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 Us: 018-243 6288
PChomeSEA

Mall
(小異出版)斯德哥爾摩復活人(2022年新版)

RM 76.00 RM 91.00 16%
Quantity
+
Brand
No Brand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West Malaysia - RM 19.00
East Malaysia - RM 29.00
FREE Shipping
FREE Shipping to West Malaysia on orders over RM150.00
Rewards
76 Points
Highlights
(小異出版)斯德哥爾摩復活人(2022年新版)
Product Information
斯德哥爾摩復活人(2022年新版)

<內容簡介>

當死亡也不能將我們分開,活屍橫行大地,
你會驚慌逃亡,抑或將逝去摯愛從棺裡挖出來?

在那詭異的一日,瑞典發生一連串匪夷所思的現象:熱浪侵襲,市內出現上千的老鼠;城市上空瀰漫陣陣電流,電器異常;所有人爆發集體頭痛,原因不明。
然後,就如發生時一樣突然,一切異常戛然而止。接著――

一名退休記者接到電話,提供一則勁爆的獨家:停屍間裡死人復活,到處亂走。但是比起搶頭條,他的第一個念頭是剛剛下葬的外孫。若將外孫屍身掘出,孩子也能復活,回到他身邊嗎?
老婦照顧失智丈夫數年,心力交瘁,當死亡終於解除了她永恆的責任,不過幾天,過世的丈夫卻隨大批活死人奔回她身邊。神聖的婚約成為致命的累贅,她該如何面對?
脫口秀演員的妻子遇上飛來橫禍,意外死亡,他在她的屍身前祈求上帝讓她復活――上帝欣然應允――心跳停止的她又在病床上蹦的坐起身。他知道妻子只剩一副空殼,靈魂不再,卻怎麼也無法放手。

在這令人匪夷所思的異象下,有人投身信仰;有人訴諸科學;有人寧可當縮頭烏龜。這究竟是神的作為,還是末日將至的預示?是軍方違背倫理的實驗,還是可怕傳染病肆虐?
當死活不分、陰陽不再兩隔,人間的煉獄就此誕生。

死亡並非結束。


★本書特色:

1.暢銷書《血色童話》作者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另一傑作
2.作品被翻譯成多國語言,亦售出電影版權


<作者簡介>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John Ajvide Lindqvist
瑞典人,生於一九六八年,成長於斯德哥爾摩郊區小鎮布雷奇堡(Blackeberg),從小夢想能闖出一番名堂。他曾是魔術師,還在北歐魔術牌技比賽中贏得第二名。之後成為喜劇脫口秀表演者長達十二年。後來轉戰進入劇作圈,寫出了膾炙人口的電視劇本《Reuter & Skoog》,並擁有多部舞台劇作。《血色童話》是他第一部小說,在瑞典造成轟動,二○○五年獲選為挪威的最佳小說獎,並入選為瑞典電台文學獎。
本書為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的第二本長篇小說,也是另一本聲東擊西、藉著所謂復活人這樣的怪物,直擊人心黑暗的傑作。書中的死人與活人,展現出了許多諷刺的對比。政府與媒體、復活人的家屬與一般民眾,面對詭異事件的反應只印證了一件事:你生前是怎麼樣的人,死後也不會相差太多。反之亦然。

譯者:郭寶蓮
台大社會學碩士,輔大翻譯研究所肄。專職譯者,譯作包括《血色童話》、《夜之屋》系列、《一級玩家》、《心願清單》、《第三餐盤》、《川普的女兒》等。


★內文試閱:

