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假塑膠花 (Mandarin Chinese Book)

假塑膠花 (Mandarin Chinese Book)
Product Code
S320000523217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42 Points
Puma Epoch Low Curve Cap 021968-02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假塑膠花

「我們需要假花,因為真花不夠完美。」
所以我們需要故事。

榮獲紅樓詩社「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首獎,
王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
超現實的四篇小說、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在《假塑膠花》中,找到屬於你自己的記憶。

你可以選擇去用想像力閱讀,
也可以只去注意文字帶給你的感覺。


「讀者們總會在小說裡的角色尋找自己的身影,
相信在每個人的陰暗面還是可以找到一抹黑色溫柔。
人間即地獄,心中有執著的人,啟程便是天堂。」
——曾知盈(Wisy .z)

〈貓間失格〉
以貓的角度所窺探的世界,
是幻想還是真實?

〈屍咬〉
一個擁有自我意識的殭屍,
在追求解藥的路途上,探尋人生的意義與愛。

〈路燈女孩〉
飛機失事墜落在沙漠中的肥皂商人,
在迷途中收到一位女孩傳來的訊息⋯⋯

〈假塑膠花〉
與太空人幽靈成為朋友的孩子,還有他撲朔迷離的身世,
錯落的時空與許多人生片段交織,當一切故事串連在一起⋯⋯


★名人推薦:

指彈吉他演奏家  林洛:
九月眼中觀察的世界(病房) 很像是作者在觀察生活周遭的一切人事物的角度,感覺他似乎就是九月;嗑藥的、善良的、天真的、粗魯的、詭異的、邪惡的、熱心的。(讀〈貓間失格〉)

因子生活工作室 執行秘書  魏世怡:
彷彿全身深陷在尋找生命意義的泥濘,才莫名感觸當人生每越過一個山洞,我們已經失去當人最開始的美好。(讀〈路燈女孩〉)

台藝大電影系延畢生  王品喬:
這些故事看著看著,原以為沒事但其實真的很有事,有點像發生了什麼事之後推翻自己原本認知的感覺,充滿未知與恐懼但卻感到痛快。

感恩,愛  AUSH(阿許):
Shit,今天期限。

製作人/導演  海先生:
作者將自己化煉出的紅色藥丸潛藏在文字的間隙間,使潛意識像掉進愛麗絲夢遊仙境般產生離世間感。好玩!

台北巫師:
「應該這樣理解:當他的幻想成為現實,他就沒有妄想症了。」

獨立音樂創作者  謝孟庭:
希望你讀完也能感受到我的千分之一喜歡,那真的就滿多了。

★內文試閱:

〈貓間失格〉(節錄)

第三十五日
那是一個美好的清晨,那是一道溫暖的陽光。我把下巴放在白色的窗台上,盯著外頭看,什麼也不做。嗯,真的什麼也不做。一整個早上什麼也不做,多麼美好。
光的溫度隨著時間拉長而變得灼熱,我將下巴移離窗台。跟陽光先生保持一點距離吧。我轉而縮在藤椅上,光線只到我前腳的肢肘,用肢體感受溫暖,而非直接接觸,就像站在微波爐外取暖一樣,不是直接在裡面取暖。
當然,我進不去微波爐,我沒有那麼笨。
「九月。」
陽光消失之後,我聽見了護士的聲音;我慵懶得回頭看她一眼,對她釋出「老子才不想理妳」的訊息。不過話說回來,今天還沒有吃飯呢。
「九月。」
我回頭望向窗外,此時天空的顏色已經變成了金橘色,就像是柚子的頭髮。
柚子,不是真的柚子,是我的室友,因為他頭髮的顏色很像柚子,所以我叫他柚子,你問我大家叫他什麼我可不能回答你。
柚子是個無聊的人,他整天只會待在房間裡畫圖,還是很恐怖那種,充滿彩紅跟奇妙生物的圖畫。真心覺得他腦子燒壞了。
「噢。」
護士的手撫摸過我的頭,另一隻手摸著我的下巴,我喜歡她一邊摸一邊抓的感覺,很舒服,很讓人放鬆。噢,啊。
「嗷?」
等等,怎麼停了呢?我還想要妳繼續摸啊。快點!
「九月!不行!」
我咬了一下護士的手,結果被打了。
「吃飯時間到了。來,我們去餐廳。」
護士離開,我才懶得理她。
「九月。」
我聽到了護士拍拍大腿的聲音,那我做做樣子回頭看她好了,看她生氣的樣子怪有趣的。
「九月。吃飯。」
「嗷。」
眼角的餘光瞄到了在餐廳裡的大家。咕嚕咕嚕。肚子在抗議了,它說我不該一直不吃東西,胃就像是寵物一樣,你得讓它吃東西,否則胡鬧。
「嗚。」
我只好離開有點小張的藤椅,蹦蹦跳跳到護士旁邊,再跟著她去餐廳。
我的位置在老護士跟萬寶路的旁邊。老護士是這間房子裡的另一個護士,因為她比較老,所以我叫她老護士;這間房子裡共有兩個護士,她們負責準備伙食、清理環境,有時候會陪大家玩玩遊戲,或問大家一些問題。
萬寶路是一個喜歡看電視的人,就是那裡面會有不同節目的黑白小盒子。他可以一整天都坐在輪 椅上盯著電視,什麼也不做;當護士叫他起來走一走,他會大吼,並且離開輪 椅一段時間,但很快又會因為重心不穩而跌坐回去,超蠢的。
那為什麼我會叫他萬寶路呢?因為他上衣的口袋裡總是放著一個小盒子,上面寫著萬寶路。護士說過,要記住一個人最快的方法,就是先記住他的特徵。
「好,現在大家都到齊了。可以開始禱告了嗎?」
老護士那狡詐的目光巡視了整張餐桌一遍,大家很自動的牽起手。
「今天輪到誰禱告?」
沉默。萬寶路用手肘碰了我一下。噢,原來是我。
「嗷噢。」
「嗷噢。」大家跟著我說了一次禱告詞。
老護士看著我,確認我沒有更多的禱告詞。
「阿門。好,大家開動。」

