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018-243 6288

Mall
病嬌弟弟好可怕(01) (Mandarin Chinese Short Stories)

RM 25.00 RM 50.00 50%
Out of Stock
Product Code
S320000297681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Out of Stock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25 Points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s available.
Product Information

<內容簡介>

黑澤和也本來以為雙胞胎弟弟聖也只是喜歡黏著自己而已,但隨著弟弟表達愛意的方式越來越過激失控,他才察覺到,那種要把他的一切全部占為己有、讓他的眼中永遠只能注視著自己的強大獨佔欲,其實是……
「是讓人撲通撲通心跳加速的愛情喔!」
「這是哪門子的吊橋效應啊?而且從兄弟關係起點的愛情也很不妙吧!」


<作者簡介>

帝華席亞
電影成癮的魔羯座,沒有主子的貓奴,寫作時的御用音樂家是澤野弘之,目前最大的願望是執行眾坑補完計畫。


★內文試閱:

1﹒病
有人說,兄弟姐妹間的情誼比親子更加深厚,比友誼更加堅固,比愛情更加長久;彼此相互幫助扶持,在成長中影響對方的價值觀,在人生裡佔了很重要的部分,是任何人也無法輕易撼動的關係。
對於上述的這段話,我並不否認手足之間的緊密關係,但我敢肯定手足絕對沒有大家想像的那樣美好。至少我的不是。
我也有一個弟弟,雖然我只比他提早出生三十分鐘,爸媽還有弟弟還是賦予了我哥哥的稱呼。一開始也覺得反正又沒有損失,就欣然接受雙胞胎哥哥的身分。
然後過了幾年,我就後悔了。後悔到不行。

