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小白鴿(三版) (General Knowledge Book in Mandarin Chinese)

RM 36.00 RM 46.00 22%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0522651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36 Points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小白鴿(三版)

在臺灣南邊,有一個叫臺南的地方,那兒有熾熱的太陽、熱情又純樸的人們,還有一個渴望擁有一隻鴿子,但卻一直無法如願的小男孩——阿龍。
有一天,阿龍撿到一隻受傷的賽鴿,從此他再也與「鴿子」這個名字分不開了⋯⋯
一個教導孩子懂得愛護動物、關懷鄉土的溫馨故事!
一個在全臺各校引起熱烈討論的真情故事!


★本書特色:

文化部優良讀物推介
「好書大家讀」選書
臺北市國小兒童深耕閱讀計畫好書

★內文試閱:

.導讀

飛呀飛!小白鴿
曾經,報上出現了這麼一則新聞:
〔臺南訊〕一隻母鴿子,帶著一隻小鴿子,千里迢迢地從恆春飛回臺南小主人的家。但不幸小鴿子腿上被人綁的一段尼龍繩子,因為風吹而纏繞在高壓電線上。小鴿子動彈不得,母鴿子則在牠身旁守了四天,今晨小主人在上學途中才發現這兩隻鴿子的蹤跡。為此,電力公司決定停電半小時,由工程人員協助,將小鴿子解救下來。當鴿子獲救之際,在場人員,莫不歡聲雷動……
看了這則新聞,你的心中有什麼感想?
也許有人疑惑:只不過是隻鴿子嘛,有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嗎?
也許有人嘀咕:難道記者沒新聞可寫了嗎?連這種芝麻小事也可以見報!
也許有人濕潤著雙眼:啊!母愛真是偉大,不管是人或是動物,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
也許還有人想著:這則新聞,讓我對人類的愛心,又有了新的認知!
然而,這則新聞看在兒童文學作家馬景賢伯伯的眼裡,除了感動之外,更浮現了一個念頭:這樣的主題,會是多麼好的寫作題材啊!
於是,馬伯伯第一部長篇小說的雛型形成了。
為了寫好這本書,馬伯伯費心地蒐集資料。只要看到養鴿、賽鴿的新聞及書籍,一定將它留起來,仔細地閱讀。這些素材中,有溫馨感人的,也有因賽鴿、賭鴿作弊、因網鴿而發生的流血械鬥,更有的原本是好鄰居,卻因養鴿而反目成仇、鬧出人命。
人類好賭的本性,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可愛的鴿子!
但是,這麼多的資料,卻也使馬伯伯發起愁來——該怎麼取捨呢?如果,把賭鴿、敲詐、勒索和賽鴿的各種作弊方法全寫在故事裡,站在兒童文學的立場,雖然不必刻意地避諱社會黑暗面的描述,但有沒有必要將這些血淋淋的事寫進去呢?
為了呈現這樣的主題,又不會傷害小讀者純真的心靈,馬伯伯選擇了這則感人的新聞,作為主要素材。為了不捨去賽鴿的情形,所以仍以養鴿為背景,以一位渴望獲得鴿子,卻一直無法如願的小男生為主角,由他的角度,來看臺灣社會的養鴿、賽鴿情形,並由他對鴿子的愛,來對比出成人社會的唯利是圖。
在這本書中,除了讓你見識到賽鴿訓練的艱辛過程外,更將你的視野,帶到南臺灣的鄉村,讓你體驗一下當地的風土民情。
這樣的一本書,光聽構思及情節大綱,就令人忍不住滿心期待了,名作家林良先生及琦君女士不斷為馬伯伯加油打氣,鼓勵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小白鴿》寫出來。
這樣的一本書,在馬伯伯求好心切的心情下,一改再改,歷經了七個寒暑才定稿,結果《小白鴿》反而比獲得國家文藝獎的《小英雄與老郵差》還晚了三年才發表。
這樣的一本書——《小白鴿》終於誕生了,興奮的不只是馬伯伯,還有好多喜歡大自然、喜歡動物的大朋友與小朋友。
現在,讓我們大聲地向馬伯伯多年來的心血結晶說聲:「《小白鴿》,祝你永遠在兒童文學的藍天中,快樂翱翔!」

.摘文

.人物介紹
【阿龍】
小學六年級的學生,個性天真、純樸,心裡一直夢想能擁有一隻鴿子,可是卻一直未能如願。終於有一天,阿龍撿到了一隻鴿子……

【阿森】
阿龍的好同學、好朋友,家中的正業是開水果行,副業是——參加賽鴿,機伶的阿森便成為家中養鴿的好幫手,甚至還可以傳授阿龍養鴿、賽鴿的知識。可是,後來阿森的爸爸竟然賽鴿賽成「迷」了……

【呆呆】
「鴿」如其名,是一隻笨頭笨腦的雄鴿,本來是阿森家養來當「菜鳥」(拿來做菜用的鳥)的,後來就……總之,傻人有傻福啦!

