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輕小說)狐狸作者與書蟲編輯的滿分戀愛(01)拆封不退 (Mandarin Chinese Book)

RM 31.00 RM 36.00 14%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0527694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31 Points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內容簡介>

★甜寵文新銳作家 靜沐暖陽,晉江文學網文章積分突破三千四百萬
★萌力全開100%,重新詮釋戀愛甜度最高值
★狗年就是要被狗糧灑得嫑嫑的啊~♥♥♥♥

社交恐懼症小編編,遇上高冷毒舌大神作者
工(曖)作(昧)好難 跪求交(調)稿(教)

面對「拖稿」的正確打開方式:
☑昏倒
☑餵食
☑貼身女僕

弗溯(睨):還不快去做飯!(`へ´≠)

WARNING:本書含糖量過高,小心上癮!

身為一個責編,作者有令就要使‧命‧必‧達!

舒茺讀作「書蟲」,有著社交恐懼症,
且人如其名,人生唯一的嗜好就是啃「辭書」。
眼看她再啃下去就要變啃老族,
家人只好動用關係幫她喬來人生第一份工作。
本以為可以低調編書的舒茺,
意外被出版社當家大神弗溯指(看)名(上)當責編!
面對外表冷冽,骨子裡卻如狐狸般精明、時不時就出難題給他的大神,
舒茺從此打開人體《辭海》、廚娘、女僕等N項技能,只求順利收稿!

「沒靈感。」
距離截稿日剩一個月,大神居然文思枯竭!இдஇ
菜鳥責編靈光一閃,談個戀愛保證靈感泉湧,
她可以──上網幫大神徵女友!
大神弗溯:「把妳的餿主意給我嚥回去。ヽ(#`Д´)ノ」
呃……大神不滿意,
那、那只好她親自下(被)火(推)海(倒)了……嗚嗚!

人物簡介:
舒茺:
二十六歲,博士畢業。性格怯懦,不善言辭,有社交恐懼症。但堅毅純良,瘋狂痴迷《辭書》,說話時喜歡用解釋詞條的奇怪方式。在弗溯的引導下,逐漸找到真正的自己,有勇氣去追逐自己想要的。

弗溯:
二十八歲,玄幻小說大神寫手。孤高懶散,眼高於頂,喜歡《辭書》。因為在舒茺身上看見了從前孤獨的自己,所以不抗拒她的接近。表面難以接近,內心世界豐富。對舒茺的怯懦恨鐵不成鋼,因此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幫她。


★目錄:

第一章 潮汐
第二章 洪荒
第三章 涅槃
第四章 考驗
第五章 造物
第六章 沉默
第七章 逢生


<作者簡介>

靜沐暖陽
非典型雙子座,比較悶。喜歡一個人宅在家裡,生活懶散,但在某些方面有很強的自我約束力。只願意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但能為之堅持。愛寫治癒而勵志的故事,想一字一句創造那些童話世界,給仿徨正在成長的少女們一點溫暖的力量。


★內文試閱:

