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beli Online Shopping Malaysia
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怦然心动(全二册)ISBN:9787539987736

怦然心动(全二册)ISBN:9787539987736
Product Code:
2291299
Brand:
No Brand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2-4 days
Delivery Fee:
West Malaysia - RM 11.00
East Malaysia - RM 11.00
Rewards:
33 Points
St Ives
Limited to 1 units per customer.
Nofit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内容简介
如果说,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刚好,倪珈在这里,越泽也在这里。
  “越先生,关于我刚才说的合作,你看行吗?”
  “哦。”
  “哦……是‘是’呢,还是‘否’呢?”
  “哦……就是介于两者之间,表示我不想回答。”
  某人初遇倪珈时,是这样的。
  然而——
“那……要不先这样吧,挺好的。”
  “挺好?”某人眉毛上挑。
  “嗯,挺好。”
  “是挺好,既然订婚被搅黄了,那就结婚吧。”
   某人遇上倪珈后,是这样的。
爱情是一种遇见。
  时机没关系,哪怕在你狼狈无助的时候;
  身份没关系,哪怕在你落魄卑微的时候;
  性格没关系,哪怕在你嚣张丑陋的时候;

  当倪珈遇见越泽,这就是爱情到来的时候。

作者简介
玖月晞,一路行走一路漂泊。“活在真实的生活中,不依赖他物和他人,保持着精神的独立和自由,兀自成长。”代表作:《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亲爱的阿基米德》《亲爱的佛洛依德》《亲爱的苏格拉底》《怦然心动》。
目  录
上册: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Chapter10
Chapter11
Chapter12
下册:
Chapter13
Chapter14
Chapter15
Chapter16
Chapter17
Chapter18
Chapter19
Chapter20
Chapter21
Chapter22
Chapter23
Chapter24
番外之泽珈
番外之泽珈和小包子
番外之越泽
实体独家番外

媒体评论
真心喜欢这篇文,一口气看到完結,因为看得太紧张了都没注意天亮了,这篇文看起来会让人心情变得特别好,就连忙忙碌碌中的一口浊气都能纾解开来,很快意,非常过瘾。特别喜欢他俩的这种相处模式,有趣又好玩。话说男主很好很强大,但是我的心头爱却是弟弟同学啊,从开始出现他被我们霸气的女主撂倒我就觉得得他超Q的,超想揉揉捏捏,玖月晞的文就是这样,人物塑造能力超强,书中每一个人物都有他们非常鲜明的个性和特色,非常喜欢。
——羽羽
*开始纯粹是想看女主是如何上位的,但是看着看着就觉得作者人物的性格把握得相当吸引人。男女主之间的气场又足又甜蜜。
无论是倪小珞的典型傲娇和后来的成熟,还是倪小珈的强势V5霸气外露(女王我的爱!)以及后来的小小崩溃都让人爱,尤其是在之后某段情节里,倪小珞误会倪小珈为了加强实力,为了联姻才和越小泽在一起时,越小泽那句“联姻,哈?”我在宿舍里萌得满地打滚!!我瞬间就有一种这小夫妻好有情趣,萌得人家一脸血欲求不满啊!但是,文里我真爱的**是出场只有几回但是这几回里充分显示出这娃是一个讲诚信温柔有礼善良帅气的冰山面瘫。没错,宁锦昊。
那一句“谁惹你伤心了”让我直接萌得满脸泪水啊。伤心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实在是太美好了。哪怕无关任何情感,哪怕仅仅是一句问候。而且,随身带手帕的男人绝壁是好男人啊!
——井伊凉
免费在线读
倪珈挂了电话,呆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拨通了越泽的电话。提示音响了三下后,没人接,倪珈本来就很忐忑,现在更乱,直接挂了电话。
  可放下电话没多久,越泽打过来了,声音是一贯的冷清:“有事吗?”
  倪珈瞬间紧张了,难道说要他陪她去逛街买衣服?
  以他淡漠的性子,一定会拒绝的吧?