【白白】
是呆呆的妻子,聰明伶俐,本來也住阿森家,曾經在賽鴿比賽中得過冠軍呢!後來因為受了傷,就從此「高掛戰袍」了!

1.迷途的鴿子
山尖露出第一道曙光。
阿龍揉了一下眼睛,一看外頭是個大晴天,心裡真是樂透了。因為前幾天大風大雨,在家裡悶得要發霉。今天是開學的頭一天,就是好天氣,又可以看見好久沒見面的同學。
阿龍一滾身,翻身下床穿衣服、刷牙、洗臉……動作快極了,快得像倒錄影帶時影片中人物的動作,他連背好書包跑出門口,總共不到幾分鐘。他剛要踏出門,卻一把被他阿母拉住了。
原來阿龍太急了,洗臉時只用毛巾在臉上輕抹了一把,而且只擦了半邊臉,另外一半的臉上還留著一道墨黑,那是昨天晚上趕作業寫毛筆字時,一不小心碰到臉上的。阿母用力幫他擦了一下臉,兩邊的顏色才算平均了些。
阿龍從山坡直衝下去,因為太快,差點沒有摔一跤。
他一個人在彎曲的山路上走,實在很沒趣,所以每次他上學都是一邊走一邊數小路旁的電線桿,當他數到第四百六十二根的時候,正好是學校門口。也許是放寒假,好久沒有走路了,好像老半天才能數到一根電線桿。當他數到第二百三十根的時候,看到一棵小矮樹上有一隻白鴿子,孤零零地站在樹枝上,看起來非常疲憊。
「咕……咕……」阿龍試著伸出手,手心裡放了一些吃剩下的麵包渣。
起初,那隻鴿子有些怕生,但聽過幾次阿龍用「咕……咕……」的叫聲逗牠,才沒有顯出不友善的樣子。於是阿龍一次又一次「咕……咕……」地叫,每當阿龍的手快接近鴿子的嘴邊時,鴿子很快地又往後退一下。
「咕……咕……咕……」阿龍不停地叫著鴿子。
這時,鴿子稍微遲疑了一下,薄薄的眼皮眨一下,隨著阿龍「咕咕咕」的叫聲,稍微往前移動一下。
阿龍又「咕咕咕」地叫著。
鴿子又隨著叫聲往前移動、移動,突然,牠啄了阿龍的手心一下,叼了一點麵包渣就跑開。
「哇——塞——好痛啊!」阿龍揉揉手,他怕把鴿子嚇跑了,所以並沒有喊出聲來。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每次當鴿子快接近阿龍的手心時,就突然啄一下他的手心,吃一點麵包渣,然後立即往後退。
後來,鴿子聽到阿龍「咕咕咕」的叫聲,不再啄他的手心,竟大膽地飛到阿龍的肩膀上,踩來踩去,爪子尖扎得他肩膀又痛又癢,不久,鴿子又飛到阿龍的頭頂上,在他粗黑得像新草一樣的頭髮上啄來啄去。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眼看上課的時間快到了,而且還有兩百多根電線桿沒數完呢!他必須趕快到學校去。阿龍開始用跑的,他以為那隻鴿子一定會飛走或是回到小矮樹上。但是他的想法錯了,鴿子跟在他的頭頂上打轉,跟著他往學校的方向飛。
鴿子在阿龍的頭上打轉,他邊拍手邊喊著:「小鴿子,咕……咕!下來。」那鴿子好像是他養的,聽話地飛過來。
「哇!你要跟我做朋友嗎?」阿龍雙手把鴿子捧在手裡對鴿子說。
「咕!咕!咕!」鴿子一點也不怕阿龍了,只是偶爾咕咕叫一、兩聲。阿龍捧著鴿子急忙往學校跑。
到了學校,同學們吵吵嚷嚷,大家好久沒見面,都在瞎扯亂蓋。他們看阿龍手裡捧著一隻鴿子,都圍了過來。
他的同學阿森家裡養很多鴿子,沒等阿龍同意就搶先把鴿子抓過來,像養鴿子專家一樣看了看,發現鴿子腳上還有腳環,大聲說:「哇……這不是菜鳥耶!你們看,腳環上的號碼是……『臺……鴿……』(七十六)一〇二〇三〇耶!這是人家養的鴿子,你……你從哪裡『偷』來的?」
阿龍聽了很生氣,很不客氣地說:「才不是偷的,我在半路上撿到的!還給我!」
「哪有這麼好撿的!」有的同學不相信。
「真的嘛,就在上學半路上。」
同學都想要摸摸鴿子,阿龍怕牠受驚害怕,一直東躲西躲。後來,老師宣布,班上除了留幾個同學打掃教室之外,其他可以先回家,明天正式上課。
