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靈魂侵襲(03)(限) (Mandarin Chinese Short Stories)

RM 29.00 RM 36.00 19%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0528509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29 Points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內容簡介>

網路人氣作者指尖的詠嘆調,攜手知名美男系繪者六百一,今年初話題BL大作登場!
嶄新的契約共生設定!主角黎楚本是擁有超能力的契約者,在死後重生成共生者,為契約者沈修承受所有感情與痛苦。
圍繞著契約者與共生者的悲劇故事,由命運相繫的黎楚與沈修,最終一起攜手對抗命運!
不止優秀的感情描寫,各有特色的超能力戰鬥亦令人大呼過癮!

原諒是屬於聖人的權利,
凡人所需,不過復仇之火而已。
契約共生三大特性之三:交頸。
交換體、液將在短期內解除伴生特性,持續時間將根據不同方式而變化。
沈修意外回到了十六歲!
少年的白王青澀、任性,也更加直率地表達自己的心。
──我愛上了一個人。十年後一次,如今又一次。
黎楚和沈修曖昧的關係終於有了改變,
一隻翩翩飛至的蝴蝶,卻捎來亞當身亡的消息……


★目錄:

Episode 5 流年偷換
Episode 6 蝴蝶遷飛


<作者簡介>

指尖的詠嘆調
賣萌賣腐賣狗血,有肉有愛有河蟹!
風格文筆多變,宛如精神分裂,叫我英俊的精分調ˊ_>ˋ

繪者:六百一
夢想是有好多好多好多小精靈圍繞在我身邊,幫我畫稿幫我上班幫我洗澡幫我打掃幫我(ry)總之我只要負責呼吸就可以了,世界和平。(醒醒啊)


★內文試閱:

Episode 5 流年偷換
1
一分鐘後,薩拉匆忙從門外大步走進來,拎著一個沉重的急救箱,緊張道:「黎楚!發生什麼事了?」
她顧不得換鞋,走進客廳後,看見兩個人面對面坐在沙發上。
薩拉看了一眼……
天塌地陷。
匡噹一聲,急救箱落地。
黎楚忙出聲道:「站穩,薩拉!」
坐在他對面的沈小修握著一杯熱水,慢慢喝了一口,低頭想事情。
薩拉膝蓋一軟,險些跪倒,扶在旁邊的櫃子上,顫抖著聲音問道:「……陛下?」
沈修聞言,抬頭看了她一眼,他的眸色彷彿金色陽光下起伏的蒼青愛琴海,磅?、瑰麗、引人沉淪。
這是一雙絕無僅有的眼眸,薩拉有幸見過罹患白化症前的沈修,現在那種震撼又一次浮現眼前。她在其中看到了一絲熟悉的神情,那是屬於白王沈修的理智和威嚴,她彷彿被自己至高無上的王所鼓勵,迅速恢復了鎮定。
沈修指向旁邊的沙發,示意薩拉坐下。
薩拉呼吸急促,坐在對視的兩人中間,片刻後問道:「陛下,這究竟怎麼回事?我可以……替您做個檢查嗎?」
沈修保持沉默,微垂眼眸,喝了一口熱水。
薩拉求助地看向黎楚。
黎楚道:「他……不信任妳,不信任我們。他回到了大概十年前的狀態,那時候還不認識我們。」
薩拉腦中一片空白,又看向沈修,渴望從王的身上得到指示。過去幾年來她習慣接受命令,來自沈修的命令使她感覺自己堅不可摧……可是現在,她的信念正在動搖。
沈修終於喝完水,聲音低低地說道:「不,我認得你,羅蘭,你是我的共生者。但是你看起來,年長了十歲,我剛才……幾乎沒有認出。」
「我……好吧,確實是這樣,但這其中有些複雜。」黎楚無奈道,「我現在的名字是黎楚,如果你不介意,我更習慣這個名字。」
沈修點了點頭,看向薩拉。
薩拉緊張道:「陛下,我是三年前,您從佛羅倫斯撿回來的……」
黎楚無語。
妳這麼說自己真的沒問題嗎?
沈修沉穩地點點頭,挑眉看向薩拉時候帶著恰到好處的神色,引導對方繼續說下去。
黎楚覺得頗有意思。雖然沈小修表現得極穩重,但是眉宇間帶著一絲稚氣,加上明顯未成年的外表,感覺像是裝成熟的中二少年。
薩拉顯然沒有這種感覺。她戰戰兢兢地自我介紹,大略闡述了沈修從一窩佛羅倫斯吸血鬼之中將她救出來的往事。
沈修思考片刻,仍未表示信任,說:「你們的說辭我都瞭解了,沒有別的事,我就告辭了。」
薩拉吃驚道:「陛下!您要去哪裡?」
沈修起身,他身上的衣物是十年前他自己的,當他看向客廳內掛著的風衣外套後沉默了片刻──那對現在的他來說太長了。
他放棄了尋找外套的打算,說道:「我不認識這個地方,當然選擇離開。至於你們的說法,我會在調查清楚情況後再進行判斷。我的手機在哪裡?」
黎楚捂著嘴,若有所思地看著年輕版的沈修,指了指桌上的手機。
沈修拿起來看了一眼,見螢幕上要求解鎖密碼,便一言不發地又把手機丟下了。
他毫不留戀地走向門外時,黎楚忽然問道:「你昏迷之前在做什麼?」
沈修回頭,以審視的目光看著黎楚,片刻後回想起他就是自己的共生者──的成熟版本,便答道:「我沒有昏迷。與朋友說話時一眨眼,我就躺在了這裡的沙發上。」
薩拉無助地看向黎楚,問道:「陛下他……我們就讓陛下這樣離開嗎?」
黎楚分析道:「這個問題無解,薩拉。沈修現在是十年前的沈修,從他的日常環境中忽然跳到了現在的陌生狀況,必定會有很多疑慮和警惕,無論我們怎麼取信於他,他都會先選擇自己去瞭解情況──換成是我也會這麼做。」
沈修出門後,見兩個人並肩站在外面。
一個人他認識,是塔利昂;另一個不認識,自稱馬可。
兩名契約者雖然沒有情緒,無法感到震驚,但不約而同地知道事情有多麼棘手。
不久前馬可通知塔利昂,表示Z座有異常情況,而薩拉行色匆匆趕去後再沒有回應,兩人不得不一同尋來。
然後塔利昂就再一次地,見到了十六歲的沈修。
沈修看了他片刻,認出了他來,打招呼道:「塔利昂,很久不見。」
「陛下,您下午還在聽我的報告。」塔利昂道,「容我冒犯,您現在的狀況,是自己的打算,還是遭到了暗算?」
「你的問題很多餘。」沈修兩手插著口袋,冷冷說道。
