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風雲時代)馬踏天下(卷6)紅粉干戈

RM 48.00 RM 61.00 21%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2135281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48 Points
Highlights
(風雲時代)馬踏天下(卷6)紅粉干戈
RISING SUN Organic CNY Hamper Box B - Wish of Sweetness 2021 新春礼篮 温情蜜意 有机礼盒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馬踏天下(卷6)紅粉干戈


<內容簡介>

命運將他帶到這個亂世,
在歷史洪流中,他是看客還是過客?
君臨天下,舉世唯我獨尊;
為愛而戰,挽狂瀾於既倒!
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他是治世之能臣,還是亂世的梟雄?

亂世之中,誰來躍馬中原?
英雄之中,誰能一統天下?
滾滾紅塵中,誰是那個傲視群雄的人?
十面埋伏中,誰是那個窺探權力的人?
在生存的面前,尊嚴可以棄之不顧,
在榮耀的面前,生命可以拋諸腦後,
他穿越而來,不幸來到一個戰亂時代;
為了活下去,為了保護自己要保護的人,
他拿起戰刀,跨上戰馬,縱橫馳騁,馬踏天下……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李清也不例外,除了美艷的清風之外,早對李清有愛慕之心的霽月也終於在李清面前表明心跡,為了李清,更不惜與清風斷絕姐妹關係,一片癡情讓李清感動不已,決定將她納為如夫人,直接來個金屋藏嬌!這個跌破眾人眼鏡的舉動,將會對清風造成怎樣的打擊?即將下嫁的傾城公主,又會對李清這兩個紅粉佳人採取什麼樣的強勢手段,以宣示自己正室夫人的地位?眼看一場紅粉干戈即將展開……

【天下事】
「堅壁清野」——出自《三國志‧魏志‧荀彧荀攸賈詡傳》原文:「今東方皆以收麥,必堅壁清野以待將軍,將軍攻之不拔,略之無獲,不出十日,則十萬之眾未戰而自困耳。」意思是堅守壁壘,使敵人無法攻進陣地;清除郊野的糧食房舍,使敵人因缺糧無遮蔽而無法久戰。是一種作戰策略。


★本書特色: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李清早已有紅粉知己清風了,卻又要納清風的妹妹霽月為如夫人?更別提還有即將下嫁的傾城公主,一個女人已經夠讓李清頭痛了,這下子,他該如何擺平這場女人的戰爭?
※《尋唐》《征途》《馬前卒》《天罡》作者槍手一號架空歷史力作!各大網站點擊率屢創新高!
※寧為太平犬,不做亂世人,然而,如果不幸穿越到了亂世該怎麼辦?為了求生,他不惜交出投名狀;為了家族榮譽,他只能簽下切結書,從此義無反顧,為同胞而戰,為自己而戰!
※落敗和崛起之間的距離有多遠?在宛如修羅地獄般的戰場上,他只能用勝利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李清是威遠侯的庶出子,母親只是威遠侯書房中的一個丫環,見不得光的身分,讓他一向不受待見,直到他靠著過人的智慧和驚人的軍功,終於讓李氏家族對他刮目相看,他也從鐵血沙場上一步一步建立自己的天下!


★目錄:

第一章 橫刀立馬
第二章 王對王
第三章 東風西風
第四章 反攻時刻
第五章 治世能臣
第六章 發行債券
第七章 欠下人情
第八章 紅粉干戈
第九章 政治聯姻
第十章 大局已定