第攦璗鉐日
聖誕節快要到了,護士已經在大廳裡擺上了聖誕樹,可能是想趕快把真主降臨的氣氛感染給我們吧,畢竟宗教還是佔了這間建築的一大部分,光是走廊上就有三張不一樣的耶穌油畫。
這間房子裡一共住了八個人,扣掉我,有:護士、老護士、柚子、萬寶路、小可愛、彩帶,還有一個人,但我不想提他。
柚子,我的室友,喜歡畫畫,或是說他只會畫畫,只看過他用水彩;他會把畫貼滿整面牆,屬於他的那一面,有一面是我的。有一次他把畫貼到我的牆上,被我用爪子撕爛了,因為既然那在我的牆上,那我便有權力對那張畫做任何事。
萬寶路,一個坐在輪 椅上的老頭子,除了看電視之外,還會罵人,很會罵人,有一次還把老護士給罵哭了。彩帶安慰她很久,那時我正在盯著盆栽看,他們剛好在我的旁邊,好像是因為爭執該不該每天洗澡這件事。噢,萬寶路不喜歡洗澡。
小可愛,會這麼叫不是因為他真的很可愛,是因為他很矮,嘴巴又嘟嘟的,經常流著口水;走起路來很蠢,頭會左右晃動,而且異常的外八;原本想叫他小蠢蛋,但護士說過,不要總是記著他人醜陋的一面,多觀察他們美麗的地方,因為你覺得的醜陋,可能會是他人認為的美麗。
但我還是覺得小可愛很蠢,既然無法改變我的觀點,至少我可以改變我的用詞;這樣當我說出真實的想法時,我還可以告訴大家:至少我努力過了。
「九月。借過一下。」
護士拿著雞毛撢子對我微笑,如果她帶著面具或是醜一點的話,很可能就是個殺人魔。但她很漂亮,所以不可能會是。
「我要打掃這張沙發。」
好吧。我離開就是了。我跳下沙發,伸了個懶腰,走向遊戲區。遊戲區顧名思義就是用來放玩具的地方,哈哈,她們所謂的「玩具」。玩具就應該要好玩,可是這些東西我一點都不想碰,那它們對我來說就不算玩具了吧。
「嗚。」
我來到彩帶的旁邊,她正盯著樂高積木;彩帶是除了護士二人組之外,這間房子裡唯一的女性。
「嗨。九月。」
彩帶沒有看我,她似乎感應到我來了。順帶一提,彩帶是個女巫;她有次從口袋變出一條拉也拉不完的彩帶,從那天起她的名字就從乳房變成了彩帶。
「我正在憑著意志力來讓積木移動。」
她說明了她在做的事,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我經常不知道別人在做什麼。
「嗷噢。」
謝啦,佛洛伊德。我開始跟著她一起盯著樂高積木,因為我很想知道什麼叫「憑著意志力」。
「動了。」
可惡,我眨眼了,我沒看到神奇的瞬間;我總是錯過這種奇蹟的時刻,我好恨我自己。大魔法師彩帶的超級意志力——移動的樂高積木!我想這就是她巡迴表演海報上會寫的標題。
「你沒看到嗎?」
「噢嗚。」我要求她再做一次。
「啊,可惜,我今天的能量扣打用完了。我得去看一下探索頻道補充正能量。」
我表示失望,彩帶隨便拍拍我的頭後便往客廳走了,我持續盯著樂高積木。我的意志力到底夠不夠強呢?不久後,客廳傳來萬寶路罵人的聲音,未看先猜,彩帶轉了他的台;萬寶路很討厭探索頻道,尤其是當其他動物正在交配的時候。我記得老護士對他說過一句話:「你這個硬不起來的傢伙!」
現在距離吃飯時間還有好一陣子,我不能總是盯著這樂高積木。但我好像也沒事做。

