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 0 items 
Loading...
Language
Contact Us: 1800 88 2354

Mall
(北極之光)天天想妳(限)

RM 53.00 RM 68.00 22%
Quantity
Product Code
S320002114561
Brand
No Brand
Sold by
Status
Available Now
Delivery
Usually ships within 1 to 2 weeks
Delivery Fee
MY - RM 19.00
FREE shipping with a minimum purchase
MY - RM88.00
Rewards
53 Points
2021 Hari Raya Hamper H01
Notify me when ...
price drops.
Product Information

<內容簡介>

不知道自己錯過什麼/領悟愛情
「溝通」是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一環。
最說不出口的話,或許會是對方最想聽見的;不說出心中所想,永遠不知道自己即將錯過什麼、又或者即將擁有什麼。
且看藍斯細膩的文字,再一次帶領我們領悟愛情。
——温暖暖 北極之光妖豔作家

不要害怕,以後有我陪著妳。

「因為學姐的小提琴聲,讓我想認識妳,學姐的演奏雖然悲傷,但也讓我感到幸福。」
「妳總是在意一些小事、總是鬧脾氣、總是擅自出現在我的視線內,關鍵時刻卻轉身逃跑……」

倪姿瑩是醫學中心的神經外科主治醫師,相貌艷麗姿態妖嬈,追求者眾多卻始終不曾定下來。高中時,蟬鳴聲的夏季,她偶然看到同校的學姐曲天頤演奏小提琴,從此展開漫長的情怨糾纏。

她總是在人海中尋找跟曲天頤相似的人,嘗試投入感情,卻在感情冷卻變質時發現,當初會答應追求,都只是因為那些對象有曲天頤的影子。無奈的眼神、溫柔的語氣還有微笑時勾起的弧度,甚至是略顯冰涼的手心,她會因為這些小小的相似點去追逐,卻總在人家回應後茫然不知所措,因為……那不是她要的,因為那些人都不是曲天頤。

當初,是她主動親近曲天頤,她原本的願望很簡單,只要曲天頤可以露出笑容而已。可是慢慢的,她開始患得患失,太多的情緒跟想法讓她迷失了自我。

如果她早點告白、如果她可以勇敢一點就好了……為什麼她總是錯過一次次的時機,真是大笨蛋!


<作者簡介>

藍斯
一位喜歡被文字洗禮的假文青。
喜歡惆悵的事物、喜歡情感下的承諾、喜歡雨滴打在傘葉上的瞬間,更喜歡把上述所有事物,囊括進文字中的那種感覺,所以持續書寫。

已出版書籍:《梔子香》(收錄於《月夜星光》)、《餘波盪漾》、《憶紅塵》(收錄於《不悔》)、《我願意》、《寧夏》、《愛情的模樣》(收錄於《愛的記憶》)
Email:[email protected]
臉書網址:https://facebook.com/lance0503


★內文試閱:

