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 Us: 018-243 6288

Mall
(尖端)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RM 56.00 RM 67.00 16%
Quantity
+
Brand
No Brand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West Malaysia - RM 19.00
East Malaysia - RM 29.00
FREE Shipping
FREE Shipping to West Malaysia on orders over RM150.00
Rewards
56 Points
Cash Voucher
20% off
RM15 OFF
Highlights
(尖端)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Product Information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內容簡介>

☀ 改編電視劇,由《如果蝸牛有愛情》王子文、《爸爸回來了》影視雙棲萌爸賈乃亮,與不老男神陳曉東主演!
☀ 超級IP操作!原著作者顧西爵加入劇本改編團隊,劇組橫跨中、俄兩國取景!

誰願陪你冬暖夏涼,在你枕邊,在你心上。
為了她的微笑,他等了十二年。
「妳微微笑著,不同我說什麼話,而我覺得,為了這個,我已等待得很久了。」

// ☀作者顧西爵想跟讀者說──❄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是我提筆寫的第一部小說,所以我對席先生跟安桀有著很深的感情,但我很少提及他們,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越在乎,面對時就越忐忑而小心翼翼』吧,如同席先生對安桀的感情。生平的第一部作品,它多少是帶著一些生澀、一些不切實際的,但它無疑是美好的,是不是?席先生的等待和守候,我想,我們都希望能遇到。」

// ☀冬暖夏涼精彩之處❄
▍暖萌青春代言人顧西爵暖心之作,繼《滿滿都是我對你的愛》、《最美遇見你》後最受歡迎的暖萌小說!
▍冬暖虐戀,夏涼甜暖!看似絕情的深情,顧西爵最暖心作品!
▍十二年深情等待,十二年癡心守護!顧西爵筆下最深情男神終於面世!
▍與顧漫並稱「雙顧」!顧西爵小說全面改編影視化,預約霸屏中!
▍顧西爵第一本小說,帶你領略作家筆下最初的純真與愛情!
▍面世後首度修訂,新增全新番外兩篇!
▍收錄席安夫婦私密話題一百問!

出國六年後,簡安桀不得不回到當初被趕走的地方:家。失去所有溫暖、滿身傷痕的安桀覺得,幫著家人對付她的席郗辰就是道糾纏不休的陰影。出國前他的一巴掌讓她認清現實,而回國後他冷淡高傲的進逼,壓得她喘不過氣。她不想也不明白,何以他竟然對她抱有這麼深的感情。

天生性情冷淡的席郗辰,有股形於外的霸氣,在外人看來他是天之驕子,可他只想求安桀停下腳步。他像個不安的小孩,只敢小心試探,卻常常適得其反;但他願意等待,甚至後退,直到安桀敞開她的心。為了她的微笑,他等了十二年。

「妳知道,我不會傷害妳。但妳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愛妳。我不急,我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等你。」

當他為她放下所有驕傲,那一刻,安桀明白,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

每個人的生命中總會遇到那麼一個人,一同經歷風雨,然後看見彩虹,天長地久。


★讀者推薦:

// ☀有感溫度讀者好評❄
▍席郗辰與安桀,究竟是誰溫暖了誰的歲月,又是誰驚豔了誰的時光?因為認識了簡安桀,席郗辰的整個人生改變;又是席郗辰,使安桀重新相信了愛情。──當當網讀者
▍世界上只有兩種可以稱之為浪漫的情感,一種叫相濡以沫,另一種叫相忘於江湖。而席郗辰對於安桀來說,就是相守一輩子的人。其實他們錯過的這十二年,也未嘗不是一種時間的磨礪,它使兩個人都更加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愛情。──當當網讀者
▍小西筆下的男主,我最喜歡的就是席郗辰,沒有之一 。深情到如此地步的男人讓人絲毫無法抗拒啊!——豆瓣網讀者
▍雖然小西筆下的男主個個都英俊瀟灑、魅力無限,但席先生是我最愛的那一個。——新浪微博讀者
▍席先生雖然不是最浪漫的,但卻是最暖心的,低調的奢華!——百度貼吧讀者