秋日的陽光溫溫涼涼,沒有絲毫暖意,哪怕透過百葉窗溜入高樓內,也只是在地毯上灑下蒼白的圈圈圓圓。
十五層樓的編輯部內,沒有什麼變化,一切都重複著前幾天的日常。
舒茺縮在茶水間,邊泡咖啡邊總結。瞧了幾眼茶水間外忙碌的眾人,舒茺悄悄拿出了口袋裡的小辭典,快速翻了幾頁──
「蹬蹬蹬──」高跟鞋在地上敲擊的聲音越來越近。
舒茺連忙將辭典塞回了口袋裡,撓了撓頭,俯身將咖啡端了起來,一轉身,就見尹安然蹬著細高跟像陣風一樣從門口飄了過去。
……一陣陰風。
舒茺扶了扶眼鏡,呆呆的走出茶水間。她向邢芬的辦公室瞄了一眼,又垂頭收回視線,就算有什麼事也和她沒關係,她就是負責泡咖啡的……哦,有時候還泡茶。
「聽說『那位』的旨意到啦!」
「是嗎?哎呀,好緊張。」
將咖啡送出去時,正有一群人聚在一起小聲「開會」,於是也沒人再吩咐舒茺做些什麼。舒茺以存在感為零的方式飄回了自己的位置,有些頭疼的看了一眼角落裡堆成山的書。
這些,都是潮汐往年出版過的小說,尹安然要舒茺在一個星期之內全部讀完,才能了解市場、才能了解潮汐。
舒茺憂傷的摸了摸那些顏色過分鮮豔繁雜的封面,決定硬著頭皮開啟讀小說模式。
不遠處的「小型會議」則還再繼續……
「不知道,這次是哪個倒楣蛋?」
「可千萬不要輪到我啊……」
「不管輪到誰,反正我是再也不要和那位打交道了。」這一次應聲的女人叫靳容,她是整個責編組的組花,「你們不知道,負責《洪荒》第十三卷初審的時候,沒有一次是『那位』本人親自聽修改意見,全都是他的經紀人代理!代理!那個傻蛋經紀人又不能做主,我說什麼,他都微笑點頭說好,然後隔天就轉述了兩個字!」
「什麼字啊?」
「不改!」
一群人哄然大笑。
那突然爆發的笑聲,又一次硬生生將舒茺集中的注意力打散了。
「然後,我又要花半天的時間和那傻蛋經紀人溝通,解釋為什麼會給出這樣的修改意見。結果第二天,又是只有兩個字的回覆!」
「不改?」有人憋著笑猜測。
「這次是……」靳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漂亮的臉上寫滿了怨憤,「低俗!」
眾人再一次哄笑開了。
就連躲在角落裡的舒茺,也不由得牽了牽嘴角。
有人見不得美女靳容怒氣沖沖的,忍不住出言安慰了,「哎呀,人家畢竟是大神,還是潮汐的搖錢樹,架子大一點也正常。」
靳容冷哼了一聲,氣還沒消,「我倒要看看他能再當多久的搖錢樹。《洪荒》現在不過是啃老本罷了,事實上最新一部的銷量已經大不如前幾部。像他那樣,不肯修改稿子、不迎合市場,什麼簽售活動、粉絲見面會全都不露面,我就不信他還能在潮汐屹立不倒了!」
「噓──」見靳容說過了頭,旁邊的人連忙拉了拉她,「他要是倒了,潮汐不就完了?」
靳容揚了揚下巴,有些傲慢的翻了個白眼,「這幾年新人這麼多,我們也打造了不少玄幻類的暢銷書,潮汐這個玄幻品牌已經建立起來了,再說,其他幾個言情作者也發展得不錯。沒了《洪荒》,潮汐頂多少了幾塊肉,死不了。」
洪荒?
舒茺靈光一閃,突然想起了什麼。
對,就是《洪荒》!曾經顛覆市場,顛覆出版界,開啟玄幻熱的傳奇小說,就叫《洪荒》!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淮南子‧覽冥訓》曰:「望古之際,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炎炎而不滅,水泱泱而不息。」──舒茺牌辭典。
舒茺滿意的摸了摸自己亂蓬蓬的長卷髮,終於想起來了啊。
視線落回角落裡對成小山的書,她瞇了瞇眼,從書堆中又拿出了一本書。不同於之前看到的花花綠綠的封面,這一本的封面異常簡潔,深色的背景,中央是一片混沌,猶如一團玄奧渾濁之氣,荒涼卻幽邃。
混沌中,兩個行雲流水般的大字,蒼勁有力──洪荒。
下方,還有三個字──溯流著。
溯流,溯流。溯流而上,急湍逆行……
「你們說,那個溯流為什麼從來不出席任何活動呢?到現在,也沒人知道他的真實面目吧?」有人終於忍不住問道。
「我猜是不能見人吧。」
「對,說不定他就是害怕讀者們的玻璃心破碎!要是那些忠實粉絲發現,自己叫了這麼多年的大神,只是個長相猥瑣的宅男,那……」
喀啦一聲響起,打斷了眾人的小會議,邢芬辦公室的門從內打開,尹安然風風火火的走了出來。
一群正聊得熱火朝天的人頓時簇擁了上去,「組長,那位溯大神翻了誰的牌啊?」
尹安然掃視了一眼眾人,冷冷的扯了扯嘴角,「不是你們。」說著,她的視線穿過人群,直接落在了角落裡的舒茺身上,「舒茺,跟我來。」
頓時,一片安靜,所有人都不約而同轉過了身,整齊劃一看向了書堆中正捧著《洪荒》第一卷的舒茺。尹安然明顯也注意到了舒茺手裡捧著的《洪荒》,不由得挑了挑眉,「正在看呢!也好。」說完,她便又轉身進了邢芬的辦公室。
舒茺的反應遲鈍得一如既往。她木然的放下了手中的書,站起身,一轉頭,見所有人都盯著她,眼底莫名多了一絲驚慌,跟著猛然垂下頭,從神色各異的前輩身後……默默繞了出去。
前輩們議論紛紛……
「可憐……都打了幾天的雜了。」
「唉,誰叫我們組長嫉惡如仇,最討厭靠關係進來的人呢。」
舒茺覺得有些茫然。負責《洪荒》?她?她沒有絲毫責編的工作經驗,憑什麼負責這本「玄幻第一書」?
……泡咖啡?
舒茺有些惶恐的伸手扶住了即將滑落的鏡框。
似乎是看穿了舒茺的想法,尹安然斜著眼睛「撫慰」她,「妳也別太有壓力。邢姐,我提議,要是舒茺能在試用期內,成功拿到符合潮汐要求的《洪荒》第十四卷文稿,作為獎勵,我們就留下她,怎麼樣?」
言下之意,若是沒拿到……
舒茺眼前一黑,壓力更大了。

