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018-243 6288

Mall
(風雲時代)醫統江山Ⅱ之(8)奇計詐降

RM 48.00 RM 61.00 21%
Out of Stock
Product Code
S320002135287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Out of Stock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48 Points
Highlights
(風雲時代)醫統江山Ⅱ之(8)奇計詐降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s available.
Product Information
醫統江山Ⅱ之(8)奇計詐降


<內容簡介> 當日黃昏時分,碧心山黑水寨的南部水門打開,這道水門乃是正門,一艘大船緩緩駛出,這是碧心山所剩不多的戰船,平時都是大當家馬行空使用,戰船之上白旗招展。 胡小天一方眾將士看到對方戰艦挑白旗而出,都知道黑水寨這次肯定是要投降了,眾人齊聲歡呼,雖然所有人都是鬥志昂揚,可是能夠避免一場血腥戰鬥當然最好不過,不費一兵一卒拿下黑水寨是最為理想的結果。 胡小天唇角也露出一絲微笑,此前出征碧心山,他們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可以說這場仗他們有必勝的把握,馬行空最終決定投降也不失為明智之舉,在雙方實力懸殊的情況下,負隅頑抗只能造成更大的傷亡。 不過胡小天也沒有被即將到來的勝利衝昏頭腦,低聲向眾人道:「提防有詐,還是小心為上!」 ◎醫統冷知識:《巡天寶篆》 天機局洪北漠的神門寶典,被洪北漠的唯一女弟子凌嘉紫給了情人明晦,然而明晦卻以「虛空大法」將凌嘉紫的內力吸取而盡。凌嘉紫為復仇,嫁入皇家,而她與明晦的女兒,就成為了七七公主。已參透《巡天寶篆》的凌嘉紫,將秘密以記憶傳承給了七七。 ★本書特色: ※什麼江山社稷,什麼愛恨情仇,只不過是過眼雲煙。 ※馬行空微微一怔,馬上就明白了王伯喜的意思,想讓胡小天放下戒心,除非是自己親自引人投降。 ※驚天逆轉的醫統山河,網路大神級石章魚架空歷史之力作。 ※假太監變和尚,穿越的人生世事難料!皇帝家風水輪流轉,誰掌大權孰能料? ※因家道中落而淪為宮廷假太監的胡小天,憑其機智,遊走於掌權的姬飛花與效忠老皇帝的權、李公公之間。就在胡小天被外派為遣婚使,護送公主前往大雍成親的過程中,朝廷掀起巨浪,大康再次易主。然而新皇帝龍座還未溫熱,隨即遭順利脫逃幽禁的老皇帝撤換,永陽公主被命為永陽王,並替胡家平反昭雪,假太監大翻身,成了真男人…… ★目錄: 第一章 賤人就是矯情 第二章 老太后的心思 第三章 真正危險的敵人 第四章 詐降 第五章 絕對的實力 第六章 最好的安慰 第七章 不錯的臨別贈禮 第八章 人若動情必然受傷 第九章 人體解剖圖 第十章 心中的烙印 <作者簡介> 石章魚 本名葉勇,作品名列百度風雲榜前十名,為網路票選百強之一,大神級的寫手。據說為了替兒子「賺奶粉錢」而一腳跨入網路創作,憑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而一夕爆紅,收穫粉絲無數。由於本職為醫師,因此著有多部關於醫界的小說,如《獸醫狂詩曲》、《醫冠禽獸》、《醫道官途》、《醫統江山》等,另有《品行不良》、《宇宙牛仔》。業餘寫作至今十餘年,性格開朗,好友善飲。 ★內文試閱: 鄒庸道:「閻伯光還在我們手裡。」這番話說得有些蒼白無力,他今晚最大的錯誤就在於相信閻伯光的價值,認為閻伯光一方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可對方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聲東擊西,成功剷除北澤老怪。懊惱之餘,鄒庸心底深處甚至還有些害怕,若非王太后力保,恐怕渤海王早已因為薛靈君失蹤之事追責,他能夠感覺到渤海王對自己與日俱增的反感。 