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風雲時代)滄狼行(卷2)驚天突變

RM 48.00 RM 61.00 21%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2135323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48 Points
Highlights
(風雲時代)滄狼行(卷2)驚天突變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滄狼行(卷2)驚天突變


<內容簡介> 歷盡滄桑 尋尋覓覓 濯足滄浪 狼行千里 飽經人世所有滄桑,嚐遍人間酸甜苦辣; 三股勢力錯綜複雜,平靜江湖從此多事! 平蒙古,逐倭寇,除奸臣,滅昏君! 先武林,再天下,天有多高,心有多大! 正邪之爭,總有一較高下的時候; 江湖恩怨,總有一筆勾消的一天, 他的恩怨情仇,又該何時做個了結呢? 塞上牛羊空許約,人間愛恨幾多仇, 前世的恩怨糾纏,今生的巨大陰謀, 中原的武林爭霸,漢代的千年古墓, 漠北的神秘教派,苗疆的奇蠱異事, 四十年驚天秘密,一生的層層謎局! 刀光、劍影、兵器相交之聲,傷者的呻吟和臨死前的慘叫,使得眼前的這一切宛如人間地獄。 嘉靖晚年朝政不綱,權臣黨爭不斷,嚴嵩父子一直跟魔教相勾結,以壯大自己的勢力,朝中的各方勢力亦紛紛扶持江湖上的正邪各派,作為自己在江湖上的代言人。正因邪風盛行,幾家有頭有臉的名門大派決定共組一個正道聯盟,共同打擊魔道,然而盟主由誰來當便引發了一場爭執;巫山派的教主林鳳仙被人發現死於非命,竟是亡於峨嵋派的至高武學:幻影無形劍下,難道真是為了盟主之位不惜痛下殺手?還是有心人的蓄意栽贓? 【江湖大事】 張三丰(1247年-?),本名全一,字君寶,號三丰,武當派的開山師祖。據《明史》所載,張三丰「身長、魁偉、大耳、眼圓,鬚如戟」。寒暑只穿一件道袍,一件蓑衣。他不僅精通少林功夫、劍術和多種武術,更是精意內修的內家好手和太極拳法的創始人。 ★本書特色: ※明明是單純修行,一心學武的武當弟子,為何會搖身一變,成為殺人不眨眼的錦衣衛,他究竟是遭遇了怎樣的驚天巨變?心愛的女子又為何不能長相廝守?是有多大的仇恨,讓他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他是大漠中的一匹孤狼,身負血海深仇,他是謎樣的錦衣衛殺手,一生為情為夢! ※錦衣滄狼行,隻手扶大明!隨著明末時局紛擾,民心動盪不安之際,江湖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也正緩緩拉開大幕。正與邪的對決中,究竟何者為正?何者為邪?名門正派就一定是正、邪魔外道就一定是壞的嗎? ※李滄行本是武當山上的修行弟子,憑著努力與天賦,儼然有未來一代宗師的潛力,卻不想捲入師門的權力之爭,遭逢劇變,從此浪跡天涯,成為江湖中傳說的一匹孤狼! ※從武當的大師兄到鬼見愁的錦衣衛殺手,他到底經歷了什麼事?又背負了多少血海深仇?中原的武林爭霸竟藏著驚人的巨大陰謀?