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風雲時代)燕歌行(卷11)歷史真相

RM 38.00 RM 48.00 21%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2142248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38 Points
Highlights
(風雲時代)燕歌行(卷11)歷史真相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燕歌行(卷11)歷史真相


<內容簡介>

跳脫一般穿越故事劇情
改寫歷史穿越小說格局

西元一二七九年,宋亡。
陸秀夫負少帝蹈海,士民十數萬隨之。
自此,中國歷史進入了最黑暗時代……
成王敗寇的年代,他穿越而來,
兵荒馬亂的年代,他浴血奮戰!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成就霸業,不虛此行。

那是最黑暗的時代,也是最光明的時代;
那是最絕望的時刻,也是最熱血的時刻!
階級可以打破,百姓人心思變,正義終將崛起!
民族意識覺醒,當一切成定局,他將昂首前行!

野心這東西就像墳塋裡的鬼火,只要冒一個頭,輕易就無法熄滅,直到將能燒的東西統統燒光,或者被打下來的驚雷劈成齏粉。

雪雪身為大元朝的禁軍達魯花赤,卻為了軍功表現,不惜出賣同族的脫脫,暗地裡與朱重九勾結,將元軍的行軍路線一一透露給朱重九,以取得赫赫戰績,然而,紙包不住火,他的醜陋行徑能瞞得了別人,又如何能騙得了脫脫!為了自己的聲譽,也為了大元朝,脫脫與朱重九相約於江山談判,他想與朱重九會談的動機是什麼?難道是暗藏了殺機?

※【歷史行腳】明教——正式名稱為摩尼教,發源於古代波斯薩珊王朝,為西元三世紀中葉波斯人摩尼所創立,主要教義為二宗三際論,崇尚光明。約於六至七世紀傳入新疆地區,唐武宗滅佛時,摩尼教亦遭嚴重打擊,轉而成為秘密宗教,後與白蓮教和彌勒教相結合。


★本書特色:

※蒙元帝國由盛而衰的歷史真相是什麼?帶著大元朝皇帝的重託出征的元將雪雪,能夠屢屢立下不世戰功的真相又是什麼?而元代名臣脫脫忠心耿耿反被革職的真相又是什麼?
※一個理工宅男怎麼會成為大明光武帝?劉伯溫《燒餅歌》預言究竟有多神準?21世紀的宅男朱大鵬莫名穿越到元朝末年,正值百姓號召起義,他稀里糊塗加入了紅巾軍,成為起義軍首領。想不到最後竟打下一片江山,當上了大明皇帝。歷史上的大明開國皇帝朱元璋竟因此黯然遠走他鄉?這是怎麼回事?
※本書榮獲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榜首、第二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
※中國獲獎最多的網路作家,被譽為是歷史小說裡的金庸!梁羽生文學獎、茅盾文學新人獎得主酒徒代表之作!不可不看!阿里巴巴文學網、網易國風文學網、愛奇藝文學網三大文學網點擊率突破千萬!


★目錄:

第一章 千斤買馬骨
第二章 尚父之禮
第三章 同室操戈
第四章 歷史真相
第五章 無解之局
第六章 幕後黑手
第七章 奇皇后
第八章 如魚得水
第九章 玉石俱焚
第十章 小明王韓林兒


<作者簡介>

酒徒
原名蒙虎,內蒙赤峰人。首屆網路文學聯賽導師。是目前中國獲獎最多的網路作家。包括2016年中國作家協會網路文學完本作品、未完作品雙料冠軍。2017年茅盾網路文學新人獎。2018年首屆梁羽生文學獎,入選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十二主神之一。並蟬連2007、2008年兩屆中國網路原創作家風雲榜獲獎作家。因創作歷史架空長篇小說《明》一舉成名,紅透網路文學世界,被譽為「架空歷史小說的開山鼻祖」。此後一發不可收拾,又接連創作了《指南錄》、《隋亂》、《開國功賊》、《盛唐煙雲》(合稱「隋唐三部曲」)等深受好評的歷史小說,進一步奠定了他在架空歷史小說領域無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因故事皆以真實史事為背景,著眼前人未曾觸及的視野描畫當時場景,使傳統歷史小說更上一層,因有「歷史小說裡的金庸」的讚譽。
《家園》    ——榮登中國網路文學十年優秀作品盤點榜。
《烽煙盡處》——2015年網路文學雙年獎銅獎 ,花地文學獎金獎
《男兒行》  ——2016年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榜首、2017年第二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
《大漢光武》——首屆「鶴鳴杯」網路文學獎年度歷史作品 、2018年中國網路小說排行榜入選作品