阿龍喘了一大口氣,抱住鴿子就往家裡跑。
鈴……鈴……鈴……
阿龍才到家沒多久,阿森的阿爸打電話來了。
「喂!」阿龍喘著氣拿起電話,「對……我是阿龍,阿森伯你好。有什麼事嗎?……對,腳上有個腳環,號碼是一〇二〇三〇。對,沒錯。」
這時阿龍只聽對方說話卻不再回話,但是一直搖腦袋。後來,只聽阿龍說:「一百……不要。五百也不要……多少錢都不要……我……我要自己養著玩。」說完,就把電話掛上了。
原來阿森放學回家,他阿爸正翹著二郎腿,重複地在看報紙上一件有關賽鴿迷失的消息。他嘴裡嘟嘟噥噥,不斷地念著:「什麼……身價不凡……笑死人了啦!不凡還會迷路,哈……菜鳥啦……」
阿森放下了書包,正好聽到他爸爸嘴裡大聲念著:「一〇……二〇……三〇……我看一點也不『靈』啊!」
「阿爸,你也知道阿龍撿到一隻鴿子啦?」
「什麼鴿——」阿森的阿爸心不在焉地問。
「……那你怎麼知道鴿子的號碼?」
「你看呀,報紙上登的,因為天氣不好,有一隻賽鴿失踪四、五天了,說是有很好的血統,很會飛。好笑死了,還有好多人下了大賭注,哈……這些大笨瓜,都槓龜嘍——」
阿森把報紙拿過來,一看上面寫著:
最近臺北市舉行春季大賽鴿,因為連日風雨,天氣惡劣,一隻名鴿參加比賽,由南部飛回臺北途中時不見了。這隻名鴿身價不凡,鴿主願意出五萬元贖回。鴿子的腳環號碼是「臺鴿(七十六)一〇二〇三〇」。
「爸,阿龍撿到的就是這隻鴿子耶!」阿森看完報紙上的消息,大聲跟他阿爸說。
「什麼!」阿森的阿爸眼珠子都快跳出來了,使勁地拉著阿森的胳臂。
阿森的胳臂被拉得很痛,只顧猛點頭。然後阿森的阿爸拿起電話打給阿龍,他想用很少的錢把鴿子買過來。但是阿龍不肯,氣得他用力把電話摔下。
真想不到,一隻迷失方向的賽鴿,給阿龍帶來那麼多的煩惱。因為鴿子上的腳環號碼「一〇二〇三〇」很好記,同學們回到家時都告訴家裡的人,所以不到幾個小時,附近的人都知道報上失踪名鴿的下落了。有些家裡養了鴿子的人更積極,都想認領,都說是他們迷失的賽鴿,因此阿龍家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
阿龍的阿爸很生氣,硬是強迫阿龍把鴿子放了。當那些自認為是鴿子失主的人來到時,有的竟然願意出十萬、八萬來贖鴿子。「沒啦!沒啦!沒有什麼鴿子啦!」阿龍的阿爸氣呼呼的。
「阿龍伯,把鴿子拿出來給大家看看嘛,不賣也沒有關係啦!」阿森的阿爸站在人群中喊著。
這時大家起鬨,催著阿龍的阿爸把鴿子拿出來。
「你們問他好了!」阿龍的阿爸氣呼呼地指著兒子,「都是你惹的麻煩啦!」
「阿龍,你……快把鴿子拿出來給大家看看嘛!」阿森的阿爸哄著說,眼中卻充滿了一股貪婪的神色。
阿龍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給嚇著了。
「阿龍,快……快……把……」阿森的阿爸懇求著。
「我……我……我把鴿子放了。」阿龍吞吞吐吐地說。
「放了?怎麼,怎麼放了呢?」阿森的阿爸失望地說。
「放了——」二十多個競相來認領鴿子的人都大眼瞪小眼,失望極了。
「唉!」阿森的阿爸兩手一攤,「阿龍伯,你……你真是太傻了,那麼名貴的鴿子⋯⋯」
「我有什麼傻的?那又不是我們家的鴿子,為什麼不放了牠呢?」
迷失的鴿子放了,想要認領鴿子的人個個心情沮喪,於是一哄而散。
一隻好可愛的鴿子,原本應該是阿龍的,卻被這群人一攪局,全完了。
阿龍默默不語,朝著鴿子飛去的天空張望,他好傷心,好希望那隻可愛的鴿子再飛回來。想著想著,兩行淚從眼眶中流下來。
他摸摸被鴿子啄過的手心,被鴿子抓過的頭髮,還有那留在肩膀上的腳印,這一切都讓他永遠永遠忘不了那隻可愛的鴿子。他過去一直希望能有一輛腳踏車,現在他改變了主意,他希望有一隻真正屬於他自己的小鴿子。

