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018-243 6288

Mall
(自由文化)中國夢

RM 39.00 RM 50.00 22%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0389413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39 Points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 紐約時報強力推薦!
☆ 2020年中國第一被禁小說!
☆ 國際藝術家艾未未跨刀封面設計!
☆ 法國《閱讀》雜誌將馬建評為二十一世紀全球最重要五十位作家之一。
☆ 繼《經濟學家週報》評價「本年度最重要的小說之一」的《非法旅行》以及榮獲《紐約時報》年度好書、《華盛頓郵報》年度最佳書籍、《三藩市新聞》年度最佳書籍的《肉之土》後,馬建最新力作!

本書以政治寓言的方式描寫小說主角中夢辦主任馬道德,在推廣中國夢替代個人夢期間,埋藏的文革記憶如雨後磨菇般不斷湧出最終他被拉回文革時代,從鼓樓飛躍進了藍天佈滿「習包子」的中國夢中,暗示中國社會已陷入了價值觀混亂和道德意識缺乏的淤泥之中。揭示文革中的武鬥場面和今日的拆遷重疊,現代的中夢湯和傳統的夢婆湯對質,性欲和權力交歡以及夢想和現實的荒誕組合,展現了極權政治把人類最惡的那一面發揮到極致。


★媒體推薦:

紐約時報書評:
「馬建探索中國最黑暗角落、揭露他眼中的共產黨的道德缺陷,《中國夢》或許是這種才華最純粹的結晶。這本薄薄的小說記錄了馬道德的精神崩潰,他是一個腐敗到可笑地步的省級官員,在忙著安排與情婦們幽會之餘,還致力於設計一種「中國夢裝置」,可以幫助習近平日益獨裁的政府抹去民眾對這個國家對革命後的歷史的記憶。《中國夢》為中國官僚階級描繪了一幅頹敗的畫像,馬道德的良心之痛也表明,即使是那些參與極度腐敗和壓制性制度的人,也能夠得到救贖。馬建說,他以溫斯頓·史密斯(Winston Smith)為原型塑造這個人物,他是歐威爾的《1984》的主人公,雖然威權政府試圖塑造新的現實,史密斯還在努力探求一點歷史真相。」
——Mike Ives《紐約時報》


★名人推薦:

貝嶺推薦語:
「《中國夢》是一本儼然触動中國政治神經的寓言小說,文字夠毒,不,是夠毒辣。其想像力,其荒誕,荒淫,這盛世危言下的炎涼世態,真虧了馬建敢想、敢寫,並還敢直搗黃龍。」
——貝嶺,知名華人作家


馬建
英籍華人作家。1976年參加北京地下性的「無名畫會」和「四月影會」,1981年起參與北京圓明園遺址上的地下詩會、1982年在北京南小街53號畫室與高行健、貝嶺等作家、詩人組織地下文化沙龍。1986年,他移居香港,並創辦新世紀出版社。1997年前往德國魯爾大學教授中國當代文學,1999年移居英國倫敦專事寫作。獲任英國出版社簽約作家,專事小說創作。2018年,馬建當選為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現名為:中文自由筆會)會長。

馬建在英文世界有「中國奧威爾」之稱,擅以小說反映時政以及底層人民生活。2002年,馬建的小說《非法旅行》(又名紅塵)的英譯本(Red Dust)獲英國托馬斯•庫克國際旅行文學獎(Thomas Cook Award for Travel Writing),他是第一位獲此獎的華人作家,而且七人評審團全票通過。評審團表示,這是第一次頒發給描寫在自己國土旅行經歷的作家,也是第一次頒發給中文英譯作品。由此可見馬建小說受到國際重視之程度。德國《獨家報導》曾如此評論馬建的小說,「是人類的最後避難所,也是最具顛覆性的工具」;台灣評論家王德威對於《肉之土》曾如此評論:「馬建對身體和政治之間的辯證關係尤其有獨到看法,這使他和擅寫類似題材的作家如余華、閻連科等形成對話。」