<作者簡介>

顧西爵
暖萌青春代言人。處女作《最美遇見你》溫馨輕鬆,一經推出便贏得千萬讀者好評。其後出版的《我站在橋上看風景》獲辛夷塢首次作序力薦,並高居各大書店青春文學暢銷榜前列。自傳體小說《滿滿都是我對你的愛》以其超有愛的暖萌風紅遍新浪微博、豆瓣,被讀者稱為「最具萌點和笑點的愛情小劇場」。


★內文試閱:

在國外這幾年,我幾乎都快忘了這個中文名——簡安桀。這是我父母原本為兒子準備的名字,只是沒想到最後出生的卻是女兒。
飛機終於起飛,我閉上眼睛,慢慢呼吸,總是要忍受一些事情,比如飛機起飛,比如回國。
良久之後,我隱約聽到有人在叫我。
「咦?」沈晴渝推門進來。「安桀,妳在家啊?」
「嗯。」
「妳一直待在書房嗎?中飯有沒有吃?」
「吃過一點。」我隨口應了聲,猶豫著要不要先回房間,或者再等等,她可能馬上就走。
沈晴渝從書櫃的抽屜裡拿了一份檔案。「阿姨現在還要出去,晚上跟妳爸爸可能也不回家吃飯。」她看了我一眼。「那妳看書吧,晚飯記得吃。」
我點頭,她就開門走了。
「郗辰,你怎麼也在家……你不是說今天要去……」
書房外面的走廊上傳來聲音,遠遠近近,我無心細聽,而一時也看不進去書,索性閉目養神。
不知道葉藺這時候在幹什麼?他說要去跟朋友打球,每次週末他總是忙得見不著面。
由朦朧中轉醒,我看見沈晴渝站在面前。
「抱歉,把妳吵醒了。阿姨想問妳,妳有沒有動過一份文件?跟這份差不多,都是黃封面的,放在那裡。」她指了下之前取檔案的那個抽屜。
「沒有。」
「那就奇怪了,我昨天明明放在那裡的,怎麼就找不到了呢?」
我俯身撿起滑落在地板上的書,打算回房。
「安桀,妳再仔細想想,是不是妳動了,然後放哪兒卻給忘了?」
我搖頭。「我沒有動過。」
「沒道理的,今天就妳一個人在書房啊。」
我開門出去時卻被她拉住。「等等,妳這孩子怎麼——哎,阿姨真的有急用,妳沒看到過,也應該幫忙找找是不是?」
我被她扯得有些痛。「妳不要拉著我。」
「我說妳——我好好跟妳說話,妳怎麼老是這種態度?」
「妳先放手……」
「妳是不是故意把檔案藏起來為難阿姨?」
因為不喜歡與人有太過親近的肢體接觸,尤其是跟自己不喜歡的人,所以我顧不得是不是失禮,用了點力抽回手。
「等等,妳別走!」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總是要來找我的麻煩,明明是她讓我爸爸拋棄我媽媽,破壞了我的家庭。
「妳給我站住!」
她追上來抓住我,用了很大的力氣。我從小就怕這種突然的大動作,所以下意識地用力推開她。事情發生得措手不及,沈晴渝向後跌去,後面是樓梯。我一驚。「小心!」我想抓住她的手,可是根本來不及!
我看著她跌下去,我的腳步定在地上無法動彈,我只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在發抖。
我聽到有人跑過來。
我看著眼前模糊的人影,我看不清楚他是誰,可是,不管是誰,可不可以拉我一把?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想要傷害她……
「啪!」
「小姐,小姐。」耳邊有人輕聲喚我,我有些吃力地睜開眼睛。
空服人員俯下身。「小姐,妳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妳的臉色很不好。」
「我沒事。」
這是第幾次作這個夢了?第十次,第十五次,還是更多?
我抬起手看自己的掌心,冒著冷汗,還有點顫抖。
害人害己,說的是不是我這種人?
我讓她的孩子胎死腹中,我害死了跟我有一半血緣關係的妹妹抑或是弟弟。而我也受到了懲罰,她那出色能幹的外甥打了我一巴掌。這是我第一次被人打巴掌,只覺得很疼很疼。最後,我父親給了我一張卡,我去了法國六年。
六年後,我還是回來了。
我深呼吸,望著計程車窗外冰冷的冬日瑟景,這裡是我的故鄉。
我以為自己永遠不會再踏足這裡,可是母親的一通請求還是讓我回來了。
她希望我回一趟簡家。