薛靈君此次公然回歸還不知道要玩怎樣的花樣,很有可能針對自己,從他們先滅斑斕門的做法來看,明擺著是要逐個擊破,現在斑斕門無疑損失慘重,北澤老怪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即便是他仍然活著,只怕也不復昔日之勇,對方的下一個目標必然是他們落櫻宮。 李沉舟也想到了這一點,他低聲道:「薛靈君下一步很可能會針對你。」 鄒庸道:「事情到了現在這一步,該來的始終會來。」他開始意識到薛靈君和薛勝景兩人並不像李沉舟所說的那樣容易對付,至少目前來看,有了胡小天和閻天祿相助的薛靈君未必會敗在李沉舟手下。 李沉舟道:「袁天照的事不可繼續耽擱,必須儘快定案,你們大王怎麼說?」 鄒庸歎了口氣道:「這兩日因長公主失蹤亂了陣腳,誰還顧得上這件事。」 李沉舟道:「你不擔心夜長夢多?」 鄒庸道:「關於聚寶齋的事情也不是全無進展,我剛剛得到消息,其實聚寶齋的後台乃是燕熙堂。」他本想守住這個秘密,可是事情的發展卻朝著越來越不利他的方向,鄒庸必須要拿出一些有價值的情報,讓李沉舟意識到自己的重要性,同時也好讓李沉舟通過這件事向渤海王施壓。 李沉舟雙眉緊皺:「可有證據?」 鄒庸點了點頭道:「燕熙堂的掌櫃向山聰和聚寶齋的佟金城秘密往來不斷,根據我最近得到的情報,聚寶齋的收入最終都輾轉流入了燕熙堂,我看燕熙堂的向山聰才是幕後老闆,直接對薛勝景負責。」 李沉舟沉默了下去,只要稍稍推敲一下就能夠發現鄒庸的這番話禁不起推敲,看來鄒庸十有八九不是剛剛查出這件事,而是現在才決定說出來,這廝心中必然有他自己的盤算,如果不是新近陷入如此被動的局面之中,他應該還不會將這件事告訴自己。李沉舟也沒有表露出任何的不悅,輕聲道:「可有證據?」 鄒庸搖了搖頭道:「並無確實的證據。」 「大王知不知道?」 鄒庸道:「沒有證據的事情,我豈敢亂說。」 渤海王顏東生聽聞薛靈君已經成功獲救,打心底鬆了口氣,雖然他嘴上不承認,可是在心底認為薛靈君的性命要比自己親妹子重要得多,親妹子顏東晴死了,最多也就是傷心難過,可薛靈君若是死了,恐怕就要面臨滅國之憂。 大內總管福延壽快步來到寧壽宮,來到顏東生面前低聲道:「啟奏王上,大雍李沉舟前來求見。」 顏東生聽到李沉舟的名字,臉上不由得露出幾分慍色,此前胡小天率領金鱗衛前來王宮鬧事,他讓福延壽去請李沉舟,可李沉舟推三阻四不願前來,顏東生因此而對李沉舟頗有微詞,聽到他前來,冷冷道:「就說本王有要事在身,讓他改日再來。」身為一國之主當然會有些脾氣。 福延壽恭敬道:「大王,李沉舟乃是大雍皇帝密使,依老奴之見,不如聽他說說倒也無妨。」 顏東生怒道:「他想見就見?不過是一個特使罷了。」 福延壽笑道:「大王難道不想聽聽他對大雍長公主獲救之後的說法?」 顏東生道:「他想幹什麼,朕心裡明白,無非是想利用朕來達到他們的目的罷了。」 福延壽道:「王上到底是見還是不見?」 顏東生沉吟了一下道:「朕也沒必要躲著他,讓他進來吧!」 沒過多久福延壽就引著李沉舟來到顏東生面前,李沉舟抱拳行禮道:「小使李沉舟參見大王!」 顏東生和顏悅色道:「李將軍何必客氣,快請坐!」 李沉舟微笑道:「大王面前小使不敢坐,沉舟此次前來特地感謝大王救出我國長公主。」 顏東生呵呵笑了一聲道:「本王還以為長公主會親自過來跟朕說一聲呢。」他這句話的言外之意就是薛靈君自己都沒來謝我,你算哪根蔥?當然話不能說得太明。 李沉舟笑道:「長公主必然會親自前來的,大王,沉舟聽說貴國國師被人襲擊不知去向,連天星苑也被人放火焚燒殆盡,不知此事可否屬實?」 顏東生道:「李將軍的消息還真是靈通,此事正在調查中。」 李沉舟道:「聽聞貴國長公主並未脫險,當日蟒蛟島匪徒只是放了我國長公主,根本沒有交換人質的打算。」 顏東生道:「這些反賊到底怎麼想,本王也不知道,總之本王一定要將此事追究到底,救出王妹,將所有涉案人等繩之於法。」 李沉舟道:「大王,沉舟此番前來貴國乃是肩負皇上重托,算起來抵達貴國已經多日,可是皇上交代的事情仍無進展。」 顏東生道:「審案講究證據,袁天照勾結反賊一案,本王比你們更加關注,可是最近以來接連兩位大臣遇害,案情變得錯綜複雜,李將軍還需多些耐心,凡事不可操之過急。」 