「歐尼撒馬(お兄様)!」
我的背脊瞬間豎直,頭皮也跟著發麻,轉過頭一看,就看見站在我的座位旁邊,手裡拿著便當盒臉上還笑瞇瞇的聖也。
明明午休的鐘響才剛響起不到五秒的時間,英文老師也還沒宣布下課,聖也就光明正大地闖入我們班,完全無視在講台上正在盯著他看的老師。
「吶,歐尼撒馬,一起吃午飯吧,我有幫你準備便當喔。」聖也舉起包著包巾布的便當盒,得意地笑著,像是撿回骨頭向主人討賞的小狗一樣。
我急忙壓低音量罵道:「笨蛋!我們現在還在上課啊,你起碼也等到老師離開教室後再來吧。」
「黑澤!我應該說過在我宣布下課之前都算是上課時間吧?馬上把你弟弟趕出去!待會到辦公室來找我!」
講台的那邊傳來英文老師怒氣沖沖的怒吼,而且還是在聖也的面前對著我怒罵。我感覺到胃液又在翻騰了。
「關於這個我可以解釋……」
「老師你才是在說什麼蠢話吧。」聖也重重地把便當盒放上我的桌子,直接打斷我的話。這下就算是我,也阻止不了聖也了。
「午休只有短短的四十分鐘,對於上了半天的課程、已經身心疲憊的學生們來說,這四十分鐘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何其珍貴,把握僅有的時間從吃午餐與休息中補充能量,以應付下午的課程與社團活動。維持正常作息、在讀書與休憩取得平衡,才是提升學習效率的成功之道!」
聖也豎起食指,非常沒有禮貌地指著英文老師的臉:「但是!自午休鐘聲響起已經過了三十秒的時間,老師你卻遲遲不肯下課,還硬要學生犧牲午休陪你繼續上課,萬一學生們得不到充分的休息,使總體的學習效率下降,老師你負責得起嗎?」
「你——!」
根本就是胡扯。聖也分明只是想要讓老師快點下課然後和我一起吃午餐,才掰出這一大段歪理的,卻因此遭受指責的英文老師實在是太無辜了。
但是聖也還不打算罷手,「再說了,就算老師你延長上課時間、多上那五、六分鐘的課,大家的心也早就飛到午休時間的活動,根本就沒辦法專心聽你繼續講廢話,這樣一來不僅沒有提升學習效率,還浪費了學生們寶貴的休息時間,倒不如趕緊下課來的實際多了。」
全班同學目瞪口呆地看著聖也大膽頂撞老師,英文老師也被他氣到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駁的地步,一副很想破口大罵,又極力忍住怒氣的模樣。頓時教室內瀰漫著火藥味與沉默的緊張氣氛,讓在場所有人都冷汗直流。
「聖也,趁現在還來得及,馬上向老師道歉!」我悄聲對聖也道。
「不——要——!為什麼啊?我又沒說錯。」聖也鼓起臉頰,氣呼呼地拒絕了。簡直比無理取鬧的小孩子還不講理。
看到聖也一副不知悔改的樣子,英文老師氣到把課本啪地甩到地上,聲音響亮到連教室外都聽得見,在走廊上的同學與老師們立刻停下腳步,紛紛轉過視線往教室內一探究竟。
「黑澤聖也!不要以為我會就這樣算了,你給我立刻到辦公室來!還有你也是!黑澤和也!」
我錯愕,「咦?我也有份?」
「他是你弟,沒管教好弟弟當然是身為哥哥的錯!所以你也要連帶受罰……」
咻的一聲,橫跨了整間教室,還輕輕擦過英文老師右耳的耳垂,一支黑色原子筆就這麼硬生生地被釘入黑板上。英文老師被這突然飛來的尖銳物給嚇得全身石化,一動也不敢動。
有些人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坐在我附近的同學們肯定都看到了,尤其我更是看得一清二楚——聖也毫無預警地就抓起我筆袋中的原子筆,像是在射飛鏢一般地把筆射向英文老師,而且他絕對是故意射歪、只讓筆尖擦過耳垂,但力道卻足以讓飛出去的原子筆半截插進黑板。如果那支筆真的射中老師的話,我們教室就變成命案現場了啊。
有的人嚇得尖叫,有的人連滾帶爬地逃出教室,但是聖也還不肯罷休,一支原子筆不夠,他又從筆袋裡拿出另一個比原子筆更具殺傷力的東西——美工刀。
「聖也,慢著!」
來不及了,聖也已經用他最快的速度衝到講台,一把將想逃出教室的英文老師給拽了回來,壓上黑板。
「永遠、不准說歐尼撒馬的壞話!」聖也推出美工刀片,這次改成順著英文老師左邊的臉,將美工刀刺入黑板,咚的聲響傳遍了整間教室。
「不然的話,我就用美工刀幫你穿耳洞喔。」
「是、是,對不起……」
很滿意這句道歉,聖也放開拽著老師衣領的手,被嚇哭的英文老師跌坐在地上拼命發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捏,歐尼撒馬。」
聖也喊道。他正背對著我,我看不見他的表情,但那肯定是宛如惡鬼一般凶狠的表情。這下換我的背脊在發冷了。
可是他一轉過頭,露出的卻是孩童般的天真笑臉,彷彿剛才差點見血的場面都和他無關一樣,「一起吃午餐吧,我有做你喜歡的薑汁燒肉喔。」
「……好。」這是只有一個選項的正確答案,我只能這麼回答。
我的弟弟他,絕對是生病了吧?因為正常人是絕對不會為了和哥哥一起吃午餐,而去攻擊只是沒能趕在他闖入教室前宣布下課的英文老師。
生病的弟弟好可怕。