★內文試閱:

脫脫帶著舉國精銳遠征淮揚,幾個月來消耗錢糧無數,除了炸開黃河,淹死了數十萬無辜百姓之外,至今沒有任何實質性功勞,反倒讓朱屠戶冷不防打過了黃河,如果是個知道進退的,早就該交出兵權,回到大都城閉門思過,等待朝廷處置了。
而他非但不肯承認自己無能,反而利用其弟也先帖木兒和侍御史汝中柏等黨羽在朝中百般開脫,試圖永遠尸位素餐下去。
對此,非但脫脫的政敵哈麻、月闊察兒等人看著不順眼,一些原本持中立態度的官員,如御史中丞搠思監,中書右丞桑哥失里等,心中也頗有微詞。此刻見有人帶頭發難,立刻圍攏上前,七嘴八舌地幫腔道:「的確,也先帖木兒大人與脫脫大人兄弟情深,所以關心則亂。」
「陛下,臣彈劾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因私廢公!」
「臣附議!」
「陛下,臣彈劾哈麻構陷大臣,擾亂軍心!」也先帖木兒之所以留在朝中,就是為了替自家哥哥看顧後路,聽眾人越說越不像話,給左右使了眼色,準備組隊開始反擊。
「陛下,脫脫大人為國殫心竭慮,奮不顧身,值此戰局未明之際,幾位大人不思全力助之,卻在其身後百般製造麻煩,其行可疑,其心可誅!」侍御史汝中柏是脫脫一手提拔起來的臂膀,立即跟在也先帖木兒身後左劈右砍。
「臣附議汝中柏大人!」
「臣願意用性命擔保,脫脫大人絕無私心!」
中書參政韓鏞、禮部尚書扎魯不花、兵部侍郎者別帖木兒等人,平素也跟脫脫多有往來,不願眼睜睜地看著他被人污蔑,也紛紛站出來。
御書房裡,瞬間吵成了一鍋糊塗粥。支持脫脫兄弟和支持哈麻的臣子們,各列一陣,唇槍舌劍,鬥得不亦樂乎;至於韓元善到底該不該招安蘇明哲,或是採用哪種手段去招安才更為恰當,反倒沒人討論了。
妥歡帖木兒雖然是個有名的軟耳朵,卻也受不了臣子們當著自己的面打群架,直氣得臉色發青,用力一拍桌案,怒道:「住口!爾等到底想幹什麼?爾等眼裡還有朕這個天可汗麼?」
「陛下恕罪!」眾臣子嚇了一跳,這才注意到君前禮儀,紛紛退開數步,叩頭謝罪。「臣等失態了,請陛下責罰!」
「都給我滾起來!」妥歡帖木兒指著眾人,咆哮道:「除了互相傾軋,爾等還會什麼?」
這些臣子們,一個個趴在地上,看似對自己這個皇帝禮敬有加,實則根本沒把自己這個皇帝當一回事,甚至對大元朝的興亡,恐怕他們也不在乎;反正朱屠戶不喜歡殺人,他們到時候主動投降過去,說不定還能像逯魯曾那樣平步青雲!
越想,妥歡帖木兒越是氣苦。自己這個大元皇帝,做的到底還有什麼意思?正恨不得大哭上一場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
緊跟著,朴不花滿臉灰敗地跑了進來,也不管御書房裡有多少大臣在,手扶著柱子,一邊大聲喘息,一邊流著淚彙報道:
「陛下,大事不好了啊。奴才剛剛得到消息,另一個朱賊於廬江擊殺奈曼不花,兵進安慶。如今整個安慶路已經俱不為朝廷所有了!」
「什麼?」妥歡帖木兒眼前一陣陣發黑。「哪個姓朱的?你從哪裡得知的消息?你說明白些!」
「陛下小心!」平章政事哈麻反應極快,趕緊撲過去,搶在妥歡帖木兒倒下之前攙扶住他的胳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小小的安慶,無關痛癢!」
說罷,回過頭狠狠瞪了一眼朴不花,責備道:「你這高麗奴才,消息到底是從哪得來的?還不趕緊說個明白!」
「是,是二皇后命奴才組織高麗人四處替陛下打探軍情!」朴不花嚇得趕緊跪下,急急地解釋道:「奴才那些同族都對陛下忠心耿耿,他們在長江上得知安慶失守的消息,立刻想方設法以最快速度將消息傳了回來!」