從辦公室走出來後,舒茺便有些渾渾噩噩。
坐在花花綠綠的書堆裡,她有些心不在焉的將一本本《洪荒》往背包裡塞,耳邊還一遍遍迴響著邢芬的話……
「既然安然都這麼說了,就這樣吧!拿到符合要求的第十四卷《洪荒》文稿,妳的試用期就算過了。
「溯流是潮汐的金字招牌,所以之前給他的待遇比較特殊。但現在,銷量已經不允許我們縱容他了。
「妳需要做的,就是先拿到《洪荒》第十四卷的初稿,然後提出初審修改意見,並督促溯流在一個月內完成修改稿。
「記住!一定要親自和他談。
「只要一個月後,修改稿在二審中通過,妳就可以成為潮汐正式的員工。」
將自己堆滿書的小角落整理了一下,舒茺頂著一頭亂糟糟的卷髮,背著包一臉木然的朝電梯口走去。
「舒茺!」一個有些耳熟的女聲在身後喚住了她。
舒茺頓了頓,懵懵的轉過身。
正向她走來的靳容,長髮束起,簡簡單單紮了個馬尾,一身黑色毛呢大衣將她的臉襯得更加白皙,精緻的五官沒有絲毫雕琢修飾過的痕跡,是最純粹卻最相宜的容貌。
這是舒茺第一次正眼打量他們的組花。
出水芙蓉──她的腦中瞬間冒出這個詞彙。
「濯濯如春月柳,灩灩如出水芙蓉」的出水芙蓉──舒茺牌辭典。
「聽他們說,妳過不過試用期要看《洪荒》了?」
嘲諷而傲慢的腔調,讓人聽了好不舒服……芙蓉要是不說話該多好。舒茺垂頭,弱弱的嗯了一聲。
「嘖,那妳基本上是沒戲了。」靳容撇了撇嘴角。
舒茺感覺自己的絕望指數似乎又向上冒了一點。
「妳現在要去哪?」靳容瞥了一眼舒茺鼓鼓的背包。
舒茺清了清嗓子,聲音仍是沒什麼底氣,又虛又飄,「去、去見溯流,拿第十四卷的初稿。」
靳容冷哼了一聲,美麗的白眼都要翻出天際了,「之前這位祖宗死活不肯露面,現在倒是願意屈服了?!比女人還矯情。」
舒茺抿唇,沒怎麼敢應聲。
……芙蓉對溯流的怨氣很重啊。
「叮──」電梯到了十五層樓。
舒茺垂眼,向靳容彎了彎腰,「我、我先走了。」
她正要轉身走進電梯,背包卻突然被人從後面拉住了,靳容傲慢的聲音突然多了一絲彆扭,「喂!這個給妳。」
舒茺詫異的回過頭,看向伸至眼前的一疊紙張,有些摸不著頭腦,正猶豫著要不要接過來,對面的靳容卻一把將手裡的紙張全部塞進舒茺懷裡,再將舒茺直接推進電梯,一連串的動作乾淨俐落,「這是不要的垃圾,幫我帶到樓下扔掉!」
直到電梯門關上,舒茺甚至都沒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這些……都是垃圾嗎?她又一次低頭看了看懷裡的那疊A4紙:對《洪荒》第十三卷的基本評價和處理意見,這用紅色特大號加粗字體強調的標題,她想不看見都難。
垃……圾?
舒茺忍不住翹了翹唇角,芙蓉還是一朵善良的花啊。