瑞克斯塔墓園,午夜十二點十二分
安拜普蘭、艾稜史朵蓋特、布雷奇堡……
駛過一區又一區的馬勒繞出那個有如太空時代產物的圓環,汗溼的雙手從方向盤滑落。他右轉駛入瑞克斯塔湖區的火葬場暨墓園。
手機響起。他放慢速度,在袋子裡掏摸一番後終於拿出手機,瞥了一眼來電號碼。是編輯部。班基或許想知道他的照片照得如何,故事報導寫出來了沒有。哪來的時間啊。他將手機放回袋子任它響,駛入小停車場,然後熄火。打開車門,反射性地抓起袋子,費力擠下車,然後……
停下腳步。
他站在車邊,倚著車門,拉拉褲頭。
沒半個人。
高聳圍牆內闃寂無聲。夏日的暈黃月亮灑落柔和光芒,映照著火葬區有稜有角的建築外觀。沒動靜。
他在期盼什麼?期盼見到自己的外孫站在那裡、猛搖門閂……?
對,類似這樣的。
他走到大門往裡頭探。一個月前,他就站在禮拜堂前方的大空地上,汗水在黑色西裝裡一道道地流,心被一刀刀地割。而今,這塊空地任憑黑夜籠罩,月亮在墓碑投射出一地月光,燃亮墓園裡偶見的星星。
他抬頭望向那片紀念樹林。稀微的亮光從松樹下方往上投射,而旁邊一根根的紀念蠟燭是由死者的悲傷摯愛擱放。他摸摸大門:鎖上了。他看看門上那排尖鐵,行不通。
但他對墓園瞭若指掌,侵入並非難事,教他搞不懂的是有什麼鎖的必要。他沿牆走到一片斜陡的草堤。就算其他植物奄奄一息,那兒的全年生植物也能透過人工灌溉生長綻放。
真那麼簡單嗎?
有時候他以為自己仍是三十歲的人,一尾活龍。對那時的他來說當然易如反掌,但現在可不同了。他環顧四周,席爾斯梅德葛藍街上廉價公寓的幾扇窗閃爍著電視螢幕的藍光。沒人在外頭遊蕩。他舔舔脣,抬頭看草堤的最上方。
三公尺高吧,或許斜四十五度角。
他爬上去,抓住一簇草,開始費力將自己往上拉。脆弱草根失守,他被迫以腳趾陷入土裡,以免往後倒栽。他臉幾乎貼在地面,像隻蝸牛那樣慢慢把自己往上拉。他用肥肚腩擋著,發揮摩擦作用,一步一步登上草坡,在這悲慘情境下,他笑了起來。在差點失衡滾落之際,笑聲戛然而止。
我這模樣肯定很狼狽。
終於爬到最上面了。他癱倒在地,喘息片刻,俯瞰墓園。整齊排列的墓碑和十字架矗立在月光投射的陰影下。
躺在這裡的人多半以火化處理,但安娜決定讓伊利亞思土葬。當時馬勒想到那小小身軀躺在冰冷土裡就覺得可怕,但安娜認為這樣比較能讓她感到安慰。她不想離開他。這樣可以讓她離他更近些。
那時馬勒覺得這理由不好,日後很可能後悔,不過或許他錯了。安娜每天到墓園來,還說她知道伊利亞思躺在那裡感覺就舒坦多了。整個人,完完整整,有手腳、有頭顱,而非只剩一罈骨灰。只是馬勒還不習慣,每次來墓園除了悲傷,還有一種不自在。
那些蟲,還有腐朽的過程。
沒錯。他突然想到這問題。滑下另一側草坡前,他躊躇半晌。
如果……如果這真的發生了……那伊利亞思會是什麼模樣?
馬勒見過的犯罪現場不下千百。他親眼目睹過塑膠袋裡拿出來的肢解軀體、死在住處和愛犬獨處超過兩個禮拜的死屍,還有被運河水閘或拖網漁船的引擎絞得面目全非。他這輩子見過的屍體沒一具好看。
伊利亞思土葬,用不著的那副白色棺廓就在他眼前燃燒。葬禮舉行前一小時,伊利亞思和世界做了最後一次告別。那天早上馬勒買了一盒樂高玩具,他和安娜站在打開的棺材旁凝視著伊利亞思。他們給他穿上他最愛的睡衣,有小企鵝圖案的那件,還將泰迪熊塞在他的小手臂下。雖然似乎沒這必要。