  她张口结舌,脑子里混乱一片,结结巴巴,也只说了一个:“呃……”
  对方沉默了一秒:“怎么了?”
  话还是很短,但这次似乎带了一点儿人情味。
  倪珈闭了闭眼,只能先撒谎把他骗出来再说!
  倪珈不敢说要找他逛街,脑子里想法乱转,一咬牙:“那个,上次说,你欠我一支舞,那个,还算不算数的?”
  电话那头又是沉默,两秒钟后,问:“是今天晚上吗?”
  倪珈赶紧点头,意识到他看不见,又用力嗯了一声。不知为何,每次等她说完话,他似乎都要反应上几秒。
  他说:“嗯,算数的。”
  如果越家的代表人物能来,那真是很大一颗定心丸。
  倪珈松了一口气,接着,又顺水推舟地说:“那,我们还没有一起跳过开场舞,应该,要稍微练习一下吧!”
  “哦?”听上去总有点儿意味深长的味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过去?”
  倪珈赶紧客气地说:“当然,看越先生的时间了,你愿意什么时候来,都行。”
  那边的越泽听了她这明显客套又不真心的话,唇角弯了弯,可声音依旧是浅浅的,听不出情绪:“刚好没事,那过会儿我去你那儿吧。”
  “太谢谢你了。”她听上去似乎很开心,如释重负地开心。
  越泽眸光闪了闪,挂了电话。
  倪珈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下了楼。步行出去,要走过一条很宽的林荫大道。
  下午2点,阳光很好,
  光线从树叶枝梢的缝隙里洒进来,有一种梦幻的味道。有树的地方,空气总是很好。倪珈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情似乎放松了一些。
  微微侧头,就可以看见一旁碧绿的草地上,庆典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在布置今晚露天party的宴会场地。
  今晚,她要让大家都看到,她才是倪家真正的大小姐。
  舒允墨的事,她不会再想,她不会再让她影响心情;妈妈的事,顺其自然,以后见机行事;倪珞,只要好脾气地哄哄他,就会好的。
  至于她自己,现在*重要的还是帮倪氏拿下MaxPower项目,和越爷爷的约定还要继续的。
  倪珈穿过树荫之下细碎斑驳的阳光,走出院子门,立在大门口的梧桐树下。
  等了没多久,越泽的车就到了。
  车门打开,倪珈有些紧张。没想,先下车的,却是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像是保镖,又像是混黑道的。
  黑衣男拉开靠近倪珈这边的车门,越泽走了下来,先是微微眯眼,望了望院子草地上正在布置的场地,这才看向倪珈,问:“晚上的宴会是在草地上开吧?”
  倪珈点点头。
“那,你怎么跑出来了?”
意思就是,不是要练习跳舞吗?
  倪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其实,我的舞已经学得很好了,不用再练习。而是,我的晚礼服还没有准备好,所以……”
  越泽平平静静听着,清俊的脸上波澜不起。
  倒是周围那个黑衣男,顿时冒出一股子寒气,我们老板就是让你召之即来地陪逛街的啊!