李沉舟明顯覺察到顏東生最近的態度變化,雖然他表面上一團和氣,可是仍然能夠感覺到他對自己的冷淡,這對李沉舟而言並不是一個好兆頭,他和薛勝康定下計策,要從袁天照一案入手,通過聚寶齋牽連到燕王薛勝景,而現在看來進展卻並不如預期那般順利。 李沉舟道:「大王,根據我們所得到的消息,聚寶齋的背後還有燕熙堂。」 顏東生道:「李將軍對渤海國的事情還真是關注,此事本王自會處理,李將軍就不必費心了。」他的這句話說得已經是很不客氣。 李沉舟雖然他一口拒絕,可仍然表現得溫文爾雅,微笑道:「大王多多費心,大王為大雍所做的一切,小使必然會告知皇上,一定要讓皇上知道大王對大雍的友好之情,也會儘快說服皇上出兵蟒蛟島,為渤海國掃去後顧之憂。」 顏東生焉能聽不出李沉舟話中包含的威脅之意,不由沉默下去,雖然現在內心中已經出現了動搖,但是仍然不敢公開得罪大雍,渤海只是一個小國,這些年來無時無刻不在看著大雍的臉色,若是得罪了大雍帝君,他震怒之下真有可能將自己趕下王位,搞不好還會將渤海滅國,想到這裡顏東生又有些後悔說出剛才的那番話了。 李沉舟向顏東生告辭道:「小使不耽擱大王的休息,先行告辭了。」 顏東生道:「尊使慢走,你所說的事情,朕會讓人儘快調查清楚。」 李沉舟微笑道:「大王費心!」 李沉舟出了寧壽宮,迎面卻和大雍長公主薛靈君走了個對面,雖然兩人都知道對方就在渤海國,可是彼此卻從未打過照面,按理說李沉舟身為臣下理當先去薛靈君那裡請安,可是他卻始終都沒有這麼做。 此番相見頗有點冤家路窄的意思,李沉舟應變奇快,慌忙躬身行禮道:「臣李沉舟參見長公主殿下千歲千千歲!」 薛靈君冷冷望著李沉舟道:「喲!這不是李大將軍嗎?您這麼大的禮本宮可受不起!」 李沉舟陪著笑道:「長公主殿下當然受得起!」 薛靈君道:「大雍的皇帝又不是本宮,你當然不是我的臣子,你是皇上身邊的寵臣,以後連本宮還要仰仗你多多關照呢。」 李沉舟笑道:「長公主殿下言重了,臣其實早就該去殿下那裡去請安,可是因為要為陛下處理一些急事所以才耽擱了,希望殿下千萬不要怪罪。」 「我可不敢!」薛靈君呵呵笑道,唇角全都是冷意,目光朝寧壽宮的方向瞥了一眼道:「李大將軍來這兒是見渤海王的?」 李沉舟道:「乃是為了長公主被擄的事情而來,請恕臣消息閉塞,剛剛才得知殿下已經平安獲釋的消息,正在為殿下慶幸不已呢。」 薛靈君冷冷道:「真是難為你那麼有心,本宮聽你這麼說實在是感動得很呢。」 李沉舟道:「殿下可否將這期間發生的事情告訴微臣,沉舟會不惜代價為殿下討還公道。」 薛靈君道:「本宮都沒事了,再說了,就算是有事的時候,也不敢勞動您李大將軍,哎!不說,我還有事先走了。」 李沉舟目送薛靈君遠去的背影,目光深處掠過一絲陰冷的光芒。 薛靈君此次前來絕非是為了感謝渤海王,而是要向他興師問罪。 面對大雍長公主薛靈君,渤海王顏東生可不敢擺譜,親自走下王座相迎,關切道:「看到長公主殿下安然無恙返回,本王心中不勝欣慰。」 薛靈君道:「多謝大王掛懷,只是我雖然僥倖脫困,可東晴仍然身陷囹圄,大王一定要儘快將她救出來才好。」 顏東生道:「長公主殿下放心,本王一定會傾盡全力營救王妹。」他最關心的還是薛靈君此次的遭遇,她失蹤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劫匪只是放她一個人歸來?按照常理來推斷,薛靈君本應該比自己的王妹更有價值,難道這其中真是一場預先策劃的陰謀,薛靈君也是策劃者之一? 薛靈君歎了口氣道:「放心,這讓我如何放心得下。」 顏東生道:「長公主殿下可否見告,到底是何方人馬出手劫持?」 薛靈君道:「我怎麼知道?不過當天乃是鄒庸邀請我和東晴兩人出遊,這件事我並未告訴他人,就算是胡大富當時也不知道我的具體去向。」言外之意就是鄒庸有很大的嫌疑。 顏東生點了點頭:「此事本王一定會找鄒庸問個清楚。」 薛靈君道:「鄒庸乃是渤海重臣,深得大王的器重,我相信他應該不會對我不利。」薛靈君的這句話一語雙關,應該並不代表事實。 顏東生此時唯有用笑容來回應,他也清楚這件事錯綜複雜,鄒庸雖然不是什麼好人,可薛靈君未必無辜。
(風雲時代)醫統江山Ⅱ之(8)奇計詐降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