‧推薦序

護理師 季純

第一次看到藍斯的文,約略是三年前,在北極之光的官網看到《梔子香》,那時還不認識藍斯,只覺得好特別啊~這作者似乎有醫護背景。時光快轉又過了一年,《餘波盪漾》出現了,藍斯的文筆很特別,讓人一下就身歷其境,瞬間我似乎回到醫院,幫忙備物挪床,血壓 計、心電圖、血氧測量儀、呼吸器不斷在一旁作響,不曉得多久沒喝上一口水、一直餓著肚子也無法上廁所。忙亂之後,好不容易交完班,坐下來記錄病人狀態時,也只能喝著珍珠奶茶止渴止餓,下了班或休假還要回醫院上課、開會或寫報告,這就是我們的日常啊!
而《我願意》則是剛踏入職場的小學妹,面對學理跟臨床,突然覺得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同時要處理好多好多雜事,又要學習本來學過又好像很陌生的東西,缺乏自信、徬徨無助,又回到了剛畢業迷茫懵懂的自己,不論在學時成績多麼耀眼,臨床上也是被學姊電得「迷迷冒冒」(台語),許多蠢問題都恨不得有個洞可以鑽下去,更別說還有生疏的技術需要學習。在護理界,學姐學妹制很重要,學姐說什麼都要聽,小學妹當然就無法抵抗被學姐帶回家「照顧」呀~忙碌的工作壓力和輪三班的生活中,能夠有一個懂妳且一直等妳的人,真的是好幸福的事情~~
另一方面,個人覺得藍斯很厲害的是形容學姐帶學妹的壓力,以及面對自己弱點時的軟弱,真的就好像歆穎學姐皺眉困惑的站在眼前(好吧我承認我是故意提她的名字的~~歆穎學姊~~)。然後又很自然的用一幕嗨爆地球表面的打鼓戲讓讀者興奮又難過,看藍斯的書就像搭雲霄飛車,常常讓人又哭又笑欲罷不能,最後再來個療癒系充滿希望又有未來的Happy Ending,讓人看完時還意猶未盡覺得小心臟要爆發啦~~
之後,《寧夏》又回到學生時代的愛情故事,一路小心翼翼牽著手,卻因彼此的個性和不諒解而差點錯過,雖然脆弱時不在身旁,還好她們都夠堅強,我們才能看到美好的結局(大笑)。字裡行間更精確的表達出醫師與護理人員面對生命無常的無奈、內心的壓力以及難過,有時甚至會責怪自己,台灣的醫護人員都很辛苦啊!!
苦等了一年沒見到藍斯的作品,然後~《天天想妳》誕生了!!
當我佇立在窗前妳越走越遠我的每一次心跳妳是否聽見
《寧夏》中好不容易被刷白的神經外科女神醫師倪倪,簡稱神經女醫師(並不是),場景拉到手術室和外科病房,短短的敘述就好像被帶到刷手檯刷手後進入由倪倪主刀的手術檯,很快就結束手術,主刀的倪倪帥氣的脫掉無菌衣和隔離帽,露出那美(妖)麗(豔)的外表,短短的一幕和前女友碰面的場景,說明了倪倪似乎一直在尋找某人的影子,但再次遇見學姐仍然是那以自我為中心的笨蛋……字字句句都好像述說著那個真的存在過的人,將每一個角色都刻劃得鮮明又吸引人。繼續閱讀下去,場景拉到醫學中心外的咖啡館,好像進入了一間深木頭色窗框,玻璃門乾淨到會反光,門把是金屬材質,推開踏入,撲鼻而來的不是濃到嚇死人的炭焙咖啡,而是清爽的淺焙咖啡清香。
咖啡的種類有百百種,微酸如柑橘水果的耶加雪菲、酸味強烈的肯亞、面貌多變的哥斯大黎加、適合深焙加牛奶的巴西或曼巴、酸味特別的高價藝妓……每個人喜愛的口味都不盡相同,每一支咖啡就好像女人的不同面貌,而在感情裡,也許喝遍了所有豆子,尋找了好久,有天才赫然發現,原來自己只獨愛一支咖啡。
