文學網Top點閱率作家「陌上人如玉」隆重鉅獻!
☆ 韓國知名遊戲「劍靈」第一屆時裝設計大賽,繪師銅賞!

現代野蠻女meet半人半鬼王爺
小軟魚 逆襲 魔鬼鯊  吃吃的愛666
大放絕招:胯下之辱、顏面之傷
新手養魚禁忌多,一不小心就踩雷
此仇不抱非君子,家魚反上腫麼破?

于淼淼從馬戲團鞦韆上掉下來,再睜眼發現自己變成了一條紅鯉魚!
可怕的是,因為肚子餓餓,來什麼吃什麼……
她一時不慎竟吞了叱幽王重要的火雲珠,還咬了他命根子!
完蛋了!現在王爺不只要剖魚取珠,還要在床上報胯下之仇!
為了保住貞操,于淼淼變身成了一隻小美人魚!
不不不──沒有腿啊!!這樣怎麼逃跑?!
不過沒有關係,這下王爺也無法進行魚水之番啦!
面對這條連鬼手也掌控不了的魚,王爺大怒──
「把荷池裡的魚全都給本王撈出來,曬成魚乾!」
這是要殺魚警魚嗎?!

☆最新出書動態請密切注意長鴻原創小說FB、長鴻小說官網☆

人物簡介

于淼淼
馬戲團雜技演員出身,意外從高空墜落,穿越在一條紅色鯉魚身上。
性格:現代女性奔放的個性,經常在鯉魚與人類之間頻繁切換,導致時不時走光。
人生目標:多多的美男,多多的皇子忠犬。

衛九瀟
異姓王爺,外號鬼手王爺。
左手常年帶著玄鐵甲套,此手因被鬼軍傷過變成鬼手。隨著力量的使用,鬼手有蔓延全身的趨勢,最終會整個人變成半人半鬼的存在,一直在尋找能夠解決的辦法。
性格:要強到從來不喊痛、從來不喊累,能坐著絕不躺著,鋼鐵般的意志。

明如顏
衛九瀟身邊的小廝。
男生女相,外貌美豔,裝女人時可以騙過任何人。
男子裝束時,喜歡在鬢角插一朵鵝黃色的花。因為他的存在,于淼淼時常誤會男主是斷袖。

梅如畫
王府的怪咖研究者。
五十多歲的老頭子,神經與眾不同,會研究各類陰陽術,喜歡一邊解剖屍體一邊吃東西。
因為長相太難看,被女主取外號:畢卡索的畫,形容他長得太立體。

小戀(戀生殺)
迷之人物──紅塵未破,只戀生殺。
外表頹廢的美男子,穿著一身黑衣,眼睛細長,總是玩世不恭的樣子,對人的生死看得很淡,毫不關心。
身邊常帶著一把繫著銀色流蘇的黑雨傘。

三千鴉盡殺
小戀帶著的黑色雨傘,可以變成烏鴉的樣子,平時喜歡落在小戀肩頭,只吃金子與寶石。
化成傘張開時,內部可通往異次元空間。

謝奕辰
紫曜閣馭魂師。
不拘小節的十六歲少女,紫曜閣最強繼承人,時常與戀生殺一同出現,最明顯的特徵是眼尾有顆小黑痣。
腰間佩戴黑繩紫玉鈴鐺,數次解救眾人於水火之中。


★目錄:

第一章 撲通,掉下來個王爺
第二章 被鬼氣腐蝕的左手
第三章 失手放出鬼物,詭異的八哥
第四章 王爺親自撈魚
第五章 碰了他的鬼手
第六章 八哥挑唆,逃離叱幽王府
第七章 王爺關於曬魚乾的設想
第八章 變身小美人魚
第九章 扮作他的夫人,相公抱我
第十章 解咒失敗,一身雙魂


<作者簡介>

兔子殿下
全職作家,寫作不綴,知名文學網作家。
時常被讀者誤認成男子的、性別不明的女漢子一枚。
文風多變,擅長多種風格與題材。
歡樂脫線起來趣味無限,卻又喜歡在文中混雜詭異的情節與懸疑的氣息。


★內文試閱:

千年寒潭內,于淼淼張口吐出一串泡泡。
她擺動著尾巴,沮喪地沉入水底,去啃食那塊硬得硌牙的冰晶。清透的冰晶就像一面鏡子,倒映出一尾通身緋赤如火的鯉魚,在身體左側帶有一塊黑色的類似半翅形狀的圖案。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啃著又硬又冷的冰晶,于淼淼真想仰天長嘯:天啊,我怎麼就淪落到這地步了?不就是意外失足,從馬戲團棚頂最高的鞦韆上掉下來了嗎!明明身上綁了安全帶的,怎麼就斷了?
摔死倒罷了,她也認了,可是等她醒過來卻發現自己變成了一條魚。
而且這水裡貌似就只有她一個活物,冷得就像是生活在冰箱裡,連點吃的也找不到。要不是水底的這塊冰晶,只怕她早餓死多時了。
雖然她也不知道這塊冰晶是做什麼用的,啃起來味道也不好,但總是聊勝於無,而且這東西下肚後,居然還能消化,沒把她噎死。
她用又尖又細的一排小牙慢慢啃著冰晶,極有耐心的從上面啃下來一小塊,吞下肚去。
「王爺!小心火雲珠……」水面上隱隱傳來聲音。
有人!
于淼淼急速擺動尾巴向水面游去。
她興奮不已,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在這水裡生活了多久,一直都是她一個人……啊不,她一條魚。
活得太悲催,她又沒有死的勇氣,這時聽到人聲,她不顧一切地想要浮出水面。
有沒有吃的啊?她已經受夠了天天啃冰晶的日子了。
「不好,快接住火雲珠!」
離水面越近,上面的人聲越清晰。
在她聽來,不只是一個人聲,嘈雜的喊聲、還夾雜著金屬撞擊的爭鳴,好像打群架似的。
于淼淼猶豫了一瞬。圍觀打架弄不好會被連累,何況她現在只是一條魚,身子骨嬌嫩著呢。
就在她猶豫的工夫,一物破開水面,掉進了水裡。
咕咚!
那聲音在于淼淼聽來無比動聽,她曾期盼過無數次,希望有這樣的聲音響起,不管是什麼都好,能讓她吃到嘴裡……
她想也不想,魚嘴一張,嗖地一下就把那東西吞了下去。
我的天,這是炭火嗎!
那東西在她嘴裡燙得像是要起火一般。
她正想吐出來,忽聽頭頂水花四濺,撲通一聲巨響,又是一物落了下來。
于淼淼下意識衝了過去,嘴裡東西吞到肚裡的同時,張口對著那物狠狠地咬了下去。
細密的魚牙間嚐到了血腥的味道。
于淼淼睜大魚眼,驚見自己正咬著一個掉進水裡的男子,那人捂著兩腿間……被她咬到的部位。只見一張英俊的面孔扭曲著,張著嘴,一串串氣泡正瘋狂的往外冒。
于淼淼魚嘴合了合。
食物既然到了嘴裡,就沒有吐出去的道理。可是……這是個活人,她總不能吃人吧?
她鬆開魚嘴想要游開,可是那個男子並沒有浮到水面上,反而向水底沉去。
喂,喂,你再沉下去就要被淹死啦!
于淼淼貼在那人身邊來回游弋。
你可是沒有腮的,會被淹死喲!
她用尾巴掃了一下那人的臉。
男子面露痛苦之色,盯著她的同時,肺部裡的空氣全都冒了出去,他的臉色也緊跟著發青、變白。
水面上不斷傳來人們的驚呼聲。
「王爺掉到寒潭裡去了!」
「快救王爺!」
「你們別做夢了,千年寒潭的水刺骨如刃,掉下去不消片刻工夫便會被凍結成冰,沒人能救你們王爺了……」
打鬥聲仍在繼續,聽上去越來越遠。
于淼淼擺了擺魚腦袋,湊過去頂住那人的身體,想把他頂著浮起來。可是她身體太小,對方身子又重,她根本頂不動。
體內剛才吞下去的那個東西在胃裡火辣辣的,就像是要燒起來一樣。
怎麼回事?她剛才吃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到了肚子裡還這麼燙?聽他們說好像是叫……火雲珠?
不就是顆破珠子嗎!看他們緊張成那樣!
她一邊想著,一邊盡力向上游,推動那個快要凍成冰坨的男子,突然她發覺肚子裡的火熱感覺不見了,與此同時,她的身體也跟著拉長……兩隻前鰭變成了兩隻白白嫩嫩的手臂。
妖怪!
她險些大叫出聲,結果自己反而被嗆了一口水。
什麼妖怪!她居然把自己嚇到了!
帶著那個男子一同浮出水面,她大口呼吸。
不是吧,她居然變回人了?
費力的把男子推上岸,她這才發現岸上居然沒有人,地上隨處可見雜亂的腳印,顯然是經過了一場混亂。
地上的男子好像已經昏過去了,看他模樣不過二十多歲的年紀,臉色被水冰得有些發青,身上穿著件寬袖的袍子,頭上束著玉冠,完全不像是現代人。