  倪珈感受到这人嗖嗖的目光,立觉不对,抿紧嘴唇,有点儿心虚,抬眸望了望越泽。
  彼时,他站在正午的阳光下,漂亮的脸被太阳照得异常清晰又灿烂,许是因为光线的原因,他看上去没有一贯的清冷淡漠,反倒是有一种随意的懒散。轻薄的唇角略略弯起,似乎噙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倪珈看不懂他极淡的笑是什么意思,不知他是见识了她的鬼把戏而讥讽她,还是因为受了她的骗而气她。既然不懂,她索性装作很坦然的样子,一咧嘴,嘿嘿地笑了回去。
  越泽:“……”
  他眼瞳微敛,神色不明地看着她没一点儿羞赧的笑脸,足足三秒后,转身,居然还很矫情地给她拉开车门:“那就上车吧。”
  倪珈稍稍一愣,立刻从善如流地上去,上了车才发现,对面还有几个面无表情的男人,阴森森地看着她。
  倪珈:“……”
  一路上,越泽都没有说话,他个性就是如此。
  至于倪珈,她想了想,越泽的利用价值就是陪她买衣服,晚上陪她跳一支舞,然后就可以功德圆满地把他这尊大佛送走。
  这么一想,她也不需要刻意讨好他,所以她也不说话。
  另外几个面无表情男吧,更加不会说话。
  于是,几十分钟的车程,就在沉默中过去,没人爆发,也没人灭亡。
  车停在B市*繁华的高档商圈专用停车场,下车的时候,坐在*前边的黑衣男窜下车,跑到倪珈这边给她开车门。
  这是一位外表粗犷如大汉,内心温柔如少女的汉子,他猜想着吧,他家三哥居然来陪这位小姐买衣服,这是从来没有过也是极度难以想象的事情。这位小姐的受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可是吧,他家三哥一直在男人堆里混,没交过女朋友,也不知道怎么和女人相处,真傻!刚才坐在车上居然一句话都没说,太不解风情了!
  温柔汉子心想,其他人也是冷冰冰的表情,会吓到这位柔弱的小姐,*终会牵连他家三哥失恋的。他立志要为三哥的人生大事尽一份力。于是,给倪珈开门时,粗犷的汉子十分温柔地冲她笑了。
  倪珈瞬间一抖,笑得比哭还难看。
  粗犷男郁闷了,心是好的,却不该吓唬小朋友。
  倪珈还是反应很快的,回了个笑容。
  人家的笑容才是天真烂漫温暖人心好吗?粗犷男很受伤,默默蹲墙角去了。
  越泽特意问了倪珈一句:“有特别喜欢的牌子吗?”
  倪珈随意回答:“Valentino。”两人便去了Valentino旗舰店。
  越泽走进店时,店员小姐的目光立刻直勾勾地射过来,倪珈假装没看见,暗自腹诽,长得好看的男人就是容易招蜂引蝶。以后谁要是跟他过,**倒霉。
  倪珈目光漂移,还挑选着衣服时,越泽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件怎么样?”
  倪珈回头,就见越泽手里拿着一件白色的抹胸轻纱长裙,裙子是束胸设计,裹胸处的丝绸布料自然堆砌成细纹褶皱,简单又大方。
  胸部以下则是柔美清婉的长裙,裙摆高低起伏,穿上会露出纤细的小腿,而那身裙摆静止时看上去柔顺又服帖,极显身材,可轻轻一晃,又有层层叠叠的纱在缓缓飘舞,像晕开的水雾。
  越泽道:“party是在晚上,白色的*显眼。因为是露天,会有夜风……”
  倪珈明白了,她几乎可以想象到风吹之时,这件裙摆上的无数层轻纱妙曼飞舞的美景。
  她有些意外越泽会考虑到这么多,从他手里接过裙子,说了声谢谢,就去试衣间换去了。
  更巧的是,这件长裙刚刚合身,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倪珈走出来,店员们纷纷惊叹地睁大了眼,就连越泽一抬眼,看见她时,深邃的目光也凝滞了几秒。
  倪珈瞥了一眼镜子,她皮肤本来就白,完全能压得住一袭白色,这条裙子无论是款式还是细节,都很完美,简洁大方,清纯又不失妩媚。
  初看还像上班的乖乖女,再一看又像是撩人的性感女郎。
  倪珈很满意,开心一笑:“我就要这个啦!”
  越泽见她突然冲他笑得那么甜,有些不太自然地挪开目光,对店员道:“就要这个了。”
  倪珈刚要转身去换衣服,又想起什么,对店员道:“这件衣服我来付钱,不要收这位先生的。”
  越泽极轻地抿唇,没有尴尬,复而道:“这件裙子就当作生日礼物吧,还是,你想让我重新去给你挑礼物?”