我在一幢老別墅前下了車。我看著眼前的房子出了會兒神,當初父親買下的時候,就是圖這裡風景好、水好、空氣好,一派柳絲細、歲月長的意象。所以外觀的灰泥牆只是略略修繕了一下,完全保留了那種古樸莊重的歷史感,紅瓦也是按照舊制去尋訪而來,一一鋪排整齊,使整幢房子看起來就像一位不辨年歲的女人,明明不那麼年輕卻依舊不失華美。而花園裡在春暖花開時關不住的春意更是惹人遐思。曾經我很愛這裡,如今卻是如此陌生。
我推開鐵門走了進去。走到屋簷下,我按了門鈴,因為我沒有鑰匙。
開門的是一個有點年紀的老太太,她看著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請問妳找誰?」
「我找……簡先生。」
「先生不在。」老太太順勢要關門。
「林媽,是誰?」一道低沉的聲音從裡屋傳來。
我發現自己的手竟然有點發抖,然而卻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修長的身影踏至門口,他的表情有些意外,但不至於太驚訝。
我拎著行李逕直走了進去。
「席先生?」傭人帶著疑惑的聲音。
「她是簡叔的女兒。」
女兒……我瞇了瞇眼睛,心中不免有些自嘲。
感覺手上一輕,席郗辰走過來接了我的行李。我低下頭看著那隻對於男人來說略顯白淨的手。「你的手很漂亮。」我說。
席郗辰若有所思地望著我,我轉開頭,抬步上樓。
打開二樓我曾經的房間,看到裡面熟悉的擺設中間夾雜了許多不該有的東西,玩具車、積木……地板上、床上、桌面上都是。
「玉嶙好像很喜歡妳的房間。」
我回身看向身後的人。「玉嶙?」
「妳的弟弟。」
胸口忽然悶得有點透不過氣來,我想其實我可以去找小姨一起過耶誕節的。
「妳要不要睡客房?」他聲音冷清地問。
「客房?」我笑了笑,從他手上拿過行李,向樓下走去。
席郗辰從身後拉住我的手,這舉動讓我渾身一顫。「放開!」
「要去哪,回法國嗎?」他的話問得有些急迫。
我拉下他的手。「放心,我會回法國的,雖然不是現在,但是很快就回。」
他看著我,目光冷沉。
我別開頭。「明天我會來見他。」
「妳爸爸應該馬上就會回來。」他的聲音波瀾不驚。「妳可以等一下。」
「不用。」這樣的對話讓我意識到,即使我曾在這個家裡生活了十七年,但是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名過客。「更何況這麼晚了,我也得去找地方住不是嗎?」
他停了三秒,說:「如果妳的意思是妳只想住自己的臥室,那麼我會叫人收拾。」
「怎麼?我上面的話讓你產生這種想法?」我輕哼。「收起你的自以為是。」
忽然,他向我挪近一步,我下意識地向後退開一大步!
「妳……怕我。」這是一句肯定句。
我掃了他一眼。「你可真幽默,席先生。」說完我毅然地走向玄關。
「對了,席郗辰──」走到門口時,我又回頭笑道:「你一定要擺出這麼高的姿態嗎?」

走出門,外面竟然在下小雪。
我走到以前上高中時等公車的站牌那裡,等了一會兒,我上了第一輛來的車,不管它到哪裡。車上沒有多少乘客,公車前行,發出特有的聲響。近黃昏,街道兩旁的路燈都已經亮起,一道道光在車窗上折過,忽明忽暗。雪花從窗外吹進來,落到我的臉頰上,有些冰涼。
我有了一個弟弟,但是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是覺得沒必要,還是已經避我如蛇蠍?
「小姐,終點站到了。」司機的聲音將我從漫天冰雪般的思緒中拉回。
我下了車,抬眼望去一片荒野,沒想到這座城市竟然還有這麼荒涼的地方。最後我撥了朴錚的電話。電話那頭響了一下就接起,聲音裡帶著火氣:「打妳電話為什麼不接?」
「我迷路了,朴錚。」