江湖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緩緩拉開大幕…… ※本書內容涵蓋漠北的神秘教派,東南的倭寇寶藏,苗疆的奇蠱異事,中原的武林爭霸,漢代的千年古墓,層層謎局引出一個佈局四十年的驚天秘密,故事曲折離奇,高潮迭起,情節瞬息萬變,絕無冷場,喜愛燒腦追劇的讀者一定不要錯過! ※作者指雲笑天道特別強調:「本書是歷史,並不是武俠!」,作者以節奏明快的風格敘事,看似有武俠風,實則是以主角的視線把大家代入明朝這個時代中,嘉靖一朝,皇帝分裂群臣,乃至皇帝和錦衣衛,都紛紛在江湖上明裏暗裏扶持肯聽命於自己的門派,以江湖的形式來反映人性的貪婪與正邪的拉鋸,精彩可期。 ★目錄: 第一章 英雄門 第二章 北地魔尊 第三章 傳音入密 第四章 沐蘭湘 第五章 中秋比武 第六章 長幼有序 第七章 驚天突變 第八章 正道聯軍 第九章 人在江湖 第十章 重磅炸彈 <作者簡介> 指雲笑天道 閱文簽約作家,酷愛武俠、歷史,願提三尺筆,書寫一個心中的武俠世界,代表作《滄狼行》,作品發佈後深受讀者喜愛。另著有《東晉北府一丘八》、《隋末陰雄》等熱門暢銷作品。 ★內文試閱: 第二天一早,武當上下便開始忙忙碌碌,為中秋的晚宴作準備。年長些的二代小師叔們忙著下山採辦與張燈結綵,而李滄行這批三代弟子們則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如佈置會場,分佈糕點果盤等。 小孩子生性貪玩貪吃,辛培華偷吃了一個豆沙月餅,被黑石發現後狠狠責罰了一通,罰站了一整天不讓吃飯,此後再也無人敢偷吃貢品糕點了。 當天夜裡下山採辦的師叔們回來了,帶了一大批山下群芳齋裡做的蓮蓉、五仁、火腿、蛋黃等各色月餅。 小弟子們看了眼饞不已,但有辛培華的教訓在前,無人敢動,只是每個人暗暗地挑到了自己中意的那個月餅,只待像往年一樣,掌門師公一聲令下,大家就能跑上去搶到自己喜歡的那個。 這天夜裡,沐蘭湘跑來找師兄們玩時,一反常態地主動找到了李滄行,笑嘻嘻地對他說:「大師兄,能幫我一個忙嗎?」 「何事?」 不知為何,李滄行每次看到沐蘭湘時,都有種莫名的親切感,看到蹦蹦跳跳,一臉歡樂的沐湘蘭,也讓他這兩天低落的心情好了不少。 「明天是中秋節,聽說掌門師公每年都讓大家去搶月餅,能幫我去搶一個蓮蓉的嗎,人家喜歡吃那個。」 李滄行微微一愣:「為何你自己不搶?」 沐蘭湘「嘻嘻」一笑:「人家是姑娘家嘛,去搶月餅多難看!我知道大師兄對我最好了,幫我這次,我以後都記得你的好。」 李滄行在武當一向以大師兄身分自居,很少做這種爭先出頭之事,往年自己也是從不去與師弟們搶這月餅,往往是最後一個才拿到。這次聽到沐蘭湘要自己主動去搶,不免略一沉吟,沒有馬上答應。 沐蘭湘一看這架式,馬上拉著李滄行的胳膊,一邊搖著一邊撒嬌。 李滄行看著她那可憐巴巴的樣子,心中突然生出一份異樣的感覺,點點頭:「師妹,我答應你。」 回到弟子房後,李滄行召集大家說:「明天分月餅時,請各位師弟幫我個忙,讓我先取,好嗎?」 梁小發不解地問道:「大師兄,你往年都不跟師弟們爭,今年這是為何?」 「這個原因嘛,暫時還不能說,總之,請大家幫我這個忙吧。」 「既然是大師兄交代的,兄弟們自會遵從,明天就請大師兄先取,我們後面再分,大家說好不好。」徐林宗拍著李滄行的肩膀笑著說。 「沒問題。」眾人皆諾。 睡下時,徐林宗悄悄地對李滄行說:「是小師妹找你要的吧。」 李滄行奇道:「你怎麼會知道?」 徐林宗嘆了口氣:「因為她最早來找我,我沒答應,料想她一定會去找你。」 「你為何不答應她呢。」李滄行沉默了一會兒,問道。 「呵呵,這小妮子成天纏著我玩,快給她煩死了;再說,給她搶月餅,那我吃啥?我又不喜歡吃蓮蓉。」 