第腞璗日
今天很冷,大家圍成一圈坐在聖誕樹的旁邊聽修女讀著書上的故事,除了我之外;因為我是這裡面最酷的獨行俠,一向不參加無聊的團體活動。
我待在窗邊,看著窗外的一切,今天下著雨。在雨中我看到了一個男人,他並沒有撐傘,站在雨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臉,是一片模糊的肉色;但我覺得他在看著我。我鼓起勇氣與他對視,挺直胸膛,宣示主權。
我下意識認為他是在對我宣戰,認為我是個籠中之物,沒有見識;雨滴在透明玻璃上敲打節奏,我的心跳漸漸與之同步。
雨變大了,我開始失去他的身影,大雨就像清潔劑一樣,把不屬於窗戶的一部份都清理掉。
「九月。」
那是護士的聲音,我快速的轉頭看向她。大家早就睡成一團了,老護士正在幫他們蓋上毯子;我早就說過那本紅色的厚書很無聊,只是那本是護士唯一讀過的書。
「嗷喔。」護士接過一條毛毯向我走過來。
「你要回房間睡嗎?」她微笑。
不,平安夜是大家都睡在客廳的日子;這樣明天早上一醒來就可以看到樹下的禮物。護士看我沒有要移動的意思便向我道了晚安,替我披上毛毯。
「走吧,吉兒。我們還有事要做。」
老護士關了燈,現在所剩的光源只有聖誕燈的紅藍閃光,還有窗外的月光;不知他還在不在?我回頭望向窗外,人不見了,但雨勢變小了點。雨聲和萬寶路的呼聲將我的眼皮變得越來越重。
我站在雪地之中,原本正在吹的冷風停了下來,我盯著遠方,那個男人站在那,我還是只看得到一團模糊的肉色;他告訴我,他叫做「努得」。接著他的嘴巴變得好大。
我睜開眼。
那是夢嗎?還是一個訊息?我不知道。還是我被努得抓了出去,但他消除了我的記憶?我出去了多久?毯子蓋的方式跟一開始不一樣,我的身上也有一點水漬,可能是融化的雪,我不知道,外面沒有下雪,可能到過更高的地方。
「嗚嗯?」
靈敏的我在夜裡聽到了怪物的叫聲,尖如女性,低如男吼,還伴隨著喘息聲。怪物就在這棟房子裡。我跳下藤椅,輕聲慢步地追尋著聲音的源頭,我的字典裡沒有恐懼。
最後在餐廳的牆上我看到了怪物的影子,這會是另一個夢嗎?還是剛剛的夢才是真實?我沒有再靠近的意願,怪物的影子前後蠕動,牠有八隻腳,一顆像螞蟻的頭,但沒有觸角。牠的吼聲忽快忽慢,前肢開開合合,彷彿在吞噬著什麼。
當我看到地上的護士服後我瞬間明白了,護士已被殘忍的吞食;真可憐,竟然選在聖誕節的時候。
我離開了廚房,回到房裡,反鎖大門。我不是害怕,只是還不想成為某人的晚餐,不,宵夜。
希望大家一切安好,阿門。晚安。