浸泡在熱水中的身體總算有了些許暖意,緊繃了一天的神經也開始慢慢放鬆,變得有些恍恍惚惚。
聽到敲門聲我才發現自己竟然睡著了。等我穿好睡衣出去,等在浴室門口的朴錚取笑我:「我還以為妳在浴室裡玩自殺呢。」
「你想多了。」我笑笑,然後說。「我要睡了,累。」
「知道累還跑去那種鬼地方?」
我不知道朴錚說的鬼地方是簡家,還是那個人跡罕見的終點站。我這樣想著,又聽到朴錚嘆道:「客房裡的床單跟被套我都幫妳換過了。潔癖真的沒有藥醫嗎?」
我無奈地說:「你就當我比較愛乾淨吧。」走了兩步我又回頭問:「你沒有其他的話要跟我說嗎?」
朴錚作勢想了想。「Check out時別忘記付住宿費、伙食費……」
我的回應是直接轉身走人。

隔天清早,房門外傳來的聲音讓我轉醒。聲音不響,斷斷續續的,但是對於我來說即便是小得像翻書的聲響,都會嚴重影響到我的睡眠。
當我打開臥室門,看到客廳裡的人時,不由僵立在原地。
英俊的面孔,高瘦的身形,配上一身設計簡潔的米色休閒裝,真的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樣。
這時那人也發現了我。
葉藺的手一抖,資料撒了一地。
我跟葉藺從國一就認識,然後相知、相熟、相戀六年。
曾經,他能輕易影響我的情緒。而現在,我希望他不再有那個能力。
葉藺回過神。「什麼時候回國的?」玩世不恭的笑容恢復,他開始撿掉在地上的紙張。
「昨天。」
「真是不夠朋友,回來也不跟我說一聲。」
「本來就不是朋友。」
「是嗎?」他的語氣慵懶,夾帶著諷刺。
朴錚朝我走來。「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我嘆了一聲。
因為朴錚的無意提示,葉藺看了眼朴錚又看向我。「沒想到妳跟朴錚的關係已經好到這種程度,看來是我孤陋寡聞了。」
「這似乎與你無關。」我平淡地道。我與朴錚的關係,知道的人的確不多,不是刻意隱瞞,只是不刻意去說明罷了。
朴錚抓了下頭髮。「葉藺啊……」
「朴錚,我餓了,有東西吃嗎?」
朴錚看了我一眼。「有,等會兒。」不再試圖解釋,他轉身向廚房走去。他總是能明白我的意思。
「妳怎麼會在這裡?」葉藺看著朴錚的背影問。
「沒地方住。」我走到餐桌前倒了杯水喝。
「別告訴我你們簡家大到沒空房間讓妳住。」
我手指一顫,險些將手中的杯子摔落。
「不渴就不要喝太多水了。」他皺眉,隨即又笑道:「在法國待了六年總算知道回來了。」
我只是喝著水沒作答。
「我還以為妳會一直待在那裡。怎麼,簡家大小姐終於出國深造完畢,回來報效祖國了?」見我不搭理,他的口氣開始不滿。
「我還沒畢業。」不回答他,他就會一直纏下去,所以我挑了一個最可有可無的話題敷衍一下。
「妳還要回去?」
「嗯。」
他忽然將手上的資料扔在茶几上。「跟朴錚說一聲,我有事先走了。」
「好。」我不去在意他的反覆無常,也沒有打算相送。
「好?呵,對了,有空出來吃個飯,亞俐挺想妳的。」他說完開門就走。
而我手中的玻璃杯終究滑落,濺開一地的碎片。
「我跟他也是偶爾聯絡,這段時間他要買房子,看中了我們房產公司下面的樓盤,所以最近來往得比較頻繁。」站在廚房門口的朴錚看了眼地面,走過來,放下早餐後,去拿掃帚與簸箕收拾了地上的碎玻璃。「原本我以為妳會睡到下午,抱歉了妹子。」
我有些發愣,過了一會兒才說:「我去洗下臉再來吃。」
「其實,葉藺並非他所表現的那般玩世不恭。」朴錚算是實話實說。「他人挺好的。」
我笑笑,沒說什麼。他怎麼樣,現在跟我已經完全沒有關係了,六年的時間可以淡化一切,包括本以為會天長地久的感情。
那年九月,母親送我到國中報到,那個時候的夏天還遠沒有現在這麼炎熱,滑過樹尖的風也是微涼的。在我的記憶裡,那時的母親很美麗,也很溫柔。
教務處外面長長的走道上,我站在窗前等著母親出來。