徐林宗說到這裡時,突然壓低了聲音:「大師兄,這幾個月師父一直在教我兩儀劍法,我剛學的時候還不知道是兩儀,昨天比武結束時才知道的,對不起。」 李滄行微微一笑:「沒什麼,這是師父和師伯的安排,肯定有他們道理的,你好好和小師妹練,以後把我們武當發揚光大,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徐林宗笑了起來:「好的,以後我練熟了找機會跟大師兄切磋,對了,你昨天是怎麼看出來我的罩門在劍圈中間的……」 聊著聊著二人都睡著了。 一覺醒來,已是中秋,這一天武當上下都洋溢著過節的氣氛,上山修行的小弟子們一年到頭難得與家人團聚,心中早已經把武當當成了自己的家,而這中秋團圓之節則和除夕一樣,成為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 這一天大家都無心練功,一早起來紮了馬步,吃過早飯後,就各自到自己的師父那裡去幫忙佈置晚宴了。 李滄行也跟著澄光擺了半天的桌椅板凳,還幫著把祖師爺的畫像給掛到了紫霄殿的廳堂上。忙活了一天,大家才閒了下來,一個個滿意地看著紫霄大殿上擺滿了六七十桌宴席的成果。上山道賀的俗家師兄師叔們足有二三百人,從午後就開始陸續上山,加上武當原本的三代弟子,這四五百人把整個紫霄大殿都擠得滿滿當當。 李滄行這一輩的小弟子們輩份最低,四十多人分了五桌,坐在最靠門口的位置。 大家看著桌上一盤盤散發著香氣,勾引著體內饞蟲的燒雞、風鴨、紅燒肉,一個個都咽著口水,想像著一會怎麼才能動作快點,不至於在這一年一度的饕餮大餐中虧待了自己的五臟廟。 此時只聽有人高聲宣道:「掌門到。」 武當上下無論輩分,二代以下弟子皆離座下跪迎接掌門玄沖道長。李滄行也帶著本桌的師弟們一起下跪,應昌期本想趁機偷吃兩塊口條,被李滄行餘光掃到偷偷踢了他一腳,才不情願地也跟著跪下。 此時,只見一位仙風道骨,鶴髮童顏,中等身材的道長昂首闊步地步入了大殿。眾人齊聲道:「恭迎掌門。」 這位武當掌門玄沖,今年已經年近八旬,一身修為早已經爐火純青,紫光、黑石、澄光等都是他的親傳弟子。半年前他開始閉關修煉,連前天的三代弟子排名比武都沒有參加,特地算好了今天出關,參加這一年一度的中秋盛會。 玄沖滿意地看環顧了大殿一眼,走到了大殿正中的祖師爺畫像與歷代掌門牌位處,也跪下向祖師爺和歷代掌門叩頭。 他起身後雙手作了個向上的手勢,道:「大家都起來吧。」 李滄行在地上跪了半天,加上今天實在忙,一下站起時腿腳酸麻,竟然差點摔了一跤,一看周圍師弟們也是一個個互相扶持著才能起身,心中暗想這兩日忙著中秋節的事,功夫有點落下,得要好好補上才是。 這時只聽得玄沖道長說道:「今天的中秋宴,有一件大事需要向全幫宣布,那就是有關我武當掌門的更替。」 他的聲音不高,但是話語卻地鑽進了每個人的耳朵裡,連坐在最靠門邊的三代弟子這幾桌的孩子們也都聽得清清楚楚,大家都暗嘆玄沖道長的內力之強。 玄沖頓了一頓,道:「經過本派長老們的商議,決定將掌門一職授與紫光,而我則按門規轉為本派長老,從此閉關修煉,不再過問本派俗事。紫光,上前來接任掌門權杖。」 紫光道長接任掌門一事在派內風傳已久,眾人聽到後都不驚訝,只是對在今天這個場合宣布略微有些意外,李滄行心中卻是敞亮:中秋是一年一度的俗家弟子們也回山的盛會,此時宣布掌門交接之事,更加名正言順。 紫光起身離席,在祖師爺畫像前跪下,對著玄沖拜了拜:「紫光何德何能,受此職位,還請師父另選高明。」 