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018-243 6288

Mall
(風雲時代)滄狼行(卷1)瀚海對決

RM 48.00 RM 61.00 21%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2135340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48 Points
Highlights
(風雲時代)滄狼行(卷1)瀚海對決
2021 Hari Raya Hamper H01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滄狼行(卷1)瀚海對決


<內容簡介> 歷盡滄桑 尋尋覓覓 濯足滄浪 狼行千里 飽經人世所有滄桑,嚐遍人間酸甜苦辣; 三股勢力錯綜複雜,平靜江湖從此多事! 平蒙古,逐倭寇,除奸臣,滅昏君! 先武林,再天下,天有多高,心有多大! 正邪之爭,總有一較高下的時候; 江湖恩怨,總有一筆勾消的一天, 他的恩怨情仇,又該何時做個了結呢? 塞上牛羊空許約,人間愛恨幾多仇, 前世的恩怨糾纏,今生的巨大陰謀, 中原的武林爭霸,漢代的千年古墓, 漠北的神秘教派,苗疆的奇蠱異事, 四十年驚天秘密,一生的層層謎局! 大明嘉靖年間,北有蒙古虎視眈眈,東南有倭寇不時騷擾,加上官員貪墨橫行,以致民不聊生,帝國風雨飄搖。皇帝為求修仙長生,竟不惜分裂群臣,重用嚴嵩一黨於朝堂,暗派錦衣衛攪亂武林,江湖從此多事,延續千年的正邪之爭,終於到了要作一了斷的時候。李滄行身逢劇變,一夜之間從無所不有到一無所有,從此世間再無李滄行,江湖中只剩下一匹歷經滄桑的天狼……十五大門派,三股勢力,錯綜複雜,江湖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緩緩拉開大幕。 天狼盯著胖子一字一頓地道:「我是狼,狼就應該奔馳在荒野中,不會守在一個地方太久。我的墓碑上沒有名字,即使死,也要戰死在無人的荒野中,這才是我天狼的宿命。」 「你們都是我的兄弟,但我這個人,天生不祥,女人棄我而去,兄弟為我而死,現在你們知道我在這裡,以後再和我來往,會給你們招來禍事,做完這次,我會再次漂泊,此生有你們幾位生死朋友,足矣!」胖子看著天狼的雙眼中淚光閃動,站起身,頭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江湖大事】 嘉靖——是明朝第十一位皇帝明世宗朱厚熜(1522 - 1566)的年號,是明朝使用第二長的年號,明世宗也是明朝實際掌權時間最長的皇帝。他即位後,清除宦官和權臣勢力後總攬朝綱,史稱嘉靖中興。在位後期亦平定東南沿海的倭患。然而嘉靖二十一年後一心修玄、不問朝政,黨爭不斷。 ★本書特色: ※他是大漠中的一匹孤狼,身負血海深仇,他是謎樣的錦衣衛殺手,一生為情為夢! ※錦衣滄狼行,隻手扶大明!隨著明末時局紛擾,民心動盪不安之際,江湖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也正緩緩拉開大幕。正與邪的對決中,究竟何者為正?何者為邪?名門正派就一定是正、邪魔外道就一定是壞的嗎? ※李滄行本是武當山上的修行弟子,憑著努力與天賦,儼然有未來一代宗師的潛力,卻不想捲入師門的權力之爭,遭逢劇變,從此浪跡天涯,成為江湖中傳說的一匹孤狼! ※從武當的大師兄到鬼見愁的錦衣衛殺手,他到底經歷了什麼事?