「原來陛下在機速局之外,又讓二皇后私下招募了一批高麗細作!」平章正事哈麻偷偷看了妥歡帖木兒一眼,又看了看與自己同樣滿臉詫異的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腳底板隱隱有些發冷。
這件事,從頭到尾,他這個平章政事居然一點都不知情。看表現,恐怕脫脫之弟,另一派系的首腦人物也先帖木兒也是第一次聽聞。誰說陛下昏庸糊塗來著,誰說陛下怠慢朝政來著?如果他再勤快一點,做臣子的,哪裡還剩下什麼活路?!
「你這狗奴才,朕讓你找那些做生意的高麗人刺探淮揚反賊的消息,你怎麼連安慶的事也管起來了?」妥歡帖木兒的反應也不慢,強忍著頭暈目眩的感覺,呵斥道:「事情到底是哪一天發生的?有具體的密報麼?」
「有,有,在這兒,奴才已經帶來了!」
朴不花立刻從貼身口袋掏出一份被汗水潤濕的密報,雙手捧過頭頂,稟報道:「奈曼不花大人是五天前在廬江戰沒的,隨即另外一個朱賊,偽和州總管,朱賊元璋就撲向了安慶。奴才知錯了,奴才記得陛下當初的叮囑,只管去對付淮揚朱賊;但但奴才的族人都是些小商小販,什麼都不懂,請陛下念在他們一片為您效忠的赤心上,饒恕奴才和他們這一回。」
到底是個人精,一番話非但將緊急軍情說了個清楚,同時替妥歡帖木兒向群臣做出了解釋。
最近一年多來,朝廷派往淮安和揚州的細作,一批接一批的失蹤。朱屠戶那邊對待失手的細作,也不如像戰場抓到的俘虜那般客氣,要麼直接推到城外用火銃打爛腦袋,要麼送到窯場和礦山服十年以上苦役,導致整個機速局上下將潛入淮揚地區視為送死之旅,只要有辦法,皆避之唯恐不及,所以妥歡帖木兒如果只是針對淮揚安排高麗探子的話,倒也沒損害任何臣子的利益。
當然了,即便有損害,這個節骨眼兒上,也沒哪個不開眼的敢跳出來指摘妥歡帖木兒繞開滿朝文武的行為有失恰當,否則,妥歡帖木兒只要把臉色一拉,質問眾人為何奈曼不花戰死這麼多天了,朝廷卻現在還沒得到任何消息,當臣子的一樣要面臨說不清的麻煩!
能爬到一二品大院位置上的,沒一個是傻子,哪怕是以耿直聞名的侍御史汝中柏,權衡了利弊之後,都沒有跳出來直諫,而是輕吸了口氣,建言道:「安慶乃水上咽喉,上接江州、武昌,下俯太平、集慶。萬一讓朱賊站穩了腳跟,江西和江浙俱危矣!」
「卿且稍安勿躁,朕正在看!」剛剛從朴不花手中將密報拿過來的妥歡帖木兒白了汝中柏一眼,沒好氣地回道。
有些廢話根本沒必要說,整個河南江北行省的東部都被朱賊重九所掌控,另一個朱賊則卡住了安慶,隨時都可以封鎖長江水道,朝廷今後甭說派遣官員和兵馬到兩浙了,想知道那邊的消息,恐怕都得先從陝西、湖廣兩省繞個大圈,或者派人冒死從海上直接泛舟到松江。
這兩條路線中任何一條,來回少說都得半個月,要是江南發生天大的變故,待朝廷插手時,黃花菜早都涼了。
「陛下……」汝中柏鬧了個大紅臉,嚅囁著嘴巴,訕訕退到一邊。
原本跟他屬於同一個陣營的兵部侍郎者別帖木兒,顧不上替隊友打抱不平,拱了下手道:「陛下,那朱賊元璋雖然名義上歸朱賊重九統屬,但據說其巢穴內所行之政,卻與淮揚那邊有諸多不同,其對天下士紳的姿態,也遠比朱重九這個屠夫要有禮數。」
「哦,卿此言何意?」妥歡帖木兒剛好將密報看完,讓自己儘量恢復鎮定。
「鎮南王叔侄去年冬天被朱賊重九所敗,至今元氣未能恢復!」者別帖木兒很有眼色,開口先擺脫了勸朝廷重新啟用鎮南王叔侄的嫌疑。「所以,他們叔侄能保住半個廬州已屬不易,根本沒有力氣去阻擋朱賊元璋;而達失八禿魯和帖木兒父子,眼下又鞭長莫及,所以眼下朝廷對於朱賊元璋只適合智取,而不宜再出兵征剿!」
「嗯!你繼續說!」妥歡帖木兒緩緩坐回龍椅。