***

依照邢芬給的地址,舒茺中途雖然迷了幾次路,不過,最後還是灰頭土臉的站在了地址所寫的別墅前。
這麼偏僻的地方,還真有棟別墅啊……
整棟別墅看上去,太整潔、太乾淨,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樣子。
舒茺深吸了口氣,正要按門鈴,身後卻突然傳來了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她連忙轉過身,什麼都還沒看清,就向來人大大的鞠了一躬,「您……您好。」
「嘶──」那人倒吸了一口冷氣,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踉蹌著向後退了幾步,「妳、妳這造型……挺特別啊……」
咦?舒茺直起身,抬眼向面前的男人看去。
他一身西裝革履,腋下夾著公事包,鼻梁上架著細框眼鏡,面容清俊。
「妳怎麼現在才到?我不是讓妳一個小時前過來嗎?哦……是不是裡面那個混蛋沒幫妳開門?」男人皺著眉,邊問話邊走到了別墅門前。
舒茺退到一旁,有些不明所以的撓了撓頭。這人,是溯流?
「進來吧。」男人打開別墅的門,率先走了進去。
舒茺猶豫了一小會,還是跟了上去,「您、您好。我是……」
她正要自我介紹,男人卻打斷了她,「家事服務公司的嘛,我知道。」
舒茺有些費勁的在腦中「搜索」了一下。
家事服務公司,提供室內外清潔、打蠟、月嫂、育嬰、催乳、老年護理員、看護工、鐘點工、管家等服務的公司──舒茺牌辭典。
「我……」
「哦,妳別誤會。我不是這裡的主人,這棟別墅的主人叫弗溯,妳可以叫他弗先生。不過妳通常不會遇見他。接下來,我要簡單提醒妳幾點注意事項……」
男人開啟了絮絮叨叨的模式,但舒茺的眼神卻已經開始放空了。別墅的主人不是溯流嗎?弗溯……是他的真名?
就在舒茺的思緒神遊天外時,男人將舒茺帶到了客廳內,向她「簡單」的說明工作中的注意事項:「弗溯平常只待在別墅的閣樓裡,所以妳的工作範圍是除了閣樓的所有地方。
「弗溯不喜歡被打擾,所以妳在做家務時,千萬不能上樓去打擾到他。
「妳平常的工作可以從上午十點開始,午飯和晚飯做好後,放在閣樓門外就可以了。切記!!千萬不要催促弗溯按時吃飯!
「總之,不要和他有任何交談就對了。
「……喂,妳有沒有在聽我講話?」男人突然停住了說話,狐疑的看向雙眼飄忽的舒茺。
舒茺回過神,迷茫的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客廳,緩緩開口,「弗……溯?」
這個頭髮亂糟糟的女人根本沒有在聽自己講話!
曹辛瞬間感到無語,不過,在弗溯的長期摧殘下,舒茺這種等級的無視已經難以對曹辛造成任何傷害,他聳聳肩說:「妳是覺得這個名字很奇怪嗎?」曹辛嘆了口氣,有些「友好」的拍了拍舒茺的肩膀,「我以前也這麼覺得。」
等等,如果她沒看錯的話,旋轉樓梯旁邊那塊平滑的部分是……溜滑梯嗎?
見舒茺目不轉睛盯著樓梯看,走下樓梯的曹辛也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又怎麼了?」
舒茺指了指那貌似是「溜滑梯」的東西,結結巴巴問道:「弗、弗先生有孩子?」
曹辛冷冷的哼了一聲,怒氣猶在,「妳說這個溜滑梯啊?是他自己用的,方便下樓。」
「……」
「他的本意是要裝個電梯,這樣連上樓都省力。」
「……」舒茺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好像被刷新了。
「吱呀──」樓上突然傳來房門打開的聲音。
聽到樓上的動靜,曹辛有些詫異的向上瞄了一眼,隨即朝站在那裡呆若木雞的舒茺努了努嘴,「難得這位今天願意下樓,妳可以看見他親自演示了。」
聽見樓上傳來窸窸窣窣的異響,舒茺不自覺的專注盯著隱在陰影中的溜滑梯盡頭。雖然還沒有看過《洪荒》,也不了解「溯流」,但對這個創造了傳奇卻一直不肯揭開神秘面紗的人,她還是滿好奇的。
哦,還有……
她同樣非常想知道,一個連下樓都懶到要用溜滑梯的人,究竟會長成什麼「驚世駭俗」的模樣。
角落的溜滑梯蜿蜒旋轉而下,鞋底在溜滑梯上摩擦的「沙沙」聲越來越近……下一秒,一個穿著黑色毛衣、身形瘦削的男人垂頭抱膝,慢慢從陰影中滑到了陽光下。
「噠」的一聲響起,蜷縮成一團的男人在到達溜滑梯底部時,緩緩站起身。於是,溜滑梯的下半部分也瞬間陷入了巨大的陰影中。
舒茺的呼吸不由得停滯住了。
那個男人逆光而立,身形修長、五官如刻,臉廓因緊抿的薄唇顯得有些削薄,瀏海微長、凌亂的覆在額上,遮住雙眼的幾縷碎髮泛著如陽光般的金色,細細點點的,像是嫌棄屋外的陽光太刺眼,他微微皺著眉抬起了頭,鳳眸半開半合。
「吵死了。」冰冷的聲音中摻著一絲不耐。