  倪珈听他这么说了,无所谓地耸耸肩,大方落落地说:“既然这样,我就开心地收下了。谢谢越先生。”
  越泽眸光深深,望她一眼,觉得她这种随意的性格蛮轻松的,不会让人觉得别扭又负担。
  他没再多说什么,结账去了。
  “珈珈,你怎么也在这里?”店门口传来一声惊呼。倪珈一愣,宋妍儿?她不是陪舒允墨逛街去了吗?
  看过去,可不是?宋妍儿和舒允墨,两人手挽着手亲亲密密地走过来。后面还有,倪珞。
  倪珞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倪珈,很尴尬,到一旁就停住了脚步。
  可舒允墨见他不过来,还特意冲他喊:“珞珞,你在那边干吗?快过来啊,倪珈也在呢!”
  倪珞就是不过去,独自在店面一角晃荡。
  此刻他有些怨舒允墨,喊他干什么,他不想让倪珈看到他陪另外一个姐姐在逛街。
  说实话,他还在和倪珈怄气。他讨厌她像家长一样,凭着自以为对他好的想法,就肆无忌惮地干涉他的生活,所以他很想找法子气她,气得她跳脚才好。
  然而这样陪着舒允墨逛街买礼物,却把倪珈撂在一边,他心里并不好受。
  只怪舒允墨的电话打得太早,他已经答应她了。而且往年生日,他都是和舒允墨一起过的,习惯了。
  可是为什么他今天就是觉得那么别扭呢?
  倪珈看了倪珞一眼,他站得很远,且自始至终都看着外边,很明显不敢和她有目光交流。
  再看舒允墨,一脸骄傲又显摆的笑容,倪珈的弟弟和闺蜜都在她这边,多快活啊。
  可看到倪珈身上这件裙子,舒允墨有些吃惊,她穿着太漂亮太好看了。今晚的生日party,她一定会是主角的。
  舒允墨不太舒服,某个瞬间,余光里目测到一个优质男往这边走过来。舒允墨换了温柔可爱的笑容,拉住倪珈的手:“珈珈,生日快乐哦,我们都生日快乐。”
  倪珈冷淡地拂开她的手,不明白她突然这副样子又是搞什么,可抬眼看见越泽朝这边走过来,立刻就明白了。
  舒允墨热情地寒暄了几句,才无限柔美地装作无意一瞥,看向走过来的那个陌生男人。
  却发现是,越泽?
  越泽这种冷淡又冷漠的人怎么会陪着倪珈逛街?难道他喜欢倪珈。她见过的综合条件**各方面都堪称完美的男人,居然喜欢倪珈。倪珈不是喜欢宁锦年的吗?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倪珈看见舒允墨惊怔的表情,眼珠一转,起了心思,她小鸟一样欢快地朝越泽扑过去,挽住他的手臂,撒娇道:“越泽哥哥,谢谢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啦。我很喜欢哦!”
  越泽被她刺激得眉心一抖,这女人亲密的举动和娇嗔的语气是要闹哪样?
  他刚看见舒允墨的时候,就知道这两人今天又要不对付了,可他也没料到倪珈会受这么大的刺激,然后转过来刺激他啊。
  可他还是很配合的,垂眸淡淡一笑:“只要你喜欢。”
  宋妍儿和舒允墨同时呼吸停了一秒,越泽居然笑了,好看得会把人迷死好吗?