<作者簡介>

槍手一號
網路暢銷作家,內容多以歷史架空故事為題材。本名宋雲峰,出生於山靈水秀的屈子之鄉秭歸,求學工作於人傑地靈的壩氣之都宜昌。志野廣泛,對待生活情誼自得,愛吹笛,喜唱歌,精擅籃球羽毛球,雖傷痕累累而不易其志。尤喜閱讀,幼時即愛好讀書,古文經典多有涉獵,如同高爾基所說,我撲在書上,就像饑餓的人撲在麵包上。對歷史有著濃厚興趣,並以此為基礎,立身三峽勝跡創作網路文學,擅於解構人物心理,文風淩厲中見幽微,敘事平直處顯荊曲。自二零零三年在起點中文網寫下第一篇文字,十餘年來,筆耕不輟,現為閱文集團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代表作有《尋唐》《征途》《馬前卒》《天罡》《馬踏天下》《我為王》等多個膾炙人口的作品,點擊率亦屢屢不斷突破新高。
“每天往前一點點”成為支撐槍手一號創作的座右銘。世事多艱難,每天往前一點點,不僅僅是創作的努力,亦是槍手對於人生的堅持。


★內文試閱:

定州城外的桃花小築。
從外面,你絕對看不出這裡與其他那些富豪之家的莊園有什麼不同,但只要你走得近一些,便會立時感到異樣,因為這裡居然散佈著不少警衛,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警衛。
曾經有幾位在定州城有些地位的文人們在桃花盛開時節到過這裡,見到擋駕的那些警衛後,這幾人立刻二話不說地便原路返回了,久而久之,這裡似乎成了禁區。
這天上午,卻有一輛黑色的馬車沿著大道緩緩駛來,只看隨行的人員,便知道馬車裡的人身分不凡,桃林中,負責這裡的原親衛營雲麾校尉劉強,有些緊張地看了眼那輛馬車,他當然知道這輛馬車裡坐的是誰,這輛特製的馬車在整個定州城也只有兩輛。
「怎麼辦?」劉強在桃林裡打起了轉,這個人他不敢攔,但大帥又曾經吩咐過,這個人恰恰又正是要攔的。
他伸手招過一名衛士,道:「你馬上去告訴霽月小姐,就說清風司長來了!」
又喊過另一人,「你馬上飛馬回去稟告大帥!」
看著兩人分頭離去,劉強深吸了口氣,儘量讓臉上的笑容看起來自然一些,然後大步地走出了桃林。
「桃花小築侍衛長,雲麾校尉劉強見過大人!」劉強站在大路中央,行著標準的軍禮,大聲地自報家門。
馬車無聲無息地停了下來,一名身著統計調查司那身特製的黑色制服的人,驅馬走到劉強跟前,翻身下馬,「統計調查司振武校尉高家柄。」
劉強向他行了個軍禮,「見過大人!」
「我們要進桃花小築,你前頭帶路!」高家柄吩咐道,說完便向回走,顯然認為這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劉強臉上肌肉抽了一下,沒有前頭帶路,也沒有側身讓道,躬身道:「大人,我不能讓你們進去。」
「嗯?」高家柄猛的回過頭來,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你說什麼?」
話說出口,劉強反而膽氣壯了起來,挺起胸膛,「大人,我不能讓你們進去。」
高家柄的臉色沉了下來,反手握住腰間的刀柄。劉強絲毫不懼地盯著他。
「你膽子夠大啊,劉強,你只不過是名雲麾校尉,敢擋我的路。」高家柄冷冷地道。
「大帥有令,沒有大帥的命令,任何人不能踏進桃花小築。」劉強毫不示弱地對上高家柄,眼睛偷偷瞄了一眼那輛毫無聲息的馬車,他不怕高家柄,卻不能不畏懼車裡的人。
高家柄一聽這話,不由沒了聲息,劉強抬出大帥的命令,他也不敢再出言威逼了。
「這道命令也包括了我麼?」
馬車裡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聲音雖低,但劉強聽來卻是如雷貫耳,苦笑著向前小跑兩步,走到馬車前躬身道:「清風大人,原來是您親自過來了?」
清風哧的一聲笑,「劉校尉,你倒會裝糊塗,好吧,現在我要進桃花小築,你可放我過去?」
劉強身子矮了半截,咬著牙,半晌才道:「清風大人,大帥的命令是:任何人沒有他的允許都不得踏足桃花小築。」
「這麼說,你是不會放我進去囉?」清風冷哼道。
「職責所在,請大人原諒!」劉強一臉為難地道。
「如果我硬要進去呢?」
「清風大人,大帥有令,劉強不敢不遵,如果清風大人硬要進去,除非從我身上踏過去!」劉強聲音很弱卻很堅決。
「哼!」清風重重地哼了聲,「給我將他趕開!」
高家柄等立刻向劉強走了過來。
劉強見勢不好,一個矮身衝了出來。
高家柄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讓劉強衝了出去,轉身正待去追,卻見劉強已停了下來,手裡拿著哨子,拼命一吹,高家柄頓時僵住了。
他聽得懂劉強吹的哨音,那是定州兵準備戰鬥的哨音命令,隨著劉強的哨聲,一隊士兵從桃林裡奔了出來,強弓硬弩,瞬間便瞄準了這邊的人。
馬車上的門霍地打開,一個身影鑽了出來,站在車轅上,手按劍柄,喝道:「劉強,你好的膽子!」
劉強抱拳,欠身道:「鍾靜大人,十分抱歉,職責所在,劉強不敢有違大帥命令,我已派人去稟告大帥,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得到消息,請各位大人在此稍後。」
一邊說,一邊後退,退到身後的士兵中間,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們。
「小姐,要不要我去將他們放倒?」鍾靜回首低聲道。
「算了,本來我應該要徵得將軍同意的,想不到將軍有這麼一條命令給這裡的衛士,就等等吧。」清風淡淡地道。「這個校尉倒是不錯,挺忠於職守的。」