《天天想妳》又是一本療癒系且耐人尋味的小說,就讓我們也一起磨開這杯咖啡豆,慢慢用手沖出那酸酸甜甜又尾韻迷人的咖啡吧。

‧摘文

想訴說這些年的感觸,才發現,若無其事都只是佯裝……重逢的那一刻突然明白了,即使多年過去,有些悸動,依舊沒變。

九月底,台北的天氣依舊悶熱,座落於石牌區的醫學中心進入夜晚後,還是有許多人進進出出,醫師不受勞基法保護,超時工作是常態,位於三樓的手術室,有好幾台刀正在進行,醫護人員忙進忙出。
三十二歲的倪姿瑩剛完成一台刀,走出手術室,高挑的身材即使穿著藍色的手術隔離服,依舊擋不住妖嬈姿色,脫下口罩與隔離帽,一頭亮麗的棕紅色秀髮順勢滑落,豔麗的面容十分搶眼,她快速走向護理站,跟護理師要了病患抽血的相關數據及資料。
「學姐先下班吧,辛苦妳了。」夜班的值班醫師指了指倪姿瑩放在桌上的手機,「剛剛寧醫師有打電話來,好像在等妳下班。」
「她找我?」她皺了皺眉,護理站上的時鐘顯示剛過九點,小聲抱怨:「一定沒好事。」
出了護理站,她回辦公室換回便服,這才撥電話給好友寧海翎,嘟嘟了幾聲,寧海翎很快就接了電話,倪姿瑩眉頭皺的更緊,電話那頭的環境吵雜到她聽不清好友的聲音。
「妳在喝酒?」聽得出寧海翎人在酒館,她很頭痛,寧海翎平常滴酒不沾,但只要一喝酒,就會非常麻煩,她只能按捺著情緒問:「妳在哪家店?」
寧海翎報了店名,她知道那家店,就在天母附近,拿了包包跟車鑰匙,她走出辦公室。
搭上電梯,沒一會兒電梯就在婦科病房的樓層停住,電梯門打開,一名穿著病人服的產後少婦走進來,她不禁一愣……對方見到她一臉欣喜,她開始後悔怎麼不乾脆走樓梯下樓。
電梯門已經關上,她也逃不了,暗自嘆了口氣。
「妳這麼晚才下班啊?」少婦盯著她看說:「難怪妳以前都很晚才到酒吧。」
「……」
「知道妳在這家醫院工作,我本來想去找妳,可惜我老公不准我亂跑。」少婦想牽她的手。
她笑了笑,抽開手說:「我是神經外科醫師,妳除非腦袋有問題,不然還是不要來找我的好。」
「……妳有新對象了?」
「我有沒有對象應該不關妳的事吧?」
少婦皺眉說:「妳就不能對前女友好一點嗎?當初要不是妳冷落我,整天都找不到人!我也不會跟妳分手啊。」
冷落或許有,但明明是對方不對在先,瞞著她偷吃,甚至都已經論及婚嫁了才跟她提分手,到底在囂張什麼?
「我現在很少去那家酒吧喝酒了。」不想跟對方爭辯,她淡聲說:「妳也是,別再這麼愛玩了,都有老公、小孩了。」
「可是,瑩瑩……」
「我跟妳不是朋友,不用叫得這麼親密。」電梯終於抵達一樓,她鬆了口氣說:「妳要去便利商店吧,樓層到囉。」
少婦氣呼呼的走出電梯,電梯關門前又說了句:「真不知道妳這樣的女人,有誰受得了。」
「謝謝妳的詛咒。」她關上電梯門,總算脫離了前任的埋怨。
是她交過太多對象嗎?巧遇前任這種狗血戲碼常發生在她身上,難道她人品真這麼差?但一直沒定下來又不是她的錯,每段感情開始的時候她都很認真啊。
她現在比較擔心寧海翎喝了酒被人搭訕,到了地下停車場,她按下汽車遙控器,紅色的寶馬休旅車亮起車燈,她飛快開出了醫院停車場。