2﹒嬌
冬天的早晨一向是場硬仗。被迫得起床準備上學,又想在溫暖的被窩裡再多睡一會兒,總得在床上賴個五到十分鐘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開始換衣服。
被鬧鐘吵醒後,我伸手要去關掉鬧鐘,卻發現手臂無法順利伸向床頭,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壓住了,我被迫得睜開緊閉的眼睛一探究竟。
不看還好,一看見那個壓住我手臂的東西,我嚇到差點發出慘叫。
「聖聖聖也?」
「喔……歐尼醬,早上好啊。」被我吵醒的聖也睡眼惺忪地揉揉眼睛,幫我關掉鬧鐘。
「什麼早上好,這裡是我的房間才對吧!我應該有把門上鎖才對啊,你為什麼還會出現在我的房間啊?」
「喔,那個啊……」聖也的臉在我的枕頭上蹭啊蹭,像是隻愛睏的貓,還笑得一臉驕傲,「因為窗戶沒鎖,我就從外面爬進來啦。」
「你也說得太理所當然了吧,這裡可是二樓耶!」可惡!看來以後睡覺都得鎖窗戶了。
雖然我們倆都有各自的房間,也分別睡在自己的房間裡,但是聖也從以前就很喜歡趁我睡著時偷偷跑進我的房間跟我一起睡,我也經常在半夜驚醒時赫然發現睡在我旁邊的聖也。
不管把房門鎖起來,還是加裝三道門閂,聖也總是有辦法潛入我的房間,曾經最誇張的一次是把我的房門整扇拆下來,只因為我把木製收納櫃擋在門後讓他無法推動門扉。
拼命都要跟我一起睡覺的弟弟好可怕。
「真是的,都已經是個高中生了還要跟雙胞胎哥哥一起睡,等我以後搬出去的話你要怎麼辦啊?」
「搬出去?」本來還半夢半醒的聖也眼睛瞬間瞪大,這下全醒了,「為什麼要搬出去?歐尼醬你要離開我了嗎?」
「這是遲早的吧。如果我們考上外縣市的大學,就得搬出去住了啊。」我爬過床去拿掛在衣櫥門把上的制服。
「那我們去念同一間大學,繼續住同一間房間就好了嘛。」
「哪有這麼簡單,聖也的目標是東大吧?我的成績可沒有好到能上東大啊,所以總有一天是要分開的。」
「那我不去東大了,我和你去念同一間大學。」
「絕對不行!」我大聲反對,「我不是說過不要什麼事都是為了我而做嗎?聖也你有能力去東大就要試試看,不然你的才能會被埋沒的。」
「可是、可是我……」聖也抿著嘴唇,眼眶泛淚又強忍著不哭出來,把頭埋進枕頭,用哭腔抽搭地說:「我只是不想跟歐尼醬分開而已嘛……」
嘖!又是眼淚攻勢。
「笨蛋,又不是馬上就要分開了,不要哭啦。」
我趕緊摸摸他的頭安撫他的情緒,聖也這才慢慢停止啜泣,一副很享受被我撫摸著頭髮的模樣。
只是被摸頭就開心這樣,又不是小狗。
「好啦,時候也不早了,你也趕緊回房間換衣服吧。」
「討厭啦——!」
我正要脫下睡衣時,聖也冷不防地一掌揮了過來,把我的臉打上牆壁。
「你幹什麼啊?」我暴怒。
「歐尼醬才、才是在幹什麼啦!」聖也翻過身,用棉被把臉遮得緊緊的,語氣變得恐慌又結巴:「突然就解釦子……我根本還沒準備好啊……」
我抓起枕頭朝他丟過去,「我只要換上制服而已,你是想到哪裡去了。你也動作快一點,不然上學會遲到的。」
「……你換好衣服了嗎?」聖也依舊不敢抬起頭。
「換好了換好了,別在那邊裝害羞了你給我趕緊起床……哇啊啊啊!」
我嚇到跌下床鋪,幸好床墊是鋪在地上,距離地面才短短十公分左右,不然我肯定會受傷……但是重點不在這裡!而是聖也從被窩裡爬出來後,我才發現他睡衣上衣的釦子沒扣,也就是說,他現在正上半身半裸地坐在我的床上!
「你你你該不會昨天晚上就、就那樣露、露著前面……跟我一起睡?」
「因為蓋著同一條棉被有點熱嘛,想說這樣應該會涼快一點……難道歐尼醬在害羞?」聖也的臉瞬間浮起大片紅暈。
自己可以解釦子,卻不許哥哥換衣服,這也太任性了吧。
「你在臉紅什麼啊?我分明是被你給嚇著的吧。你這樣衣衫不整地睡在我的床上,不要說別人看到會怎麼想,連我都差點以為自己被你給『怎麼了』。」
「原、原來歐尼醬希望由我來進攻嗎?太犯規了啦歐尼醬,突然就告白加邀請,叫我怎麼忍到成年嘛。」
聖也已經臉紅到都快腦充血了,還羞怯地避開我的視線,如果他是女生,相信會有很多男生都會被他現在這張面頰通紅的害羞模樣給攻陷;但當他無與倫比恐怖的真實想法從嘴中暴露時,又跟他的表情反差到大得離譜,讓我恨不得離他越遠越好。
如果是聖也的話,把自己的雙胞胎哥哥給「怎麼了」這種事他絕對幹得出來。
想要打破禁忌的弟弟好可怕。
「總、總之,馬上扣上鈕扣……算了,馬上回房間去換衣服!不然待會出門我就不等你了。」
「是!」聖也跳下床,用平常走路的速度慢慢走出我的房間,都不怕沒有衣物遮蔽保暖的肚子會著涼。
「捏,歐尼醬。」
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事,聖也忽然跑回到我面前,用力深呼吸,緊緊握住我的手,
「就算去了不同的大學,我們也永遠都不要分開喔。」
說完,聖也就摀著漲紅的臉迅速衝進自己的房間,留下我一臉茫然地站在原地。
剛才那個……是什麼啊?是撒嬌嗎?還是求婚?是說不要用和我一模一樣的臉擺出這麼羞澀的表情啊!雖然看起人好讓人動心但這叫我以後怎麼照鏡子……不對不對!我才沒有對雙胞胎弟弟感到動心!那個只是兄長對弟弟稚氣的舉動單純感到可愛而已!我絕對沒有被聖也害羞的表情攻陷!
我抱著頭蹲在牆角反省自己,臉頰卻熱到發燙。
嬌羞的弟弟好可怕。