又背負了多少血海深仇?中原的武林爭霸竟藏著驚人的巨大陰謀?江湖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緩緩拉開大幕…… ※本書內容涵蓋漠北的神秘教派,東南的倭寇寶藏,苗疆的奇蠱異事,中原的武林爭霸,漢代的千年古墓,層層謎局引出一個佈局四十年的驚天秘密,故事曲折離奇,高潮迭起,情節瞬息萬變,絕無冷場,喜愛燒腦追劇的讀者一定不要錯過! ※作者指雲笑天道特別強調:「本書是歷史,並不是武俠!」,作者以節奏明快的風格敘事,看似有武俠風,實則是以主角的視線把大家代入明朝這個時代中,嘉靖一朝,皇帝分裂群臣,乃至皇帝和錦衣衛,都紛紛在江湖上明裏暗裏扶持肯聽命於自己的門派,以江湖的形式來反映人性的貪婪與正邪的拉鋸,精彩可期。 ★目錄: 第一章 平安客棧 第二章 黃衫女子 第三章 華山掌門 第四章 天狼現世 第五章 精心之局 第六章 七步斷魂 第七章 蒙古王子 第八章 一山不容二虎 第九章 桃色交易 第十章 瀚海對決 <作者簡介> 指雲笑天道 閱文簽約作家,酷愛武俠、歷史,願提三尺筆,書寫一個心中的武俠世界,代表作《滄狼行》,作品發佈後深受讀者喜愛。另著有《東晉北府一丘八》、《隋末陰雄》等熱門暢銷作品。 ★內文試閱: 大明嘉靖三十六年的夏天,大同關外,黃沙萬里,荒無人煙。這裡是明朝與蒙古的分界之處,自從當今的嘉靖皇帝禁止與蒙古通商互市以來,這片荒漠就連年戰亂,沙漠中到處都是戰死者的累累白骨。 月正當空,關外的狼嚎聲此起彼伏,隨著這沙漠中勁風的吹拂,時不時有些森森白骨從黃沙下面湧現出來。即使最膽大的走私商隊,看到這些也會心驚肉跳。 離關十里處的大漠之中,一棵半人高的沙棘動了動,隨即突然倒了下來,只見沙棘下面的一塊鐵板被頂了起來,露出一個洞口。 五十餘名勁裝蒙面,配著刀劍的漢子,一看身形都是百裡挑一的武者,從洞中魚貫而出,後面的人抬出了二十口大箱子,一行人在空曠的沙漠裡又向右走了五里多才停了下來。 為首的一人,身材高大魁梧,虎背熊腰,足足比同伴們高出了半個頭,合身的夜行衣把他身上的肌肉繃得稜角分明,露在蒙面布外的一雙虎目炯炯有神,兩道墨染一般的劍眉更是威氣逼人。 大漢環顧左右,一揮手,身後一人從懷裡摸出一串花炮,放在手上,直沖雲霄,「叭」的一聲,空中散開一片絢麗的煙花,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就在花炮破空之後的片刻,遠處的天空也同樣有一串花炮在空中炸開。 那名放花炮的黑衣人指著遠方,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和不安:「爺,他們來了。」 大漢的聲音鏗鏘有力,透出一股冷酷,彷彿不帶任何人類的感情:「我看到了。」 遠處響起一陣駝鈴聲,一支百餘人的駝隊由遠及近,個個皮帽氈衣,鬚眉上覆了一層厚厚的沙子,看起來一個個高鼻深目,大半都是胡人。 駝隊在眾人面前一箭之地停下,三個人走了過來,中間一人黃眉黃鬚,體格健壯如牛,鷹鼻獅口,滿面虯髯,不怒自威;左邊一人是個身材中等,獐頭鼠目的漢人,像是個翻譯;而右邊的則頭戴小氈帽,唇上兩撇鉤鬚,神色中透著精明,看上去明顯是個胡商。 漢人翻譯開口道:「辛苦了,想不到閣下在這種時候還按時赴約。」 大漢的語調如同寒冰,眼睛卻一直沒有從那個黃眉壯漢身上移開過:「都是為了討生活,沒什麼,你們也很準時。」 漢人翻譯盯著那些大鐵箱子,眼裡放出了光:「貨都帶了來嗎?」 