第腞璗腩日
我的禮物是一個紙袋,能夠讓我把頭套進去的一個紙袋,待在裡面的時候,一切都變得很黃。舒壓。
「喜歡你的禮物嗎?九月。」
護士的聲音,我以為她昨晚已經變成怪物的宵夜了。我鑽出紙袋,護士微笑的盯著我。
不太對勁。該不會怪物剝了她的皮,假裝是她,來混入我們之中。
「嗷啊啊。」
「你的聲音好奇怪啊,這是喜歡嗎?」
護士跟往常一樣摸摸我的頭跟下巴,沒想到連行為模式都完美複製了。我得趕快警告大家。
「嗷。」
「嘿!九月!你不喜歡也不用這樣吧。」
我抓了一下護士的手,她似乎很痛,至少她的血還是紅色的。
我最先找到的人是小可愛。他的聖誕禮物是一雙大得可憐的荷蘭木屐,他得在裡面塞滿彩虹球才有辦法穿著走路。
「去你媽的九月,滾遠一點。」
小可愛罵人總是那麼的可愛,口水會隨著他的髒話一起噴出。嘿!你穿這麼大的鞋子還有辦法走路嗎?你連不穿鞋子都走不好。
「嗷嗷噢。」
但嘲笑一個蠢蛋並不是我來的目的,於是我警告他;護士已經死了,怪物披著她的皮。
「滾啦。你媽的混帳低能兒。」
小可愛並沒有聽進去,他就這樣拖著兩隻大腳從我身旁走過,最蠢的是,就算他這樣平行移動,他的小頭還是左右晃得厲害,更不用提他的蠢辮子。
算了,他死了也不足為惜,我得趕快告訴柚子。這算是他當我室友的特權,有機會得知第一手的情報。
我很快地蹦跳到房間;柚子的聖誕禮物是一盒新的蠟筆,看來連聖誕老人都希望他換個媒材來創作;只會用單一媒材來創作的藝術家稱不上是一個藝術家,只能算是專家。
柚子跟以往一樣,趴在地板上畫畫,而那盒新蠟筆在垃圾桶裡;被奴化的心理所產生的想法永遠都是被奴化的反動,我替柚子默哀三十秒。
「噢嗚。」
我警告他關於護士的事。
簌簌簌簌,柚子沒有理我,繼續用他的畫筆在一張廣告紙上塗抹;護士沒有空白的紙給他,通常柚子都是拿報紙裡的廣告紙來畫,有的時候他會根據廣告紙上原本有的圖案來畫,有的時候則直接把那些鬼東西蓋掉,換成更多的鬼東西。
「嗷嗚嗚。」
因為他是我室友,所以我又多試一次。
柚子持續用著藍色畫一個球狀的東西。好吧,我連室友都救不了;我沒有進去房間大哭一場,因為勇者永遠不會放棄,我得去告訴下一個人。
⋯⋯


王善
加拿大越南華僑,中國泰國台灣血統,黃種人偏棕。
1991年出生,天蠍座,投射者,左派人士。現居新北市浮洲,地氣差;畢業於北藝大電影系表演組,關渡妖山。國際劇團5ToMidnight創始成員之一。
第一本作品為《假塑膠花》,喜好創作短篇,研發新型態的故事語言,沒有擅長的類型但是喜歡科幻。喜歡跟人說話,觀察人,被人觀察,除了寫作之外同時也在做表演藝術以及音樂,在劇場與地下音樂圈中遊走。
除此之外,人很差勁。


台北巫師
巫師在一個沙灘醒來,發現自己置身荒島。
沙灘後方是濃密的熱帶植物林,海鳥在遠處的空中盤旋,兩隻形狀奇怪的螃蟹正在爭奪腳邊一顆腐爛的椰子。
他隱約記得之前的事情,海洋、郵輪、假期、熱帶島嶼渡假村。
他記得自己在甲板上曾與一名拿著鳳梨雞尾酒的男人交談。男人說自己是一名心理醫師,正帶著患有妄想症的病患一起旅行。(註)
巫師對妄想症十分感興趣,他試著詢問醫師細節。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案例,我的患者相信自己此刻正處在一個荒島之上,這艘郵輪、水手、乘客和你我,還有我手上的雞尾酒都只是他因孤獨而幻想出來的。」醫師喝了一口鳳梨雞尾酒,露出滿足的笑容。
「所以我決定真的帶他登上一座無人島。」
「你認為這樣就可以使患者的妄想症痊癒?」
「不能說是痊癒。」醫師閉上眼睛沉吟,一邊咀嚼著口中的鳳梨片。
「應該這樣理解:當他的幻想成為現實,他就沒有妄想症了。」
醫生果然在抵達渡假村之前就先下了船,巫師倒是度過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悠閒假期,與當地人交上朋友,還和一名金髮的女遊客展開一段曖昧。當他離開渡假村回到經營酒吧的日常,仍不時回味這段美好的假期。
只是巫師始終並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擁有一段在荒島沙灘醒來的記憶。