玄沖道:「此事已是本派長老合議,你莫要推辭了。接任掌門後需得恪守幫派門規,將我武當發揚光大。」 紫光再次謝過玄沖,雙手恭敬地接過了那塊代表掌門權威的權杖,李滄行雖然隔得遠,也看出他的雙手在微微地發著抖。 殿內眾人皆起身拱手,齊聲道賀。 接下來晚宴開始,小弟子們餓了半天早已經迫不及待了,一個個如狼似虎地搶著肉吃。李滄行笑呵呵地看著師弟們,不住地勸大家慢點吃,別噎著。 這頓飯足足吃了一個多時辰,大家才一個個捂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離了席,走到了自己師父的身後,每個人都知道馬上要開始發月餅了。 李滄行看到站在黑石身後的沐蘭湘沖自己頑皮地眨了下眼睛,心中一陣暗喜,默默地對自己說:一定要把那蓮蓉的月餅拿到手,交給小師妹。 武當的規矩歷來是弟子們按輩分領月餅,最先是玄沖重光等幾位一代的長老各自拿了一塊,接下來是紫光為首的二代弟子們領取。 不知為何,今年領蓮蓉月餅的人特別多,等到二代的師伯師叔們領完後,蓮蓉月餅只剩一塊了,孤零零地躺在所有月餅的最前面,特別地顯眼。 李滄行注意到最後幾位小師叔們上去領取時,沐蘭湘的眼睛就沒離開過那塊蓮蓉月餅,最後一個上去領的是白雲師叔,他開始像是要奔著那塊蓮蓉月餅去,小師妹的眼淚差點都掉下來了,結果他拿起了蓮蓉月餅,搖搖頭,又放下來,換了塊豆沙的,沐蘭湘這才又重新展現出了笑容。 眼見該輪著自己這些三代弟子挑了,李滄行得意地看了一眼滿臉期待的沐蘭湘,徑直向那塊蓮蓉月餅走去,就在他的手碰到月餅的那一刻,突然聽到一個聲音: 「滄行,退下!」 李滄行回頭一看,原來是玄沖道長站在自己身後,臉上神情嚴肅,渾身散發著一股凜然不可侵犯的森嚴氣勢,跟往年那位慈眉善目、和藹可親的老爺爺判若兩人。 剛才還熱鬧非凡的大殿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連根針尖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能聽見。 每個小弟子都低下了頭,不敢直視玄沖。 一股寒意從李滄行的心底裡升了起來,他縮回了手,把月餅放回,低頭向玄沖行了個禮,退回到澄光身後,突然發現師父背在身後的手也在微微地發抖。 玄沖走到了供桌前,眼神凌厲如電,掃視全場後,清了清嗓子說道:「往年三代弟子們領這月餅時,因為年紀過小,從未對其有所約束。今天我武當掌門更替,三代弟子們在昨天也都進行過了測試,算是正式弟子了。以後我們這些老傢伙都會退出門派日常事務,紫光這輩弟子全面接管幫中事務,從今天起,他們就是一代弟子。林宗、滄行這些年齡雖小,卻可以算是我武當二代弟子,從現在開始,要學會長幼有序。」 眾人皆諾了聲是。 玄沖環顧了一下大殿,最後目光落在了澄光的身上,沉聲說道:「隔代之間,以上一代的為長,這點大家都清楚;我今天要強調的是,同代之間,掌門人的嫡傳弟子為長,其次以入門先後而論。今後無論是授業還是領東西,都要按這個順序,你們可否清楚?」 眾人又皆諾了一聲是。玄沖的臉色稍有緩和,對著李滄行正色道:「滄行,按這順序,你以後凡事需要排在林宗後面,能否做到?」 李滄行的大腦一片空白,還想著那個蓮蓉月餅,嘴裡卻是隨口應道:「一切但憑師公吩咐。」 「這不是師公自己的吩咐,而是
(風雲時代)滄狼行(卷2)驚天突變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