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018-243 6288
PChomeSEA

Mall
(高寶)難哄(下)

RM 56.00 RM 71.00 21%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1000395820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99.00
Rewards
56 Points
Cash Voucher
RM30 OFF
Highlights
(高寶)難哄(下)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難哄(下)

<內容簡介>

☆ 青春暢銷作家竹已《偷偷藏不住》姊妹作
☆ 網路積分一百二十億,療癒溫馨力作
☆ 腹黑高冷男╳夢遊症記者
☆ 這麼多年,我還是只喜歡你──從年少時的心動,再到未來的每一個瞬間,我都只愛你
☆四篇番外,完整訴說從青春年少累積至今的所有愛戀

她骨子裡同樣驕傲,
卻跟他的目中無人不同,溫和到了極致。
像個奪目,卻又不刺眼的光芒。

溫以凡的夢遊源自少女時期碰到的可怕事件,
時隔多年,過去的夢魘竟然再度找上門來。
而和彼時不同的是,現在她的身邊有那個高傲但可靠的人。
如太陽般的桑延會用他最暴烈而眩目的光與熱,
驅逐那些刺骨的寒冷,照亮她生命中的所有黑暗。

他聲音很輕,似有若無地冒出一句:「我只愛妳。」
從年少時的心動,一直持續到現在,再到未來的每一個瞬間。
我都只愛妳。


★目錄:

第六十章 幫我洗個澡
第六十一章 什麼都行
第六十二章 把我抱來妳房間
第六十三章 女友太黏人
第六十四章 不想做點別的事?
第六十五章 想碰我哪裡?
第六十六章 他喜歡了那麼多年的女孩
第六十七章 我親愛的少年
第六十八章 我只看得上最好的
第六十九章 嫖我嗎?
第七十章 該享用了,客人
第七十一章 咬破了
第七十二章 延不由衷
第七十三章 專挑鴨來選
第七十四章 嫌疑犯
第七十五章 照例會幫妳實現
第七十六章 只剩下光
第七十七章 不是還有妳嗎?
第七十八章 就親一下
第七十九章 下次輕一點
第八十章 你就跟我求個婚吧
第八十一章 妳哥劈腿了
第八十二章 妳以為那畜生會比我收斂?
第八十三章 想把妳藏起來
第八十四章 像是光一樣
第八十五章 我渴望有人至死都暴烈地愛我
番外一 原來你只是個替身
番外二 哥哥
番外三 明天去登記
番外四 死纏一輩子,都還是想擁有的人


<作者簡介>

竹已
高人氣暢銷書作者。
改稿強迫症晚期患者,總退役失敗的熬夜冠軍。想養矮腳貓,攢一冰箱的零食,去會下雪的城市過冬。
已著:《偷偷藏不住》(高寶書版)、《難哄》(高寶書版)、《奶油味暗戀》、《敗給喜歡》、《多寵著我點》等等。
微博:@小竹已


★內文試閱:

第六十章 幫我洗個澡

背上的人終於不再說話,呼吸聲也變得更輕,沒再發出聲響。像是一整天下來的疲倦都被這醉意放大,完全招架不住。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快到家裡樓下時。
桑延聽到溫以凡咕噥一句:「桑延……」
聞聲,桑延側頭看她。瞥見她緊閉著的眼睛,他的目光停住,然後,他收回視線,繼續看著前方,低聲笑:「說夢話啊?」
下一刻,勾住他脖子的力道似是不自覺地加重。