這一等便是大半個時辰,馬車上的清風似乎毫不著急,閉目假寐,鍾靜盤坐在車轅上,一遍一遍地擦拭著手裡的寶劍,不時抬頭看上對面一眼,每看一眼,堵在路中間的劉強便覺得像被刀子剜了一下,心裡頭涼嗖嗖的。
要說不怕那是假的,被自己堵在路上的可是統計調查司的清風司長,是跺跺腳定復兩州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劉強雖然兩腿發軟,甚至有些抽筋的前兆,但他仍然堅持著,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
馳道上傳來急驟的馬蹄聲,劉強重重地吐了口氣,聲音之大讓他自己也有些嚇著了,看著身邊的士兵看著自己奇怪的目光,趕緊乾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失態,這下好了,應當是大帥的命令到了,不管是放還是不放,自己都解脫了。
隨著報信的衛士一齊來的,是大帥的貼身衛士唐虎,劉強更加高興,有了這位爺,自己就更不用擔心了。
頂著兩個黑眼圈的唐虎飛馬奔到清風車前,下馬拱手道:「清風小姐!」
清風似笑非笑地道:「虎子,你訓的好兵啊!連我也趕攔啊!」
唐虎一聽這話是連自己也怪上了,不過他可不怕清風,笑道:「清風小姐莫怪,那小子就是死心眼,大帥的話在他心中便跟聖旨一般,我這就去叫他讓路,清風小姐馬上就可以進園子裡去看霽月小姐了。」
然後轉身走到劉強面前,揮揮手道:「散了,散了!」
如蒙大赦的劉強趕緊指揮著士兵撤去強弩,收起硬弓,沿著道路站滿整齊的兩排。
鍾靜看到唐虎頂著兩個黑眼圈,哧的一聲笑,低聲道:「自己就是一特大號的死心眼,還說別人,這姓劉的校尉心眼可比他強多了。」
清風也笑道:「鍾靜,虎子那兩黑眼圈是你的傑作吧,你怎麼跟他打起來了?」
鍾靜撇嘴道:「誰叫他口無遮攔,逮著機會我還揍他!」
「是嗎?我看你也受了傷吧,今個走路都有些不方便!」清風怪道。
鍾靜一咧嘴,有些無可奈何地道:「小姐,這唐虎打起來就是一不要命的瘋子,他打架不是想打贏,而是時刻想著和對手一起死,讓我束手束腳,總不成真要他的命,好不容易逮著機會賞了他兩拳,還被他踢了一腳!」
清風呵呵笑了起來,「你受點挫折也好,你呀,練的是江湖功夫,虎子沒正經學過功夫,一招一式都是從戰場上歷練出來的,別看一對一他不是你對手,但真把你們倆放到千軍萬馬的戰場上,他活下來的機率可比你要大得多。」
鍾靜跟著清風,早就不再是那個以前在江湖上廝混的俠女了,見多了千軍萬馬廝殺的場面,知道個人武功再高,在戰場上能起的作用也有限,當下點頭道:「小姐說得是!」
「你真明白我的意思了嗎?」清風瞥了鍾靜一眼,「我不懂武功,但平常看你們練功,倒是看出些差別,你練劍時很好看,但虎子練功夫時卻很枯燥,就是簡單的劈,刺,削,崩。」