馬可從沒見過沈修做這種動作,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好吧,他也從沒見過十六歲的沈修。
塔利昂仍舊板著臉,說道:「恕我直言,陛下,成年後的您當然不會玩關於時間和年齡的把戲,十年前的您卻說不準。」
沈修不以為然道:「對我而言,我是現在的我,你卻是十年後的塔利昂。」
他再次邁開步子,無視了欲言又止的馬可,與塔利昂擦肩而過,徑直向外走。
見他去意已決,塔利昂忽然說道:「陛下,您現在又處在變聲期了。先王曾經囑咐過您,不要壓著嗓子低聲說話,請盡量自然發聲,愛惜您的聲帶──我們不會笑您的。」
沈修步伐一頓,默然走了。
Z座的大門口爆發出黎楚的笑聲。
「我說他為什麼聲音這麼低這麼小!開口就要了兩杯溫開水!說話都慢吞吞的!居然是因為變聲期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薩拉:「噗。」
馬可和塔利昂仍保有伴生特性,沒有感情,完全get不到笑點,所以面無表情地看著黎楚笑了足足三分鐘。
黎楚一手支著門框,擦了擦笑出來的淚花,問道:「你們來得倒是很快。如何,打算現在通知其他成員,還是先瞞著,不告訴他們沈小修『離家出走』了?」
「不。」塔利昂直直看著黎楚,「第一件事,我來抓捕你。」
薩拉險些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說什麼?」
黎楚嗯了一聲,極其自然地走出來,像是個投降的嫌犯伸出手腕,說道:「我果然是第一嫌疑人嗎,說說你的第二嫌疑人?」
「當然是你的祕密連絡人。」塔利昂冷冷道。他竟然真的取出了一副手銬,銬住黎楚左手,另一邊由他自己握著。
黎楚活動了一下手腕,說道:「我不知道是什麼讓你產生這種誤解?自進入北庭花園後,我從未主動聯繫任何人,這一點你可以查到我的通訊紀錄。」
馬可說道:「不必狡辯了,我是陛下親自任命的情報組長,這裡的任何動靜都在我掌握之中。兩天前,你曾經在H座和一名契約者祕密交談,對方從未出現在你的相關資料當中──」
毫無疑問,塔利昂和馬可口中的「祕密連絡人」就是指亞當.朗曼。
黎楚和亞當,確實曾在H座交換過關於伊卡洛斯基地情況的情報。他心念電轉,知道不能說出實情,這關係到他的真實身分和重生之謎。
與此同時,薩拉也在焦慮之中──她知道黎楚是沈修的共生者,也知道這不能說出來,在得到沈修的命令前這一點必須保密……可是,沈修現在的情況,他自己都不知道這一點了吧!
還有,馬可說黎楚擅自聯繫外人是真的嗎?黎楚身為共生者難道真的會裡應外合暗算沈修……不,等等,他也許還真的有這個動機……
薩拉不擅長思考複雜的問題,想了一會兒就覺得腦子快炸了,見黎楚和塔利昂始終僵持著,抓狂道:「夠了,塔利昂!他的事情,讓陛下來決定不可以嗎?」
馬可道:「不可能。十年前的陛下根本不認識黎楚,他要如何決定?」
薩拉:「不,其實──」
塔利昂淡淡道:「妳太過依賴陛下的命令了,薩拉。想想陛下現在的狀況,再考慮我們現在處在什麼境地──『黎楚』事件還遠遠沒有結束,陛下正準備和赤王文森特協商解決,現在就出了事!事情已經由不得我們慢慢考慮了。
「薩拉,不要認為陛下若無其事,妳就覺得無關緊要。以陛下的能力──哪怕是十六歲的他,也不會太過危險;但他回來時,我們有沒有被暗處的敵人裡應外合全部殺死,就要看我們自己了。」
薩拉難以置信,回頭看著黎楚。
黎楚依然神色從容,懶洋洋看風景,完全是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樣子。
──難道真的是他暗算了沈修,自己的契約者?
?
2
當天夜裡,黎楚被塔利昂關押在特殊房間內。
房間四面的牆壁都充斥著γ介質,室內家具、照明和取暖設備等等都是特製的,基本上無法用來打開加固的房門。
他們不但在合金門上設了密碼,還加裝金屬、象牙和鐵木鎖,簡直無所不用其極。這倒不是因為防備黎楚,而是北庭只有這種關押契約者的房間,而關押契約者的東西總是越多越廣泛越好,畢竟你永遠不知道契約者能用他的能力做出什麼。