寧海翎跟她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但跟她愛玩奔放的個性差異很大,寧海翎氣質出眾、個性優雅又潔身自愛,很少去夜店或酒吧,今天居然獨自去酒吧買醉,她很擔心。
酒吧離醫院大約五分鐘的車程,停好車進到酒吧裡,倪姿瑩很快就發現趴在吧台的寧海翎,正仰頭喝進高角杯裡的最後一口酒。
看了一眼四周,大概是平日的關係,酒吧的客人並不多,另兩桌是情侶,落單的只有寧海翎,而她身旁正有幾位想要搭訕的男人。
她嘆了口氣,快步走上前,寧海翎外型美麗優雅,就連在醫院附近的買個茶都會被病人搭訕,更何況獨自一人在深夜的酒吧買醉,實在太不小心了!
好不容易把那些蒼蠅趕走,她煩躁的坐上吧台區的座位,跟調酒師要了一杯柳橙汁,支著下巴聽寧海翎訴苦。寧海翎的前女友江知瑤,是同家醫院的護理師,即使分手多年,寧海翎仍然難以忘懷,多次嘗試挽回,對方卻毫不領情,最近兩人好像又開始糾纏了,面對好友這位剪不斷理還亂的前女友,她真的不抱好感。
寧海翎表情黯淡,鬱悶的說:「瑩瑩,為什麼談個戀愛這麼難?我只是想要好好愛她而已……」
「對方不領情有什麼用?」
「是我做錯了,我錯過了對她好的時機,所以她怪我……」
「翎翎,妳有沒有想過,不要老是執著於同一個坑?妳可以再找下一個。」
「但我忘不了她。」寧海翎紅著眼眶,委屈的說:「我不想要別人。」
「……死心眼的笨蛋。」
「妳不也一樣嗎?」
她楞了一下,反駁道:「我哪有?」
「妳不要以為可以騙過我。」寧海翎指了指她說:「醫院裡的人是不瞭解妳,光看妳的外型跟打扮,大家就以為妳很愛玩、是隻花蝴蝶。」
雖然她的情史眾多,不過醫院同仁都知道她的情史也是意外,她嘆了口氣說:「所以我才排斥跟同事交往嘛,分手了就一傳十、十傳百。」
「妳只是定不下來,這麼多年妳嘗試過這麼多段感情,男的、女的;比自己年長的、比自己小的……哪種類型都試過,可是妳沒真正愛過誰。」
「或許我就像他們所說的,是愛玩的花蝴蝶,定不下來。」對於感情,她早就不抱任何期望,每次交往的感覺都糟透了。
「才不是,妳只是得不到妳想要的。」
「我又不是妳,而且我條件那麼好,想要的怎麼會得不到?」
寧海翎搖搖頭說:「從很久、很久之前,妳的心中就一直放著一個人,不是嗎?」
她盯著寧海翎數秒,才開口:「妳喝醉了。」
「別想騙我。」寧海翎食指指向她的眼睛,「高中時妳追著學姐的模樣,還有憧憬的眼神,自從學姐離開以後,我就再也沒看過妳對誰展露。」
「那時候我們還年輕。」
「年少輕狂,但那時候的妳比較真實。」
「我這幾年不好嗎?」
「好不好我不知道,但讓人以為妳愛玩、處處留情的背後,沒人真的了解妳要什麼。」寧海翎盯著她說:「我很懷念當初整天喊著學姐、學姐,為了讓對方開心而努力不懈、天真瀾漫的妳。」
她拿起柳橙汁喝了一口,酸甜滋味滑入喉頭,味蕾的刺激以及寧海翎的話,讓她想起高中時期。
社團活動時間,她總會飛奔到舊大樓四樓的廢棄教室,隨著樓梯一層層往上,呼吸開始覺得喘、心跳變快,打開廢棄教室的大門,熟悉的小提琴聲以及纖細的身軀,讓她悸動,忍不住想靠近。
原來,她並沒有忘記,多年來她只是不去回憶,卻沒想到今天重新被提起,感受仍然如此深刻。
當時她真的好崇拜學姐,恨不得整天都把時間耗在對方身上,只要對方一點點的示好,她就如獲珍寶。雖然學姐只大她一屆,可是舉手投足間,卻比一般同齡的高中生成熟許多,個性外冷內熱,冷淡的外表以及疏離的語氣下,藏著一顆柔軟的心。
相熟之後,學姐講話時總是會帶著淡淡的微笑,語氣輕柔卻不失穩重。學姐的成績非常優異,每次考試總是輕易的就考到全校前十名,又會拉小提琴,擁有高超的琴藝,典型的天才藝術家。擁有這些條件應該會成為女校裡的風雲人物,學姐卻總是習慣孤獨一人。
直挺挺的腰桿、端莊優雅的儀態,總是不理會眾人的目光,一個人獨自演奏。這也是當初她想認識學姐的契機,學姐渾身散發出的孤傲,讓她無法置之不理。不過,這都已經是超過十年前的事了,她也不再是因為別人的一點示好就歡天喜地的小女生了。
「翎翎,沒想到妳還記得她。這幾年學姐有跟妳聯絡嗎?」
「沒有,學姐怎麼會跟我聯絡?當初也是妳拉她進我們的圈子。」
「但是學姐跟妳比較有話聊,妳們都懂音樂。」
「學姐出國以後就音訊全無,就連社團同學聚會也沒看到她出現,搞不好都在國外結婚生子了。」寧海翎瞄了她一眼:「妳一直沒定下來,是因為還喜歡她?」
「怎麼可能?我跟學姐一直都是朋友,我只是喜歡她拉小提琴的認真模樣。」
這些年,她不是不曾想起學姐,但那畢竟是遙遠的往事了,學姐早已從生命中消失,沒想到寧海翎竟然還會提起,跟喝醉的人聊天,真的很煩。
寧海翎的酒量奇差,受不了她喝醉之後一直東拉西扯,倪姿瑩起身付了帳,跟調酒師一起把快變成一坨爛泥的寧海翎扛到自己車上。
「真是上輩子欠妳的,把妳載回家會不會被寧叔罵啊?」
「他們不在家啊……而且妳才不是上輩子欠我,妳喝個爛醉讓我扛回家的次數根本數都數不清……」