安娜貼近棺材,說:「醒來,伊利亞思,拜託,小寶貝,你睡夠久了啊。」她摸摸他的臉頰,「醒來,小寶貝,天亮了,該去托兒所了……」
馬勒摟住女兒,什麼都沒說,此刻父女的心情如出一轍。他將伊利亞思一直想要的哈利波特樂高玩具放在泰迪熊旁,有那麼半晌,他竟以為仍然美麗完整的他會樂得跳起來。只要他起身,這場噩夢就能結束。
馬勒滑下草坡,小心翼翼走入墓園,深怕驚擾這裡的寧靜。距離伊利亞思的墳墓還有一段路,前往的途中,他經過一座碑文才剛刻上的墓:
戴格尼.波曼
一九一八年九月十四日至二○○二年五月二十日
他停步、聆聽。沒聽到什麼,繼續走。
伊利亞思的墓碑映入眼簾,右手邊最後那個。安娜帶來插在花瓶的白色百合在月光下閃爍發亮。墓園如此稠密,卻又是地球上最孤寂的地方。
馬勒跪倒在墓邊,雙手顫抖,嘴巴乾涸。種在裸露土壤裡的草皮還沒冒出青翠,植被接縫處的黑影特別突出。
伊利亞思.馬勒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九日至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
留在我們心中
永永遠遠
他什麼都沒聽見,什麼都沒看見。一切正常沒異狀。沒有隆起的土壤──
對,是他想太多了。
沒有伸出來到處摸索的手。
馬勒整個人癱在地上,伸手擁抱埋棺處,耳朵緊貼草地。只有瘋子才會這麼做。他聽著底下動靜,一手摀住沒貼地的那隻耳朵。
聽到了。
刮磨聲。
他咬脣太用力,甚至滲出血珠。他更貼向地面,感覺草都往旁讓位。
沒錯,底下有刮磨聲。
伊利亞思在動,他想要出來。
然而馬勒卻開始畏縮。他站起來,佇立在墳墓末端,環抱著自己,努力不讓自己崩潰。他的腦袋一片茫然空白。雖然他是為此而來,但直到最後一刻卻還無法相信這是真的。他沒計畫,沒帶工具,沒法子……
「伊利亞思!」
馬勒膝蓋落地,拔起一叢叢的草,徒手刨開土壤。他有如被惡魔附身,刨得指甲斷裂,嘴中嘗到土為,雙眼蒙上沙子。刨一刨,他就將耳朵貼在地面,聽見刮磨聲越來越清晰。
土壤乾燥透氣,還沒被綿密的草根抓牢。額頭淌下的汗珠是他這幾個禮拜來首次嘗到的甘潤。二十分鐘後,他已挖得比手臂還深,仍不見棺木影子。
他趴在穴邊,低頭刨挖了好一陣子,血液衝上腦門轟隆響,腦袋裡好像有鐘錘搖擺,眼前一片黑。他不得不稍停片刻,免得昏厥。
他努力回到原先位置,突然聽見自己的背部發疼哀叫的聲音。馬勒趴在柔軟的土堆上,聽到刮磨聲繼續響,敞開的洞穴更放大了聲音。他似乎聽見微弱的啜泣,有點像哨音。他趕緊凝神聆聽。哨音停了,他吸了口氣,啜泣再次出現。他哼了一聲,鼻孔噴出沙土和黏液。是他的呼吸道在哭,是他讓它們喘息的。
乾燥的土壤。
感謝上帝:土壤是乾燥的。
變成木乃伊。不會腐化。
他躺著喘,努力不要思考。他的嘴巴乾涸,舌頭頂著上顎。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然而真的發生了。這下該怎麼辦?要不躺下來假裝沒事,要不接受現實,繼續挖下去。
馬勒想起身,試圖站起來,但背脊就是不肯合作,他只能像隻金龜子那樣拱背蜷縮,雙手猛捶,想抒解那彎不了的關節。沒用。他翻身趴著,拖著自己來到那個開口處。
他對著裡面大喊。「伊利亞思!」脊椎的痛楚往下竄到尾骨。
沒有回應,只有刮磨聲。