2.放鴿
在叢山環繞的小村子裡,山勢不高,但把小村子整個圍起來,自成一個小社區。村子裡住了三、四十戶的果農。阿森的阿爸林萬森開的萬森水果行,是全村子水果的集散地,由於他不佔果農便宜,收購的價錢很合理,所以大家都很信任他。水果經他轉送到城裡去,幾年下來,林萬森雖然沒有果園,可是他卻靠批發水果賺了大錢。
「萬森水果行」其實只是一幢簡陋、低矮的房子,房頂上突起一間養鴿舍,卻蓋得很考究。水果行門前接出來一個長長的棚子,有點像鴨嘴帽的帽簷,買賣水果的交易都在這裡進行。
阿龍的阿爸挑著水果,吃力地放在棚子底下,他那紅銅色的粗手,拿著已經變成土灰色的毛巾,擦擦頸上的汗水,喊著:「老——闆!」
冷清清的沒有人應聲,阿龍的阿爸再探頭看看店裡,又喊著:「阿森嫂啊!送水果來了!」
「來嘍!」聲音又尖又高。
稍過一會兒,屋裡才走出來一個矮胖矮胖的女人,嘴裡不停地說:「啊!是阿龍伯呀!」
胖矮的女人移動了好半天,才到了阿龍伯面前。
「啊!阿森嫂,」阿龍伯喜孜孜地指著挑來的水果,「今年的水果收成可真好。」
胖嘟嘟的阿森嫂,一邊撥動磅秤上的砝碼,一邊說:「水果數量太多不好啦,多了價錢便宜,生意反而不好做。」
阿森嫂把秤好的水果重量,用一隻光禿禿的鉛筆,很吃力地記在小日記本上,然後端了一杯果汁給阿龍伯。
「阿森伯到哪裡去了?」
「到花蓮放鴿子去了。」
「我真不懂,」阿龍伯喝了一口果汁說:「好好的生意不做,為什麼跑那麼遠去玩放鴿子呢?」
阿森嫂在衣服上擦擦手上的芒果汁,很得意地說:「阿龍伯啊!這你可就不懂了。」
「難道放鴿子比賣水果賺錢嗎?」阿龍伯插嘴說。
「哎喲!放鴿子可賺大錢啦!」阿森嫂一身肉顫顫悠悠像發出了活力似的地說道:「一隻鴿子參加比賽,如果能過五關的話,一下子就可以賺五、六百萬呢!」
「幾百萬?」阿龍伯瞪大了眼睛,直對著渾身圓圓胖胖的阿森嫂看,「真是嚇死人啊!」
阿森嫂的兩隻小眼在臉上不停地一眨一眨的。她對阿龍伯不相信的樣子感到很吃驚。
過五關是什麼?阿龍伯確實不懂,他只知道在看布袋戲、歌仔戲時,有「過五關斬六將」的情節,這時他竟毫不思考地脫口而出:「養鴿子還要演布袋戲啊!」
「什麼布袋戲啦!」阿森嫂眨著圓圓臉上的小眼,以為阿龍伯故意裝出不懂的樣子。「什麼布袋戲?阿龍伯真會說笑了。」
「你……你不是說過五關嗎?」
「哎呀!阿龍伯,過五關不是布袋戲裡的過五關,是比賽鴿子要賽五次。」
「我……我不懂。」阿龍伯嘟噥著說。
「簡單啦,放出去的鴿子比賽五次,如果五次都先飛回來的就是第一啦!那些沒有飛回來的就被淘汰了。」
「啊,天下還有那麼簡單的事,把鴿子放出去,飛回來就能賺幾百萬?」
「也沒有那麼簡單啦!」阿森嫂顫動圓滾滾的一身肥肉,從櫥櫃裡取出一瓶藥品說:「你看,要給鴿子吃補藥,還要把鴿子送到花蓮或臺北去練習!」
「真的?」阿龍伯看著那瓶包裝精美、上面印有洋文的補藥,「想不到鴿子比我們家阿龍還有福氣,他都快唸國中了,還沒帶他到臺北去過呢,更不要說吃什麼補藥了。」
唰……唰……
一陣急速踩在砂石路上,互相追逐的腳步聲由遠而近。
「阿森啊,你跑什麼跑呀?」
阿森摘下了帽子,一邊跑一邊扇風,喘著大氣說:「阿母,是……是阿龍在後面追我。」