「好、好、好!喝醉了還是不饒人耶!乖乖閉嘴睡覺啦!」她發動車子,開了車窗讓車上的酒氣散去。
車子才剛離開酒吧,寧海翎就摀著嘴巴,眉頭緊鎖。
「不舒服嗎?」她想了一下決定先回醫院,幫寧海翎打個醒酒針,讓她舒服一點,看到寧海翎一直摀著嘴,她有些緊張:「妳該不會要吐了吧?」
「……」
「寧海翎!說句話會死啊!」
「妳剛剛叫我閉嘴睡覺。」寧海翎皺眉抱怨:「我口好渴。」
倪姿瑩只能告訴自己要忍耐,寧海翎也曾經被她盧過很多次,把車開到附近的便利商店,她下車買了瓶礦泉水,剛從便利商店走出來,她就看到寧海翎蹣跚的下了車,靠在路邊的行道樹上。
「妳幹嘛下來啊?」她好想翻白眼,蹲在寧海翎面前,扭開了礦泉水的瓶蓋,遞上去。
「外面空氣比較好啊。」寧海翎吞了口口水,委屈道:「瑩瑩,我想吐……」
「喂!別在這吐啊!妳先喝口水……」話都還沒說完寧海翎已經吐了,還濺到她的褲子跟襯衫,一瞬間殺死寧海翎的心都有了。
「好難受……噁……!」
嘆口氣,她撫了撫寧海翎的背,安撫著:「廢話,妳酒量根本很差啊!」
身上沾染了嘔吐物,又沒有換洗衣物,倪姿瑩有些頭疼要開車回去,還是乾脆坐計程車……但是計程車願意載嗎?
「需要幫忙嗎?」
身後傳來溫柔的詢問,倪姿瑩很懊惱,她在醫院附近被人認出來是常有的事,但現在情況窘迫,被熟人看見實在很羞恥,形象都毀了,「不好意思,我現在……」她嘆了口氣回過頭,楞了一下。
即使過了好幾年,她還是一眼就認出對方。
女人的身材清瘦,和當初認識時沒有多大的差異……不,應該說比起她們初識時更加成熟美麗了,高挺的鼻子、細眉杏眼,雪白的肌膚在路燈下幾乎透明,如墨的髮絲隨意綁成小馬尾,白襯衫搭黑長褲十分輕便,身高不高只有約一百六十公分,比例卻很好。
稍早才在聊天中跟寧海翎提到,卻在最不恰當的時刻見到本人。
「妳還好嗎?」等了好一會都不見她回應,對方又開口問。
怎麼會好呢,倪姿瑩曾經無數次幻想也許哪天會在異國街頭和她偶遇、無數次在腦中練習重逢時要說些什麼……卻沒想過會是這種情況。試圖組織語言,想張口回應卻發現喉頭乾澀。
女人苦笑:「忘記我是誰了嗎?」
怎麼可能!「天、天頤學姐……」總算找回說話能力,她艱難的拼湊出已經好幾年不曾提起的名字。
曲天頤,一個曾經在心湖裡掀起漣漪,讓她無比憧憬、崇拜的女人。
「見到我這麼驚訝嗎?」
「我……」已經過了這麼多年,她一直以為曲天頤在國外,不會再回到台灣,為什麼現在卻出現在面前,還在她最狼狽的時刻。
氣氛有些尷尬,剛剛一直倒在她身上的寧海翎突然醒了,揉了揉眼,語氣驚訝:「天頤學姐?我在做夢嗎?」
「是啊,好久不見,妳怎麼喝得那麼醉?」
「因為有瑩瑩陪在我身邊啊、有瑩瑩聽我訴苦,平常都是我罩她……」
「寧海翎妳閉嘴啦!」如果現在旁邊有球棒,她真的很想給寧海翎一棒敲下去。
曲天頤笑了出來說:「妳們還是像以前一樣要好。」
對醉鬼發火也沒用,她沒好氣的轉移了話題:「學姐住在附近?」
「沒有,我工作的地點在附近。」曲天頤瞄了一眼她的衣服,建議道:「要不要去我那邊換件衣服?」
「好,我先把車子熄火,距離不遠吧?」
「嗯,前面轉彎就到了。」
「會不會打擾妳?」
「不會,已經打烊了。」
把車子停好熄火,倪姿瑩扶起寧海翎,曲天頤本來想幫忙,她無聲的拒絕了,寧海翎渾身酒味,太噁心了。
曲天頤盯著寧海翎問:「學妹怎麼喝的這麼醉?」
「發生了一些事。」
「因為感情?」
「……嗯,算是吧。」「真神奇。」曲天頤打量著寧海翎,「行事總是游刃有餘的學妹,原來碰到感情的事是這副模樣啊。」
她扶著寧海翎跟在曲天頤往巷弄走,擔心她走得吃力,曲天頤不時放慢步伐回頭。
「……妳什麼時候回台灣的?」
「有一陣子了。」
倪姿瑩盯著夜燈下纖細的背影,看著曲天頤的頭髮剪短了露出纖細的後頸,她突然覺得不太習慣。
記憶中的曲天頤高傲又才華洋溢,一頭黑色長直髮總是隨意散在肩後,個性淡漠疏離,現在雖然依舊淡然,卻有了一絲柔軟。
直到現在,她都無法回神,走在前方的女人,真的是她認識的曲天頤嗎?跟記憶上好像有些出入……
過往不快的回憶牽扯著思緒,內心泛起陣陣的苦澀漣漪,對當時的她而言,曲天頤是很重要的朋友……雖然是朋友,卻好像永遠都不對等,曲天頤高高在上,她只能仰望著曲天頤的背影,傾慕卻觸不到。
曲天頤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一瞬間,她的心跳失了序。
「原來妳還在。」曲天頤笑了說:「我們該轉彎了,妳一直悶不吭聲,我真怕妳走丟了。」
可惡……別回頭啊!還這樣對她笑,思緒好像開始不受控制,她低下頭,吞吐的說:「我、我又不是小孩,才不會走丟。」
「我知道。」曲天頤轉身繼續走,一邊說:「妳真的長大了,也變了好多,我剛剛也因為不確定,不太敢第一時間就叫妳。」
「……」為什麼用一種感慨的口氣說話?難道當年的她,在曲天頤眼中像孩子嗎?