對了,剛才她好像聽別人叫他什麼「王爺」,莫非她是穿越到古代來了?
對此,于淼淼只糾結了片刻。
先不管是不是遭遇了狗血的穿越,當務之急是先把他的衣裳脫了,她才有衣裳穿。
從魚變回人身,她身上還光著呢!
她動手脫起對方的衣裳。
腰帶上的玉質帶銙她一時解不開,用力一扯,結果連對方的褲子也跟著扯了下來。
看到褲子上透出的淡淡血跡,她心裡不由得愣了愣:這傢伙什麼時候受傷了?
對了,剛才在水裡的時候,她的魚牙好像咬到了什麼……
難道……算了,先不管他,把衣裳弄到手才重要。
于淼淼在馬戲團裡時,個性熱情奔放,什麼馴獅、雜技、高空鋼索樣樣都來。她是團裡最紅的女明星,身邊的男朋友更像是走馬燈似的換了好多個,這玩意她也見了不少,所以她連半點不好意思都沒有,直接就把對方的褲子據為己有……
就在她準備把衣裳穿到自己身上的時候,那人突然睜開眼睛,抓住了她的手腕,面色鐵青地盯著她,「妳在做什麼?」
于淼淼手腕突然被人抓住,心虛得很,而且手腕處的力道讓她覺得疼痛難忍。
她低頭一看,驚見那人的左手上戴著個玄鐵的套甲,冷冰冰的,握著她的手腕好像能一下把她折斷似的。
「放手!」于淼淼急了,「你這野蠻人!」
那人面色青鐵,「妳才是野蠻人。」
剛才這個女人在對他做什麼!想他叱幽王好歹也是個異姓王爺,那個玄鐵甲下的鬼手更是令人聞風喪膽,他就從來沒見過有哪位女子像眼前這個……這般……野蠻的。
要不是他正好醒過來,豈不是要被她脫光了?
于淼淼被那人左手上戴著的玄鐵套甲抓得生疼,禁不住叫起來。
「快放手,你這鬼爪子抓得我好疼!」
「妳是誰?」衛九瀟死死攥著她的手腕。敢直接把他的鬼手稱之為「鬼爪子」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真是狗咬呂洞賓,不知好人心。我好心把你從水裡救上來,你就是這麼感謝救命恩人的嗎?」于淼淼假意怒道。
「呂洞賓是誰?」男子愣了愣,好像在極力回想之前水裡的一幕,他目光猛然一凜,「對了,有條該死的魚咬了本王。」
于淼淼倒吸了口涼氣,沒想到剛才在水裡他看到了自己。
「牠還把本王重要的東西吞下去了,妳剛才有沒有在水裡看到牠?」
面對男子審視的目光,于淼淼乾脆瞪起了死魚眼。
她搖頭,再搖頭……沒有沒有,人家什麼都沒看到。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雜亂的腳步聲。
「快,快去救王爺!」
不好,有人來了。
于淼淼身上只披著男子的外袍,她拚力想要甩脫對方鐵手的抓握,「你快放開我。」
再不放開就要來不及逃走了!
見對方根本沒有妥協的打算,于淼淼掄起空著的小拳頭,照著那人兩腿間的位置捶了下去。
「啊!」千年寒潭邊立時響起一聲慘嚎。
「是王爺的聲音!」
六名侍衛裝束的男子迅速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跑來。當他們來到寒潭邊時,只見叱幽王弓著身子,全身縮成一團,昏迷不醒。
「太好了,王爺從水裡上來了……」
眾人一下子圍了上來,有人扶起王爺,有人急急呼喚。
于淼淼沉在水中,身體已然重新化成了紅色的鯉魚模樣,她探頭探腦地望向岸邊。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在跳入水中避開那些人時,身體居然不受控制地變回了魚的樣子。
看來佯裝成孤女博得同情的招數是行不通了,也不知道下次她還能不能再變回人形。
而且這個被稱為「王爺」的男子看上去一點「愛心」也沒有,要是他知道自己就是那條咬了他的魚的話,難保他不會殺了她洩憤,再說她剛才吃下去的東西看樣子對他來說非常重要,他怎麼可能會放過自己。
「王爺,您怎麼樣了!」
在眾人的千呼萬喚下,男子醒了過來,縮著身子,面孔扭曲著。
「那個女人呢?」他狠狠道。
「什麼女人?」侍衛們一頭霧水,他們趕回來的時候只見王爺一個人蜷縮著昏倒在地上。
衛九瀟一手捂著腹部,強撐著自己的尊嚴。其實他這會想死的心都有了,先是丟了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火雲珠,然後又被魚咬到了要害……再被那該死的女人捶了一拳在傷處……
早晚有一天,他要把那個女人抓回來,好好地教訓她一番!