後來的一路,溫以凡都昏昏沉沉的。
她分不清楚夢境與現實,腦海裡閃過一段又一段的回憶,感覺自己在無盡的黑暗裡飄蕩。殘存的意識讓她隱隱能感受到男人溫熱而寬厚的肩膀,像是能幫她驅散掉這冬日裡的寒意。
再有意識時,溫以凡是被桑延叫醒的。她坐在沙發上,盯著面前的男人,腦子混沌到想不通他想幹什麼,只覺得他像個惡霸,影響了她的睡眠。
她煩躁至極,定定地看著他,起床氣也不由自主地冒了出來。
「桑延。」
桑延端著一個碗,正想繼續說話。
溫以凡又道:「你不要吵我睡覺。」
桑延也看她,幾秒後把碗放在桌上,笑了:「妳還敢跟我發脾氣?」
溫以凡不理他,身子往旁邊挪了挪,往另一側倒,像是想繼續睡覺。但下一刻,她又被桑延拉了起來,固定在原來的位置。
桑延揚眉,語氣有點惡劣:「不准睡。」
「我為什麼不能睡?」溫以凡覺得他不講理,威脅道,「你再不鬆手我要罵你了。」
「好。」桑延把她拉到自己懷裡,倒是覺得很新鮮,「妳罵。」
「你這個……桑、桑,」溫以凡的氣勢一到罵人又矮了一截,結結巴巴,想了半天才擠出一個詞,「桑……桑家之犬。」
桑延低頭,目光放在她身上,被罵了反倒還笑,「妳說什麼?」
溫以凡沒吭聲。
桑延:「沒了?」
「沒了,我要睡了。」溫以凡抱著他,酒的後勁似乎徹底上來,她覺得不太舒服。她的眉眼還帶著暴躁,很認真地說,「你不要打擾我了,我不想罵你的。」
「把這喝了再睡,」桑延把她的腦袋抬起來,另一隻手又端起桌上的碗,直接送到她唇邊,「不然明天起來妳頭會痛死。」
因為他的動作,溫以凡又睜開眼,卻沒半點要喝的意思。
等了片刻,桑延直接說:「不喝就不讓妳睡覺。」
兩人僵持了半天。
溫以凡歪頭,像是想到了什麼,慢慢地說:「你好像桑延。」
「……」
「他也這麼凶。」
桑延面無表情地說:「妳喝不喝?」
這次溫以凡沒再反抗,乖乖地就著他的手,小口小口地喝著碗裡的醒酒湯。她邊喝,還時不時地抬眼,偷偷看向桑延。
「妳知道我今晚喝了多少嗎?」桑延盯著她喝,語氣凶巴巴地,「本來想說喝多了也沒事,反正某個人能照顧我一下,結果呢?」
溫以凡順著問:「結果呢?」
桑延掐她臉:「結果某個人還跟我發脾氣。」
「喔。」溫以凡安慰他,「那你不要理她了。」
桑延也不知道這女人酒量怎麼會這麼差,喝幾杯就變成這樣。覺得自己說半天也沒什麼用處,她根本一句都沒聽進去。
溫以凡喝了半碗,就不繼續喝了。
桑延:「喝完。」
「不行。」溫以凡搖頭,「剩下的你喝,你今晚不是喝了很多酒嗎?」
桑延瞥她,「妳喝成這樣還記得?」
溫以凡沒回答,把碗抬高,捧到他唇邊:「你喝。」
「鍋裡還有,我等一下喝。」桑延說,「妳把剩下的這一點點喝完。」
「那你得,」溫以凡怕他不喝,「在我面前喝。」
「妳還要看?」桑延笑,「妳不睏了?」
「喔。」被他一提醒,溫以凡又想起這件事,「桑延,我好睏。」
「嗯,喝完就去睡。」
溫以凡吸了一下鼻子,小聲嘀咕:「但是我身上好臭。」
桑延耐著性子說:「那等一下去洗個澡。」
「我不想動。」溫以凡抬頭,好聲好氣地請求,「所以你可不可以幫我洗澡。」
見他立刻看過來,溫以凡又意識到,自己似乎麻煩他太多事情了。總覺得這樣對他不太公平,她怕被拒絕,又補充說:「等你不想動的時候,我也可以幫你洗。」
桑延眉心微動,深吸了一口氣,「不可以。」
一整晚不管自己提出什麼要求桑延都拒絕,溫以凡也有點不開心了。
「你幹嘛這麼小氣?」
「我小氣?」桑延很無奈,「好,我等著看妳明天清醒之後會多後悔。」
「那我不洗了。」溫以凡繼續威脅他,「我今晚要跟你一起睡覺,我要臭你。」
桑延把最後一口醒酒湯餵進她嘴裡,一字一字地說,「現在就給我回房間睡覺,我不跟妳睡。別想臭我。」
溫以凡覺得他說話不算話:「你之前才說,讓我抱著睡也可以的。」
「溫霜降,」桑延沒轍了,完全無法跟她溝通,又不能對她發火,「妳可以行行好,幫我留條活路嗎?我抱著妳要怎麼睡?」
溫以凡:「為什麼不行?」
桑延盯著她:「妳說呢?」
溫以凡搖頭:「我不知道。」
桑延眸色深了些,把她往自己身上壓,又問了一次。
「妳說為什麼不行?」
溫以凡沒說話,看起來像是沒聽懂。過了半响,她垂下眼,突然像是感受到了什麼,神色有點愣住:「喔,這樣不行。」
桑延鬆開她。
「你喝醉了,」溫以凡認真地說,「我怕你醒來之後不認帳。」
桑延盯著她,好半天後才決定放棄。他不再費唇舌跟這個沒神智的酒鬼繼續胡扯,直接抱起她就往主臥走。
溫以凡話還是很多,自顧自地說了半天。桑延安靜地聽著。
勉強替她把妝卸了,桑延盯著她被伺候得昏昏欲睡的模樣,又覺得好笑。
「還真是信得過我。」
她這狀態明顯無法洗澡。
桑延也不覺得她哪裡臭了,只幫她脫掉外套。他沒再叫醒溫以凡,把她安置到床上便走出主臥。