轉進巷弄,她就看到小巧的白色燈牌,曲天頤走進一家風格典雅的咖啡館,她愣了一下。
咖啡館招牌並不顯眼,小巧的燈排勾勒出黑色的字體「Kreisler」(克萊斯勒),大片的玻璃窗以及木紋窗框,透出一種的典雅感。從玻璃窗看進去,咖啡館大約四十坪左右,空間不算大,鵝黃色的燈光讓整體色調偏暖,讓人有種想進去好好休憩、充電的氛圍。
她以為曲天頤會在音樂教室之類的地方工作,曲天頤大學不是主修小提琴嗎?
「怎麼站在外面?」曲天頤從咖啡館內探頭,疑惑的問:「妳在發呆?」
「啊……沒、沒有!我以為翎翎又要吐了。」她心虛的看了一眼已經昏睡的寧海翎。
「吐了也沒關係,快進來啊。」曲天頤好笑的指著咖啡館舒適的沙發,「妳把學妹放在沙發上吧。」
倪姿瑩扶著寧海翎走進「Kreisler」,裡面混雜著書跟咖啡特有的香氣,架上有不少書籍跟咖啡豆陳列,有幾張兩人座圓桌,靠窗有幾張四人座。
她把寧海寧放在沙發上,吧檯內有一位模樣清純的服務生,見到她們愣了一下說「老闆,她們是?」
「我朋友。」曲天頤走進吧檯內,拿了黑色的圍裙繫上:「禹恩妳先回去吧,剩下的我來。」
「可是,她們……」禹恩盯著她跟寧海翎的慘狀,好心的開口:「老闆,我幫妳……」
「不用了,又不是我要幫她們清理。」曲天頤指了指時鐘:「已經好晚了,妳明天不是還有考試?」
「是,那我先走了!」禹恩乖巧的點點頭,脫掉圍裙,拿起吧檯邊的後背包,瞥了她們一眼,才離開。
她有些尷尬,從禹恩眼中,她可以想見自己現在就像大型垃圾,根本不會有人想靠近。
實在太羞恥了,平常她在醫院可是數一數二的美女外科醫師,有些叔叔伯伯看到她都會高血壓……
「妳怎麼又在發呆?不舒服嗎?」沒等她在內心吐槽完,曲天頤從吧檯走出來,走到裡面,沒一會兒就拿了一件衣服、一件牛仔褲跟一條毛巾出來遞給她。
「不……我又沒有喝酒。」
「可是妳的臉好紅。」曲天頤疑惑的遞上衣物,說道:「直走到底左邊是員工更衣室,裡面有浴室,妳清洗一下再出來吧?」
她接過衣物走進更衣室,飛快清理了一下,盯著化妝鏡裡的自己,她撫了撫胸口,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冷靜、冷靜,她跟曲天頤只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對方都不緊張了,她幹嘛緊張啊?只不過是高中學姐學妹的關係……
她的上衣跟褲子都沾了嘔吐物,嫌惡的脫掉衣服,走進淋浴間清洗,她開了水龍頭調好水溫,才換成花灑模式。
溫熱的水淋下,總算讓她稍微放鬆,用沐浴乳洗了好幾次,確認身上的味道都被洗掉了,她才關掉水龍頭,從淋浴間走出來。
正在嗅聞自己的手臂,曲天頤突然從更衣室外敲門,嚇得她大叫了一聲。
「怎麼了?」曲天頤疑惑的問。
「沒、沒事,幹嘛?」她走到門邊問。
「我想說妳沒有換洗的內褲,去便利商店幫妳買了。」曲天頤好笑的問:「妳不用嗎?」
「我、我要啦!」她緩緩打開門:「麻、麻煩妳了,謝謝!」
曲天頤從門縫中把新的內褲遞給她,偏頭笑問:「這麼害羞?」
「才沒有,我只是覺得冷……」
「覺得冷就快把衣服穿上出來吧,我沖杯咖啡給妳暖暖身子。」
把門關上,她腿軟的蹲下來,雙手捧著發紅的臉頰。她幹嘛反應過度啊?曲天頤只是敲個門她就嚇得大叫,實在太羞恥了……