馬建不僅是中國現作家中地位極其重要的一位,從其豐富的國際獲獎紀錄來看,馬建亦是目前的中國流亡作家中,除高行健、廖亦武外,另一位國際代表作家。

獲獎記錄:
2001年,自傳性小說《非法旅行》(又名《紅塵》Red Dust)英譯本入圍美國克魯雅瑪(Kiriyama),獲英國《經濟學家週報》評為「本年度最重要的小說之一」,並入圍亞太平洋吉利瑪圖書獎。
2002年,《非法旅行》的英譯本獲英國托馬斯•庫克國際旅行文學獎(Thomas Cook Award for Travel Writing)。
2007年,再以長篇小說《亮出你空蕩蕩的舌苔》二度入圍克魯雅瑪獎,並同時獲英國獨立外語文學獎,入圍美國桐山文學獎。
2005年,法國《閱讀》雜誌(French literary magazine Lire)將馬建評為二十一世紀全球最重要五十位作家之一。
2008年,長篇小說《肉之土》獲《紐約時報》該年度好書推薦、《華盛頓郵報》年度最佳書籍、《三藩市新聞》年度最佳書籍。
2009年,長篇小說《肉之土》獲英國國際言論自由圖書獎(The T. R. Fyvel Index on Censorship Award),入圍英國獨立外語文學獎(The Independent Foreign Fiction Prize)、希臘2009雅典文學獎桂冠、愛爾蘭都柏林國際IMPAC文學獎、
2010年,長篇小說《肉之土》入選都柏林文學獎。
2014年,長篇小說《陰之道》(The Dark Road)入圍英國獨立外國小說獎(The Independent Foreign Fiction Prize),2014年愛爾蘭都柏林國際IMPAC文學獎提名。


關於《中國夢》

2012年11月,剛上任兩週的黨總書記習近平,帶著六位身穿黑色衣服面無表情的政治局常委們,參觀了北京天安門廣場東邊的中國國家博物館,這座建築的對面就是那位史達林的共產主義信徒毛澤東的紀念堂。習近平帶著那六位隨從漫步在通往「復興之路」的巨型展廳,那裡正展示著中國從1839年第一次鴉片戰爭至今的現代歷史。展廳裡的照片和那些實物都記載著中國在被殖民時期國家在忍受的奇恥大辱。

但自從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崛起,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一切就都是成就了。只是在這個巨大的展覽空間你會感到歷史無路可尋,因為整個展覽沒有提到毛澤東及其繼承者們所造成的政治災難。比如五十年代的大躍進,那場不計後果的全民運動,把中國陷入了共產主義的烏托邦地獄,最終造成了大約四千多萬人活活餓死。

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是延續了十年的暴行,這一次的全民運動使二百多萬人死亡。從此不僅生靈塗炭、民不聊生,更使中國社會陷入了政治捆綁暴力的惡性統治至今。

1989年的北京天安門大屠殺,中國共產黨就毫無忌憚地以二十萬軍人面對街頭廣場爭取民主自由的學生市民開槍屠殺。

在這個國家博物館之外的所有書店和大中小學的教室裡,1949年之後的歷史都被清除、塗黑,中國已淪為一個沒有悲劇,到處是鶯歌燕舞的童話社會了。

習近平參觀之後,環顧周圍的魁儡們,開始宣佈他的「中國民族復興夢」 。他說: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就是中華民族最偉大的中國夢。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建設一個繁榮富強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從此,這個模糊的口號就成為他執政基礎了。習近平的政治理念以及手段都傳承於之前的暴君毛澤東。他先是加強了對權力的控制,繼而把所有的資訊通過壓制封鎖,硬是把實現共產主義所建造的地獄,描述為未來會更美好的天堂。他用謊言和承諾未來這兩套手法把自己變得偉大。但極權者會轉為獨裁者,最終會走向讓人們每天崇拜他自己所造成的神。