天色一點點暗了下來,寒潭邊亮起篝火。
于淼淼在水裡來來回回甩著尾巴,心裡就像有一萬隻小蟲子在爬。
真是不幸的人生,穿越成了一條魚已經夠悲催了,現在還要被岸上的香味誘惑。
那幫人在烤他們帶來的乾糧,她很想從水裡冒出頭來,但是卻怕被他們發現。
她可不想變成烤魚乾!
躲在水底時,她也不算是一無所獲,至少她漸漸弄清楚了這些人的身分。
原來那個男人名為「衛九瀟」,是鳳國的叱幽王,也是唯一的異姓王爺。
她所在的這個潭水名為「千年寒潭」,裡面的水刺骨如錐,活著的東西掉下去,不出片刻就會凍成冰坨。
衛九瀟帶人來是為了尋找水裡的什麼珍貴的寶物,那枚掉落到水裡被她誤吞掉的東西名為「火雲珠」,據說只要把它帶在身上,便能抵禦寒潭內的寒氣。
只可惜火雲珠已經被她吃到了肚子裡,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吐得出來。
于淼淼用短小的魚鰭支在潭邊的岩石上,做出沉思狀。
衛九瀟換了身乾淨的衣裳,大馬金刀地坐在火堆旁邊。
于淼淼看到他這個姿勢就想笑:他是疼得不敢把腿合上吧?
衛九瀟手裡拿著牛皮酒袋,小口喝著酒驅寒,眼角餘光卻看到寒潭邊上有一條通身赤紅的鯉魚在詭異地微笑。
沒錯,是微笑。
雖然他也知道魚是不可能露出笑容的,但是那條魚的表情卻是萬分詭異,咧著嘴,魚身還一顫一顫的,樂不可支。
衛九瀟輕輕搖了搖頭。一定是他看錯了,可能是剛才落入寒潭後受寒所致。
「王爺……那條魚真的上來了……」身邊一名侍衛小聲道。
衛九瀟稍稍抬手,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他身邊的人立時都不吭聲了。
「火雲珠」極其難得,為了弄到它,衛九瀟可是費了不少功夫。
這一路跟蹤而至,想要搶奪火雲珠的人可不在少數,若不是因為那些礙事的,火雲珠怎麼可能會失手掉進水裡。
他本想跳進水裡撈起珠子,依靠那珠子上的熱力保住自己免受潭內寒氣侵襲,可誰知水裡居然有條赤色的鯉魚,一口就把火雲珠吞了,還咬了他一口……
害得他險些在寒潭裡被凍死不說,現在那地方還火辣辣地痛,他又不好當著手下的面提及此事,心裡真是一股股的暗火直往上竄。
還有那個不知打哪來的可惡女人,雖說是她把自己救上了岸,可是卻把他全身的衣裳都剝了,不該看的地方全看了……
水裡頭,于淼淼越看衛九瀟越覺得他臉色難看。
對了,她該不會是一條有毒的魚吧?咬了他一口後,難道他中毒了?
想到這裡,于淼淼果斷地縮回了魚腦袋。
算了吧,美食雖好,可是犯不上為了這事豁出自己的性命。
反正她已經意外變過一次人形了,等他們走了,她再慢慢研究變回人形的事。
她剛潛下去不深,水面上卻傳來衛九瀟的聲音。
「你們去做根魚竿來。」
于淼淼差點笑出聲來,只可惜她現在是一條魚,沒有聲帶。
做魚竿?是準備把她釣上去嗎?
開什麼玩笑,你還真當老娘是條魚啦?
她索性停止了下潛,游弋在岸的附近,聽著岸上的動靜。
撲通一聲,一塊烤得又香又脆的餅子被丟進了水裡。
于淼淼還來不及表示出她的不屑,魚兒的本能已然背叛了她,她嗖地游了過去,一口咬住餅子……
「王爺,釣到啦!」岸上傳來侍衛們的歡呼聲。
緊接著,魚竿被提了起來,于淼淼感覺到自己的身子離開水面。
嘴裡咬著香噴噴的餅子,她猶豫著不想鬆口。
在釣魚時,魚兒脫鉤也是常有的事,看姐給你來個紅鯉逃鉤!
魚嘴一使勁,她把餅子連同鉤子一起咬斷。
果然天天啃咬著水裡的冰晶,練出了一副天生的好牙口。