大漢一揮手,身後的人打開鐵箱子,火光的照耀下,只見每一箱都是上等的綾羅綢緞,綢緞上的金線閃閃發光,亮得箱子周圍的人一陣目眩。 黃眉人舉了一下手,那胡商小跑幾步,上前仔細地驗起貨來,片刻之後,胡商走了回去,向黃眉人點了點頭。 大漢冷冷地道:「你們已經驗完貨了,那我們要的東西呢?」 漢人翻譯嘿嘿笑了兩聲:「黃金二千兩,一兩不少。」 大漢的聲音抬高了一些,帶著幾分惱火:「嘿,這和約定的不符,一箱子二十匹上等絲綢,說好了每箱二百兩的。」 漢人翻譯兩手一攤,無賴地道:「老兄,現在兵荒馬亂的,也只有我們肯和你們做生意了,差不多就行了吧。要是我們不出錢,你們又能和誰做?這麼多貨,你們帶出關來就費了大勁吧,如果對這個價錢不滿意,你們可以試著再帶回去嘛!」 黃眉人的臉上閃過一絲得意,而翻譯和胡商更是哈哈大笑起來。 「哼,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做生意的手段。」大漢突然從身邊人手上奪過火把,扔在一個大鐵箱中,風助火勢,登時箱子裡就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在場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大漢身邊的人都不約而同的脫口而出:「爺。」 大漢舉起了右手,示意自己的手下們噤聲,對著黃眉人沉聲道:「做生意就得有做生意的規矩,我最討厭別人言而無信。今天要是不按約定的價來,我寧可燒光這些綢緞也不會交易。」 黃眉人嘴角抽了一下,叫過漢人翻譯交代了幾句,那翻譯過來道:「我們老大說了,你愛燒不燒,價格不會變。」 大漢「嘿嘿」一聲冷笑,身形一動,翻譯眼前一花,大漢快如閃電般地從身邊兩個人手上又奪下火把,丟到另兩個箱子裡,「騰」地一下火起,三個火堆照亮了荒漠中的夜空。 黃眉人鬍子挑了挑,漢人翻譯來回穿梭著:「老大說,看你們來一趟不容易,剩下十七箱按一百五十兩一箱給你們好了。」 二話不說,大漢又是一支火把在手,向第四個箱子丟去。 在火把落下的一剎那,黃眉人如鬼魅一般地閃到箱子前,大手一伸,把那支火把穩穩地抓在手中。 翻譯識趣地跑了過去,一陣嘀咕後,衝著大漢道:「老大說了,就按你說的,一箱二百兩,總共三千四百兩。」 大漢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伸出兩根手指頭,搖了搖,斬釘截鐵地道:「不,是四千兩。」 黃眉人突然開口說起了漢語,雖然有些大舌頭,倒也頗為流利:「你自己燒掉了三箱,這個損失不能算在我們頭上。」 「我說過,按約定的給錢就交易,我們的約定是二十箱四千兩,你們出爾反爾不能怪到我頭上,這三箱燒掉的由你們負責。如果不接受的話,我繼續燒。」 說話間,大漢閃到了五步之外,他的手裡又多出了一根火把,虎目中閃著冷冷的寒光,死死地盯著那黃眉人,語速不快但非常堅決。 黃眉人臉上閃過一絲難以形容的表情,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顯然內心在激烈的交戰,最後他咬了咬牙,一跺腳,對著大漢說道:「好吧,算你狠,就按你說的來。」 黃眉人打了個響指,胡商奔回駝隊,開始向這裡搬運一箱箱的金子。 交割完畢後,兩撥人各自回頭。黃眉人走出去幾步後,突然停下腳步,轉過頭來,衝大漢嚷道:「我黃宗偉跟你們漢人打了二十多年交道,沒見過像你這樣做生意的,閣下能留下大號嗎?」 