換好衣服,她慢吞吞的離開更衣室,曲天頤正在吧台內手沖咖啡,咖啡香氣四溢,她忍不住嗅了嗅。
吧台內的曲天頤沒有抬頭,專心著手邊的動作,溫聲說:「隨便找個地方坐啊,快好了。」
打量著咖啡館,整體風格是木質與金屬融合的歐式設計,鵝黃的燈光柔和溫暖,這附近都是住宅區,時間也不早了,外頭十分安靜。
「剛剛聽小女生喊妳店長,妳是這家咖啡館的老闆?」
「是啊,剛回國時,我很喜歡來這裡喝杯咖啡,正好咖啡館的老闆想把店面收掉,我覺得可惜,就承接下來了。」
「妳回來多久了?」
「快一年了。」曲天頤端著兩杯精緻的咖啡杯,咖啡香氣氤氳,把咖啡遞給她,曲天頤也端著咖啡在她對面的位置坐下,「前陣子忙著咖啡館的事,這陣子總算上了軌道,也穩定下來了。」
她點點頭,低頭喝了一口咖啡,入口酸澀的香氣蔓延,果香味滑入喉頭,非常好喝。
「好喝嗎?」曲天頤支著下巴,笑著問。
「很好喝啊。」她放下咖啡杯,雙手劃著杯緣,頓了一下才問:「妳怎麼會突然回台灣?」
曲天頤想了想,「在國外這麼久,很懷念台灣。」
「……懷念啊。」這麼多年在同學間一點音訊都沒有,曲天頤懷念的是她們以外的人事物嗎?
「妳們都當上醫師了?是附近的那間醫學中心吧?」
「對,翎翎是腸胃內科主治醫師,我在神經外科。」
「真難想像,我們有這麼多年不見了嗎?」
明明就有!這麼多年曲天頤一定從來沒有想起她,悶頭喝了一口咖啡,她才回應:「妳大學畢業就離開,應該有十年了。」
「有這麼久嗎?」曲天頤盯著她打量,笑說:「也是,我們都不一樣了。」
「這次回來,學姐不打算離開了嗎?」
當年的離開,曲天頤切斷了在台灣的所有牽絆,她曾經好幾次夢到自己在異國街頭遇到曲天頤,或許曲天頤會攬著一個外國男人的手臂,又或是推著娃娃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每次醒來,她都很不舒服,鬱結的心情在體內堆疊,久了連想都不敢想。
「嗯,我沒有打算再出國了。」曲天頤放下咖啡杯,杯盤碰撞出十分清脆的聲音,與她乾脆的回應一樣。
「這樣啊……」心裡鬱結的重量好像變輕了,伴隨著嘴角輕揚,發現自己的失態,她趕緊拿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口……咦?怎麼沒了?
發現到她的窘境,曲天頤笑了,「想再喝杯咖啡嗎?」
「不、不用了!太晚了,我也該送翎翎回家了,不然我媽會擔心」她放下咖啡杯,搖了搖寧海翎讓她清醒,站起身,她想到還在更衣室的髒衣服,尷尬的問:「謝謝妳借衣服給我,我洗好再還給妳,可以跟妳借個袋子嗎?我把髒衣服打包一下……」
曲天頤起身說:「不用了,我幫妳洗吧。」
「怎麼可以,那些衣服……很髒。」
「妳帶回去不也一樣要洗嗎?」曲天頤好笑的說:「放心,我會洗的乾乾淨淨,一點異味也沒有。」
不是洗得乾不乾淨的問題吧?讓曲天頤清洗她的髒衣服,感覺好奇怪。
不等她再反駁,曲天頤又說:「妳們工作的醫院在附近,有空再過來拿就好,都是老朋友了,別客氣。」
老朋友……她們還算是朋友嗎?明明當初分開時鬧得很不愉快。
曲天頤拿了一張名片遞過來,上面有咖啡館的營業時間,「早上十一點到晚上十點前都可以過來,我都會在。」
名片上印有曲天頤的名字,還有聯絡方式,好像會發燙一樣,她飛快的把名片收到外套口袋,不好意思的說:「那、那就麻煩學姐了。」
「不麻煩。」
走出咖啡館,她先到巷弄外的便利商店旁牽車,發動車子開到咖啡館門前,下車扶著寧海翎上副駕駛座,折騰了一番才終於把寧海翎安置好。
「那晚安囉!」她搖下車窗,車外的曲天頤朝她揮揮手:「有空再過來。」
「……好。」道別後,她發動車子離開了咖啡館,瞄了一眼後照鏡,曲天頤的身影正在不斷的縮小,她握緊了方向盤,按捺著內心的躁動。
這不是做夢吧?曲天頤不僅對她笑,還跟她聊天,甚至歡迎她再度光臨?為什麼她覺得跟記憶中兩人最後的關係,好像銜接不上?
原本冷傲的天才小提琴手,現在卻成了溫柔的咖啡館老闆?這一切都好不真實,可是她的確穿著曲天頤借她的衣服,上面還有淡淡的香味。
「她變了好多……」內心的話不自覺脫口而出,她不知道是失望還是驚喜。
在紅燈前停下,她忍不住打開駕駛座前的鏡子,鏡中的她依舊五官豔麗,妝也不會太濃……摸著臉頰,她臉上應該沒細紋吧?她嘆了口氣,「我也變了嗎?」
號誌轉成綠燈,後頭的車子按了一下喇叭,她回過神,讓車子繼續向前行駛。
台北的夜晚仍舊車水馬龍,她下意識的隨著交通號誌讓車子平穩的行駛在道路上,太安靜了,她情緒紛亂的打開了電台,DJ的聲音輕柔,分享著聽眾的心情,很快點播了一首陳奕迅的〈想哭〉,沉穩的嗓音就像在訴說一段故事,隨著音符流洩而出。