鍾靜霍然驚道:「小姐,你是說我的招式太花哨,不實用?」
清風點頭道:「劍是用來殺人的,不是用來起舞的。」
鍾靜若有所思,「小姐,我有些明白了。」
清風一笑,不再作聲,馬車慢慢地向前走,駛過劉強身邊時,清風忽地探出身子,微笑著對劉強道:「劉強是吧,你很好,我記住你了!」
劉強身上的冷汗刷地一下冒了出來,這是什麼意思?記住我了,是要收拾我麼?一想起清風的身分,腦門上的汗大滴大滴地掉了下來。
「唐參將,清風司長說她記住我了,唐參將,你可要救救我!」劉強一把拉住唐虎,心驚膽戰地道。
唐虎滿不在乎地一甩手,「清風司長就為了你將她攔在這裡半個時辰要收拾你?劉強,你沒吃錯藥吧,小姐要收拾你,還要跟你打招呼嗎?隨便派個人就把你拾掇了,你還真把自己當號人物啦?把心放到肚子裡去吧,清風司長說記住你,那就是記住你了,說不定這還是你的福緣呢!」說完,挺胸凹肚地向內走去,只留下一個呆呆的劉強,站在哪裡反覆念叼著:記住我了?記住我了?……
馬車一路駛進桃花小築的大門,在霽月常居的那幢房子前停下,鍾靜扶著清風走下馬車,得到衛士稟報的霽月站在小樓的門口,神色複雜地看著正緩緩向自己一步步走來的姐姐,小嘴張開又合上,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妹妹,不準備讓姐姐進去嗎?」清風臉上帶著微笑,走到霽月的面前,伸手摸了摸霽月的臉龐,順帶著輕輕地扭了一下她的鼻子。
霽月嘆了口氣,清風的這個動作讓她眼中的堅冰慢慢融化,似乎想起了什麼往事,身子一側,「姐姐,進來吧!」
房子不大,卻布置得很精巧,裡面的物事都是李清精心挑選的,桌上放著一個針線筐子,一雙還沒有納完的鞋底,清風拿起那一看就知道是極為用心才能納出來的鞋底,輕聲道:「你還在為將軍做鞋嗎?」
霽月臉微微一紅,道:「也沒什麼事,便做做鞋,打發打發時間,對了,也不僅僅做鞋,我現在還會做衣服了。」
清風放下手中的鞋底,隨意地在桌邊坐下,「你每天就做這些來打發時間?」
霽月點點頭,旋即又搖頭道:「還有看書啊,彈琴啊。」
清風眼中閃過一絲痛惜,「妹妹,你坐吧,我們姐妹倆好好說說話!」
霽月溫順地坐在清風的對面,眼睛盯著清風,抿著嘴,卻是一副倔強的模樣。
「妹妹,你寂寞嗎?」清風忽然問道。
「有時覺得有點寂寞!」霽月點點頭,「不過大哥有時間總會過來陪我說說話,聽我彈琴,便不覺得寂寞了。」霽月眼中神采飛揚起來。
「大哥?你叫將軍大哥麼?」清風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風雲時代)馬踏天下(卷6)紅粉干戈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