阿龍伯看著兒子跑來,書包在屁股後頭一顛一顛的,阿龍也是一邊跑,一邊用帽子當扇子扇涼。在距離水果行不遠的地方,阿龍看到阿爸在那兒,扭頭就要往回跑。
「阿——龍——」
阿森嫂提著嗓門喊著。
「放學了不回家,跑來幹什麼?」阿龍伯用眼睛盯著阿龍說。
阿森跑過來說:「阿龍他……他是來看鴿子的。」
阿森嫂倒了一杯涼茶說:「阿龍來呀,喝杯水。」
阿龍看著阿爸,看看阿森嫂,不敢接水也不敢動。
「小孩嘛!」阿森嫂瞇著小眼,笑著對阿龍伯說。
阿龍看著阿爸沒再說話,才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阿龍猜得出他阿爸不反對他來看鴿子,於是用帽子扇扇汗,一口氣把茶喝光了。
「謝謝阿嬸。」
阿龍伯挑起竹筐說:「要早點回家啊!」
阿龍應了一聲好,就被阿森一把拉走。
咯吱!咯吱……樓梯板像要斷了似地發出刺耳的聲音。
阿森拉著阿龍,踩著咯吱咯吱響的樓梯板,來到屋頂看鴿子。
阿龍看著鴿舍,如果和阿森住的地方比一比,鴿舍好像乾淨多了。
阿龍繞著鴿籠看個不停,他的心隨著鴿子咕咕叫的聲音不停地跳動著,但是他不敢伸手去摸,因為阿森早就告訴過他,鴿子是他阿爸的命,誰都不許動。
山谷中的陽光比平地暗得早,雖然才下午四點多鐘,已有點像天要黑的樣子了。
「阿——森——」
從窄小的樓梯口傳上來阿森嫂的喊聲:「阿森呀!你阿爸打電話回來了,他在花蓮放鴿子回不來了,要你幫他把籠子的鴿子放一放。」
阿森沒有回應就先大喊了一聲:「呀——荷——」
阿龍被他嚇了一跳說:「怎麼啦?」
阿森平時很少有機會放鴿子,每天一早一晚都是他阿爸親自餵鴿放鴿,他聽說阿爸不回來,讓他幫忙放鴿子,這是非常難得的好機會。
「太棒了!太棒了!」他拉過阿龍說:「來,幫我餵鴿子。」
阿森大概告訴阿龍要注意些什麼是,阿龍就像個很乖、很聽話的學生,一直點著頭。
阿森把綠豆、豌豆和玉米混合在一起,對阿龍說:「給你,幫我餵!」
阿龍接過鴿食,一直看著飼料發呆。阿森清洗著飲水盒說:「阿龍,快餵呀!」
「阿森,不行呀!你看,裡面有好多沙子和蛋殼……鴿子吃了會卡住。」
「沒關係,那是我故意放的,因為沙子可以幫助鴿子的胃磨碎食物。」
「還有蛋殼呢?」
「蛋殼可以補充鈣呀,鴿子吃了骨頭才會健康,生下的蛋才會有堅固的殼。」
阿森對養鴿子的事好像知道挺多的,他說什麼阿龍就聽什麼、做什麼。阿森讓阿龍端過洗乾淨的飲水盒,接著阿森放了一些鹽在水裡。
鴿子悶著頭吃得好高興。阿森看看鴿子吃得差不多了,便把鴿子籠打開,只聽「轟」的一聲,一群鴿子飛上天空。
阿龍看得兩眼發直,又非常羨慕地盯著阿森的手搖著小旗子,在空中嘩啦嘩啦地響。阿龍靠近阿森,說:「讓我搖一下好不好?」
阿森看著天上飛著的鴿子,沒有吭聲,順手把小旗子交給阿龍。
「鴿子要多久才會飛回來呀?」
「五十分鐘吧!」阿森忙著掃地、掃鴿籠子,頭也沒有擡。
他接著又刷又洗,然後在幾個三寸深的盆子裡放了一些叫「害蟲逃」的東西。
「阿森,你放那個幹什麼呀?」
「除去鴿子身上的蝨子。」
阿龍用力地搖著小旗子,同時回頭看著阿森在忙什麼。