老實說,弗溯長得很好看,舒茺甚至可以發誓,他絕對是自己有生之年見過的最好看的人……之一。
弗溯似乎終於意識到了這棟屋子裡還有第三人的存在,這才緩慢的側過頭看向舒茺。
曹辛連忙介紹道:「哦,她是家事服務公司的人,之前那個阿姨不做了,所以我重新幫你找了一個。」
聽完曹辛的話,舒茺無力的張了張唇想解釋,「我……」
「對了,我不是昨天就和你講過,今天早上會有家事服務公司的人過來嗎?叫你記得開門,你又睡到現在!害人家在外面白白等了一個多小時!」曹辛對著弗溯又是劈頭蓋臉的一頓埋怨。
弗溯偏著頭,微微睜大了眼,幽幽的盯著舒茺憋紅了的臉,眸色深深,冷冰冰的尾音竟帶了絲莫名的笑意,「哦?」
舒茺辨別了好久,嗯,真的是笑意,嘲諷的笑。
這人在嘲笑她?
「哦,對了。」曹辛又看了看手錶,向院門那裡張望了一番,「我讓你把《洪荒》第十四卷的初稿整理好,你整理了沒有?聽說,你指定的那個責編今天中午會過來。咦?她怎麼還沒來……」
弗溯依舊盯著有些無措的舒茺,狹長的眼眸又微微瞇了起來,但這次卻不是睡意惺忪,反倒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舒茺被盯得有些莫名心慌,不由得垂眼避開了弗溯的視線,尷尬的咳嗽了幾聲,聲音弱弱的,「那個……」
「啊,有些餓了。」曹辛第N次打斷了舒茺的話,「哎,那個誰,妳能先做午飯嗎?」
「……」舒茺覺得,哪怕自己是十幾年如一日的好脾氣,現在也有要炸裂的前兆了。
芙蓉說的果然沒錯,這經紀人的確是個傻蛋。
愚蠢魯莽輕率無禮,即為傻蛋──舒茺牌辭典。
「喂。」伴著那有些冷冽的男聲,一份資料夾從茶几那頭被直直推了過來,落入了舒茺的視線中,她眨了眨眼、微微俯身,拿起了那份厚厚的資料夾,狐疑的看向靠在那裡、雙手環胸的弗溯。
「《洪荒》第十四卷的手稿。」
聞言,舒茺眸色一亮、猛的瞪大了眼、手忙腳亂打開資料夾,抽出了最上方的一頁。
竟然是手稿?溯流果然是作家界的一朵大奇葩。她不由得在心中感嘆。
而一旁的曹辛則目瞪口呆,指了指舒茺,話卻是問向弗溯,「你、你給她《洪荒》的手稿做什麼?她、她不是家事服務公司的嗎?」
弗溯斜了曹辛一眼,幽邃的眼眸裡盛滿了不可言喻的鄙夷。
舒茺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鏡,咬牙看向摸不著頭腦的曹辛,自我介紹道:「你、你好……我是《洪荒》的責任編輯。我叫舒茺、茺,取自茺蔚的茺……」
看著完全石化的曹辛,弗溯淡淡的勾了勾唇,神色清冷,看,這次總不是他得罪責任編輯了吧!
沒了曹辛的絮叨聲,客廳內頓時一片沉寂。
弗溯放下手中玩著的水杯,微微揚起頭,看向一旁目瞪口呆的曹辛,「午飯呢?」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靜沐暖陽新書《狐狸作者與書蟲編輯的滿分戀愛01》中!

 


(輕小說)狐狸作者與書蟲編輯的滿分戀愛(01)拆封不退 (Mandarin Chinese Book)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