高大漢子拉下了面巾,露出一張三十開外,稜角分明,劍眉虎目,英氣逼人的臉,瘦削的下頷蓄著短髯,冷峻的眼神中透出一絲讓人生畏的氣勢,冷冷地說道: 「天狼。」 等到黃眉人的商隊消失在漫天的沙塵中,再也不見蹤影後,大漢才一揮手,手下個個心領神會,抬著裝著黃金的箱子,其他人兵刃在手,全神警戒,小半個時辰後,一行人便走到了沙棘那裡的秘道處。 打開秘道入口,一個個黑衣漢子跳進了黑漆漆的洞中,那十口沉甸甸的鐵箱也被放了下去。 那名自稱為「天狼」的大漢,冷冷地看著手下們下到地洞,自己卻紋絲不動,抱著雙臂,杵在捲著黃沙的狂風中,身形挺立,如同一桿標槍。 待其他人都下到了地道,只剩下那個放花炮的手下還站在他身邊,上前一步道:「爺,您先回,小的處理這裡。」 天狼又戴上了面巾,拍了拍這人的肩膀,虎目神光一閃:「李千戶,這次你一路上辛苦,押運黃金回去的事,就交給你了!」 李千戶聽到後渾身一震,急道:「爺,這可不行,指揮使大人吩咐過,一定要您回去的。不然……」 天狼的劍眉挑了挑,眼中閃過一絲殺機,聲音變得冷酷起來:「不然如何?」 李千戶咬了咬牙,抗聲道:「爺,您就別為難屬下了,我知道我們這些人加起來不是你的對手,但上命在身,我們也沒有辦法!你要是實在不肯回去,我們也只有在你面前自盡了!」 說到這裡,李千戶手腕一抖,右手上便多出一柄牛耳尖刀來,刀尖一轉,眼一閉,對著自己的心口就刺了下去。這一下他用上了河東秦家閃電連環刺的手法,出刀、倒轉、刺心,一氣呵成,快如閃電! 只聽「叮」地一聲,也不知道離著李千戶足有五步遠的天狼使出了什麼手法,那柄牛耳尖刀突然間到了他的手上,他把玩著這把寒光閃閃的匕首,讚了聲:「上等的鎢精鋼打造,好刀,不過用來自盡太可惜了點。」 李千戶無奈地搖搖頭,眼裡泛出了點點淚光:「爺,屬下知道你好心,不願意為難兄弟們,但是指揮使大人的脾氣,你最熟悉不過,我們要是這麼空手而回,他一定不會放過咱們的。」 天狼的眼中寒芒一閃,一抬手,刀光閃過,李千戶左手的無名指和小指齊根而落,鮮血頓時隨著李千戶的慘叫聲一起噴濺了出來。 「李千戶,枉你跟了我這麼久,參加過那麼多次行動,居然還說我好心?我天狼什麼時候是好人了?」天狼的眼中帶著兩分戲謔的神情,語氣卻仍是冷酷異常。 李千戶臉上的蒙面已經被風吹飛到別處,他齜牙咧嘴地忍著斷指的痛苦,迅速點了左手上的兩處穴道,止住血繼續流出。 「天狼,你乾脆殺了我好了,反正回去後,指揮使也不會放過我們。」李千戶咬牙切齒地說道。 天狼搖搖頭:「那就看你的運氣了,我切了你兩根手指,說明你也盡了力,如果你還想再拼一下的話,不妨讓埋伏在周圍的百餘名鷹組兄弟一起出來,也許他們有辦法讓我去見那人。」 李千戶聽了這話後,那張因為疼痛而有些扭曲的臉上神色一變,驚得雙眼圓睜,嘴巴也大張著,一下子嗆了一口的沙子,連呸幾下才把沙子吐乾淨,指著天狼的手因為驚恐而發抖: 「你,你怎麼知道這裡有埋伏?」 天狼虎目環視四周:「這才符合他的風格嘛。也許他想透過這百名精銳來試試我現在武功進步到了何種程度。」 李千戶吹了聲口哨,周圍的黃土裡突然鑽出一大批全身上下黃色勁裝,連眉毛上也掛滿了金沙,只有一雙眼睛露在外面的蒙面殺手。 百餘名殺手們看似不經意的幾個起伏,迅速列成十幾個小組,把天狼和李千戶圍在中間,身手的矯健和訓練有素盡顯無疑。 鷹組精銳們手上一柄柄明晃晃的兵刃,更是在這大漠的黑夜中閃閃發光,可是這些一流殺手們的眼中卻沒有本應具備的強烈殺意,李千戶捂著自己斷了指的左手,退到了鷹組殺手們的背後。
(風雲時代)滄狼行(卷1)瀚海對決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