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Agricultural small medical Fei door (7)

Agricultural small medical Fei door (7)
Product Code
S320000390402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120.00
Rewards
33 Points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農門小醫妃(7)


<內容簡介> 特種軍醫,意外穿越山村農家。 銀針在手,天下我有。 發家致富不是難事,只是在發家路上…… 生身父親另有他人,她還未來得及瞭解,因察覺到大楚那邊的他需要她,便決定立即回去,卻在夜半時分遭遇廝殺。 跟著他低調回到京城,專心醫治皇上的同時,發現雪芝與阮老太冒名頂著她身份,進入侯府作威作福。 侯府亂成一鍋粥,有人充當炮灰的她,卻莫名安了心…… <作者簡介> 迷花 網路寫手,紅薯中文網簽約作者,文筆順暢,小說故事娓娓道來,邏輯嚴謹,情節環環相扣,跌拓起伏,深受讀者喜愛。 ☆暢銷作品:相府貴女、農門小醫妃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初見丁北睿 就在顏詩情和江鴻軒這邊說護衛的事時,小雲也叫來院中的人,將馬車上還未卸下來的辣醬,打算全部運送到農家小炒去。 詩情妹妹,我先把這些運送過去,一會兒再過來! 小雲說著,也不等顏詩情回答,勁自跟著車隊走了。 那農家小炒雖說算是她跟著倒騰一手辦起來的,如今她要做其他的事,但農家小炒還是她最為看重的一個。 不為賺錢,只因那裡是她花了心血的。 小雲姐也性急了些,這全都運走了,咱們府上還沒留呢。 顏詩情也好這一口,懷念當初娟子嬸子做的辣醬,還有阮老太做的飯菜。 許是因為要忙玻璃窯的事,接連幾天坎貝爾都沒來找顏詩情,等到她再來找之時,已經是臘月二十八。 姑娘,那個使者夫人求見! 丁睿現在充當起了跑腿小廝的角色,除了護衛江府外,這客人上門什麼的,都是他親自來通報。 他不知道那夫人叫什麼,也聽不懂她嘰哩嘎啦說什麼,只是知道既然來了,那一定是來找姑娘的。 坎貝爾來了?快快有請!算了,我自己去。 顏詩情知道坎貝爾這段時間都在已經弄好的玻璃窯中燒東西。 先前失敗的事,她也是聽人說了。眼下她親自過來,難道已經成功了? 想到這,顏詩情有些激動。 她可是讓林濤他們都去玻璃窯中學了,這要是成功,怕是他們也跟著掌握了。 就不知道這次德宣帝這邊,請的翻譯有沒有出錯,坎貝爾這邊的人說的話,林濤他們是否懂。 坎貝爾看到顏詩情得時候,臉上笑容異常燦爛。 親愛的緹娜,好久不見!瞧瞧我的人已經做出東西來了。 她說著側了側身子,露出後面拿著玻璃的侍從。 顏詩情看到玻璃時,先是睜大了眼睛,隨即發至內心的露出歡喜的笑容。 坎貝爾,妳真棒。 沒想到還真做出來了,且還是這過年之前。先前她還以為許是還要一兩個月才成,可這玻璃窯做好到現在,也沒多少工夫。 看來,這邊的土質適合,加上坎貝爾這邊的人確實有本事。 緹娜,妳看這東西的法子,可是能補得上先前說的那個? 顏詩情上前接過玻璃仔細看了看,點點頭:沒問題,不過坎貝爾妳得將秘方寫下來給我,並且教會我的人怎麼做才行。 這玻璃做得並不大,但顏詩情不介意。只要能做出來,管她大小呢,總之回頭也是能燒出來的。 現在她在洪武國的舖子也能換上這玻璃窗,而且大楚以後百姓也都能用得上。 這樣大楚的百姓,冬日也不必怕灌風了。 好!緹娜,我這邊的人燒出的玻璃,妳的舖子先換上這個怎麼樣?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 自然是沒問題,馬上要過年,明天舖子歇業,趁這幾天弄出來。只是坎貝爾妳也知道這玻璃易碎,不是很安全,等我這邊處理好了,在叫妳過去如何? 緹娜妳怕有人砸玻璃偷東西? 坎貝爾知道這邊馬上要過年,等於他們法蘭克王國過新年一樣,現在大家需要休息,緹娜想趁這機會把舖子裝修好,但現在又怕裝上之後會有人偷東西。 顏詩情笑笑沒回答這個問題,倒是對一旁跟著出來的江鴻軒道:小哥,這玻璃做好了。我琢磨著把農家小炒和暖香閣全都換上玻璃窗。只是這樣不是很安全,我琢磨著找人做防盜網。 這個所謂的防盜網是需要鋼鐵的,顏詩情可是清楚大楚被走私的鐵,在這洪武國轉了好幾圈,最後在夏府這邊。 鐵這東西,在洪武國稀少,尋常人除了日常菜刀鍋什麼用到外,還有些農具。但這些在洪武國都是有統一人做的,都很貴。 大楚走私過來的,最後是被做成了什麼,誰都不知道。