那些飛在空中的鴿子,不管阿龍多用力搖動小旗子,總是不肯飛遠阿龍,一直繞在他的頭頂上打轉,阿龍很高興地對阿森說:「你看!你看!鴿子好喜歡我哦,一直要飛下來跟我玩!」
「哪裡——」阿森停下清理工作,說:「牠們呀!是想偷懶!」
「為什麼?你看,牠們明明在我頭頂上繞著玩呀!」
「牠們剛吃飽,不肯動,不願意飛遠,才會這樣子。」
阿龍立刻停止了搖動旗子,說:「那就讓他們飛下來好了!」
「不——行!」阿森從阿龍手中拿過小旗子,拼命把鴿子向遠處趕,「這樣鴿子養成習慣壞習慣,身體會發胖,飛不動就不能參加比賽了。」
「好可憐啊!」
阿龍看阿森逼著鴿子飛,心裡有些失望,他原以為是鴿子喜歡他呢!
「一定要強迫牠們飛!」沒有多久,阿森就把一群鴿子趕得無影無踪,然後才把小旗子交給阿龍。
天空中一隻鴿子也看不見了。
阿龍東張西望,想在落日的彩霞中發現鴿子的影子,他的臉上現出有些焦慮的神色,看著遠方,心裡好擔心,怕那些鴿子飛不回來。
「阿森,他們會不會飛不回來?」阿龍有些擔心。
「不會啦!鴿子一天要放兩次。從花蓮放的鴿子,都可以越過高山飛回來了。牠們飛多遠都回得來。」
「啊!」阿龍這才鬆了一口氣。
「鴿子的記憶力很強,多遠都沒關係,你別擔心。」
這時阿龍看看手上的卡通手錶,鴿子飛出去就快五十分鐘了,他從口袋拿出小哨子。
一陣陣的哨音,隨著夕陽西下的晚風在山谷中回響。過了一會兒,一個一個小黑點從遠而近,一邊打轉,一邊往前移動,那美妙的一剎那,在阿龍的心裡留下了永遠忘不了的奇妙感受。
哨音不停地響,鴿子越飛越近,一股強烈的欲望衝上阿龍心頭,他真希望有一隻屬於自己的鴿子,哪怕就像阿森說的那種「菜鳥」,只要是一隻鴿子就好了。
鴿子隨著哨音,像小學生一樣,聽到老師吹哨子都很快地回來了。
鴿子在鴿籠上空打轉,飛的圈子由大變小,越轉越小,然後一隻一隻地落了下來。
咕……
咕……
咕……
有的鴿子鑽進籠子,有的停在籠子頂上,不肯回籠,有的在水盆裡洗澡。
阿龍蹲在水盆前,很專心地看著一隻鴿子洗澡;他全身雪白,頭頂上有塊黑,像是貴夫人頭上所戴的帽子。牠洗完了後,阿龍的嘴裡咕咕地叫著,一面伸手去逗牠。
白鴿子一搖一擺接近阿龍,並且啄著阿龍的手心。
哇!那小小的嘴,每啄阿龍手心一下,他混身就像觸電一樣,麻麻的,癢癢的,他忍不住地喊著:「好癢啊!好癢啊!」
阿森突然抓住他,很得意地跟阿龍說:「這隻鴿子得過獎呢!」
阿森把牠的翅膀拉開,展開粗大的翼骨,牠的肌肉很強健,一張一收的翅膀像上了彈簧一樣,阿森一放水就很快地收縮了回去。阿森說:「你看,牠的翅膀多有力氣呀!所以飛得又遠又快。我們都叫牠白雪公主。我阿爸說這隻鴿子值好幾十萬呢!」
阿森一放手,鴿子立刻飛到鴿籠頂上。牠寬闊的胸脯向前突起,在鴿籠頂上走來走去,非常神奇,一看就知道是一隻很不平凡的鴿子。
山巔上的晚霞,漸漸由紅轉紫,由紫變黑,天色漸漸暗下來。
阿森把鴿子籠關好,把水盆裡的水倒掉,又把四周打掃乾淨。然後踩著咯吱咯吱響的木板樓梯和阿龍一起下樓。
回家時,阿龍踩著碎石沙子路,發出沙沙的聲音,緩慢地走回家。在他的腦海裡,都是飛翔在藍天上的鴿子。他心裡不停地回味著放鴿子的情形,並想著:這真是我最快樂的一天啊!
夜裡,阿龍作了一個夢:夢見一隻一隻小白鴿從他存錢的鐵罐裡飛了出來。