註:那人並不是醫生,他叫靈魂,是這本小說的作者。

獨立音樂創作者  謝孟庭
我那時候剛開始在咖啡店打工,老闆說有個活動是什麼發表會之類的,反正就是去幫忙,滿不以為意。然後偶然在朋友的社群帳號上發現他是發表人之一,覺得蠻酷蠻巧的。
我跟他見過幾次面,卻沒當面說過什麼話,訊息往來居多,半生不熟但偶爾聊天內容又有點深入。
沒算錯的話是第二次見面。
我不擅長因此討厭跟陌生人說話,所以只是交際應酬閒聊兩句,就決定窩回吧台電腦後躲起來,放他跟他朋友在樓上繼續抽煙。
他發表的時候蠻炫的,看起來是沒做什麼準備就上台亂說,但又有模有樣,指著藍底上有三隻熱帶鳥的投影幕說出一套道理——那個是待機畫面耶,根本沒準備投影片啊這個人,還不停東酸西酸現場其他人,或是這個社會。
不過基本上我還是窩在筆電後面滑臉書,偶爾笑笑而已。
回去之後我私訊他說,如果他得獎了,真的很荒謬。
然後補上一句,不是他不好或不配,只是這個世界原來可以這麼荒謬。
噢,然後他得獎了。
世界還是蠻有趣的嘛。
後來也才知道,很久很久以前他就給我看過《假塑膠花》的第一章,資本主義、佔有、海邊、戀人⋯⋯之類的。
如果是個依靠推薦序來辨別書籍價值的人,這篇文章應該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如果是本依靠推薦序來提升作品價值的書籍,應該也不會找我寫推薦序。
寫到這裡還是想不通為什麼會要我寫推薦序,大概是,反覆閱讀過《假塑膠花》三次以上,不小心參與了作品誕生過程巧妙的幾個時刻,然後跟這個作品有些巧妙的連結,這樣吧。
滿喜歡《假塑膠花》的,它討人厭得讓人喜歡。
喜歡到覺得多做推薦或介紹都在汙辱作品——越來越不懂需要在作品之外長篇大論解釋作品的意義何在。
所以想了又想就只寫了這本書的誕生現場、小小的片段——它座落在現實世界時的態度很差,但很直接又扎實,表裡如一。
希望你讀完也能感受到我的千分之一喜歡,那真的就滿多了。

插畫家  曾知盈(Wisy Z.)
自學生時代,作者與我便時常和一群朋友一起鬼混,窩在熟悉的老地方喝酒聊天,戰一些有的沒有的事情。隨著時間過去,聚會的人越來越少,變成幾個固定班底,分歧的意見依舊,卻不再劍拔弩張地交流。也許是彼此已經磨合觀念完成,或是更強烈地相互理解,更多時候變成創作分享,或是講八卦。
小說裡的每一篇,我是跳著看且時間都相隔滿久。作者寫完後就會傳過來,加一句:「如何?」而我總是無法立刻打開來看,因為我知道,他的故事總是跳躍性很強,最好是一次看完。
書裡四篇我都分次看過,這次受邀畫封面和內頁插畫才第一次照順序完整看完,才發現最後一篇《假塑膠花》微妙地連結了其他三篇,些微沾個邊,不刻意也不隱晦的手法。
也許和作者認識許久,看他的作品時,會自然套入他平時在跟我們講話的樣子跟語調,就像作者親口在講故事般,可能比讀者稍微容易抓到節奏。在構思內頁插圖時,我一下子就決定好呈現的方式了。配合小說給我的感覺:「充滿細節、敘事簡單卻難以猜透」,每一篇將我較有感覺的橋段、重點以具象並充滿象徵意味地畫出來,再全部排列在同一篇。我期望讀者先看到畫時,還是搞不懂小說情節內容,看完小說後再來看畫便會大概知道畫的代表意義。我追求一種似懂非懂,以為自己親自體驗過就會瞭解,然而不管是小說或是現實世界,都不是這樣的。
小說的封面也配合書名而畫了花,花的選擇卻是令我猶豫不決,每每想到不同花的品種,都容易有盛開過頭的樣子,若是刻意畫得花瓣半開,就會有種嬌羞感,真是令人困擾。「天堂鳥」最先吸引我的是花名,而外型上也可以排除上述兩個擔憂。並以鮮豔的熱帶顏色在全黑背景襯出塑膠感,下半部的花逐漸碎落。
能受邀參與這部作品的一部分我感到榮幸。讀者們總會在小說裡的角色尋找自己的身影,相信在每個人的陰暗面還是可以找到一抹黑色溫柔。人間即地獄,心中有執著的人,啟程便是天堂。


各方推薦
推薦序:台北巫師
推薦序:獨立音樂創作者  謝孟庭
推薦序:插畫家  曾知盈(Wisy Z.)

〈貓間失格〉
〈屍咬〉
〈路燈女孩〉
〈假塑膠花〉

贈詩:堯子
後記:王善語







假塑膠花 (Mandarin Chinese Book)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