相約在一個適合聊天的下午,
分開很多年滿以為沒有包袱,
我還打算回顧我們為何結束,
還想問你是不是一個人住……(作詞:林夕)

隨著歌詞,她的思緒突然飛得好遠,望著台北的街景,她呢喃著:「已經過了十年了啊……」
十年前的自己……十年前的曲天頤。高中一年級的暑假,她在醫院巧遇了曲天頤,從那一天開始,她就不由自主追著曲天頤跑,直到對方完全遠離她的視線,仍然癡癡探望,不斷回首。

2
夕陽的餘暉,照映在她的臉上,橙黃的顏色、茉莉的香氣,還有帶著濕氣的微風,都深印腦中,無法忘懷。

高一升高二的暑假,盛夏時刻,正午唧唧蟬鳴聲和潮濕的空氣使人暈眩,醫學中心外頭車水馬龍,騎樓下少不了買午餐的醫療同仁以及病人家屬,柏油路上的熱氣蒸騰,把空氣都扭曲了。
倪姿瑩身著白色無袖襯衫以及米色七分褲,一頭俐落的露耳短髮,炎熱的天氣使得她的髮絲有些濕潤,貼在頸側,她用臉頰夾著手機,從便利商店的拉門冰箱拿出一瓶可樂。
「妳會到嗎?」寧海翎在電話那頭疑惑的問:「妳不是說不想見到徐凱威?」
「我是不想見到他啊,我在補習班一直躲他,他就仗著他爸跟妳爸認識,老是找機會湊熱鬧。」倪姿瑩走到櫃台,店員刷了可樂瓶上的條碼報了價,她拿出錢包,一邊付錢一邊無奈的說:「我媽要我今天別找藉口逃避,她好像已經發現徐凱威在追我了。」
她想徐凱威就有氣,怕成績跟不上進度,她才會去補習,課業壓力已經很大了,還老是有男校的學生跟她告白,已經拒絕了兩個,第三個就是徐凱威,本以為拒絕完就沒事了,誰知道徐凱威不知道從哪裡得知寧海翎是她的好友,因為父親都在醫院工作,只要醫師們有家庭聚餐或活動,徐凱威就會找機會在倪姿瑩身邊打轉。
倪姿瑩跟寧海翎從出生就認識,寧海翎的父親寧博滔是醫學中心的主治醫師,與倪姿瑩的父親倪君賢是醫學院的同窗好友,只是倪君賢往研究方面鑽研,在校園教書,不過倪寧兩家仍然交好,甚至在同一層樓裡各自買了一戶當鄰居。
醫師們常在寧家聚會,倪君賢只要有空就會帶著倪姿瑩一起去。最近幾次因為徐凱威會跟他父親一起參加,倪姿瑩總是拉著寧海翎故意避開。
今天是醫院為癌末兒童辦的音樂會,彈得一手好琴的寧海翎也會參加,倪母已經耳提面命要倪姿瑩乖乖參加、不准亂跑,沒有寧海翎,她想逃也難。

走進醫院,沁涼的空氣混合著消毒水味,小時候,倪姿瑩常跟寧海翎在醫院探險,她對醫院不陌生,很快就找到音樂會的大廳,寧海翎演奏前還有幾組表演,已經有不少人在圍觀。
找了個座位坐下來,倪姿瑩喝著可樂,拿出手機想傳訊給倪君賢說自己到了。
一股茉莉香氣混合著消毒水的味道從身邊飄過,她向來對味道特別敏感,忍不住抬頭隨著味道來源望去。

 


(北極之光)天天想妳(限)
Shipping Information
ZoneOrder Total (RM)Delivery Fee (RM)
MYBelow 88.0019.00
Above 88.00FREE
Shipping Info
Order process take 4~7 days,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will take about 10~14 days
 
 
Important Notification:
1. PChomeSEA acts as a buying agent and does not provide product warranty.
2. Please check whether product specs (including voltage, plug type, frequency, etc.,) applys in your country.
 
TOP