我的成績有點差,因為身體不好的緣故,從小上課總是比別人上得少,考試偶爾也會缺考,之所以能進入這所數一數二的重點學校,也只是金錢萬能下的一個例子。對這種用錢來買進好學校的事,一開始我會感到羞慚,但父母並不在意,漸漸地我也麻木了。
「原來女生也有買進來的。」一句夾帶著明顯諷刺的話語傳到我的耳朵裡。
我側頭看過去,是一個相當搶眼的男孩子,軟軟的頭髮、白淨的皮膚、好看的臉蛋,以及一雙黑得發亮的眼睛。
「我在跟妳說話妳沒聽到嗎?說話呀!」
「妳是聾子嗎?」見我不理,不耐煩的話一再拋來。
事實上我只是在想著怎麼回答他,可他的耐性似乎特別少。
「妳笑什麼?」
「你很吵。」我說,他的聲音雖然好聽,但當拔高了音調叫出來時卻異常古怪。
「妳說什麼?」
這時母親從教務處出來,朝我招手。「走了。」
我對他說了聲「再見」就向母親走去。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葉藺,性子急,又張狂。
往後的六年,這個叫葉藺的男孩子橫行霸道地闖入我的生活,占據了我大部分的時間以及心神。
我在洗手間的鏡子前面看著自己有些蒼白的臉。如果時光可以倒流,那麼我還會不會要那樣的六年?答案是否定的。
甜蜜後的孤獨比硫酸還能腐蝕五臟六腑,所以如果能早知結局,一開始我就不會走進這局裡,因為我太怕思念的折磨。
好在,如今已不會再想念。
「安桀,妳的手機一直在響,要不要幫妳拿進來?」朴錚的聲音從門外傳進來。
「不用,我馬上就出去。」
收起恍如隔世的回憶,我開門出去,接過朴錚遞來的手機,七通未接來電,同一個號碼,沒有顯示姓名。正要回撥過去,手機又響了,還是這個號碼,我按下接聽鍵。
「簡安桀。」
果然是他,葉藺。
「剛才為什麼不接電話?」雖然沒有質問意味,但是口氣卻聽得出來不太高興。
「找我有事?」我不想浪費時間,既然心裡早已決定不再為他介懷,彼此相安無事最好,那麼如今以及往後任何的牽扯都顯得多餘。
「沒事就不能找妳?」
還是那麼喜歡裝腔作勢啊……
「不方便說話嗎?朴錚在妳旁邊?」語氣柔了一些,也有幾分試探的味道。
他問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其實沒必要。「沒事的話,我就掛了。」
「妳敢掛試試看!簡安桀,如果你敢掛,我現在馬上立刻出現在你面前砸了你那手機!」他不再調笑,過大的怒火令我有些錯愕,雖然從一開始我就明白那陰柔的語氣下是壓抑的不滿,卻沒有想到會是這般的歇斯底里。
「那你想說什麼?」我不再妄圖能將這通電話輕率帶過。
電話那頭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不適當的失控。「抱歉。」語調又恢復到先前的漫不經心。「我還在朴錚家樓下,妳能下來一下嗎?我想跟妳單獨談談。」
「不行。」不想再牽扯不清,而我也不擅長找理由與藉口,所以乾脆拒絕。
「好,很好,簡安桀妳總是有法子讓我覺得自己在犯賤!」沒再等我回答,電話被掛斷。
緊握手機的手有點痛,我想起兩人分手那天他說的那些話,比冰雪更刺骨的冷言冷語。在法國的第一年,我只要想起他,就好像被人用尖刀刺入心臟。
他說:「法國,美國,隨妳去哪裡,越遠越好,眼不見為淨最好!」
我希望這句話他能自始至終地說到做到。

 


(尖端)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West MalaysiaBelow 150.0019.00
Above 150.00FREE Shipping
East MalaysiaFlat Rate29.00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