當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中共中央已經按習近平的步驟廢除了主席任期限制,習近平成為永遠的主席。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已被載入中國憲法。最近,教育部長承諾將「習近平思想」放進教科書,進入教室繼而進入學生們的大腦。中國近代的暴君們,從未局限於控制人們的日常生活,他們一直在試圖進入人們的頭腦,並不斷地從內部改造中國人。事實上,在二十世紀五〇年代,中國共產黨就創造了「洗腦」這個詞,而且運用至今。但烏托邦總會導致反烏托邦的,謊言也總會有一天被真實捅破。

《中國夢》描寫的就是中國共產黨用了幾十年的政治宣傳,把暴力和謊言雙管齊下,終於把中國人改造的麻木癡呆,甚至失去辨別真偽的能力。人們頭腦中存留的黑暗記憶被遮罩、刪改,並且以知足常樂的心態取而代之。他們完全接受了在黨領導人下,中國創造了經濟飛騰的謊言,而不是那真正各行各業拼命工作的人們。事實上也只有共產黨是唯一不勞而獲的統治階層。

1989年之後的近三十年裡,共產黨唯一做的工作就是狂熱地鼓勵消費主義和不斷吹捧民粹主義,而這兩個正是習近平的中國夢核心所在:把中國人變成了被餵養,被娛樂,卻沒有權利記住過去或是思考問題的巨嬰。

但作家的寫作最重要的是要說出真相,探索黑暗面。我寫了《中國夢》就是出於對虛假的烏托邦之夢控制著大批被奴役的人們表達了我的厭惡。小說講述的故事都是中國的現實。

自1949年開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從不間斷地進行著清除思想的各種運動,最近更是加緊倒退到最殘酷的文革時期,文化大革命的武鬥暴力正自上而下地重演。我的這本書雖然充滿了荒誕,卻也全來自現實。在中國,真實已經遠遠超越了虛構。例如《中國之夢》裡的紅衛兵夜總會和集體婚禮中八十多歲的夫婦等,都確實存在於今天的中國社會。當然中夢湯和植入控制記憶的神經晶片是我的想像。在努力表達更高的文學真理時,我的理念就是在事實面前往更遠處想像。

三十多年前,我寫了第一部小說《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蕩蕩》,那是虛構文學。發表之後,馬上被中國政府譴責為「精神污染」,並下令將所有文本全國銷毀。從那以後,我寫的每本小說,無論是虛構還是現實的都被禁止了。所有的報刊雜誌以及出版社,都不再出版我的小說,甚至連名字也被排除在中國作家之外。更糟糕的是,在過去六年裡,中國政府一直拒絕我進入中國。

當然我還會繼續不斷地「寫,寫,寫」,就像《中國夢》裡馬道德的父親一樣,繼續在中國語言的避難所裡,在被國家強制失憶的迷霧中,尋找歷史真相以驗證現實。揭露暴君的無恥並同情那些受害者的同時,我也意識到了在邪惡的獨裁統治下,大多數人同時也都是壓迫和被壓迫者的雙重角色。更重要的是近七十年來,中國人已經被囚禁了思想,肉體也遭到殘酷傷害。我也希望讀者從故事裡看到中共的統治方式,正伴隨著日益增長的經濟影響力,開始腐蝕各地文明國家。

流亡雖然是一種殘酷的政治懲罰,但生活在英國,讓我的寫作更能看到籠罩在我的祖國的謊言迷霧,使我更能完整真實地表達我對時代的感受。儘管如此,我沒有變成一位悲觀主義者,我仍然相信真實和美是超越人類的精神力量,它遠比暴政要長久。我希望,也許當我的孩子達到我的年齡時,我的一兩部小說可能出現在中國的一家書店裡。當那天到來時,中國共產黨只能在落滿塵土的國家博物館裡才能找到。那時,我希望中國人民能夠面對噩夢已過去,他們看到真相時可以說出來,而不必擔心遭到報復,他們的心靈不受約束能夠自由地創作,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馬建
倫敦,2018年3月


(自由文化)中國夢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