黎楚一進房間就檢查了一下,房內有監視器但沒有開──真那樣做就有點過頭了。裡面有座檯燈連著電線,只是沒有充電功能,因為蓄電池也很可能被利用。
黎楚使用能力,順著電線入侵了北庭的電路網路。
他首先想查看塔利昂和馬可的情況,但這二人始終在會議室裡談話,會議室裡沒有電子設備。
隨後他進入了薩拉的房間,想知道她會說些什麼。
然而安妮並非SgrA成員,僅僅是薩拉的共生者,她們雖然彼此相愛,薩拉仍無權告訴安妮關於King的事情。黎楚在此無功而返。
黎楚還想使用網路,向遠在特組的亞當.朗曼示警。
但是馬可切斷了北庭與外界的全部通訊,使用了訊號遮罩裝置,還監控所有固網電話和手機。
事態的發展有些糟糕了。
黎楚思索良久,發現最大的變數仍然是沈修本身。
沈修現在除了「羅蘭」和塔利昂外,基本上誰也不信任。但黎楚畢竟不是羅蘭,沒有羅蘭的記憶,不知道如何使沈修站在自己這一邊。
……除了共生者和契約者這種天然綁定的身分,沈修還有什麼理由幫助黎楚?
他現在根本不認識我,黎楚心想。
一旦馬可查出黎楚和亞當的私下聯繫,儘管他們根本沒有密謀背叛,但是關係曝光後……沈修會怎麼想?
黎楚煩躁地吐了一口氣,躺倒在床鋪上。他不得不承認一件事:我猜不到沈修的心思,更無法預知未成年版沈小修的想法……
他看了一下鐘,發現已經很晚了。
然後黎楚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覺得忘記了什麼東西。
是吻。
八點的吻,今天他們都忘了。
次日晨,黎楚用完早餐,塔利昂將他帶了出來。
「我們決定通知全體成員,一小時後在A座底層開會,由所有人共同決定如何處置你。」塔利昂道,「你最好清楚,如果有任何可以交代的東西,在那之前全部坦白,才是最聰明的做法,否則我很樂意讓你知道,SgrA究竟有多少種手段逼人開口。」
黎楚閉目養神,懶懶道:「我覺得我應該說一句:『在我的律師趕來之前,我不會說任何話。』」
塔利昂聽不出他在調侃,冷冷瞪了黎楚一眼,準備將人銬回房間裡面。
就在這時,他接到了一個內線通訊,聽了幾秒後說道:「我立刻過去……」
「不必了。」
沈修低啞的聲音出現在後方。他套著一件帽衫,戴著帽子和口罩。
黎楚翹著二郎腿,不由得多看了他兩眼。
十年後的沈修從沒這麼穿過,更何況他現在還是十六歲的模樣,這樣一穿,滿滿都是青少年的青春時尚感。
沈修從門外走進來,與黎楚對視了幾秒,扭頭對塔利昂說道:「情況我已經瞭解了,會議我會出席。這之前的一個小時,他由我帶走。」
「陛下……」
沈修打斷道:「你想質疑我嗎,塔利昂?」
塔利昂立刻低下頭,說道:「我絕沒有那個意思,陛下。我只是想說,您如果需要溫水和早餐,我們已經備好。」
「不必,我帶他回Z座再說。」沈修道。
他看向黎楚,後者便站起來,左手腕上的手銬搖搖晃晃,慢吞吞走向門口。
黎楚一直走到沈修面前,居高臨下地看他,心裡萬分愉悅地想:我比他高這麼多哈哈哈哈哈哈──沈修一米七一米七一米七哈哈哈哈哈哈──
沈修敏銳地注意到他的神情,冷冷問道:「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黎楚若無其事道。
接著,黎楚心想:這傢伙簡直是個炸藥。十六歲的小孩都這麼討厭,沈修也不例外。
沈修走路時兩手插在口袋裡,悶頭往Z座前進。
黎楚跟在後面,不時打量一下,把他和成熟版的白王進行對比。
最後黎楚得出結論:相同點是不愛說話、跩得要命、一副死人臉;不同點是臉嫩了、人矮了,一不小心就說話公鴨嗓,脾氣還見。
兩人走進室內,沈修砰一聲關上門,雙手抱胸審視著黎楚。
「你是誰?」他問。
「你的共生者。」黎楚頭也不回地道。
靈魂侵襲(03)(限) (Mandarin Chinese Short Stories)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