第二天早上。
溫以凡不知為何突然醒來,睡眼惺忪地睜開眼,瞬間對上桑延的臉。她的呼吸停住,腦海裡在頃刻間浮現起昨晚發生的所有事情。
從頭想到尾,溫以凡最後的印象就是,桑延把她抱到浴室裡,替她把妝卸了。接下來她就徹底失去意識。
所以說,她現在為什麼會在桑延的床上!
溫以凡想起自己昨晚瘋狂撩桑延的話,僵硬地低頭看向自己身上的衣服,還是昨天的那套。她稍稍鬆了一口氣,又看向桑延。
認真地思考了一下可能性,好像就只能是,她又夢遊了。
桑延的手機就放在旁邊。
溫以凡拿起來打開螢幕,一眼就看到他的鎖定畫面是兩人在摩天輪上的合照。她眨眨眼,盯著看了好一會兒才看向時間。
此時才七點出頭。
昨晚沒洗澡,溫以凡現在覺得全身不舒服。
她躡手躡腳地起身,正打算回去洗個澡再繼續睡的時候,身後的男人忽地有了動作。溫以凡的手臂被他抓住,用力往他的方向拉,然後抱在懷裡。
溫以凡毫無防備,總覺得這一幕有點熟悉。
她小心翼翼地回頭。
就見桑延還閉著眼睛,呼吸節奏規律平和,明顯還在睡夢當中。
溫以凡盯著他的臉,掙扎了好一會兒。良久後,她放棄掙扎,翻了個身,把臉埋進他的胸膛裡,回籠的睏意再度襲來,她重新閉上眼。
算了,晚點再洗也無所謂。她喜歡被他抱著,反正是遲早的事。有名有份的,她也不算是占了便宜。
很快,溫以凡再度陷入睡意之中。
她沒注意到,在她看不到的角度。桑延緩緩睜開眼,盯著她的腦袋,唇角小幅度地勾了起來。
這一覺睡得徹底,比先前幾次都要沉。迷迷糊糊之際,溫以凡感覺到桑延似乎起床準備上班了。她費勁地睜開眼睛,含糊不清地囑咐:「你上班路上小心。」
「嗯。」桑延剛換完衣服,順帶把她拖起來,「起來吃了粥再睡。」
溫以凡還睏得要命,被他一拉,起床氣再度炸裂。她定定地盯著他,沒跟他爭執,過了三秒,重新鑽進被子。
「快一點,」現在她不起來,想必會睡上一整天都不吃東西,桑延沒心軟,「吃完粥再睡。」
溫以凡敷衍道:「我晚一點吃。」
桑延:「不行。」
溫以凡直接裝死。
「妳怎麼一回事?」桑延笑,「妳脾氣還真大。」
溫以凡解釋:「我沒發脾氣。」
桑延:「那起來。」
「桑延,」溫以凡從被子裡露出腦袋,試圖心平氣和地跟他說話,語氣卻還顯得生硬,「我想睡覺,我現在不想起來。」
桑延稍稍揚眉,直接連著被子把她抱起來。
溫以凡毫無防備,對上他的目光。
沒等她再說話,桑延垂頭盯著她,悠悠地說:「怎麼?怕我跟妳聊昨晚的事情?」
溫以凡的起床氣瞬間消了大半。她頭皮發麻,清醒過來後才想起這件事。她強裝鎮定:「人喝醉酒的時候,總會說一些匪夷所思的話。這是正常的,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桑延噢了一聲,自顧自地說:「墮落街紅牌?」
「……」
「贖身?」
「……」
「要我幫忙洗澡?」
「……」
「怕我不認帳?」
溫以凡聽不下去了,窘迫到了極致。她神色淡定地捂住他的嘴,提醒道:「不是說要吃粥嗎?再不吃等一下就要冷掉了。」
桑延停下話語。
「你不是也沒幫我洗澡嗎?」溫以凡看他,「就……你還是把自己保護得挺好的。」

等桑延出門後,溫以凡把碗筷收拾好,回房間洗了個澡。她脫掉衣服,此刻才後知後覺地想到陳駿文的話,真切地確認,她確實聽清楚了。
陳駿文就是這麼複述的。
溫以凡的心裡有點悶,她不確定桑延說的那句話跟她有沒有關係。可她希望沒有。
她希望那只是桑延醉酒時,隨意跟朋友調侃的一句話。她希望這麼多年來,桑延過得都很好。不曾為任何事情停下腳步,人生也沒有任何的牽絆。也不會,因為她而受到任何影響。

(高寶)難哄(下)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99.0019.00
Above 99.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