還要多深才能見到棺材?他不知道,但現在沒工具,他實在無能為力。他緊握住脖子上那串珠鍊,像個懺悔者一樣祈求神的諒解。然後,他對著洞口說:「我挖不動了,對不起,孩子,你太下面了,我得去找人,我得……」
刮磨,又刮磨。
馬勒搖頭,開始靜靜啜泣。
「別再抓了,孩子,外公就來了,我這就去……找人來……」
繼續刮磨。
馬勒咬緊牙根,摀住耳朵。背部的陣陣抽痛迫使他雙腿一癱跪下,他轉身抽噎,慢慢把自己拖回洞口。
「我來了,孩子,外公下來了。」
但洞穴容不下他。洞壁刮磨他凸出的腹肚,粉碎的土壤紛落。他不理會後背的哀號,彎腰繼續掘。
不過兩分鐘,他的手指就摸到平滑的棺蓋。
如果棺蓋碎裂……
馬勒將土礫撥開,露出腳邊那副如皎月般明亮的白色棺蓋,但裡頭靜悄悄。他一腳站在棺尾,另一腳立於棺首。為了方便活動,他將一腳移跨到棺蓋中央,隨即聽見棺木碎裂,趕緊將腳移到一旁。
被汗水黏在身體上的衣服繃得好緊。他彎腰時,頭顱裡的壓力不斷累積,彷彿再低一次頭,整個腦袋就會像過熱的鍋爐瞬間爆開。
胸口最下方的那副肋骨與地面同高了。他傾身趴在洞口,頭靠在草皮上喘息。他眼前開始冒出金星。馬勒閉上眼,聽見身體汩汩流出猩紅血液。
上帝,這真的太難了。
他又開始挖,心想若沒有超人能耐,哪能掘得出棺材。但只要挖開,就能將棺材抬上來、打開,然後……重逢。
然而,眼前鬆動的只有他們當初為了降下棺材挖開的土,現在他得先移除這些土。至於把棺材抬上來則是另一回事。那些挖墓穴的人可沒想到有天竟要把棺材抬上來。
他手溜到腦後,站著休息了一會兒。微風吹過墓園,拂動山楊樹的樹葉,冷卻他過熱的身軀。闃寂之中,他突然想到,或許這一切只是他的幻想,由於太渴望見到外孫,以至於出現幻聽。要不,也可能是動物,或許是……
老鼠。
他揉揉眼,又來一陣微風吹拂他的臉。他快虛脫了,過度用力的手腿肌肉開始痙攣,一起身站直立刻繃緊。他心想,若無人相助,他肯定無法靠自己爬出墓穴。
就是這樣了,認命吧。
他額頭上的皺紋拉平,油然而生一股怪異的平靜。影像在他眼前隱約舞動:他正穿越一片蘆葦田,身處沙沙搖曳的綠色蘆稈間。他一前進,蘆稈就斷裂。他從蘆簾縫隙瞥見裸身,一群宛如寶萊塢妖豔女星的裸女正玩著躲貓貓。
同樣一絲不掛的他被蘆葦刮過肌膚,劃出一道道深痕。只要移動就被螫,傷得全身覆滿一層血膜。挑逗軀體的欲望,加上蘆葦帶來的皮肉痛楚,讓他眩暈呻吟。這裡有纖手,那兒有乳波,一綹綹棕髮隨風飄動。他伸出手,只抓到蘆葦,再抓,還是蘆葦。
腳下傳來東西碎裂與碾壓的聲音,女人笑聲淹沒窸窣蘆葦,他成了一頭公牛,一頭笨重的肉欲野獸,踐踏著纖細植物,只為強逞獸欲……
他睜眼,乍然驚覺。
刮磨聲又傳來。
他不只聽見,還感覺到了。那振動在他腳下,指甲刮磨木頭。他低頭看著棺材。
喀啦──
半吋厚的棺材就位於他的雙腳和手指間。
「伊利亞思?」

(小異出版)斯德哥爾摩復活人(2022年新版)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West MalaysiaBelow 150.0019.00
Above 150.00FREE Shipping
East MalaysiaFlat Rate29.00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