3﹒所謂的病嬌
班上同學都知道我有一個就讀A班的雙胞胎弟弟,不只很黏我,還對我有著異常恐怖的執著。原本以為只是個離不開哥哥照顧的弟弟,直到上個星期,大家對「離不開哥哥照顧」的定義完全被改寫了。
我的雙胞胎弟弟聖也,為了不讓和我一起共進午餐的時間被縮短,竟然拿原子筆和美工刀攻擊英文老師!
幸好最後老師沒有受傷,但是事情卻鬧得沸沸揚揚,目睹整個過程的同學們都被嚇壞了,校方事後也成立了調查會要釐清過程。很多人怕會被聖也盯上,絕口不提當時的情況,或者假裝自己因為過度驚嚇所以什麼都不記得了。
縱使英文老師一再強調聖也是如何地頂撞自己,還有用來刺傷他的兇器及手法都充分展現出聖也想殺掉他的決心,調查會卻沒有全盤接受——說得更直白些,他們「幾乎」不相信他的證詞。校方認為英文老師是想報復聖也,故意誇大其詞把事情的過程誇張化了,更何況他說的犯人可是資優生黑澤聖也啊,這樣優秀傑出的好孩子怎麼可能會做出拿刀傷人的事呢,也許只是最近課業壓力過大想要尋求刺激,才會一時糊塗犯下過錯,就給一個機會讓他改過自新吧。
由於證據不足,校方又偏袒資優生,最終結果是從輕量刑,只記了聖也一支警告,事情就這樣落幕了。
「英文老師對這個結果當然是超不滿意,但是處罰又已經定案了,所以他打算從成績方面刁難你弟弟,可能的話連你也會遭殃,你們兄弟倆要小心一點。」
「我會的,謝謝。是說九条你為什麼連這種事都知道啊?」
「從英文老師常去的居酒屋老闆口中問出來的,好像是老師喝得酩酊大醉時把他的復仇計畫告訴了居酒屋老闆。你也知道我爸的秘書相當能幹。」
「原來如此。」
確實沒什麼好驚訝的,九条的父親是防衛大臣,只要動用情報本部的力量,沒有什麼事是他們查不出來的,何況人一喝醉就會吐露心聲,作為訴苦對象的居酒屋老闆自然都聽到了老師報復學生的計畫,再從居酒屋老闆那套話對他們而言簡直是小菜一碟。雖然為了這種小家子氣的事還動用國家力量進行調查,未免也太勞師動眾了吧。
「你都不擔心嗎?那個老師可是曾經出過讓全年級不及格的超困難期末考卷喔,不及格人數還寫下了創校以來的紀錄,就算你弟成績再好還是很危險吧?」
「聖也的話我是不擔心啦,因為他都是看英語原文書,歐美電影也是不看字幕就能聽懂演員們在說什麼,他的英文程度恐怕比道地的美國人還厲害。我倒是比較擔心我自己,不管是英文還是其他科目都不能跟聖也比,萬一老師真的針對聖也出了一張足以讓全年級不及格的英文考卷,死翹翹的人可是我啊。」
「也算我一份吧,我看過那張考卷,題目真的是難到花了我好多時間作答,結果竟然只得到五十一分,我可不認為那種難度的考題再讓我寫一次,我還能勉強及格。到時候一起去補考吧,我沒補考過,所以都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我白了他一眼,「要考你自己去考吧,別把補考當作是體驗人生的一環啊,那是會讓你完全笑不出來的事。」
「哈哈!真是抱歉呀。啊,該我了。」
「下一個,九条英司。」
體育老師點名道,九条馬上站到起跑線前,哨聲一響,九条便邁開腳步,使出全力向前衝刺,直到跑過操場另一頭的百米終點線為止,然後沿著操場外圍慢慢走回來,繼續跟我聊天。
「不過你弟真是有趣呀,現在的人都不見得能跟自己的手足和平相處了,更別說是用兄長大人(お兄様)來稱呼自己的哥哥,看來你弟真的很愛你呢。」
「如果這叫做愛也太過扭曲了吧,他可是差點刺傷英文老師耶,之後居然還能面不改色笑著跟我一起吃午餐,這實在太不正常了!」