者別帖木兒的話很委婉,既隱晦地點明了眼下朝廷兵力捉襟見肘的事實,又杜絕了鎮南王叔侄東山再起的可能,令妥歡帖木兒不得不耐著性子聽下去。
「既然朱賊元璋並不甘心被朱賊重九掌控,又肯禮敬士大夫,那朝廷何不派一個德高望重的文臣前去招安於他?正像先前幾位大人所說的那樣,無論成與不成,至少都在他和朱屠戶二人之間打下了一根巨刺!」
「嗯,卿言之有理!」妥歡帖木兒再度點頭,然後將目光轉向御書房內的幾個文武重臣,「諸位愛卿以為如何?」
如果沒聽到朱元璋打進安慶的消息,哈麻肯定依舊要帶頭極力反對,然而眼下前一個姓朱的還沒解決,第二個姓朱的又站起來了,他就不能不權衡輕重了。
皺著眉頭思考了好一會兒後,謹慎地回道:「臣以為,者別大人所言有理!眼下朝廷的確沒有太多精力放在安慶,而那安慶又與徐壽輝的老巢比鄰,朱賊元璋如果能洗心革面的話,無論對朱重八還是南派紅巾妖孽,都成了極大威脅!」
「臣附議!」難得哈麻沒有反對自己這派人的建言,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趕緊敲磚釘腳。
「臣附議!」月闊察兒雖然很不滿哈麻的行為,但也不好公然跟自己屬於同一陣營的人唱反調。
「臣以為,者別大人所言,乃老成謀國之策!」中間派桑哥失里第三個表態。
其他人,要麼屬於脫脫一派,要麼屬於哈麻一派,更不可能出言反對,紛紛贊同朝廷拿出高官厚祿,嘗試對朱元璋進行收買。
「那就煩勞韓卿,替朕去招安朱元璋,算是千斤買馬骨吧,給其他反賊也做個樣子!」見朝臣們難得不再對著幹,妥歡帖木兒衝中樞左丞韓元善揮了下手,一臉疲憊地說。
「臣誓不辱命!」韓元善立刻跪倒,大聲回應。
「愛卿平身!」妥歡帖木兒抬了抬胳膊,強擠出一絲笑容。「那朱賊元璋既然裝作禮賢下士,即便不肯招安,應該也不會為難韓卿,只是蘇賊那邊……」
「臣有一子名崢,蒙陛下之恩,進士及第,如今在通州組織民壯屯田。陛下如果不嫌其粗鄙,可以先將他召回來,替臣去揚州開道。想以他個屯田使的身分,倒也不至於抬高了蘇賊,令其得意忘形!」韓元善磕了個響頭。
「這,這,朕豈能讓你父子同時去冒險?」妥歡帖木兒大為感動。
「若無大元,豈有臣父子的富貴榮華?臣一直慚愧無法回報陛下知遇之恩,如今終於得到機會,臣父子願意為陛下粉身碎骨!」韓元善眼含熱淚表白。
如果妥歡帖木兒再拒絕的話,可就寒了忠臣之心了,於是他咬著牙答應,「也罷,朕給你父子這個機會便是,無論出使結果如何,只要你父子活著歸來,朕定不負你父子的耿耿忠心!」
出使安慶,也許還能像者別帖木兒分析的那樣,平安而歸;出使淮揚,卻絕對是九死一生。韓元善身為漢臣,能為大元做到如此地步,哈麻、月闊察兒等蒙古、色目大臣即便心裡不痛快,反對的話也說不出口。當即,君臣等人就把出使細節,以及能許給朱元璋和蘇明哲兩人的好處給定了下來,然後公開下旨褒獎韓元善父子,以壯其行色。
韓元善自然又是泣謝君恩,隨即出宮回家,收拾行李,準備出發。
其子韓崢也被朝廷派遣快馬輕車接回了大都,父子兩個見了面後,又是一陣豪言壯語。待朝廷派來的馬車和官員離開後,兩人來到書房內,卻是對坐垂淚。
「我兒,你可記得我韓家祖先崛起之事?」半晌之後,韓元善開口問道。
「父親大人可是說十代曾祖晉王隆運公?」畢竟是進士及第,韓崢立刻從家譜裡找到答案。
韓家雖然是大元朝的漢臣,卻是道道地地的北方人,其十代高祖韓隆運,就是歷史上遼國南下的急先鋒韓昌。在大遼國自統和元年到統和二十年間,六次對北宋的大規模戰爭中,都立下了赫赫戰功,所以賜姓為耶律,封晉王,子孫後代顯赫了上百年。


(風雲時代)燕歌行(卷11)歷史真相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