鐵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不是尋常人能有的。 日常上街買把菜刀什麼,都需要登記。 先前小哥他們想要尋個藉口去接觸那些人都難。 現在剛好,她可以用給玻璃做防盜網的藉口,讓小哥再去接觸。 行,我這就去安排。 對於防盜網這事,早之前詩情妹妹就和他說了,之前他還不清楚防盜網是什麼,但是詩情妹妹畫了圖紙與他一番解說之後,他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既然有如此好的藉口,那他再也不愁沒理由找那些人了。 只要與那些人有了接觸往來,日後要查些東西,自然也快得很。 根據線人那邊送來的消息,夏澤這段時日又開始忙碌,成天不著家。 偏生前段時間,他得知消息,大楚那邊再次被運送了一批鐵礦過來。 江鴻軒知道大楚那邊定然出事了,不然六爺不會放任這事出現。 只是他們現在在這邊,他也不好開口和詩情妹妹說這事。 就算是多了,詩情妹妹一個女子,又怎能管得了他們大楚朝堂上的事? 顏詩情看江鴻軒應了一聲便走了,面上並未露出歡喜,心下有些疑惑。 小哥這是怎麼了?之前剛和他說這事的時候,還是很開心的。 可現在看來好像藏著心事,難道是出什麼事了? 只是出什麼事,才會叫他這樣,難不成是阿墨那邊? 越想顏詩情的心也跟著有些煩躁,再次看向坎貝爾時,也沒了先前的歡喜。 只是將玻璃遞給小娃後,對坎貝爾道:坎貝爾,既然妳今天送我這驚喜,等過年時,我也送妳一個如何? 玻璃都有了,玻璃鏡也不遠了。 現在這邊的人和大楚的人用的都是銅鏡,那看得有些模糊,並不是很清楚。 想必等她推出玻璃鏡之後,那受歡迎度絕對不亞於暖香閣的香水和肥皂。 我很期待! 坎貝爾一聽顏詩情也要送她東西,一時歡喜無比。 在她看來,顏詩情是個能力出眾的人,由她出手的東西,一定不會差。 對了緹娜,這玻璃有點小,妳既然要弄舖子,等我現在回去讓人再燒,過兩天給妳送過來。 坎貝爾說著,也不等顏詩情回答,便匆匆又走了。 既然緹娜都要送她東西了,她也想快點讓那暖香閣換上玻璃窗,那就得多讓人燒些才行。 暖香閣的環境很棒,她很喜歡。坐在裡面,透過玻璃窗,看著外面的景色,想想都覺得很美好。 等到人都走了,顏詩情回到屋內,看著小娃把玻璃放好,這才道:妳可知道小哥這邊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小娃猶豫了下,有些不確定道:回姑娘,奴婢好似聽到是大楚鐵礦又出問題,這邊多了。 顏詩情是何等精明之人,小娃這句話她馬上就猜想到大楚的鐵礦又被走私到洪武國來了。 走私過來的鐵礦掌握在洪武國的何人手中,她也清楚。 只是大楚這事,以前就是阿墨在管,原先是他再查,沒道理還被繼續走私。 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阿墨在那邊,出了什麼事。 可他是大楚的六皇子,太子是他親皇兄,江貴妃又是他母妃,他能出什麼事? 難不成大楚朝中局勢有變?她可是知道先前他查鐵礦走私這事,最後不知道怎麼回事不了了之。 若真的如她所想,只怕現在大楚朝中局勢有變,亦或者他出什麼事了。 小娃見自家姑娘的面色不好,便小聲道:姑娘別擔心,六爺一定不會有事的。 顏詩情搖搖頭道:只怕不止是阿墨出事這麼簡單,許還有旁的。我這心突然有些不踏實,不回去看看,始終放心不下。 她說著,看了小娃半晌道:小娃,要不妳回去看看? 可話落,她也覺得這不可行。要是那邊真的有什麼問題,小娃回去有什麼用? 這一來一回,等她這邊得知小娃回的消息,怎麼都要好幾個月以後。 眼下祁烈沒好,她哪裡敢甩開這邊不管? 祁烈,祁烈,每次碰到什麼事,都是因為他,她想怎樣都不行。 想到這,顏詩情一時有些心煩意燥。 不管怎麼說,阿墨都是念安的爹,不管最後兩人能不能走到一起,她都不希望他出事。 姑娘,奴婢回去是沒問題,只是這中間怕是要耽擱不少時間。要現在出事,等奴婢回去,那也是幾個月後的事,奴婢只是一個屬下,又能幫的了什麼? 顏詩情聞言嘆息一聲,看向霍嬤嬤。 霍嬤嬤想了想道:姑娘,要不和太子那邊商量看看,有沒有什麼法子,叫他隨我們一道回去?
Agricultural small medical Fei door (7)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120.0019.00
Above 120.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7~10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