  倪珈正仰着小脸望着他,看见他唇角眼底淡淡的温柔笑意,心跳瞬间有些混乱,皮相好的男人就是会不经意地勾引人。
  不过,越泽显然不喜欢这种小女生的鬼把戏,提醒她:“把衣服换回来走吧。”
  倪珈*懂见好就收,乖乖跑进去换衣服,可她又担心舒允墨在外边施展媚术,不到一分钟就换好衣服跑了出来。
  越泽没想到她这么快,有些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舒允墨完全无视倪珈,娇滴滴地问越泽:“越泽哥哥,今天也是我的生日,你只给倪珈**物,不给我送,是不是太偏心了。”
  宋妍儿在一旁特开心,还帮着允墨期待着。
  她一看,舒允墨明显对越泽有意思!珈珈还说她对宁锦年有意思,怎么可能嘛?哎,虽然她知道珈珈和舒允墨关系不好,可珈珈这样往允墨身上泼脏水,她真的很为难。要是珈珈能懂事一点和舒允墨和平相处就好了,她就不用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话说还是以前那个穷珈珈比较好,比较乖,现在的珈珈变得越来越无法理解了。
  舒允墨和宋妍儿都无比期待越泽能有什么表示。可,越泽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淡定地说了一个字:“哦。”
  然后,没有然后了。
  舒允墨一时间讪讪的,不知怎么接话,更不知道她哪儿错了。毕竟,从来没有男人拒绝过她的任何要求。好在舒允墨也知道得体,笑了笑:“我只是开玩笑的啦。”
  越泽直接当没听到,回都不回,只看着倪珈,等着店员帮她把衣服装进盒子里。
  舒允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又落在店员手中那件白色丝裙上,真心很漂亮,是那种一眼惊艳百看更美的漂亮;还是那种女人看了都想要男人看了都想让自己女人穿的那种绝色。
  舒允墨轻轻地笑:“这么漂亮的裙子,应该是越泽哥哥选的吧?”
  越泽还是不接话加没表情。
  下一秒,舒允墨问店员:“这件裙子,你们店里有几件?”
  店员还没回答,倪珈先冷冰冰道:“舒允墨,你难道要和我撞衫吗?”
  舒允墨想到有男人在场,倪珈就这么说她,很怒,却装作委屈的样子,哀哀看着倪珈。
  宋妍儿也帮腔:“珈珈,是你这件衣服太漂亮了,所以看见的人都会想要啊。而且闺蜜穿一样的衣服也是亲密的表现。允墨她想和你买一样的,是想和你亲呢。就像我,允墨也经常买和我一样的衣服,我都觉得很好呢。”
  倪珈没什么表情地看她一眼:“如果以后她看上你的男人,你要不要分她?”
  宋妍儿和舒允墨同时变了脸。
  宋妍儿是真的委屈了,她们是闺蜜,珈珈怎么能这么说话伤害她?亏她还一心一意想缓和她和舒允墨的关系。宋妍儿很委屈,*终还是选择原谅。算了,她就这样,谁让自己是她好朋友呢。
  舒允墨是真怒,爱情本来没有先后,谁有魅力谁上。衣服也一样。
  今天她就偏要买这件裙子,倪珈又能拿她怎样。
  一旁的店员小声道:“这条裙子是高定的,我们店只有一件。”
  舒允墨面容一僵。
  然而,身后的越泽淡淡发问:“其他旗舰店呢?”
 倪珈一愣,这男人思维跳脱要干什么?
  片刻前还羞耻的舒允墨心中狂喜,原来越泽的冷漠是伪装吗,其实他还是很浪漫的?亦或是倪珈对她的刁难刺激了他的保护欲,因祸得福啊!
  店员回答:“应该有,五六件左右吧。”
  越泽点点头,语气不容置疑:“那好,你去查一下,把其他店里所有同款的这套晚礼服都调过来,我都买了。”
  店员诧异,立刻笑:“好的,我们尽快给您送过来,不知道是要加急,还是?”
  倪珈面色微白,默默盯着盒子上的白色蝴蝶结。她还需要越泽帮忙,所以此刻她是不能挑战他的。
  “不用,我会叫人来取的。”越泽很平淡地说完,看向倪珈,“好了吗?”
  倪珈不明白了,他是要干吗?但人家的事情,她也不好问,只点点头。
  舒允墨原以为越泽是想买一件给她的,没想就这么没头没尾了,有些失落,可转念一想,或许越泽只是等她开口而已。
​... ...

怦然心动(全二册)ISBN:9787539987736
How To Buy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WeightDelivery Fee (RM)
West MalaysiaFirst 3.00 kg11.00
Additional 1.00 kg1.00
East MalaysiaFirst 1.00 kg11.00
Additional 1.00 kg9.00

 

Chat with Youbeli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