可惜的是,心不隨人願……啊不,是魚願。
她脫了鉤,但是卻沒有掉回水中,而是被一名侍衛抓住了。
「王爺,這條魚果然狡猾,不過屬下還是把牠捉住了!」年輕的侍衛興奮地嚷著。
于淼淼嘴裡還咬著半塊餅子,圓圓的魚眼斜了那人一眼。
騷年,姐的玉體豈是你能碰的!
兩手抓著魚兒的侍衛想要到衛九瀟跟前邀功,就在這時,他手裡的魚將頭往下一沉,尾巴便揚了起來。
劈里啪啦,于淼淼瞬間便用尾巴照著那人的臉上左右開弓地抽了十來個巴掌。
于淼淼尾巴撲騰得歡騰,直把那侍衛打得兩側的臉頰都紅了。
「好凶的魚啊!」
眾人連連驚呼。
衛九瀟顯然也被這一幕驚到了。
如此生猛的魚……就連他也是頭次見到。
衛九瀟吩咐:「快,找東西把牠裝了,別讓牠跑了。」
「王爺,火雲珠如果真的被牠吃掉的話,不如將牠直接殺了好了。」有人提議。
衛九瀟發現那條魚抬起頭來,看向說話的那個人,目露凶光。
是他的錯覺嗎?難道這魚還能聽懂他們說的話不成?
沒等衛九瀟發話,一旁有人道:「怕是不成,火雲珠乃是至陽之物,按說活物要是把它吞了,早就被它的熱力燒化,可是這條魚卻活蹦亂跳的,怕是條妖魚,還是先帶回去請人看看的好。」
「妖魚?」衛九瀟打量著于淼淼。
于淼淼一對死魚眼也在瞪著他:鬼爪子王爺,你快點給我弄點水啊,要窒息了!
于淼淼魚嘴一張一合,露出一排細密的小白牙來。
看到這牙,衛九瀟只覺得頭皮發麻,被咬時的感覺還清楚地印在他的腦海裡。
「什麼妖魚……」衛九瀟冷哼了聲,「不過是條蠢魚罷了。」
于淼淼魚嘴一張一合:你才是蠢王爺,汪汪汪汪爺……
「王爺,屬下怎麼覺得這條魚是在罵人?」一旁有不長眼的侍衛好心替他們主子解釋。
衛九瀟心中暗惱,「先找東西把牠盛起來,明天天一亮我們便下山去。」
「是!」
有人展開了塊牛皮氈子,因為不透水,所以在裡面倒進水也不會灑出去。
他們把于淼淼裝在裡面,氈子的四個角提起來,束在一處,用石頭壓住,懸在一塊高高的山石上。
于淼淼安靜地待在氈子裡,尾巴輕輕攪動著水花。
她並沒有逃的打算。
她最擔心衛九瀟會把她當成魚殺了,取回他的火雲珠,不過就目前來看,他好像還有些顧忌,所以一時還不能讓她死了。這樣一來,她的機會就來了,先離開這個鬼地方,等到了山下,她再尋機會逃脫。
對了,趁著夜深人靜,練習練習如何再度化人。
她回憶著之前變化成人的種種,全神貫注地練習,全然不知在外面守夜的幾名侍衛都快嚇死了。
大半夜的,裝著她的牛皮氈子突然間變大,又突然間縮小……就像裡面裝著妖怪。
守夜的幾名侍衛一個個面色慘白,都快被嚇死了。
好在第二天他們就下山了,于淼淼也被裝進了一個大木桶裡。
她的待遇還算是不錯,每天都有人往木桶裡投食,雖然都是些乾糧、饅頭等物,也總勝過以前她在潭底啃冰晶的日子。
不過從這之後,她一直都沒有再見過那個鬼爪子王爺。
幾名侍衛看護著木桶,每天還有人幫著更換清水,沒事時她還能偷偷浮出水面,短小的魚鰭扒著桶沿往外看風景。
不過這一幕是絕對不能讓別人發現的,不然定會嚇死幾個人。
誰家的魚會以如此風騷的姿態靠在桶沿上看風景啊?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兔子殿下新書《王爺,心有魚力不足01》中!


(輕小說)王爺,心有魚力不足(01)拆封不可退 (Mandarin Chinese Book)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