回想起那天的事,我的頭又開始在疼了。
「你知道嗎?在動漫界,大家會用一個詞來形容你弟的症狀,叫做『病嬌』。」
「聽都沒聽過。」
「這個詞只要查一下就可以找到很多資料了,你看,」趁著體育老師沒注意,九条拿出手機搜尋了「病嬌」。
「病嬌(ヤンデレ)。動漫用語,病態(病み)與嬌羞(デレ)的合體字,泛指人物處於精神疾病狀態下與他人發展出愛情的樣子。此類型角色和交往對象所表現出異常程度的愛情表現受到同好間的喜愛,也有『病態的嬌滴滴』這樣的解釋(※參自維基百科)……什麼跟什麼啊,意思是說聖也有精神疾病嗎?這麼獵奇的東西居然也會有人喜歡?這個社會根本是病了。」
九条哈哈大笑,在老師轉頭過來看他前,趕緊把手機收起來。
「就知道和也你會這麼說,不過對那些不擅長跟人交際或缺乏愛情的人來說,病嬌強烈的獨佔慾、專一且傾注所有到了過頭的愛可是很有魅力的喔,畢竟能遇到一個這麼深愛自己的人很不容易啊,和也你要好好珍惜喔,只是要小心別誤觸病嬌的黑化開關就是了。」
「黑化開關?」又一個沒聽過的詞。
「就是會刺激病嬌從正常人陷入瘋狂狀態的契機。一旦黑化的話,可不是差點刺傷人就能了事的喔。」九条故意一邊陰笑一邊警告我,聽得我毛骨悚然。
我輕咳兩聲,故作鎮定,「就、就算聖也真的是你說的病嬌,只要我禁止他再做出傷害人的舉動就行了吧?聖也一向都很聽我的話。」
「你太天真啦,和也,病嬌可沒有像你想的那麼乖巧啊。」九条冷冷地哼笑,「很多動漫作品中的病嬌角色都是因為事情不如他們的意,例如男女朋友劈腿或拒絕他們的愛意,導致病嬌乾脆來個玉石俱焚,像是把喜歡人的囚禁、把喜歡的人殺掉、把阻擋他們相愛的人殺掉等病態到不行的事,搞不好還會想要把你的貞操給奪走呢。」
我知道九条最後那句是開玩笑隨便說說的,但是我馬上就聯想到某天早上聖也對我說的話:
「原、原來歐尼醬希望由我來進攻嗎?太犯規了啦歐尼醬,突然就告白加邀請,叫我怎麼忍到成年嘛。」
當時還以為聖也只是在說笑,但是現在想起來可是一點也不好笑啊!聖也是認真的,他是真的打算對我出手!
「喂喂!表情幹嘛凝重啊?剛才的話是嚇你的啦,除非你弟已經向你預約了第一次……」
「他說過了。」我絕望地摀住臉,感覺自己都快哭了。
「什麼!不會吧?你弟真的打算連你的貞操都要霸占嗎?」
九条喊得超大聲,聲音大到班上其他同學都聽得見,但我沒空去理會他人異樣的眼光。
「九条……不,九条英司大人!」我站起身,做了個姿勢標準的九十度彎腰求他,「拜託你,就算是要動用防衛省的力量,也請你一定要阻止聖也做出這種違反兄弟倫理的事情啊!」
「我是很想幫你啦,但是動漫裡的病嬌可是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就連殺人這麼恐怖的事都做得出來,幾乎沒有一位被病嬌盯上的人可以逃出他們的魔掌,所以我能幫的也很有限……和也,你的臉慘白得很可怕耶,還好吧?」
「一點也……不好……」
如果說病嬌對喜歡的人的獨佔慾真的強烈到會引發殺機,那不就表示我一輩子都別想交女朋友娶老婆、永遠都只能跟雙胞胎弟弟相親相愛了嗎?這是個什麼樣的悲慘人生啊啊啊啊!
病嬌的弟弟好可怕。


病嬌弟弟好可怕(01) (Mandarin Chinese Short Stories)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