馬景賢(1933~2016)
出生在栗子的故鄉河北省良鄉縣琉璃河。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畢業。曾任國立中央圖書館編輯、農復會(今農委會)圖書館員、美國普林斯敦大學東方圖書館員、兒童日報顧問、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第二屆理事長、國語日報董事。
作品豐富,譯有《石頭湯》、《天鵝的喇叭》、《山難歷險記》;改寫《史記》、《白娘娘》、《前後漢》;創作《誰怕大野狼》、《白玉狐狸》、《小英雄與老郵差》、《小英雄當小兵》、《蔬菜水果ㄅㄆㄇ》、《誰去掛鈴鐺?》、《說相聲,學語文》、《我的家鄉真美麗》、《國王的長壽麵》(以上創作皆由天衛/小魯文化出版)等多種書籍。


動物是人類的朋友
文/馬景賢
在兒童文學裡,動物是不可少的要角,這也是兒童文學中特色之一。因為小孩好奇,喜歡接近小動物。加上動物是有靈性的,尤其是小貓小狗,通人性有感情,小孩透過故事進入動物世界,比進入成人的世界更安心、更容易。兒童文學作家給孩子寫貓呀、狗呀的故事,有許多傑出的動物故事,是來自他們的童年。兒童文學中如果沒有感人的動物故事,將會失去很大的光彩!
兒童文學裡的動物故事,有的是虛構的,有的是真實的。而我在寫《小白鴿》時,和鴿子有關的情節,大都是取材真實的新聞。我希望能藉著真實的事件,讓這個故事更貼近生活,孩子閱讀起來也更容易有「感同身受」的感覺。
鴿子性情溫和,是和平的象徵,有人愛鴿救鴿,但也有人利用鴿子的天性,賽鴿、賭鴿、網鴿,以致發生打鬥,害人害己,造成很多社會悲劇,兩種截然不同的作法,形成了人性「善」與「惡」的對比。
看見這些無辜動物受虐的新聞,會讓我思考到:「這些施虐者的內在出了什麼問題?」因此促使我創作了《小白鴿》這個能讓孩子學習愛護動物的故事。
加拿大著名的動物小說作家湯.西頓說得好:「動物不是人類的敵人,是人類的朋友。」而我認為,「尊重生命」不只是有愛心的表現,更是一種責任。我希望看過《小白鴿》的孩子,都能了解:「不論是哪種動物的生命,都是珍貴的。」


第一部為少年讀者寫的賽鴿故事——《小白鴿》欣賞
資深兒童文學作家/林良
我相信,馬先生為寫這本書,一定有一段時間細心地觀察過鴿子,而且有非常豐富的跟鴿子相處的經驗。
「賽鴿」是鴿子的飛行比賽,在臺灣非常盛行。
參加比賽的鴿子,由鴿主抱去報名,掛上賽鴿會發給的編號銅環,然後一起運送到離鄉幾百公里外的地方,在規定的時間同時起飛。最先飛完全程回到鴿主家裡的那隻鴿子,就是贏家。
本書作者馬景賢先生,是一位喜愛動物的兒童文學作家。他養的小動物,都被他看成家中的成員,而且變得很通人性,他家裡那隻「會說話的鳥」,能學狗叫,學小販吆喝,學家中孩子喊媽媽,能告訴訪客主人不在家,還能模仿小流氓吹口哨愚弄附近的人家,他養的那隻白狐狸狗,大清早會跑到陽臺去叨回報童扔上來的報紙。主人早上賴床,這隻狗會準時扯走主人的被子。冬天,牠成為主人腳邊的暖爐,睡在主人的床尾。主人出國,牠會朝思暮想,不喝牛奶不吃飯,弄得自己奄奄一息,非等到主人回國才進食。這樣的人如果養鴿子,鴿子也會變成他的兒女。
許多年來,馬先生對「賽鴿」的事情一直非常關心,並且以悲憫的心情看待那些參加飛行比賽的鴿子。藍天白鴿是賞心悅目的畫面,但是那些參加飛行比賽的鴿子會遭遇到什麼樣的命運?
他有恆地剪報、買書,蒐集有關賽鴿的報導和記錄。在朋友當中,他差不多成為一個賽鴿專家。
他常常跟我說:「我要寫一本賽鴿的故事!」
我總是催促他:「趕快動筆呀!」
養鴿人家的小孩在屋頂上揮舞小紅旗放鴿子,會吸引我駐足觀看,使我想起我的好友,以及他還沒完成的那本書。
後來,我跟他在一個兒童文學聚會裡見了面。他很高興地告訴我:「那本書已經完成了。」
我很高興他又達成了一個寫作心願。他要我以好友的身分為他的新作寫一篇序。我滿口答應,並且成為他的新書最早的讀者之一。
讀完這一本書,我心中充滿喜悅。
他在作品中寫出鴿子在男主角阿龍手心啄食的那種使人癢癢的感覺,寫出鴿子在仰臥的阿龍的胸脯上走動所帶來的甘心忍受的刺痛,都來自親身體驗的感覺。
我相信,馬先生為了寫這本書,一定也多次成為養鴿人家的訪客。他在作品中所寫的餵鴿子的過程,以及搖旗、吹哨放鴿子的動作,都很真實生動,洋溢著一種臨場感。
一般人對「賽鴿」只知道一個大概的情形,馬先生卻能舉出一些明確的數字。一次飛行比賽,參賽的鴿子有五千到七千隻,那是一個多盛大的場面。鴿主為鴿子下注,運氣好的一次可贏得五百萬臺幣。飛行比賽的中途站是濁水溪的河口平原,河床寬度有三公里。可見他對賽鴿的種種,早有豐富的資料。
十九世紀英國作家R.L.史蒂文遜寫《金銀島》,主調是第一人稱的自述體,到了後半部,其中有一些章節,為了擺脫第一人稱的限制,毫不遲疑地轉換為第三人稱全知觀照的筆法。這種轉換,為讀者帶來滿足,得到讀者的嘉許。馬先生的《小白鴿》,主調是寫實的,但是到了描寫「白白」和「呆呆」這一對鴿子夫妻的家庭生活的時候,就毫不遲疑地轉換為「童話」風格。鴿子夫妻的溫馨對話,讀了令人會心一笑。
書中對於以「賽鴿」從事賭博的行為,有嚴正的譴責。全書以電力公司為了救出纏掛在高壓電線上的小鴿子而停電半小時作為結尾,也非常感人。
《小白鴿》是國內第一本以「賽鴿」為題材的長篇故事。身為作者的好友,當然應該寫幾句話向作者道賀。現在,就讓我以這篇短文作為我的賀詞吧。


孩子的心是最柔軟的,孩子的成長故事最美麗動人
飛呀飛!小白鴿
動物是人類的朋友
人物亮相啦!

1.迷途的鴿子
2.放鴿
3.拂曉行動
4.春季大賽鴿
5.奇蹟
6.白白做了母親
7.呆呆失蹤了
8.阿森搬家了
9.賽鴿舞弊
10.小鴿子逃亡
11.母愛的光輝
第一部為少年讀者寫的賽鴿故事——《小白鴿》欣賞
歡迎收看賽鴿現場















小白鴿(三版) (General Knowledge Book in Mandarin Chinese)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